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花魁之死(感谢莓姬王的打赏,第二位盟主就此诞生啦!)

    一听到传说中的花魁现身,几名玩家的注意力也随着他人一样集中到了舞台上。而江离和老鱼干对此更是尤为关注,毕竟颜雪霓是本次任务中的重要剧情人物,众人认为,前花魁的死,她有很大的嫌疑。

    而作为压轴,颜雪霓的出场也比其他女子要华丽的多、此刻舞台上云雾翻腾,在几颗无比硕大的夜明珠的聚焦下,漆黑的舞台中央瞬间变的无比明亮,一名佳人在众人期盼的视线中缓缓走上了台。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颜雪霓一袭长发披散,只用一根白色的丝带轻轻挽住,白衣飘然绝世。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但她那冷傲灵动的脸上又有着勾魂摄魄之态,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就连江离看了,也不得不承认,这颜雪霓当真称得上是望春楼头牌花魁,京都第一绝色。

    “这世间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俦的妙人!此等倾国倾城之貌,世间再无人可及,如今一见实属三生有幸啊!”江离身后,一名男子忍不住低声惊呼了起来。

    “确实,这颜雪霓对得起当今第一美人。但你说无人可及,我却不这么认为。”另一名年纪稍长的男子摇了摇头,忍不住反驳道:“一看你就是新人,以前没来过吧?要知道,三年前故去的前任花魁洛素嫣,那才当得起京都第一的称号,颜雪霓和她相比,还是略逊一筹。只可惜美人虽销魂,无奈却红颜薄命啊。”

    男子的话一下子吸引了江离的注意,他不由好奇的凑了过去,仔细聆听着那名客人的话。

    “不过说来也奇怪,我听人说这颜雪霓写得一手好字,挥毫落纸如云烟,笔酣墨饱,颇有大家风范,怎么今天看样子,竟是要表演舞蹈?”男子的口气听起来颇为疑惑。

    “颜姑娘多才多艺,舞姿想必也是出尘脱俗的,我们只管欣赏就对了。”另外一人说道。

    “也对……不过真是奇怪了……”先前那名男子喃喃自语,他的声音并不大,但那番话却犹如惊雷在江离耳边炸响:“我记得前花魁洛素嫣,最擅长的也是这纸墨舞啊。”

    台下话音落,台上舞步起。

    颜雪霓云袖轻摆,她玉足轻旋,在纸上留下点点画痕,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雪白的衣袖沾染墨汁,裙摆旋舞,朵朵莲花在她脚底绽放,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可谓是丝竹罗衣舞纷飞,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此时台下的观众皆沉浸在了这曼妙的舞蹈之中,而江离望着台上翩翩起舞的花魁,心底却忽然涌现出了一丝不安的情绪。

    不对劲,似乎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死死盯着颜雪霓的脸,而就在对方旋转的瞬间,江离猛地发现,对方的眼神忽然从刚才的风情万种,变得幽怨凄厉了起来。

    而仅仅是这一瞬间,当花魁再次转过身时,又恢复了刚才的神情。

    “是我看错了吗?不对……”江离不由警觉了起来,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于了舞台上,他也悄悄地往人群后面退了几步,用意念调出了灵能侦测工具箱。

    这一次,他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根五厘米左右高度的玻璃试管,将里面透明的液体滴在掌心,慢慢涂抹于双眼之上。

    这药水也不知道什么是东西调配而成,涂在眼睛上冰凉凉的,那种刺激令江离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闭紧了眼睛。等他觉得眼皮上那种寒冷的感觉渐渐褪去后,才慢慢睁开了双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江离赫然发现,舞台上的花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应该这么说,现在跳舞的人不是颜雪霓,而是早已死去的前任花魁,洛素嫣!

    而在他人眼中,原本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花魁身形一滞,不过下一秒便柳腰轻摇,旋转的速度较之前更快,更轻盈,她那一头瀑布般的青丝在空中甩动,舞姿较之前愈发出众,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绝了,真是绝了!”

    “此舞只应天上有啊!”

