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结局(感谢今川大佬打赏!)

    江离站在一片空地之上,抬手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三十分了,距离任务结束,还有最后半个小时。而他刚从虚幻的情景中回归现实,身后便再次传来了那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笑声。

    瞬移道具已经失效,江离在听到动静后,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冲到了大街之上。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无法使用那张低阶驱灵符了,因为在这次任务中,自己的身份早就已经不是人类了。

    江离咬紧牙关,使出浑身解数逃出了那片烂尾楼。直到感觉周围不再黑暗,体力值开始不断下降,他才喘着粗气慢慢停了下来。

    江离注视着面前的街道,此时已是深夜,整条街冷冷清清,除了道路两旁橘黄色的路灯,偶尔能听到一两声狗叫之外,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了。

    身后的笑声已经消失,但他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江离知道,伴随着任务进入尾声,自己所面临的危险也会比之前更加恐怖。

    就在此时,他忽然看着前方亮着的路灯下有一个小烧烤摊,阵阵香味从那边飘了过来,刺激着自己的味蕾。几个食客坐在桌子前大快朵颐,老板头上包着白毛巾,正在摊位前忙碌着。

    江离情不自禁的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他看到四五个中年男子围着桌子大口大口的嚼着手中的肉串,那被烤的金黄泛焦,不断流油的肉看的江离肚子咕咕作响。

    “老板再来二十串!”一名食客吃得满嘴流油,朝那老板高声说道。

    “好的稍等!”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弯下腰,从脚边的白色泡沫箱子里拿出了一大串红白相间的肉串,放在了烧烤架上。看着滋啦作响的烤肉,江离的腹中也再次传来了饥饿之感。

    他摸了摸肚子,自知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自己,他们的食物自己也无法享用。江离缓缓地从烧烤摊前走了过去,同时也警惕的注意着身后,以防那厉鬼突然出现。

    当他从摊位旁经过的时候,一颗白色的皮球忽然滚到了他的脚边。烧烤摊老板的摊位旁忽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看起来似乎是老板的儿子。江离看着脚边的球,下意识弯下腰将那颗球丢给了男孩。

    而小孩接过皮球,对着他所在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半晌,那孩子才笑了笑,露出了少了两颗门牙的嘴,对江离说道:“谢谢叔叔。”

    “不客气。”江离刚说完,下一秒冷汗便从后背冒了出来。出了那个华叔以外,怎么会有人能看见自己?

    他看着那小孩抱着球转身离开,而他小小的后脑勺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正有哟源不断的黑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孩子的整个后脑勺几乎已经被砸扁,隐约还能看到里面泛白的脑浆……

    霎时间,江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而那小男孩怀里抱着的也不是什么气球,转瞬间便化为了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与此同时,原本围着桌子吃肉的食客和那老板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每个人的面容都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尽管他们身上的衣服和体型各不相同,但都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男孩的脖子上长着一张成年男子的脸,与他幼小的体型形成了鲜明悚然的对比。而他怀中的人头也是那张同样的脸,几张嘴同时开口,望着江离,异口同声的说道:“我找到你了。”

    而下一秒,江离只觉得四周的场景忽然发生了变化,伴随着空气中回荡着的诡异的笑声,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之前那栋烂尾楼内!

    黑暗中,厉鬼的身影逐渐浮现在了江离面前,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死时的模样,它脸色铁青,嘴唇发紫,脑袋上还有一个碗口大的伤疤。这名厉鬼,便是一年前楼内另外一名离奇死去的住户。

    “不要……”江离看着对方愈发接近的身影,心头满是绝望。

    眼看着那厉鬼不断逼近自己,江离无助的朝着楼上狂奔,试图摆脱对方的追踪。然而厉鬼似乎非常享受他的恐惧,那沙哑的笑声伴随着沉闷的脚步,始终在江离身后响起,似乎想要将他折磨到崩溃。

    ………………

    华叔缓缓拉上铁闸门,步履蹒跚的走进了铺子后的卧室。他在客厅中央的神位前上了一炷香,随后将一碗清水端至桌面,在桌子上撒下了一把米。

    “人之初生,以七日为腊,一腊而一魄成,故人生四十九日而七魄全;死以七日为忌,一忌而一魄散,故人死四十九日而七魄散。”

