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三年前

    毕竟花魁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意外死亡”的,官差来到现场,也只是调查取证了一番。梁妈妈让江离给他们塞了不少钱,官府的人也心知肚明,简单走了个过场,便带着人离开了。

    颜雪霓是个孤儿,自幼无父无母,被亲人高价卖到了望春楼内,经过梁妈妈的悉心调教,又改了花名,十几年过去,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亲人到底在哪。

    如今尸体还留在望春楼后院,梁妈妈长叹一口气,对江离说道:“雪霓这孩子怎么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作为这望春楼内的顶梁柱,我在她身上也倾注了不少心血,她也争气,给我赚了不少银子。如今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起码尸体还是要好生安葬的。”

    “明白,这件事我会办好。”江离说完,并不着急询问什么。他又给梁妈妈倒了杯水,不动声色的说道:“这几天您也多加派些人手,我总觉得咱们这院子里,有些不太平。”

    而在他说完后,江离明显注意到,梁妈妈眼中有一丝慌乱的神情闪过。系统曾经提示过他,花魁的死和梁妈妈有很大联系,也就是说人虽然不是她杀的,但她一定清楚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任务曾经警告过他,切勿直接向梁妈妈打听关于前任花魁的事情,否则风险极大。

    江离可以不问,但如果是对方自己主动开口,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见对方没有吱声,江离又添油加醋的说道:“说来您可能不太信,但我这个人啊,天生八字轻,从小身体也不太好,家里人说容易招余东西。虽然后来大了,身体好了,但是这双眼睛,却能瞧见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昨天晚上路过这院子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有个白衣飘飘的美人儿从听雨阁那个方向走了出来,推开您的房门进了屋,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当时天黑,我看的也不真切,只以为是您找颜姑娘说话呢。可后来我忙了一圈溜回来一看,这屋子里一片漆黑,连灯都没点,而您屋子的门也一直上了锁。那我之前看到的女人……”

    江离压低了声音,有些紧张的四处环顾,才继续说道:“您昨儿夜里回来休息,没觉得什么不对劲吧。”

    “什么白衣女子?她……她长什么样?”梁妈妈端着茶杯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听雨阁确实是颜雪霓所住的地方,但在此之前,别院的主人是前花魁洛素嫣。

    “她身段儿跟颜姑娘差不多,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所以我才给弄混了。您也别怕,说不定真的是颜姑娘去了您的房间呢?哦对,我还捡到了她的玉钗呢。”江离把先前在凶案现场找到的那根玉簪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而就在看到这件物品的瞬间,梁妈妈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身形一软,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人物资料显示,胡唐这个人是三年前进入望春楼的,但时间却是在洛素嫣死后。因此关于前花魁的事情,他可以说是一概不知,也绝不会清楚对方究竟长什么模样。可如今梁妈妈见他拿出了洛素嫣的遗物,这才终于相信,望春楼真的闹鬼了!

    “梁妈妈,您没事吧?”江离装作一脸诧异的模样,立刻去搀扶对方。他能感受到对方现在颤抖的很厉害,后背也毛出了不少冷汗。而梁妈妈看着桌上那支发簪,口中不断重复着:“是她,真的是她……她回来了……”

    半个时辰后,江离的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从梁妈妈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按照约定,他去了后院的假山,在那里看到了等候多时的鱼干和关山行。见江离从梁妈妈那边平安回归,鱼干总算松了口气,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损了他一番:“你怎么才来,怕不是在那边快活的都忘了任务了吧?”

    “要是有镜子,我肯定拿给你照照。”江离微笑着还击道:“你现在这副模样,活像古装剧里女配身边的恶毒丫鬟,一脸尖酸刻薄相,哦,对,就那个什么喜塔腊尔晴。”

    “说的什么玩意儿,你跟个妹子一样这么爱看宫斗剧,怕不是个gay。”鱼干冷笑着讥讽对方。

    “这不是前阵子微博上特别火吗?这你都不知道,你们村子里没拉网线吗?”江离气急败坏道。

    眼看着两个活宝又要斗起来,关山行及时站了出来打断二人:“好了,别贫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了,又传到了梁妈妈耳边,咱们都不好过。”

    “没事别慌。”江离恢复了正经的表情,对他们说道:“梁妈妈已经带了人去空谭山山脚下的寺庙烧香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

    “怎么搞的?”鱼干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好奇了起来。

    江离告诉他们,梁妈妈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的,当真相信了他有阴阳眼,看到女鬼出现在了自己的屋内。她本来就跟洛素嫣的死脱不了干系,被江离这么一诈,更是吓得半死,要去庙里烧香祈福。

    梁妈妈原本想让江离陪自己去,但他说颜雪霓的尸体还没有处理,楼内还有大大小小不少事情要做,昨天晚上见到案发现场的下人也需要再好好警告一番,梁妈妈想了想,认为他说的不无道理,加上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她自然不会交给别人负责。

    发生了命案,望春楼这几天也暂时不做生意了,而梁妈妈离开的这两天,楼内的一些琐事也交给了江离负责。

    “厉害啊,不愧是梁妈妈的枕边人,这上位上的够快,现在已经从龟公爬到二当家啦。”鱼干佩服的朝江离抱拳道:“在下甘拜下风。”

    “呵,信不信我把你变成小红牌接客。”江离懒得和他计较,继续对关山行说道:“昨天我见到了第六个玩家,他是洛素嫣生前相好的家里的随从,应该能打听到些什么。”

    “你说那个林惟谨是吧。”鱼干也看到了那名剧情人物,他不由补充道:“恐怕昨天洛素嫣上了颜雪霓的身,借她之口吟诵的诗,就是说给那人听的。”

    “嗯。这二人之间,想必曾经有过一段情。我托人打听过了,林惟谨在娶了翰林学士之女唐馨儿以前,也曾是这望春楼的常客。”关山行说道:

    “听人说那林公子出身书香门第,才华横溢,精通诗词歌赋,模样又生的貌比潘安,是京都内赫赫有名的才子。而他迎娶唐馨儿,也是在两年前。听人说是女方对他倾心已久,加上林惟谨的才华也得到了大学士的认可,两家很快便结为姻亲,那唐馨儿也是个知书达理的温婉美人,世人都说他俩郎才女貌,简直是天作之合。”

    “这不就是言情小说里最常见的那一套吗?风流才子在青楼内遇上了卖艺不卖身的绝代佳人,二人一见倾心,互生情愫。奈何身份地位悬殊太大,林惟谨始终是给不了洛素嫣一个名分,而她被人所害含恨而终,反倒是那负心人,早已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为了仕途娶了其他女人,春风得意过了几年好日子,又故地重游回来看热闹了……”鱼干愤愤的说道:“这样的渣男,要我是洛素嫣,非宰了他不可。”

    “说不定人就是他杀的呢。”江离补充了一句:“不过你说的对。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洛素嫣确实是回来报仇了。她连颜雪霓的丫鬟下人都不放过,无辜的ji女嫖客也难逃一死,由此可见她的恨意之深……颜雪霓是第一个,接下来,梁妈妈和林惟谨,这两个人估计也都跑不了。不过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

    江离话锋一转,表情也变得极为严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