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谋杀

    此时院子外,晨光也没有食言。他背着手站在正门口,此时正好有两名丫鬟端着酒壶路过,林惟谨每日需饮酒数壶,下人们自然不敢怠慢。

    “老爷现在心情不好,酒水就由我送进去吧。”晨光及时阻止了二人,随意找了个借口将她们打发走了。两个丫鬟千恩万谢,毕竟在这府内,谁都知道林惟谨是个什么样的人。

    目送着她们离开,晨光索杏也端着那壶酒走进了院内,坐在院子中央的大理石桌边,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浅浅的啜饮了杯清酒。

    只要屋内那两个人推理出全部真相,游戏应该就到此结束了。想到这里,他心情颇好,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这次回归自己能拿到多少分数了。

    “什么?”晨光的动作微微一滞,听那两个人说,江风眠和另一名玩家应该是去找望春楼老鸨了。按路程来计算,这二人应该还在前往拂云寺的路上,怎么会有人遭遇袭击死亡呢?

    难道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厉鬼的行动已经越来越不受限制了?他忽然紧张了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雅兴。

    与此同时,屋内的老鱼干和关山行皆是一愣,二人面面相觑,也没想到另一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然而眼下担心也是没用了,关山行明白,必须尽快抓紧时间,结束这场游戏了。

    “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关山行厉声询问道:“我们现在没有耐心跟你耗下去了,再不说,马上送你去跟洛素嫣团聚!”

    “别别别,我说。”林惟谨面色惨白,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终是叹了一口气:“那天,素嫣约我在听雨阁见面。”

    三年前,腊月十五的晚上,林惟谨赴约前往听雨阁,这一晚,他心事重重,唐学士的千金前阵子托人给自己送了个香囊送来,还是她亲手绣的。在古代,女子佩香囊意谓有所归属,香囊表示爱慕之情。对方送给自己这样的信物,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唐嫣儿的父亲是当朝翰林学士,在朝中德高望重,受人敬仰。若能成为他的乘龙快婿,想必自己今后必定会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面对洛素嫣的期盼,林惟谨心中的复杂与纠结愈发沉重。那一晚他赴约前往,却有些奇怪的发现今夜听雨阁内负责伺候的婢女小厮都没了踪影,只留下了一名叫珍儿的丫鬟迎他进屋。

    珍儿告诉林惟谨,颜姑娘最近在准备鼓上舞,院子里的人手不够用,而其他几个美人今夜都有客人要陪,身边自然少不了人的。唯独洛素嫣向来最喜清净,每每约见林惟谨,也总是摒去所有下人,因此颜雪霓特意跟她打了招呼,将听雨阁院子里的人都调走了。

    林惟谨也没有多想,进了屋后,珍儿也将门关上,不再打扰二人。

    他进入屋内,见一翩翩佳人正依窗而坐,玉指纤纤,轻抚着面前的古琴。

    她身穿白碾光绢珠绣金描挑线裙,束一条白玉镶翠带,钗如天青而点碧,珥似流银而嵌珠,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华贵难言。

    每每见到洛素嫣时,林惟谨便会被她的美貌所深深打动,如此佳人,实在是天上人间再也难寻。

    “林郎,你来了。”洛素嫣缓缓起身,原本忧愁的表情一扫而空,她面露欣喜,立刻迎了上去,拉着林惟谨亲亲亲热热的坐到桌边,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我刚服了寒食散,此刻不宜饮茶。”此时已是深冬,可林惟谨却衣着单薄,面色潮红,在药物的作用下,此时他只觉得浑身燥热,完全喝不下洛素嫣精心泡好的茶水。

    而洛素嫣见他额头沁满了汗珠,便唤来珍儿,吩咐她准备一壶凉酒。当珍儿离开后,洛素嫣拉着林惟谨的手,柔柔说道:“林郎,我已经跟梁妈妈说过了,想要离开望春楼,委身于你。”

    “什么?”林惟谨听她这么一说,大惊失色。见洛素嫣面有疑惑,他当即改口,磕磕绊绊的问道:“那,梁妈妈会愿意放你离开吗?”

