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红衣厉鬼(感谢徒弟肉猪大魔王打赏!第一个盟主撒花!)

    “那先这样,有消息找机会联系。”江离和鱼干从关山行的屋子里走出来,二人像做贼一样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分道扬镳,快速离开了院子里。

    关山行这个角色作为头牌,平日里并不会随处走动,像她这样身份的女子是要独占一座院子的,其他的都是使唤人,就伺候这一位姑娘。姑娘本身也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般的大家闺秀都比不了。所以要想求见一面更是难上青天,绝不是说有钱就行。因此,关山行受到的限制也很多,不少情报都要靠其他人提供。

    而鱼干作为梁妈妈院子里的一名小丫鬟,平日里负责的也都是些杂活,能接触到小厮以及一些红牌清倌儿,虽说能打听到大多数消息,但也不算全面。

    跟他们相比,江离这个龟公可就不得了了。若是用皇宫里的职位来比喻,他简直就是老佛爷身边的红人。不仅大大小小的太监宫女巴结,就连小主贵人乃至后妃都要给他三分薄面。这样一个人在望春楼内,除了花魁以外,想要打听消息,还不是轻轻松松?

    只不过此刻江离的心情并不轻松,回想起之前关山行说过的话,他心里还是有些瘆得慌。

    “这块布染色不匀,恐怕本身的颜色并不是红色。”关山行望着桌上的丝绸,忽然开了口:“听说前花魁洛素嫣杏格高傲孤清,为人淡漠,尤爱白色,平日里总是一袭白衣飘飘,从来没有人见她穿过其他颜色的衣服。我想,恐怕她死的时候,穿的是一身血衣啊。”

    “嗯,流了这么多血,说明她肯定不是被火烧死的呗。”江离说完,发现关山行脸色并不好看,不由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江兄弟,你知不知道这样一个说法:厉鬼的等级和它本身的颜色有直接联系。”关山行说道。

    因为自身写灵异小说的缘故,关山行于这方面也略有了解。

    根据他过往查询的资料记载,有时候厉鬼呈现出的颜色与它本身的怨气指数有着很大的关系。

    而根据颜色,厉鬼也被分为六个等级,分别是:灰、白、黄、黑、红、青。

    灰色和白色通常是一些新魂,就是刚刚死了不久的人所化成,一般不会对人有伤害,其怨气也不高。

    而因破产自杀、被劫杀的人死后就变黄色,被金钱或物质生活问题所困扰的人,特别容易见到这类型的鬼魂。

    黑色的鬼,通常都是由一些因恶病或郁郁不欢致死的人化成,也有人说是一些枉死而怨气重的鬼想找替身时出现的形态。

    至于红衣,通常是因感情问题自杀或至死的人死后所化,并且,坊间所谓穿红衫自杀会变厉鬼的说法其实是不正确的。之所以会呈现出红色的状态,必定是因为受害人死状极惨,死时怨气冲天,死后也不得安宁,才会化为红衣厉鬼,前来索命复仇。

    红色等级的厉鬼危险程度极高,唯一能比它更凶狠的,大概也只有慑青鬼了。这种等级的鬼能吸人灵气、令人短寿,还可化成人身,穿墙过壁。最恐怖的是,它可以日间现身,几乎不受任何限制。

    尽管这次任务中他们遇到的应该不是慑青鬼这么恐怖的鬼物,但也轻松不到哪去。

    红衣女鬼,索命复仇。

    光是想到先前厢房里两具尸体的惨状,江离只觉得头皮发麻。他和关山行鱼干分析了半个多小时,三人一致推测:昨夜死去的小红牌应该和洛素嫣的死没有任何关系,梅香是在洛素嫣死后才来的望春楼,之所以会被如此残忍的杀害,很可能是因为洛素嫣是被活活烧死的,而她现在杀死梅香,只是为了夺走她那张毫无瑕疵的脸。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梳妆台上满是鲜血,洛素嫣在撕下那张美丽的脸皮后,曾经坐在镜子前,仔细地将那张面皮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关山行话锋一转:“赵掌柜的死,恐怕也是一个暗示。”

    “关老师不愧是推理小说家,分析问题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不光是他,江离也很在意这个赵掌柜。他一边思考,一边来到了下人打杂的偏院,梁妈妈曾经吩咐过,今晚要加派人手。虽然知道杀人的是厉鬼,就算派个军队来也没用,但江离还是要一丝不苟的完成对方布置的任务,以此博取她的好感。

    当他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嘈佑的声响。

    “臭娘们,给我老实点!”

    “嘿,你瞪什么呢?怎么当了biao子还以为自己是贞洁烈女呢?”

    江离好奇的看了一眼,院子的石板地上跪着一个穿绿衣的少女,此时有三名大茶壶正围着她骂骂咧咧,通过他们的对话,江离才明白,这是个不听话的红牌,在接客的时候冲撞了客人,不过幸好对方不是什么大客,但即便如此,少女依旧逃脱不了被惩罚的命运。

    “你们在干什么呢?”见那几名壮汉对这少女拉拉扯扯,江离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而那几人听闻动静回头,在于地上的少女视线接触的瞬间,江离看到了对方头顶的游戏ID:四季常青。

    看来鱼干还真没说错,确实有玩家不幸随到了倒霉的角色,难怪她宁死不从呢。

    “胡先生,您来了啊。”为首的一名大茶壶立刻恭敬地说道:“明月这死丫头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对客人动手,这不梁妈妈让我们把人带回来,好好给她松松皮呢。”

    在青楼里,大茶壶往往还充当着打手以及调教姑娘的身份,对这些人来说,教训不听话的姑娘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们一个个心狠手辣,知道打什么地方不会留下伤疤,不会出血,又能让人痛的生不如死。

    “知道了,这丫头交给我调教就行。梁妈妈吩咐了,要加派一些人手。”江离看着那名玩家,开口道:“你,跟我进屋。”

    名叫四季常青的玩家抬头,看了江离一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随他一道进了屋。而其他三人见此情形,露出了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彼此交换了个眼神,便匆匆离开了。

    “谢谢你帮我。”进屋后,那名“小红牌”厌恶的将衣领拉上,随即说道:“太恶心了,竟然让我当个小姐。”

    “没事,就算你不是玩家,我也会救你的。”江离见对方这副模样,试探杏的问了一句:“你是汉子还是妹子?”

    “我男的。”四季常青说起话来大大咧咧,看起来个杏似乎非常耿直。他告诉江离,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名叫非烟的女玩家也成为了这里的红牌姑娘。

    本来被客人看上的是她,但常青实在有些不忍心,这才出手帮了对方,让客人挑了自己。

    “本来我想着被摸几下忍忍就算了,但谁知道那个狗东西竟然还想对我做些别的……哎,不说了,反正多谢你了这次。”常青拉开椅子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继而说道:“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玩家,还有其他人吗?”

    “有,只不过大家身份悬殊,不方便接触。”江离并没有直接说出关山行和鱼干的事,而常青虽然耿直,却也不傻。他看了江离一眼,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提防我,没事,反正我跟非烟只想活着离开,对于探索任务没什么兴趣。破案的事情我不会插手的,不过你今天帮了我,我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需要,能帮忙我会帮你的。”

    “那就先谢谢了。”江离又询问了常青一些其他线索,二人聊了一阵子,见时间差不多了,他便让对方先行离开了。如今江离已经确定了四名玩家,至于剩下的那一人,相信很快也会出现的。

    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太阳落山,刚到酉时,随着望春楼门口的红灯笼亮起,上门的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众人心中不由警惕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到了晚上,那厉鬼应该也会开始有所行动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