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口中线索

    “这里怎么了吗?”四季常青不明白为什么江离要特意带自己回到梁妈妈的卧室门口,而对方一脸严肃,竟是直接幻化出了一张低阶驱灵符。

    见到他这么做,四季常青终于明白了:“梁妈妈的尸体……”

    “嗯,既然尸体不在庙里,一定是被送回来了。”江离知道,每一个人的死状都是变相的提示,梁妈妈的尸体上极有可能隐藏着什么线索。

    他推开了面前的房门,只见此时的屋内一片寂静,窗户和纱帘也被拉上了,因此屋内看起来非常昏暗,但即便如此,二人还是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梁妈妈屋内的地板上出现了大片水渍,一直延伸到了她的卧室之内。

    只不过此时尸体在房间内,要想进去查看,极有可能遭遇危险。但尽管如此,为了获取有价值的线索,他必须去冒一冒这个险。

    “走,你帮我注意身后和周围,小心一点。”虽说江离平时为人大大咧咧的,但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却比谁都要严谨。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屋内,四季常青知道对方手中有一张低阶驱灵符,因此也不是特别担心。

    进入房间后,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江离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随后便径直走到床边,把纱帘和窗户尽数打开,保证阳光可以照进屋内。

    看到房间变的敞亮了起来,二人才觉得安心了不少。顺着地板上的水渍,江离和四季常青直接走进了卧室,随后在那张华丽的卧榻之上,发现了一具浑身湿透的女尸。

    尸体呈现出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跪在床上,她的身躯前倾,头颅抵着床沿,两只手握拳向前伸,双膝下跪,这个姿势看起来就像在道歉一样。

    “果然当年的事梁妈妈也没少在背后出力啊。”江离吞了一口口水,装着胆子上前,扶住了梁妈妈那早已冰冷的身体,想要将她翻个身。

    人通常在死后三十分钟到两小时内开始僵硬,九至十二个小时后会全身僵直。此时梁妈妈的身体已经呈现出死后僵直,由此可见在昨夜子时前后,她便已经被厉鬼所杀死了。

    江离把梁妈妈的身体从床上翻了个身,在看清她面容的瞬间,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虽然自己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但毕竟从进入任务到现在,自己接触最多的剧情人物便是对方。

    稍稍定神后,江离才深呼吸两口气,上前仔细打量起了梁妈妈的尸体。

    她的嘴唇泛起微紫色,脸上的皮肤以及身体其他部位也同样出现了大片紫色;瞳孔无比浑浊,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贴在脸颊两侧,两手紧握拳头,腰腿蜷曲。

    一番观察下来,江离诧异地发现,梁妈妈看起来,似乎是死于中毒的。

    他强忍着恶心,伸出手掰开了对方已经发紫的嘴唇。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道从对方的口中散发了出来,一旁的四季常青也皱起了眉头,他刚想劝江离收手,却忽然发现那梁妈妈张开的口中,似乎含着什么东西,看样子,好像是一张黄色的纸。

    “真的有线索!”四季常青大喜过望,也顾不上恶心了,索杏直接上手,从尸体的口中将那被唾液所浸湿的黄纸给抠了出来。

    那黄色的纸被叠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四季常青摇晃了一下纸包,发现里面似乎还装有一些粉末。

    “小心点,那可能是一包毒药,先别研究这个了,过来帮忙。”一旁的江离兀自开口。

    “哦,那你先收起来吧。”四季常青闻言,将那包药粉交给了江离,随后上前和他一起把梁妈妈的尸体拖到了床下藏了起来,做完这些后,二人立刻打算离开这间屋子。

    而就在四季常青前脚刚迈出卧室的瞬间,一阵阴风忽然吹进了屋内,四周原本被二人打开的门窗在这一瞬间全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尽数关闭。与此同时,房间也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二人身后的卧室内传来了“滴答”“滴答”的水声,在听到这一动静的瞬间,江离的头皮直发麻,身体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因为他闻到了空气中出现了一股淡淡的烧焦气味。

    黑暗中,四季常青抓着江离的胳膊,急切的说道:“别浪费灵符了,我带你走。”毕竟跟瞬移道具比起来,低阶驱灵符的作用要更加显著。四季常青还是希望江离能节省下道具,以防不时之需。

    他立刻发动了瞬移道具,二人面前场景一变,随后便出现在了门外的走廊之中。

    “快走!”四季常青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紧闭的房间,心有余悸地说道。而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江离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胳膊,整个人却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

    “走啊,你还在愣着干嘛?”四季常青回头望着自己的胳膊,忽然微微一怔。

    他能感觉到,江离握着自己胳膊的手有些奇怪。尽管那只手被他宽大的袖子挡住了,但四季常青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手非常粗糙,还有一些黏滑。

    更重要的是,江离现在的身份是一名青年壮汉,可那只抓着自己的手却好像有些小……感觉,就好像是女人的手一样。

    在这一瞬间,他的头脑一片恐怕,就连后背也完全湿透了。四季常青抬起头,赫然发现自己面前站着的根本不是江离,而是一个穿着红衣,披散着黑发的女人。

    她幽幽抬起头,如高等羊脂玉般雪白的面容下,隐约还能看到脖子以及后耳根处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疤……

    “常青,你还在吗?”此刻,漆黑的房间里,江离正拼命呼唤着四季常青的名字。就在刚才,四季常青对自己说要发动道具带他离开,随后整个人便没了动静。

    江离非常费解,自己明明还在屋内,对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不相信四季常青是故意丢下自己的,现在江离所担心的是,对方该不会……

    “啊!!!”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惨叫。

    江离心中一凉,难道自己的猜想真的应验了?难道刚才,这屋子里除了他们以外,还有第三个“人”在,四季常青错把对方当成了自己,带着它离开了房间。

    而下一秒,伴随着系统通知:玩家四季常青已经死亡,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也从门外传了进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