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探险(感谢今川大佬,肉猪大魔王的打赏!)

    下面的故事是由阿七的第一人称叙述的:

    那天晚上,子文,也就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一名灵异爱好者。他提议去去附近一栋荒废的居民楼看看,那里早在一年前就成了烂尾楼,没有人居住,也没有施工队,非常适合探险试胆。

    更诡异的是,关于那栋老楼,还有一个都市传说。这栋楼非常邪门,每年这里都要死两个人,从未间断过。

    “我早就对那里充满好奇了,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去探探险,你们看怎么样?”子文一脸兴奋的询问道。

    “可以,说起来也好久没有这么玩了。”我一听子文这么说,顿时激动了起来。在大学期间,类似的活动我们没少参与。反倒是小伟,虽然在网上谈起这些事情,他评论的头头是道,但真的要去实地冒险,小伟反而怯场了。

    他说关于那栋烂尾楼的怪谈自己早有耳闻,但他觉得这不仅仅只是个单纯的传说。小伟告诉我们,这栋楼还没荒废的时候,自己有个朋友的亲戚就住那里。

    “七哥,子文哥,那楼是真的很邪。虽然我喜欢研究这些东西,但我不想被牵连。”小伟颇为担忧:“听我朋友说,住在那楼里的人都知道,楼里有余东西……一年前他那个亲戚就是被人发现横死在家,当时警方对外说是自杀,但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小伟压低声音:“他拿了根绳子,拴在了上铺的床边,站着上吊死的。”

    当时发现尸体的是死者的合租人,也是他报的案。死者之所以会这么自杀,是因为他们所住的楼房位于新界最出名的贫民区,那里每一户房间面积仅仅只有十平米不到,屋子里就是只有一张床,还分上下铺。厨房厕所挤在一起,而且还是公用的。因为屋子里几乎没有落脚的空间,所以死者才会在床边上吊。

    香港,1104.3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却拥有750多万人口,是当今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这里的房价高的离谱,很多人一辈子都只能蜗居在几平米的房子里,更有不到1.5平米的“胶囊房”,而他们从起床到睡觉,都只能屈身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完成。

    而这样的楼房在香港比比皆是,由于位置狭小,进入房间后只能直挺挺躺着,因此这样的楼还有一个别称,叫“棺材房”。

    “站着上吊?”子文一听,更是来了兴趣:“如果脚踩在地上,他怎么会被勒死呢?难道真的有鬼?”

    “我也不清楚,总之没过多久,楼里又死了一个住户。这正好应验了之前那个传说,每年死两个人。”小伟紧张地说道:“所以我们还是别去了。这么多年下来,那里死掉的人应该已经不计其数了吧。”

    “这些都是巧合罢了。哪栋楼里不会死人啊?再说了现在生活工作压力大,住在几平米跟牢房一样的屋子里,不疯才怪。”我对此不以为意,反而劝起了小伟,我告诉他自己这些年玩过各种招魂游戏,也去了很多传说中闹鬼的场地,但从来都没有见过鬼魂。

    小伟还是有些抵触,但架不住我和子文的劝说。最后,他咬了咬牙,表示同意和我们一起去看看。

    于是,我们三人结了账,大概十一点左右离开了酒吧。因为附近打不到车,所以我们坐了一辆巴士,下车走了一段路,花了大概四十多分钟才赶到了子文说的那栋楼。

    看着静静的伫立在黑夜中的烂尾楼,子文兴奋的打开手机,说自己要把今晚的画面都录下来。这栋楼临靠着马路,虽然快要十二点了,但附近的街道还亮着路灯,偶尔也有行人路过。再往前走几百米还有大排档,见周围还算繁华,小伟松了口气,我却有些失望。

    原本以为这附近应该更加阴森荒芜才对,但没想到竟然这么热闹。如此看来,关于这栋楼的传闻,八成也是假的了。

    这个时候子文已经率先走到了楼道入口,见他带头进去了,我跟小伟也跟了上去。

    这栋楼很高,一共有十三层,从下往上看,每一层走廊都方方正正的构成了一个“回”字型,看久了就像身处迷宫一样,这种阴暗压抑的氛围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窒息眩晕的感觉。