    “我已经说过了,会将这些年所得的财物尽数留下。”洛素嫣饮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她早就知道我想离开了,珍儿这丫头,这些年没少跟她汇报我的情况。”

    原来洛素嫣在很早之前,便知道珍儿是梁妈妈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在此之前,她一直装的云淡风轻,若非珍儿那丫头贪心,非要去偷林惟谨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洛素嫣也不会大发雷霆,差点将她逐出望春楼。

    “素嫣,赎身的事暂且不急。我……我还没有跟父母提及这件事。而且你的身份……”林惟谨眼神闪烁,说话也支支吾吾的。

    洛素嫣眼中的期待瞬间黯淡了下去,此时珍儿端着一壶酒进了屋,见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她也识趣的离开了屋子。将酒端上桌的时候,林惟谨见那丫鬟双手微微颤抖,呼吸也有些沉重,似乎身体很不舒服的样子,因此还特意多看了她几眼。

    当珍儿退去后,洛素嫣才替他倒了一杯酒,缓缓开口:“林郎莫不也跟他人一般,嫌弃我这烟花之地的出身。确实,与那翰林院士的千金相比,素嫣出身低贱。若非我父得罪了当朝权臣,我又怎会沦落到如今这个下场?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啊!”

    “素嫣,你说什么呢?”林惟谨心里一惊,满面通红的辩解道:“我心里只有你啊!”

    “是吗?”洛素嫣盯着杯中的美酒,忽然轻轻的笑了:“你若真的爱我,可愿与我一道赴死?这杯毒酒,你可敢饮下?”

    “什么?”林惟谨诧异的看着对方,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洛素嫣起身,幽幽说道:“梁妈妈又怎会轻易放我离开呢?刚才我见珍儿神色紧张,双目不敢正视,而今天这酒,也不是我平日里爱饮的竹叶青。加上近日颜雪霓愈发飞扬跋扈,若是没猜错,梁妈妈已经对我动了杀心,花魁之位,也该落入他人之手了。”

    说完,她抬起胳膊,似乎想要将那杯中的毒酒递到自己面前。林惟谨心里一惊,当即抬手打翻了酒杯:“你疯了吗?好端端的怎么要寻死觅活?”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可如今,我这一片痴情却依旧是错付了。”洛素嫣笑道:“我知道你胸怀壮志,岂会甘愿与我平凡的度过一生?罢了,你若是想娶那唐家千金,我也成全你了。只是你我今后,此生老死不复相见,今天只要你迈出这个门,你我便彻底恩断义绝。”

    洛素嫣笑的绝美,两行清泪却已经顺着眼角慢慢滑落。

    林惟谨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终究还是轻叹了一口气:“是我对不住你,以后我也不会再出现了。只是你,今后有何打算?”如今梁妈妈的眼中已经容不得洛素嫣了,颜雪霓一旦成为花魁,想必也不会留她一条命。

    更重要的是……先前洛素嫣题自己代笔的事情一旦泄露,大好的前程也将毁于一旦。

    林惟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也愈发通红。此刻他已经完全听不到洛素嫣在说些什么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如同恶魔种下的种子,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杀了她,只要杀了她,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那晚我是一时间鬼迷心窍,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素嫣已经没气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掐死她的!”林惟谨哆哆嗦嗦的说道,他失手杀了人,也不敢久留,踉踉跄跄的便从听雨阁内跑了出来,在路上还撞到了其他下人。只不过当时他做贼心虚,什么话都不敢说,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而就在离开望春楼,刚跑出去没多久后,他便听到大街上有人惊呼“走水了”,等他回头去看,才发现望春楼上空浓烟滚滚,那听雨阁,竟然意外失火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