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华叔

    “大师救我!”江离想起来,在很多港片里,这种庙街算命的神婆亦或者是经营纸扎铺的老者一个个都身怀绝技,能通鬼神。而如今对方更是一眼就看出自己的遭遇与他人不同,要么就是剧情安排,要么,自己真的遇到高人了。

    江离热泪盈眶的走上前,恨不得给对方跪下了。他心想,只要自己有诚意,应该能打动对方吧。

    老人抬起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手将手中的饭放在了桌上。江离吞着口水,眼神也不由自主的朝那里瞥了过去。老人步履蹒跚的转身走到店门口,把铁栅栏门拉开,对江离说道:“不嫌弃的话就吃吧。”

    “可以吗?多少钱?”江离不得不说,自己忙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吃,又经过了刚才的剧烈运动,现在闻到饭菜的香味,肚子确实饿的很厉害。

    “没几个钱,就当我请你的。”老者指着门口的八仙桌,对他说道:“我店里不太干净,你就坐这里吃吧。”

    “好的,谢谢您了。”江离听对方这么一说,也不顾不上客气,拉开椅子端起碗埋头吃了起来。

    那老人什么也没说,转身走进了铺子,江离一边狼吞虎咽的扒着碗里的饭,一边打量着面前的纸扎铺。面前不足十平米的铺子里堆满了东西,都是一些烧给死者用的童男童女,纸屋纸马之类的祭品。

    其实对于这间纸扎铺,江离的内心是有些畏惧的,在很多小说和电影里,这种铺子白天做的是办丧事生人的生意,到了晚上,做的可就是死人的生意了。

    所谓扎来鬼纸祭阴阳。因为店铺内摆满了纸扎,灵屋鬼轿,所以孤魂野鬼进店也是常事。看着正对着大门口的童男童女,它们纸糊的脸上用黑色颜料画着五官,两边脸颊上还有如血一般的腮红,望着那两张诡异的笑脸,江离只觉得心里发毛。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昨夜在电台里出现的那只厉鬼。

    老人端着一碗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看着江离,将碗递了过去。

    “您是让我喝水?”江离接过碗,小心翼翼的询问。见老者点头,他才乖乖的抿了一口。水很清甜,并没有什么怪味。江离吃的有些齁嗓子,索杏直接扬起脑袋,“咕咚咕咚”把水一饮而尽。

    他擦了擦嘴,这才开口询问道:“请问怎么称呼您?”

    “李明华,街坊邻居都叫我华叔。”老者佝偻着后背走到了江离身边,绕着他转了一圈,在他的后背停了下来。

    “这……是那个脏东西留下来的对吗?”他指着江离西装上的污血说道。

    “是的,昨晚我撞见鬼了!”江离听对方这么一说,心想自己这次真的遇到高人了,于是,他立刻把昨天晚上自己的遭遇一字不漏的说给了华叔。

    华叔听江离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始终非常古怪。他不断打量着江离的脸,那眼神似乎要把江离看穿一般。在听他说完后,老人更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它在找你。”

    “它?”江离想了想:“您的意思是……那个厉鬼并不是无缘无故找到我的,而是说从一开始起,我就是它的目标?”

    “那三个枉死之人和我有仇吗?不然它们为什么一定要盯上我?”江离有些着急了:“可他们的死也不是我造成的啊,为什么偏偏要找上我?”

    而华叔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人有三魂七魄,死后一年去一魂,七天去一魄,三年魂尽,七满魄尽。”

    “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江离一脸懵圈的看着老者,有些汗颜的追问道:“您能说的浅显一点吗?”

    “人在死后至未投生之间的这段时间,我们将其称作中阴身,也就是常人口中的鬼。因其极轻灵、敏锐,故觉知力为生前七倍,且具他心通,可阅读他人之心识。死者去世之日算起,每七天为一个祭日,称为“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末七”,共计49天。”

    华叔告诉江离,中阴是七天一个生死,七日来复,所以中阴身一般七天一个变化,最多存在七七四十九天。

    “虽然我并不清楚你和那些东西之间的过节,但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华叔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江离一眼。

    江离见他并没有欺骗自己,那么对方话里的意思也很好理解了:这个陈默一定和那三个厉鬼生前存在着某些关系,说不定,他们的死还真是这家伙造成的。

    感情这陈默,还真不是个好人。江离心中想着,更加坚信他的家中一定藏着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眼下自己手里并没有情报,光用脑袋想,还真的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七七四十九……”想起华叔刚才的话,江离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个游戏副本的名字叫做《头七》,一开始,他以为故事会发生在什么凶案事故的一周内,可如今听华叔这么一说,他忽然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昨天夜里,那个厉鬼打电话投稿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是死于八月一日凌晨的。而今天……他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时间,果不其然,已经是九月十八日了。

    从那三名年轻人遇害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48天。

    如此看来,那个厉鬼应该是想在彻底消散之前找到自己。

    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执着?

    难道……真的是陈默害死了他们,受害人化为厉鬼回来寻仇了?

    自己并没有陈默先前的记忆,甚至连他公司的同事都叫不上名字。然而昨夜在厉鬼讲述它们生前的经历时,自己的脑海中却能清晰的浮现出那些画面。

    如此看来,恐怕那三个年轻人出事的晚上,陈默也在现场。他从酒吧出来以后,一路跟着这三人去了鬼楼,然后……又因为一些意外,导致这三人全部死亡。

    意识到这一点后,江离出了一身白毛汗。

    “华叔,您能帮帮我吗?我还不想死……我可以给您钱,只要您能帮我熬过今晚!”

    江离很快便理解了为什么游戏只给了自己24小时,恐怕那厉鬼想在七七之日到来前杀死自己,今天晚上,他将会面对更加险峻的挑战。而手头的那两个道具,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