    由于楼内荒废了一年,电梯自然也不能乘坐了。我们三个沿着楼梯往上走,听小伟说他那个朋友的亲戚生前住在十二层,因此我们决定去他家看看。

    然而就在上楼梯的时候,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在这黑暗之中,还有第四个人一样。

    讲到这里,阿七突然停顿了下来。

    而不知为何,在听阿七说到这里的时候,江离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一个场景:漆黑废弃的住宅楼走廊,三个青年打着手机电筒,正在窃窃私语的交流着什么。楼道内满是灰尘,泛黄的墙壁表面满是红黑交错的涂鸦,楼道里堆满了废弃的家具和生活垃圾,这三个年轻人走到了一扇破破烂烂的门口,停下了脚步。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正有一个漆黑的身影趴在这三个青年头顶的走廊扶手边,探着大半个身子朝下望着他们。

    “你们去了那间死人的屋子?”江离不禁开口问道。

    然而电话那头却忽然变的安静了下来,江离又好奇的“喂?”了几句,就在他以为对方信号出问题的时候,阿七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不好意思,我烧水去了。主持人也辛苦了,记得多喝水。”

    “谢谢关心。”江离客套了几句,继续询问道:“你们进去以后看到什么了?”

    “那里的房间面积只有几平米,两个人都挤不进去。于是子文叫我们站在外面等他,独自一人走了进去。然而没过多久,那扇门忽然发出巨响,自己关上了!!!后来我就听到了子文的喊叫声……”

    似乎是回忆起了当时的画面,阿七原本平静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奇怪,情绪也激动了起来:“那里有鬼,真的有鬼!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子文死了,后来小伟也死了!”

    “这位听众朋友,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此时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低声的呜咽,声音很微弱,不仔细分辨的话根本听不清楚。

    江离心想可能是自己刺激到了对方,不由询问道:“所以当时只有你逃走了吗?那你报警了没有?”

    “喂?hello?人还在吗?”电话那头再次安静了起来,江离问了半天,阿七却始终没有回答自己。

    “看来这位听众朋友的手机信号不太好,那么今晚的节目就到此为止吧。”

    江离对这个投稿电话很是在意,不光如此,连那个听众的口气也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已经是五点二十了,最后的十分钟插播一段音乐,节目就算正式结束了。想到这里,江离念完了结束语,调出电脑里的歌单,准备放一段音乐。

    “结合任务的内容:探寻主持人身后隐藏的秘密……难道刚才那个人说的东西跟陈默有关?”

    江离靠在椅子上思考着,一时间忘了把耳机给摘下来。耳机里响起了一首颇有年代感的歌曲,这应该是80年代非常流行的音乐。

    江离有些奇怪,心想这个陈默的品味真是奇怪,都2018年了,怎么还有人听这种土掉牙的老歌,难怪电台要凉。

    而光顾着想心事的江离并没有注意到,其实电脑列表里的歌都是一些流行音乐,他刚才随手点的是当红男歌星陈伟霆的《穿心箭》,可不知为何,却变成了《我在你左右》。

    “把我们的悲哀送走送到大街头”

    “让阳光温暖凄凉的心头”

    ……

    音乐听起来十分欢快,但不知为何,江离总觉得心头毛毛的。

    他又一次习惯杏望向了漆黑的门口,而这一次,却被他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地方——原本正对着直播间的办公走廊里放着一台饮水机,江离分明记得之前外面的电源已经被关闭了,饮水机也不例外。

    而现在,漆黑的走廊里,饮水机上闪烁着红灯。这就意味着,刚才有人打开了电源,并且烧了热水。

    “蓝天高高好气候山又明水又秀”

    伴随着耳机里的女声,江离猛地想起,刚才电话里那个叫阿七的男人曾经说过,自己烧了水,还叮嘱自己多喝水。

    “把悲哀送走把一切丟在脑后……”

    “我在你左右!”

    耳机里的女声忽然变得无比哀怨,伴随着这句歌词,江离忽然看到了一个令他感到头皮发麻的画面——

    一名脸色苍白,浑身鲜血的男人正站在玻璃门边,他手里提着电话,眯着眼睛盯着江离,咧着嘴森然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

    江离被这一幕吓得愣在了原地,而那男人忽然伸出手搭在门上,鲜血顺着玻璃往下淌着,留下了一个狰狞醒目的红色掌印。紧接着,他的身影便消失了。

    而在消失之前,他无声地开口对着江离说了一句话。

    江离看懂了,男人说的是:“我来找你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