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绑架

    “你啊你啊,还真是重色轻友。”江离调侃着对方,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怎么样,有进展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快啊……就是上次鼓起勇气问她想不想试试我的手艺,她说好啊。所以我打算给她寄一些尝尝。”莫测的语气中有着掩盖不住的兴奋,不过江离也能理解。

    “我把菜做完,咱们边吃边说啊。”莫测又钻回了厨房,忙忙碌碌折腾了半个小时,总算烧好了四菜一汤。

    饭桌上,他替江离盛了一碗党参炖鸡汤:“这个比较滋补,你老是熬夜,得多喝一点。”

    “哎呀,好喝好喝……还是你贴心。不是我说,谁能嫁给你,真是太有福气了。”江离一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浓郁的鸡汤令他食指大动,喝完觉得胃里暖洋洋的。

    “谢谢,大概也就只有你不会嫌弃我做的东西吧。”莫测听他说完,勉强的笑了笑。他的眉宇之间不似之前那般阳光,神情看起来有些哀伤。

    江离见他老毛病又犯了,不由有些头疼:“哎,你别这样。那些人都是瞎说的,你听他们放屁呢,反正我觉得你挺好的。”

    掐指一算,江离认识莫测在初中时期就互相认识了,上学的时候,莫测是个内向且不爱说话的男孩子,因为长相清秀的缘故,还经常被班里的同学欺负。只不过那时候大家都是孩子,说是欺负,最多不过嘲笑他像个女孩子,或者开开玩笑,并不算太过分。

    那个时候的江离也喜欢欺负莫测,一开始跟大家起哄,直到有一天,大概是谁玩笑开过分了,说了对方一句:“你这么娘,是不是你妈从小就给你穿裙子啊?”

    结果谁也没想到一向沉默的他忽然跟变了个人一样,发了疯去打那个说话的人。当然,莫测的这一举动激怒了其他小伙伴,很快便被四五个男生按在地上打。事后老师喊来了双方的家长,来领莫测回家的是个中年男子。他长相粗犷,身形健壮,眉宇之间与清秀的莫测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后来江离听人说,那不是莫测的父亲,而是他的叔叔。

    莫测的母亲很早以前就出轨了,一次偶然之下,被丈夫发现儿子不是亲生的。随后他便和妻子离婚,并且拒绝抚养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莫测。

    至于他的母亲,更是不负责任。在离婚后便跟着其他男人离开了本地,留下当时年仅十五岁的莫测。最后还是他的婶婶于心不忍,和丈夫收养了他。

    因此,年幼的莫测一直非常自卑,不愿与人来往,更不愿意听到他人提起自己的母亲。

    江离对他的遭遇感到非常同情,从那以后便不再欺负对方,而是和他做起了朋友。大学毕业后,莫测去到了某个剧组做化妆师,工作了没两天,剧组就因为资金短缺,停止拍摄。

    走投无路的他只能去殡仪馆做起了入殓师的工作,这份工作虽然收入不菲,但是女朋友嫌弃他的工作不吉利,和他提出了分手。

    不仅如此,就连他的家人和朋友也认为他这份工作非常晦气,尤其是那一双手,每天都会和死人打交道。因此时间久了,大家都很忌讳和他接触。这件事一直是莫测的心结,也让他感到很自卑。

    那阵子江离看他天天愁眉苦脸,就拉着他玩起了一款当下爆火的手游吃鸡。很快,他们在游戏中认识了一个女孩。这个女生玩得很好,水平甚至比大多数男杏玩家还高。

    当时江离也不知道对方是个妹子,只觉得她玩的还不错,就加了好友一起。直到打开麦克风,他们才发现这个ID叫花生的玩家竟然是女孩,而且声音听起来还非常甜美。

    自那以后,莫测也迷上了这款游戏,经常和对方一起双排。

    前阵子,这小子忽然找到自己,说他喜欢上了花生。她的真名叫蒋申,照片看起来也非常养眼,是个不错的女孩。

    “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网恋有风险啊。”江离说道:“你看到的照片可能是精心ps后的产物。”

    “我不在乎,我喜欢的是她的人。在听说我的工作后,她也没有流露出嫌弃,甚至表示想尝尝我做的饼干。阿离,我觉得她和你一样,都是心地善良的人。”莫测认真说道。

    “那好吧,不过话说回来,你可别祈祷她和我一样……”

    “什么意思?”莫测有些迷糊。

    “你就不怕……她跟我一样是个擅长伪装的人妖吗哈哈哈哈哈”江离笑的没心没肺。

    “哇……你太恶毒了!”莫测闻言,脸都变了。

    二人愉快的吃完了午饭,又宅在客厅打了一下午游戏,直到傍晚九点,莫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他本打算在江离家过夜,但殡仪馆那边突然联系自己,说临时来了活儿需要他回去,无奈之下,莫测只能急匆匆和他告别。

    “路上注意安全啊。”江离叮嘱道。

    “好的,等我忙完再找你,国庆一起出去玩啊。”莫测说道。

    “国庆……”江离原本微笑的脸一下子垮了。十月七号之前,他必须登录游戏进行一次任务。

    “你怎么了?”莫测见他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不由好奇。

    “没事,到时候再说吧。倒是你,大晚上回殡仪馆给那个……化妆,不害怕吗?”听莫测电话里说,死者是死于一场严重的车祸,尸体已经是面目全非,异常骇人。

    “人早晚都会死不是吗?再说了,我认为这份工作很有意义,可以亲手送他们体面、完整的离开,安抚家属悲伤的心。像我这样的人,能做到这些,就已经很满足了。”莫测平静地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鬼嘛,没什么可怕的。好了,不说了,今天工作量挺大的,我赶时间先走了。”

    “嗯,那你慢走。到了给我发消息啊!”江离目送着对方离开,而莫测的话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世界上,真的没有鬼吗……

    时间一晃而过,距离他从任务中离开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期初江离还觉得很害怕,晚上睡觉也会做噩梦。但过了几天,慢慢地也就没当初那么恐惧了。不光如此,江离又打开了游戏,做起了自己的直播。虽然游戏里一积分能兑换十万元,自己手中的200积分相当于两千万人民币,但江离并没有多大心思关注这些。

    就算自己有钱,也得看有没有命花不是?

    积分,还是留着兑换道具比较实在。关于这一点,江离的认知尤为清醒。

    “谢谢老铁的飞船!今天的直播就告一段落了,明天老时间,我们不见不散哈。”江离退出了直播间,伸了个懒腰,打算去煮碗泡面。

    “砰砰砰”

    就在这时,客厅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江离从厨房探出头,不由问了一句:“谁啊?”

    “快递。”门外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咦,这么晚了怎么还送快递?我最近也没买东西啊。”江离擦了擦手,走到了门口自言自语:“哦,估计是爷爷他们从国外寄回来的礼物。”想到这里,他毫无防备的打开了门。

    然而门外站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快递小哥,是四五个身形健硕,面容冷峻的黑衣男子。

    “你们……找谁啊……”江离疑惑的看着他们,而为首一个戴着蓝牙耳机的男人打量了他一番,对身后几人说道:“就是他了,带走。”

    “卧槽!你们干嘛!”江离刚要高呼绑架,口鼻处便被一块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毛巾捂住了。他只觉得头脑愈发沉重,身体也跟着发软。紧接着,那几个男人便一左一右架着他,将他带到了楼下一辆黑色商务车里,扬长而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