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梁妈妈

    江离站在人群中,趁望春楼内大乱,他悄悄挤到楼梯附近,看到林惟谨在一群随从的护送下着急忙慌的朝着门口走去,而在那名叫晨光的玩家从自己身边经过时,江离拉住了他的袖子。

    晨光被吓了一大跳,在见识过台上花魁惨死的画面后,他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他本能的想甩开袖子,然而在看清对方头顶上的游戏iD后,才楞了一下。

    “兄弟,方便找个时间大家聊聊吗?关于林惟谨这个人,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

    面前那个叫江风眠的玩家一脸诚恳的看着自己,晨光有些犹豫,因为他和四季常青、非烟的想法一样,只想平安的度过五天,可面前这位玩家,明显是奔着调查真相的隐藏任务去的。

    “这个……”见晨光神情颇为动摇,江离也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但作为唯一一个能接触到林惟谨的人,这个晨光显然能为他们提供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想到这里,江离快速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冒险,这样,你只要帮我打听关于林惟谨和洛素嫣的事情,有消息来联系我就行,只要你给我提供情报,我可以用一件瞬移道具来交换。”

    “真的吗?”在听到对方开出条件后,晨光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记得一个瞬移道具需要80积分兑换,自己玩到现在,手头积分不过可怜的一百出头,连系统推荐的灵能检测工具箱都换不起。

    这次进入任务,他只兑换了一张低阶驱灵符,如今手上只剩下了十多分,就算通关任务,也只能拿基础分。因此,江离提出的条件对他来说充满了诱惑,晨光想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了:“那行,你说话算数,给我一到两天的时间,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好,我等你消息。”二人达成一致后分道扬镳,江离目送着对方离开,随后才跟其他小厮一起冲到后院,提起水桶加入了救火的行列中。

    京都第一青楼望春楼出了大事,七夕花魁选拔赛当晚,头牌颜雪霓在表演时不慎被头顶坠落的宫灯砸死,还引发了走水。一时间,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有人说颜雪霓红颜薄命,死前吟诵的诗太过晦气;而流传的最广的说法,还是望春楼内闹鬼了。

    两任花魁接连死于火灾,坊间传言,当年洛素嫣的死可能没那么简单,大家都说,这是三年前死去的花魁化为厉鬼回来报复了……

    昨夜发生了那样的大事,梁妈妈自然也没有心思找自己秉烛夜谈了,江离侥幸逃过一晚,这一夜他几乎没有休息,早上刚把官府的人给打发走。毕竟闹出了命案,自然也引起了上面的重视。

    “胡先生,梁妈妈找你。”江离走回自己房间,想休息一下,便看到一名小厮便步履匆匆的赶了过来:“她说有重要的事情交代。”

    “知道了,我这就去。”江离应和了几句,连脏衣服都没换,便匆忙赶往了梁妈妈所住的别院。

    在房间门口,他看到端着茶水从屋里刚退出来的老鱼干,江离欠欠的朝他咧了咧嘴,老鱼干对他这个幼稚的行为表示很不屑,他白了江离一眼,小声地说道:“等会儿你就笑不出来了。”

    “吓唬谁呢。”江离不甘的回击道。

    “对了,你待会儿找个时间,我跟关山行于后花园假山那边等你,有重要线索。”

    江离比了个OK的手势,一脸轻松。他走到门口,拢了拢衣领,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这才恭敬地开了口:“梁妈妈,是我。”

    “过来坐。”得到应允后,江离才踏进梁妈妈的房间。此时对方正半靠在卧榻上,一只手拍了拍床边,隔着纱幔望着江离,语气听起来十分慵懒。现在正值夏季,原本女子身上的衣衫材质就很轻薄,望着梁妈妈身上若隐若现的素纱锦袍,江离终于明白刚才鱼干那番幸灾乐祸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这刚干完粗活儿,一身臭汗,坐过来怕是脏了您的床,我就站在这里说话好了。”江离也没有说谎,昨天参与救火,现在他一身衣服满是灰土,看起来颇为狼狈。

    说完话后,他吞了一口口水,不敢抬头去看里屋。虽说梁妈妈已经徐娘半老,容貌自然比不上头牌花魁以及其他美人,但她身材保养的很好,依旧风韵犹存,颇有另一番韵味。只不过对江离来说,熟女并不是自己的菜,他心中默默哀嚎,要是面前的女子再年轻个二十岁,比如关老师那一款,自己说不定真屁颠屁颠跑过去了……

    “可恶,我在想什么啊,太不纯洁了。”江离拍了拍额头,却听到屋内传来了细琐的脚步声。

    梁妈妈披了件薄纱,从床上走了下来,拉着他的手坐到了桌边,提起茶壶给江离倒了一杯水:“那也别傻站着了,辛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江离低头饮茶,却始终能感受到对方火热的视线始终落在自己身上。他吓的将茶一饮而尽,随后又心虚的给对方倒了一杯:“梁妈妈您也喝点水,天热降降火……”

    “嗯。”出乎江离预料,这一次梁妈妈似乎对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她脸上未施粉黛,看起来颇为憔悴。梁妈妈接过了手中的茶浅饮一口,这才缓缓说道:“这偌大的望春楼内,我也就只能跟你说上几句窝心的话了。”

    “您也别太操劳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能做的话,一定会帮您分担的。昨天那几具尸体,我已经命人趁着半夜运出去了,官府来查,我也只是说颜姑娘死于意外,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昨夜将火扑灭后,有小厮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原来他们发现台上不仅有一具烧焦的女尸,还有六个圆溜溜的,被烧焦的奇怪物体。当那名小厮看清那些物体的真面目后,终是按耐不住,叫出了声音:“闹鬼了,闹鬼了!这……这台上怎么还有六个脑袋!”

    此话一出,楼内大大小小的丫鬟小厮自然乱了手脚。

    “都给我闭嘴!”要不说梁妈妈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在见到这样毛骨悚然的画面后,她强忍着恐惧,将所有于场的下人集中于了一起。

    她冷冷的环视着众人,开口道:“今天晚上这件事谁敢给我说出去,我让他竖着进来,横着离开。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一样,谁都逃不了。谁要是不信,大可以出去试试。”

    梁妈妈能把望春楼打理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背后自然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势力支撑。那些丫鬟下人心知肚明,在这里人命根本不值钱,若是梁妈妈想,今天晚上这里谁也逃不掉。

    而另一边,江离壮着胆子上了台,他强忍着空气中那股焦臭难闻的气味,命人抬来两口大箱子,把颜雪霓烧焦的尸体以及其他头颅分别装了进去。很快,便有人来报,死去的六人均为颜雪霓院子里服侍的下人。

    事后,他们连夜派人用马车将梅香以及那六名惨死的仆从尸体运到了乱葬岗处理,对外则宣称颜雪霓死于意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