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杀戮持续

    “翠儿,快醒醒!”梁妈妈哆哆嗦嗦的跑进屋内,拼命的推着床上的丫鬟。然而对方却始终背对着自己,无论她如何呼唤,竟是一点儿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梁妈妈喘着粗气,这才发现对方的身体有些微微僵硬,触碰她肌肤的时候,似乎还冰冷冷的……

    此时屋内一片寂静,除了自己的喘气声,她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脏正在疯狂的跳动着。可除此之外,竟是连一点其他声音都听不到了。一个酣睡的人,怎么会连半点呼吸声都没有?

    梁妈妈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到自己的手掌还搭在对方肩头时,她吓得抽回了手。而就在这时,翠儿的身体也跟着慢慢翻了过来——她面色铁青,脸上青筋交错,一双眼睛向上翻,露出了死灰般的眼白,口中域被塞满了头发,模样看起来尤为骇人。

    “啊啊啊!!!救命,救我!”梁妈妈被这具尸体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她拼命扯着嗓子尖叫,然而四周却依旧寂静无声,仿佛寺庙内的人全都消失了一样,竟然没有引起任何动静。

    “人呢,来人啊!”梁妈妈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来起来,也顾不上仪态,直接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客房外是一座被围墙围住的小院子,院里有一口古井,井边还种着一小片蔬菜地。

    此时梁妈妈拼命拍打着木门,她发现无论自己如何使劲,都没有办法将其打开。她喊的声嘶力竭,却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自己。

    “双颊凝酥发抹漆,眼光入帘珠的皪。故将白练作仙衣,不许红膏污天质……”哀怨凄厉的女声兀地响起,那声音断断续续,如同呜咽一般,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尤为渗人。

    当听到四周传来那首熟悉的诗后,梁妈妈终是承受不住,直接跪倒在地,对着四周拼命磕头:“对不起,求求你饶了我吧!当年是我对不住你,我不应该那么做的,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

    女声在吟完诗后戛然而止,此时梁妈妈的额头处一片青紫,头发也散乱不堪,脸上沾满鼻涕眼泪,看起来十分狼狈。她胆战心惊的慢慢站了起来,不断张望着四周,生怕会看到什么骇人的景象。

    庭院内寂静阴森,一阵冷风吹过,院墙外的树沙沙作响,梁妈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环抱着双臂,想要赶紧离开这里。而当她的双手摸上木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空灵的女声。

    “梁妈妈——”

    声音不似之前那么哀怨恐怖,而那语调对梁妈妈来说,更是无比熟悉。

    “素嫣?”梁妈妈喃喃念叨着,回过了头,原本满是惊惧的双眼一下子失了神,表情也变的呆板了起来。她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步子,朝着声音的来源,也就是那口古井走了过去。

    她一步步、慢慢的走到了井边,双手扶着井檐,将头低了下去。

    那口井的内壁长满了青苔,月光下,古井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圈死水,水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咕咚”“咕咚”

    蓦然间,井水如同烧开了一样开始冒泡,一大团黑色的头发从水中慢慢浮现,紧接着,一张惨白如纸的面孔出现在了水面上。那女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红唇微扬,对着梁妈妈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江离等人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夜,按照他们先前的计划,老鱼干和关山行已经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乔装打扮成丫鬟,悄悄离开了望春楼,随后江离也带着四季常青简单收拾了些东西,二人来到了管事处,而就在他们打算找辆马车去拂云寺的时候,一名小厮慌慌张张冲进了院子里。

    “胡先生……拂云寺那边的人说,昨天晚上,梁妈妈失踪了!”小厮一脸惶恐,继而告诉二人,今早丫鬟去梁妈妈跟翠儿居住的别院,却发现二人早已不见影踪。

    下人们顿时乱了手脚,这时候有人想起梁妈妈曾经嘱托过胡唐打理望春楼,因此立刻差人赶回来跟他汇报了情况。

    “慌什么,梁妈妈没事。”江离在听那小厮说话之时,大脑已经飞速运转了起来。而当他说完以后,他也将自己脑海中构思好的谎言平淡的说了出来:“昨天梁妈妈已经派人给我送了信,自己明面儿上说是去庙里小住一阵子,其实是有事情要处理。毕竟望春楼出了这么大的事,上面的那位自然也是要找她去问话的。因为事出突然,她也不好对你们交代。这个事情你们先压下去,对庙里的人也不要多说。等风波过去了,梁妈妈自会现身,给大家一个交代。”

    “上面那位是……”小厮迟疑了一下,却见到江离面色一沉,冰冷的说道:“你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有些事情不该问,就不要问。照我说的,让其他人先住在庙里,等过两天,梁妈妈自然会回来。至于外界……”

    “明白了,对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小厮的头脑转的很快,毕竟当时他们离开望春楼,沿途声势壮观,是有不少人亲眼见到梁妈妈去了拂云寺的。现在江离的意思就是要他们先稳住,假装人还住在庙里,至于怎么去敷衍那些和尚,倒也好办。找两个丫鬟在那里先住着,一日三餐给她们送到房间,那些和尚平日里也不会去管这些,伪装个两三天还是不成问题的。

    打发走了下人,四季常青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你反应快,要是让他们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官府的人再干预进来,那任务进度就会被大大耽误了。”

    “反正两天后我们就离开了,后面的事情我不管,我只求这两天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江离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忽然猛地抬起了脑袋。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拉着四季常青径直加快脚步离开了院子。

    “怎么了?”四季常青不明白他为什么步履匆匆,江离一路上尽量避免在阴暗处行走,他带着四季常青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了梁妈妈的卧室门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