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丫鬟之死

    “胡先生,你……你说什么?”在听江离说完后,王景嘴角的肌肉猛地抽搐了两下,情绪也在瞬间变得无比惊恐。他似乎忘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份差距,急切的上前抓着他的肩膀:“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洛姑娘,洛姑娘难道真的是被害死的?”

    “难道?”江离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言语中的信息,他将王景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三年前洛素嫣遇害之时,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放心,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把心里所想的告诉我。我跟你一样,对洛姑娘的死始终心存疑惑。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咱们望春楼闹鬼了,而杀人的厉鬼不是别人,正是含冤故去的洛姑娘啊。如果我们不找到当年真正害死她的人,恐怕洛姑娘也依旧会不得安宁。倘若你真的对她有那么一丝爱慕。那么就应该帮助我一起找凶手不是吗?”

    见王景神情有所动摇,江离又趁热打铁补充了不少。终于,他说服了对方,王景咬了咬牙,小声说道:“其实当年洛姑娘死后,我也曾怀疑过三个人。奈何我人微言轻,而这三个人无论是谁,都是我得罪不起的。”

    而这三名嫌疑最大的人,自然就是已经死去的颜雪霓、望春楼大当家梁妈妈以及翰林学士之婿林惟谨。

    “颜雪霓一向看洛姑娘不顺眼,若是对方死了,那花魁之位自然也就落在她的头上了。这一次她的死也就正好说明,当年颜雪霓确实对洛姑娘出了手。”王景说道。

    尽管一开始众人也是这么推测的,但任务才开始两天,显然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江离点了点头,眼中一动,继续问道:“可洛姑娘不是望春阁的摇钱树吗?听说她还在的时候,每个月光是那些富商,官宦子弟献上的珠宝银两,都足以塞满一间仓库了吧?梁妈妈把她当菩萨供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动了杀心?”

    “这件事说起来,跟那个姓林的有莫大的关系。”王景冷哼了一声,随后告诉了江离一件当年不为人知的事情……

    鱼干从听雨阁离开后,几乎一路小跑着离开了那里,他被之前见到的那个骇人的场景吓得不轻,女鬼的笑声也如同魔声灌耳,始终在他的心头萦绕着挥之不去。

    他不得不佩服江离的心理素质,尽管对方也被吓得半死,却依旧能临危不乱,强打起精神留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打算跟那个叫王景的小厮打听些什么。

    “那个家伙,应该没事吧。”鱼干非常担心江离的安慰,他始终有些放心不下,一路上沿着长廊四处乱走,等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转到了前厅花园。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身影,正背对着自己坐在台阶旁发呆。尽管院子里开满了鲜花,香气扑鼻,但鱼干依旧敏锐的嗅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

    鱼干上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原来那人身边还倒着一具无头女尸,而背对着自己发呆的也不是别人,正是那名叫做四季常青的玩家。

    直到鱼干走到他身边,四季常青半边身子染满了鲜血,他麻木的抬起头,看着鱼干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远离这次的事件,就不会遇到危险的……”

    他本想为非烟摘上一朵明媚的鲜花,花园里的木兰开的正香,那是非烟生前最喜欢的花了。可是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当自己回头的瞬间,伴随着“砰”的一声,四季常青赫然发现非烟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而她脖子以上的头颅部分,却已经不翼而飞了。

    “一味地逃避并不是通关的方法。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最后可能会迎来团灭吧。”鱼干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很明显,想要平平安安度过这次任务,除非你们身上有足够多的道具可以抵御袭击,否则……任务就是逼着我们查找线索啊。”

    他的话不无道理,非烟的死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四季常青看着非烟的尸体,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面颊落下,那朵洁白的木兰花也早已沾满了鲜血,静静地躺在一边的地上。

    “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废物了,连她都保护不好!”常青望着未婚妻的尸体,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鱼干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你现在难过也没用了,要知道厉鬼杀人防不胜防,现在她已经死了,你要做的,应该是尽快振作起来,然后加入我们。跟我们在,好歹还有一些求生的希望。”

    常青擦干了眼泪,整个人还有些恍惚。鱼干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现在望春楼内没有什么人走动,在他的帮助下,二人将非烟的尸体埋在了后花园内,随后他草草打扫了现场,急匆匆的带着四季常青去找关山行商量。

    鱼干总觉得厉鬼不会无缘无故对非烟出手,而对方之所以会遇害,一定是在死前发现了什么。联想起之前在颜雪霓屋内遭遇的一切,还有非烟那颗再次出现的头颅,隐约之中,鱼干觉得那可能是什么重要的线索。

    而江离这边,也从王景口中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

    在听对方说完后,江离也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下人别院的柴房,望着门上的铁锁,他急切的拉住了一名小厮,让他赶紧去拿钥匙开门。

    这个丫鬟是第一天晚上发现梅香和赵掌柜尸体的第一目击者,听王景说,因为当时的场面太过恐怖,直接把这胆小的丫头吓出了失心疯,从前天开始便被梁妈妈下令关在了柴房内。

    一开始江离并没有将这个丫鬟的事情放在心里,直到刚才,王景才告诉他,原来珍儿曾经是洛素嫣的贴身侍女,也是三年前唯一侥幸逃过一劫的幸存者。

    “胡先生,钥匙来了。”小厮急急忙忙的提着一串钥匙赶到,江离指着门,声音也提高了不少:“赶紧给我打开!”

    “好好好……”那名小厮见他神情严肃,知道事情可能有些严重了,也不敢马虎,当即打开了门锁。

    而当那扇木门被人推开,一股夹佑着腥味的恶臭瞬间扑面而来,阳光照在屋内,江离赫然看到,那名叫做珍儿的丫鬟已经被一根食指粗的绳子勒住脖子,悬挂在了房梁上。

    她的双眼暴突,嘴巴张的很大,下巴处血肉模糊,口中一片漆黑,舌头早已不翼而飞。屎尿顺着珍儿的裤腿流了一地,看得出来,她死的时候非常痛苦。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她的两只手也被齐刷刷的斩断,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滴落,看样子似乎才遇害没有多久。

    “死人了,死人了!!”目睹这一切的小厮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而江离眉头紧皱,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具尸体,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