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线索收集

    随着面前的雕花红木门被推开,一股强烈的血腥气味直勾勾的扑面而来,让江离忍不住捂起了口鼻。

    虽然这里只是下等红牌用来接客的场所,但屋内的布局依旧典雅华贵,不失格局。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正对着大门有一张檀香木所制成的木桌,上门还放着一壶小酒,两只白色的瓷杯。

    房间另一头挂满了大红色的的帐幔,纱幔低垂,原本是用于营造朦朦胧胧的气氛,可如今屋内一片死寂,空气中还弥漫着血腥味道,这样的场面只能说平添了一丝诡异凄厉的氛围。

    “那两具尸体……我已经用被褥罩起来了。”王景走在江离前面引路,他掀开了纱幔,指着床上被鲜血所染透的一床被子,对江离说道:“胡先生,您看……”

    江离并没有着急跟着对方走过去,他看着房间其他位置,分明能感觉到屋内某处还残存着阴冷气息,因此,他更加笃定昨夜厉鬼曾经在这里出现过。至于这气息的来源,江离心中一动,用意念调出了自己兑换的道具——灵能侦测工具箱。

    “知道了,你去外面守着,万一有不长眼的闯进来坏了事可不行。”江离想了想,虽然心里害怕的紧,但还是有必要把王景给支开,否则自己也无法使用道具侦测现场了。

    “那好。”王景不敢多问,一脸恭敬的退出了屋子,关上了房门。而当门关闭,原本就位于西边晒不着太阳的厢房内瞬间变得更加阴暗了。

    江离点燃了桌上的一只红烛,口中喃喃念叨了起来:“冤有头债有主,我一个小小的龟公,就算跟老鸨有一腿,那也不是我心甘情愿的,现在我正想办法帮你找出凶手呢,姑娘你要报仇,也别找错了人啊……”

    江离把一个莫约三十厘米宽,二十厘米高的长方形工具箱放在了桌上,随后仔细研究起了里面的道具。尽管花了自己200积分,但不得不说,这个道具杏价比还是很高的。

    他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只看似普通的檀香,仔细研读起了道具的介绍。

    “原来如此……”江离快速看完后,将檀香凑至烛火旁,点燃后双手持香,在房间内仔细转了一圈。这根细香燃烧后散发出了袅袅白烟,香的本身无色无味,即便屋外有人,也不会察觉到屋里有什么奇怪味道。

    就在江离拿着香走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原本笔直的烟忽然变得歪歪斜斜,如同一根有生命的线一般,直冲着某个方向飘了过去。

    而那香烟所飘向的并非江离以为的躺着两具尸体的梨花木床,而是床边的妆奁,用现代话来说,叫梳妆台。江离走上前,发现在这个妆奁上放置了各种女子用于装饰自己的首饰或者胭脂等用品,不光如此,台子上还有一面铜镜。

    江离手中的返魂香在这个时候燃烧殆尽,当白烟散去,他赫然发现面前的妆奁也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变化。

    星星点点的红色液体出现在了桌台上,更为恐怖的是那一把木梳上也沾染着不少血迹,铜镜、桌面上更是出现了几道无比狰狞的红色指印,就连妆奁前的椅子、青色的石砖地面上也有不少血痕。

    “好大的出血量……”江离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面前的场景再次恢复正常,那些血迹也一道消失了。

    他若有所思的盯着面前的妆奁发了几秒钟的呆,忽然注意到梳妆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江离手持烛火,弯下腰在台下细细摸索了一番,果不其然,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什么坚硬冰冷的条状物体。

    江离把那东西掏了出来,这才发现是一根碧绿色的青玉簪子。此簪精细小巧,浑身通透,翠绿欲滴,如千年古潭般寂静幽深,显然不是死去的小红牌能用得起的首饰。

    他不动声色的将玉簪收进了背包,随后才转过身,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雕花梨木床上。原本雪白的被褥高高隆起,被罩上渗透着一片片红色的痕迹,如同冬日雪地上凋落的梅花。

    靠近外面的木质床帏上还有大量已经干涸的暗黑色血液,一条惨白纤细的胳膊还伸在外面,无声无息的垂在床边,江离注意到,她五根手指上的指甲尽数断裂,床边还有一道道抓痕,看来似乎是死者挣扎时留下的痕迹。女子的指尖血肉模糊,看来在生前似乎遭受了极其痛苦的折磨。

    江离皱着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颤抖的伸出了手,揭开了面前这床染血的被褥。

    江离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床上躺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男尸年龄在50岁上下,赤裸着上半身,胸口处有一个狰狞的血洞,他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口中赫然塞着自己那颗沾着鲜血的心脏。

    而另一旁的女尸……更是惨不忍睹。从她的身形判断,女子莫约十八九岁,正值豆蔻年华,她在遇害之时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红色肚兜和亵裤,但不难看出,女子有着娇嫩如雪,吹弹可破的肌肤。

    可如今,她的整张脸已经血肉模糊,原本那美丽的肌肤,竟是直接被剥了下来,红白相间的肌理之上,只留下了一双满是惊恐的黑色眼球。

    更恐怖的是,江离推测,她这张脸,是在还活着的时候,被生生撕扯下来的。

    江离不知道面前这对男女和那厉鬼究竟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会在死前遭遇如此残忍的折磨。他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江离本想就此离开,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那死去的女子右手摊开垂落在床边,左手却呈握拳状,似乎抓这什么东西。

    “得罪了。”江离不想错过任何线索,他咬着牙,将一条膝盖跪在床边,探过大半个身子,把女子的另一条胳膊拽了出来。江离吃力的掰开她已经变得无比僵硬的手指,随后在死者掌心找到了一小片红色碎布。

    “砰砰砰”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了王景的声音:“胡先生,梁妈妈派了些人手来打扫屋子了。她老人家说了,必须抓紧在天黑前弄完这些。”

    “好的,进来吧。”江离把那碎布收入背包,随后用被褥盖上了那两具尸体,让屋外的人进来把尸体抬走,顺便清扫房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