    周围人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可江离的脸色却愈发难看了起来。

    台上女子原本沾染着墨汁的雪白衣衫已经变成了一片刺目的鲜红,那些盛放在白色盘子中供颜雪霓使用的墨汁,不知何时竟然变成了一颗颗鲜血淋漓的人头,他们的脸已经血肉模糊,难以分辨面容,但从其中一两个人的发饰上可以看出,这应该就是望春楼内打杂的丫鬟或者小厮。

    血迹斑斑的水袖从一颗头颅上拂过,沾着鲜血,在雪白的纸上划过了一道狰狞的红痕。江离看到那双原本雪白的玉足已经变成一片焦黑,隐约可见皮下泛红的丝丝血肉,视线再往上移,只见那女子的脖颈处呈现出一片焦炭状态,唯独一张脸,肌肤胜雪,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美得不可方物。

    脖子以上是美如天仙的面孔,而身体却如同地狱中被烈火焚烧过的恶鬼一般恐怖,美丽与丑陋,生气与死亡彼此交织,女子如同一朵根茎腐烂却依旧绽放着的鲜花,伴随着旋转,江离见到她那身白衣渐渐被鲜血所浸透,因为大幅度的运动,那些焦脆的皮肉纷纷皲裂,绽开,鲜血顺着她的衣裳滴落,但女子就跟没有感觉一样,依旧不断地跳跃着。

    江离注意到,她的视线始终牢牢的盯着二楼的某个包间的方向,目光凄厉怨毒,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不光是江离,其他几名玩家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老鱼干也使用了工具箱中的药水,在看清台上女子的真面目后,脸色霎时间变得无比苍白。

    “双颊凝酥发抹漆,眼光入帘珠的皪。故将白练作仙衣,不许红膏污天质。”台上的女子幽幽开口,声音如杜鹃啼血,哀怨凄清。

    江离看着她忽然停下了舞步,朝着二楼某个方向凄凄哀哀的吟诵着诗。而台下的众人似乎也不清楚颜雪霓这是在演哪一出,一个个面露疑惑,却又以为是表演设计的桥段,不敢打断。

    而就在这时,楼上原本被珠帘遮掩的包间忽然传来动静,江离看到一锦衣华服,模样俊美,年纪莫约二十七八的男子,一脸震惊的从包间内走了出来,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惊恐,目光却死死盯着台上的女人,似乎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

    江离听出来了,台上女子吟诵的诗叫《薄命佳人》,诗里说到佳人爱穿白衣,白衣能衬托出她天然的美丽,而这正好和洛素嫣生前的喜好不谋而合。

    “吴音娇软带儿痴,无限闲愁总未知。自古佳人多命薄,闭门春尽杨花落。”

    台上的女子吟诵完这首诗后,忽然走到了舞台中央,静静地注视着所有人。此时几名玩家均能感觉到厉鬼那冰冷刺骨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扫过,离舞台最近的江离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要不是有道具傍身,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逃跑了。

    “颜姑娘在干什么啊……”台下,观众们已经忍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江离忽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奇怪声响,而当他抬起头后,却发现那原本悬挂着的巨大的琉璃美人灯忽然松动了起来,紧接着,那花灯发出一声巨响,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颜雪霓的头上!

    鲜血飞溅,女子应声倒下,而舞台上铺满了纸张幔帐等易燃物,在琉璃灯破碎的同时,台上瞬间火光冲天,在众人惊恐的叫声之下,江离见到一抹红色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走水了,走水了!”

    梁妈妈惊恐地尖叫着,命令小厮下人赶紧上前救火。

    人群纷纷朝门外逃散,而江离站在人堆之中,抬头望向了二楼的那名男子。他脸色苍白,嘴唇哆嗦,表情已经由震惊转为深深的恐惧。

    关于男子的人物介绍已经浮现在了江离的脑海中,而在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林惟谨身后一名随从的头顶上出现了玩家的名字:晨光。

    难怪自己一直没有见到这个人,原来这第六名玩家的身份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并不是望春楼内的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