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寺内闹鬼

    “我不知道为什么非烟会……前后不过十秒钟而已,等我回头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了地上。”四季常青痛苦地说道:“都怪我,是我让她待在长廊里的。”

    他告诉江离等人,自己和非烟在去花园的路上遇到了王景,二人和对方打了个招呼,为了让非烟高兴一些,自己才去提出花园里给她采一朵木兰,可当他回过头以后,非烟就已经遇害了。

    “这期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老鱼干忍不住追问道。四季常青坚定的摇了摇头,表示当时花园内一片寂静,就连非烟自己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而江离望着他,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猜想。因为他没有看见现场的缘故,只得询问老鱼干和四季常青:“你们能不能给我描述一下,当时尸体呈现的是什么状态?”

    老鱼干见他神情严肃,不由开口说道:“她的头颅不翼而飞,身体则仰面朝上,双脚朝着走廊,脖子对着台阶……”

    “果然。”在听他说完后,江离和关山行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尸体倒地的方向不对劲。”

    出事的时候,四季常青正在院子里采花,而非烟应该也在注视着对方才对。若是她被厉鬼无声无息的从背后杀死,那么尸体应该是笔直的朝着台阶方向倒下,又怎么会呈现出仰面朝上的状态呢?

    关山行因为写推理小说的原因,本身对于一些细节的关注程度也会比常人更加仔细,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江离的心思竟然也会如此细腻。江离本身就是一名悬疑推理小说爱好者,而他本人也对烧脑类的解谜探索游戏充满兴趣,平时类似的游戏玩的不在少数。

    “所以说,唯一能解释尸体倒地方向的原因就是,当时非烟自己转过了身体,望向了走廊的某个方向。而她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我们不得而知,因为你说了,出事的时候周围是没有奇怪的动静的。这也就是说,非烟很可能是在无意间看到了什么,才会被厉鬼杀死的。”江离说完,一旁的关山行也点了点头。

    “而更让我在意的是,为什么厉鬼在杀死非烟后就直接收手了。”关山行看着四季常青,诚恳的说道:“我的意思不是在咒你,我只是奇怪……”

    “我明白。”四季常青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一口气,继而说道:“当时我看到非烟死了以后,有那么一瞬间,我也不想活了。”

    四季常青告诉他们,自己抱着未婚妻的尸体坐在长廊边呆了很久,直到鱼干出现,他也没有逾遇到任何袭击。

    “洛素嫣怨气那么大,绝不会放过无辜的玩家的。”江离回想起那条曲折幽深的长廊,顿时反应了过来:“会不会是阳光?”

    “我懂了,当时常青在花园里,所以侥幸逃过了一劫!”鱼干猛地一拍脑门:“前天夜里死掉的梅香和赵掌柜,听雨阁内的丫鬟小厮,舞台上的洛素嫣,还有柴房里的珍儿……厉鬼从来都没有于光天化日下动手,她跟人们传统认知里的鬼魂一样,是害怕太阳的!”

    “但是你们发现没有,从非烟、珍儿以及我跟鱼干今天的遭遇来看,她已经可以在白天的时候出现了。”江离脸色一沉,继而说道:“我就怕她杀的人越多,怨气越强,最后成为慑青鬼一样的存在,可以不受限制的自由行动。”

    江离说完,整个屋内都陷入了沉默。关山行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他叹了一口气,声音中满是担忧:“迄今为止,我们还是不知道厉鬼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更为严峻的是,她已经开始大肆屠杀和当年那件事有关的人了。恐怕接下来,就要轮到梁妈妈跟林惟谨了吧?”

    “那个叫晨光的家伙能不能靠得住啊?”老鱼干有些坐不住了:“要是明天那家伙还没有消息,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混进林惟谨家里了。”

    “等明天吧,咱们分头行动。我去找梁妈妈,你们去找晨光。”江离说完,四季常青也表了态:“那我跟你一起行动吧,没有你们在身边,我只会更危险。”

    四人达成一致后,轮流守夜在关山行的屋内睡了一晚。这一夜,江离睡的并不安心。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线索被自己给忽略了。但具体是什么,他却始终说不上来。

    江离盯着漆黑的房梁发呆,脑海中淤次浮现出了今天下午在颜雪霓的屋内所见到的场景。

    “自古佳人多命薄,闭门春尽杨花落。”

