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提示

    江离只恨自己发现的太晚,等想找人问个清楚的时候,她却已经被厉鬼所杀了。

    王景告诉自己,珍儿虽然是洛素嫣的贴身丫鬟,但他却曾经撞见对方和颜雪霓手下的婢女有过往来。同时,他告诉江离,珍儿原本在洛素嫣身边很是受宠,对方的衣食住行均由她照顾。但这个丫鬟手脚不太干净,有一次在偷窃洛姑娘财物的时候被她当场发现,当时这件事闹得挺大,这消息自然也逃不过王景的耳朵。

    “这丫鬟以前也偷拿过洛姑娘不少东西,但洛姑娘这个人一向视钱财如粪土,也从不在意这些。可偏偏这丫鬟不知趣,那天竟然想偷她的碧玉瓒凤钗,这支钗被洛姑娘视若珍宝,因此当时她也一反常态的大发雷霆,说要将珍儿扭送官府。您也知道,偷盗这件事情可是重罪,尤其这玉簪价值连城,一旦送去了官府,珍儿不仅要受黥面之刑,还会被流放。像她这么个女娃娃,若真的遭了那罪罚,不就等于杀了她吗?”

    江离也清楚对方所说的,一个平日里视荣华富贵如浮云,对待下人和善可亲的人竟会动怒,而对方提到的又是一根玉簪……江离猜测,这只簪子对洛素嫣来说极为特殊,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而王景口中提到的簪子,应该就是自己在案发现场捡到的那支,只不过出于谨慎,他并没有给对方展示那根玉簪。

    他坚信,能让洛素嫣这么在意,那根簪子必然就是那林惟谨送她的定情信物了。

    当然事后洛素嫣气消了,珍儿的事也就算这么过去了。只不过从那以后她不再让珍儿服侍自己,将她调去了后厨做杂活儿,贴身婢女也改换了其他丫鬟。

    说句实话,洛素嫣这样的脾气已经算很好的了,虽然这里不是皇宫,但像她这样的身份地位,想弄死一个丫鬟也不是什么难事。尽管她宽宏大量,却未曾想过珍儿对自己怀恨在心。

    “您之前问我为什么梁妈妈会对洛姑娘动杀心是吗?这件事说起来,珍儿也逃不掉关系。”王景愤恨道:“当年洛姑娘与那姓林的情投意合,竟然萌生了要离开望春楼的想法。而这件事,就是珍儿偷偷告诉梁妈妈的。”

    从王景的话中可以得知,这个珍儿和洛素嫣的死确实有很大的联系,不光如此,她甚至还知道有关颜雪霓和梁妈妈的事情。

    而如今,她已经死了。

    江离从回忆中反应了过来,当即命令小厮将尸体先放下来,自己上前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这才从柴房里退了出去。

    “珍儿是上吊自杀的,明白了吗?”江离摆出一副阴沉的模样,对那名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的小厮说道:“这件事情我不希望还有其他人知道。你秘密找几个人,把尸体处理干净,事情做的漂亮一些。”说完,他从怀中抽出了一张银票递给对方,在游戏开始后,空间给每个玩家都分配了些钱财,似乎是方便他们打听消息用的。

    “知道了,知道了。胡先生放心,我会做好的。”那名小厮接过银票,连语气都变得殷切了起来。

    江离有和对方交代了几句,便步履匆匆的离开了别院,想要找关山行等人商量。

    差不多到了戊时,即傍晚七点左右,梁妈妈差人给江离送了信,说自己会在寺里暂住两天,若是望春楼内没什么事,自己很快便会回来。

    “这老鸨倒是挺惜命的,还知道躲到庙里求平安。”鱼干想了想,对江离说道:“其实她这几天不在还真是好事,这样我们调查起来也是方便。”

    “嗯。”江离已经开始给对方回信,在信中他将自己今天的遭遇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在末尾又告诉对方:珍儿离奇死去了。

    “这样一来,梁妈妈最近也不会回来了。”江离是所有人里最不希望对方回望春楼的,万一哪天她说夜里害怕,强行把自己拉去陪床,然后厉鬼又正好出现,那自己就会变成下一个赵掌柜了。

    说到赵掌柜,一开始江离和关山行就怀疑过对方的死法,如今看来,似乎也能直接证明一件事了:洛素嫣对逛青楼的男子深恶痛绝,而赵掌柜死的时候心脏被剜,也从侧面暗示了玩家,她非常痛恨这种薄情寡杏的负心汉。

    “梅香因为一张洁白无瑕的面容而引来了杀身之祸,这个暂且不说。可一旁的赵掌柜因为负心薄情而死于挖心,珍儿又被拔舌斩手。”

    关山行快速说道:“这些受害者的死法似乎都和他们本身犯下的罪有某种联系。江兄弟也说了,那珍儿与颜雪霓、梁妈妈均有密切往来,还出卖了洛素嫣,走漏消息,偷窃财宝,所以死前会遭受到这样的惩罚。”

    “没错,目前来看确实是这样了。”江离点了点头:“那这么一想,颜雪霓死于美人灯下,又被活活烧成那样,足以证明当年那场火灾跟她有很大的关系,只可惜人死的太早了,还没来得及从她嘴里打听到消息。”

    江离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四季常青。从刚才到现在,几乎一直是他跟鱼干、关山行讨论,而四季常青则一直呆呆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

    他很想开口询问对方今天下午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但一想到死者是他的未婚妻,自己这样问恐怕会有些不近人情。

    关山行看到江离几度想要问话,却又硬生生憋回去的模样,终于狠了狠心,决定把恶人这个角色揽到自己身上。他走到四季常青面前,严肃地说道:“尽管现在问你这件事显得有些残忍,但你要是想活着通关游戏,就请好好回忆一下,今天下午非烟遇害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在四季常青这名玩家似乎并没有失去求生欲,他呆愣了几秒,回忆起非烟那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汗也不断顺着额头往下滑落。

    尽管之前他也对非烟说过什么生死与共的话,但当他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后,常青发现自己还是怕了。一想到当时那厉鬼就出现在自己附近,他的身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别紧张,有我们在,暂时还是安全的。今天这里没什么人,梁妈妈也不在,晚上大家就都留在我这里休息吧。”关山行见他神情有所动摇,口气也缓和了不少。

    江离也给对方倒了一杯热茶,随后说道:“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现在你也知道了,逃避并不能解决一切,相反还会引来更大的危险。事已至此,你能做的就是加入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找出真相,挣足积分离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