    华叔用那布满老茧,粗糙如树皮般的手掌拨动着桌上的米,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他回想起了今天早上自己在巷子里所见到的场景。

    做纸扎铺这一行,自然对鬼神存在敬畏之心。华叔经常会在铺子门口烧些香火纸钱,一来保佑生意兴隆,二来也是散些东西抚慰附近的游魂野鬼。

    和平日里一样,当今天早上自己在街边烧纸钱贡品的时候,偶然遇到了那个彷徨的年轻人,不,应该说是鬼魂。

    “好香啊。”在华叔的眼里,这名男子直勾勾的盯着路边燃烧的香火,他的头上布满了未干涸的暗红色血迹,身上也满是灰尘,异常狼狈,看起来似乎在不久前死于一场意外。

    干这一行,白天和人打交道,晚上和鬼打交道,对于那迷茫的野鬼,华叔并未流露出任何畏惧之色。

    华叔看着那游魂身上的阴气不稳定,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路边燃烧的香火,看样子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一时间动了恻隐之心。

    “不嫌弃的话就吃吧。”他并不想让游魂进入自己的铺子,见对方又没什么恶意,便让它在门口享受一些自己平日里供奉的香火。

    更离奇的是,在交谈之中,他很快发现,这野鬼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多时,华叔见它身上还沾染着其他鬼魂的气息,料想男子极有可能是被其他枉死鬼找来做了替身。

    他并未说破这一点,而是委婉的告诉对方,他现在很危险。华叔看得出来,此时这游魂身上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听它说完后,华叔才明白,那害它的枉死鬼想要赶在七七日结束之前找到它,将它困在横死地,成为自己的替身。

    “年轻人,我看你死的冤枉,生前也没有犯下过什么罪孽。而我既然受人所托……索杏就帮你一回。”华叔说着,走进厨房,将一口编织袋放在了桌上。

    而那袋子里传来了一些动静,看样子似乎装着什么活物……

    江离一口气冲到了顶层,终于失去了最后的退路。他一步步退到了天台边缘,此时深夜的楼顶吹着阴冷的寒风,而那厉鬼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距离任务结束还有十分钟。眼看着厉鬼一步步逼近,江离的掌心沁满了汗水,可他依旧不愿意接受死亡的命运,仍然在天台上与那厉鬼不断周旋着。

    “别费劲了。你就留在这里,乖乖当我的替死鬼吧。”阿七朝他森然一笑,随后径直朝着江离飘了过来。

    “我的人生应该由我自己主宰,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老子就是再死一次,也不给你当替身!”危险到来之际,江离直接爬上了天台,看着下方的水泥地面,咬紧牙关,猛地一跃,纵身跳了下去。

    反正自己已经是鬼了,就算再死一次,他也不怕了。

    江离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不断朝着下方急速坠落。他转过身,看见那厉鬼趴在天台边,狰狞扭曲的脸上却露出了惊惧的神情。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刺眼的白光忽然出现,江离险些被晃的睁不开眼。

    “喔喔喔!”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雄鸡啼叫,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却赫然发现自己手中抓着柔软的羽毛,身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奔跑。四周的场景一片黑暗,就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地狱深渊。

    “公鸡?”江离这才发现自己正骑在一只公鸡的背上,这只鸡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跑着,脚下踏着一条明亮的路。江离回头,只见那厉鬼依旧对自己穷追不舍,但却始终不及这只公鸡的速度快。

    尽管不知道公鸡要将自己带去何处,但江离知道,这一定是自己最后的生路了。

    很快,公鸡便将那厉鬼甩在了身后,而随着前方的黑暗逐渐褪去,刺眼的白光令江离头晕脑胀,眼看着就要失去意识了。就在他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江离忽然觉得身体一轻,双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幽暗的房间内,空气中弥漫着安神的檀香气息,而四周的屋内还堆放着不少纸人纸马。江离当即反应了过来,这里是李记纸扎铺!

    “还好,把你给召回来了。”华叔苍老的声音把江离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到老人手中握着一只白碗,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对方便让他先把水喝完。

    “谢谢大师救命之恩!”江离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此时惊魂未定,却对面前的老者无比感激。知道对方不会加害自己,他立刻接过水,将其一饮而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