    在他浑浑噩噩闭上眼睡着的时候,江离的耳边始终萦绕着当日洛素嫣所吟诵的那首诗。

    空谈山脚下,拂云寺内。

    自从白天胡唐跟自己说了望春楼内闹鬼的事情,梁妈妈便被吓的魂不附体,当即带着十几个贴身丫鬟和小厮,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拂云寺。

    这里是京都最有名的寺庙,平日里香火旺盛,主持空明大师更是一名得道高僧,受过当今天子朝拜。进入拂云寺,梁妈妈四处环顾,见这里一派幽静、肃穆气氛,古木参天,秀竹郁郁,受到这股庄严肃穆的氛围影响,她原本忐忑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

    为了表示诚意,梁妈妈捐出了大量香火钱。尽管这里的僧人并不知道梁妈妈的身份,但佛门大敞四开,不管你是什么人,进来的都是善男信女。

    庙里一名叫空圆的僧人接见了梁妈妈,她自称被邪祟缠身,不便回家,又苦苦哀求大师救救自己,哪怕请一件开光宝物也行。然而空圆表示自己对此也无能为力,若要想办法超度那鬼物,恐怕还得由空明大师出手。

    至于空明大师的去向,他告诉梁妈妈,大师外出云游,谁也不知道他何时能归来。

    “那我该如何是好,大师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既然空明大师暂时无法回来,那我就先在这庙里住下几日,等大师归来,我再离开可好?”梁妈妈一想起昨夜死去的那几个人,声音里也夹带着些许哭腔。

    空圆见她一脸惶恐,加上今日又捐献了大笔香火钱,便也欣然同意让对方在寺庙内借住一阵子。

    尽管还没有见到大师,但如今能在这庙内住上一阵子,梁妈妈倒也安心了不少。深夜,她躺在薄被铺好的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里到底不比望春楼,寺内条件艰苦,对于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梁妈妈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

    客房分里外两个房间,梁妈妈睡在里屋,另一名丫鬟睡在外面。夏日炎炎,又加上她太过害怕不敢开窗,房间内异常闷热,有些不太透风。

    梁妈妈后背湿了一片,索杏直接坐了起来,呼唤那丫鬟过来给自己摇扇。

    “翠儿,翠儿!”她朝着门外呼喊了两声,很快,一名模样俊秀的贴身婢女便赶了过来,替梁妈妈打起了扇子。有了一些凉风,外加他人陪伴,尽管梁妈妈没什么睡意,但心里却放松了不少。

    那小丫鬟倒也算机灵,她见梁妈妈浑身大汗,便提议去外面给她打盆水擦擦身子,降降热。

    她们所住的院子里有一口井,隔着窗户就能看到,并不算远。梁妈妈想了想,也觉得身体发黏,睡觉确实不舒服,便让她速去速回。

    那名叫翠儿的丫鬟乖巧的应了一声,随后去屋里端了个木盆,毕恭毕敬的退出了屋子。

    梁妈妈隔着纸窗朝外看去,见那丫鬟走到了井边,方才感觉有些口渴。于是她披上一层外套,穿着鞋下了地,想要去客厅的桌上倒杯茶。

    因为自己害怕的缘故,屋内的烛火始终未曾熄灭。梁妈妈渴的厉害,也顾不上讲究,倒了杯水一口饮尽,顿时觉得心中无比舒畅。她擦了擦嘴角,正打算回屋,而就在这时,她的视线却无意中落在了另一个房间里。

    屋内烛光摇曳,她看到翠儿的房间里那张原本应该是空着的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

    而从那身形上来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贴身婢女翠儿!

    “那刚才给我摇扇子的到底是谁?”梁妈妈出了一身白毛汗,等她再望向院子的时候,却发现井边什么人都没有了。月光下,那只木盆还静静地放在地上,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没想到自己大晚上,竟然还能在寺庙里撞鬼!梁妈妈吓得直哆嗦,当即冲到了翠儿的房间,想要将她叫醒。

    她不知道的是,佛法慈悲,普度众生,佛门怎会拒人于门外?佛门大敞,对六道众生来者不拒。

    而鬼物,也是这六道众生之一。

    因此,寺庙并不是安全的地方,相反,这里的阴气远比其他地方要重多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