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玩家死亡

    “对不起,常青,都是我连累你的。”罗芸脸上的表情很是自责,她低垂着眼眸,不敢去看自己的未婚夫。就在自己被拉入游戏后没多久,常青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自己旁边。

    “我说了不是你的错,只要看到这款游戏,就没办法逃脱了。就算当时点开游戏的是我,你也同样难逃一劫啊。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它选中了,这个该死的主神空间!”常青咬紧后槽牙,愤恨的拍着桌子,他知道,自己和罗芸的后半生注定不会像之前那样幸福美满了。

    面对任务中随时会出现的厉鬼,自己和罗芸到底能坚持到什么地步?会不会有朝一日,他们都会死在这款游戏里?常青根本不敢去想这些。

    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看着深爱的人和自己一样身处险境,作为丈夫,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自己和妻子的安全,尽量远离那些危险。

    “没事,已经第二天了,再坚持坚持就过去了。你看那几个人不也活得好好的吗?这只是个一级任务,上次我们也是有惊无险的回来了,所以没事的。”常青见罗芸始终愁眉不展,于是想带她出去散散心。

    他主动开口道:“我们也别闷在屋子里了,反正现在望春楼也不做生意了,出去逛逛花园吧,难得有机会体验一下古代人的生活呢,你不是一直很喜欢这类小说吗?”

    “嗯,要是陪我散心的是个俊俏的公子就好了。”罗芸打量着面前已经变成女儿身的常青,忍不住打趣:“可惜了,现在咱俩只能以姐妹相称了。”

    见罗芸心情好了不少,常青也松了一口气:“妹妹说的哪里话,没听过断背山下,百合花开吗?”

    “好了,就你最贫。”罗芸轻笑了两声,和常青一起离开了屋子。

    今天的望春楼内格外冷清,这也难怪,一来现在已经关门,自然不会有客人;二来大部分丫鬟小厮已经陪着梁妈妈出了门,剩下的人手则被调派到了其他头牌美人的院子里,像常青和罗芸这种地位较低的红牌姑娘所居住的院子里,几乎没什么人在。

    二人也不敢四处乱晃,生怕遇到危险。他们离开院子,打算去前花园里散散心,罗芸对未婚夫变成女儿身这一点感到非常新奇,一路上总是忍不住对他上下其手,二人嘻嘻哈哈打闹着,在路过长廊的时候,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小厮。

    在外人面前,他们自然不敢太放肆。常青立刻和罗芸拉开距离,二人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在和小厮擦肩而过的时候,看到了有关他的人物提示。

    此人正是之前和江离打过照面的王景,此时他手里拿了些工具,见到两位红牌姑娘后,他也笑着跟二人简单的打了个招呼,随后便说自己还要去将颜姑娘院子里损坏的家具物件进行修葺,事务繁忙就不打扰了。

    “听说颜雪霓院子里死了不少人……”

    回头看着王景离开,罗芸再次想起了本次游戏的隐藏任务,忍不住说道:“对了,你还记得老鱼干说的吗?那个颜姑娘好像是被厉鬼附身杀死的,你说她跟前花魁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啊?如果猜对凶手的话能不能加分?”

    “你又来了。”常青叹了口气:“这背后的真相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要是随便一猜就能猜对,任务还会让玩家自己去探索吗?别想了,咱们就老老实实远离那些纷争吧。你看,那边的木兰花跟三色堇开的多好看。你不是最喜欢花吗?我给你摘一朵漂亮的。你就呆在这里,那边虫子多,我去就行。”

    罗芸见他故意岔开话题,知道常青不喜欢自己想这些,索杏也不再去纠结了。

    她看着对方脚步轻盈跑到了花园里,弯下腰认真挑选着那些花,瞬间回忆起二人刚谈恋爱的时候,常青也是这样笨手笨脚的拉着自己去花店,精心给自己挑了一束最好看的玫瑰包装了起来。

    想到这里,罗芸幸福的笑了笑,准备朝他走去。就在她刚从荫凉的长廊里走出来的时候,罗芸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扭过头望向了身后的长廊转折处。

    “那是……怎么会……”

    罗芸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猛地放大,在看到那恐怖的景象后,她想要开口尖叫,想跟常青求助,因为唯一的瞬移道具在对方身上。可是此时,她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不光如此,连身体也跟着无法动弹。

    罗芸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还在不远处采花的常青,这也是她生前所看到的最后的景象。

    “什么?”此时江离和鱼干身形同时一滞,二人站在听雨阁的院子外,一脸震惊的看着对方。

    “她怎么会遇害?”鱼干与那名玩家没有什么交集,在听到她的死亡通知后,也只是感到无比意外。他对此颇为不解,按理说调查真相的是他们,遇到危险的也应该是他和江离才对,为什么厉鬼会去攻击非烟呢?

    “不知道,难道是做了什么触发了死路?”江离想起还有四季常青这个玩家,昨夜他见二人始终形影不离,看样子并非普通朋友这么简单。他当然清楚,四季常青八成对自己说了谎,其实这名叫非烟的女玩家应该跟他关系匪浅。

    眼下只有一名玩家死亡,如果他们还在一起的话,为什么四季常青安然无恙?

    江离一脸严肃的对鱼干说道:“先不想这个了,既然有人死亡,就说明那厉鬼又出手了,咱们必须抓紧了!”

    “好。”鱼干也不再犹豫,直接进入了面前的院子。

    听雨阁的院外粉墙环护,栽种了不少绿柳。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书有“听雨阁”三个清秀俊雅的大字。不同于其他院子,整个院落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

    此时正值未时,也就是下午一点左右,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间。然而在进入院子后,二人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夏季的炎热,大概是昨天晚上这里发生过惨案的缘故,二人心里都很不舒服,谁都能感觉到,这院子里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江离和鱼干没有耽误片刻,直接把目标锁定在了颜雪霓的闺房。

    大概是事出突然,又可能是下人们被昨夜的离奇诡事吓得不轻,此时颜雪霓屋子门口竟然还残留着大片未干的血迹没有被及时清理,看着地上那滩狰狞的血痕,鱼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完全可以想象,当那具尸体倒地后,他的头颅是如何被厉鬼从脖子上摘下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