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隐藏任务

    “我猜的果然没错,你根本不是观月真希的转世。”江离眯着眼睛,盯着面前阴郁的男子。此时的他和之前那个彬彬有礼,温柔可亲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但实际上,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你很聪明,什么时候发现的?”昔拉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似乎想起了什么:“从进入神社以后?”

    他想起了之前对方突发奇想拉着自己祈愿的事情。现在想来,那应该不是什么多余的举动,而是在试探自己。

    “那个许愿的动作,你做的很标准,只不过,你还是做错了。因为我看到的幻境中,巫女在许愿之前,还做过一个很特殊的手势。”江离学着巫女,将双手交叠,随后说道:“好几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都做了这个动作。如果你真的拥有她的记忆,那么在许愿的时候,多少也会受到影响才对。”

    “你就因为这个发现了破绽?”昔拉反问。

    “不,或许这个动作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早在更久之前,我就已经怀疑你了。”江离冷笑道。

    在羽生雅纪家找到日记后,江离便愈发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出现了些异常。他这个人一向非常胆小,对于鬼魂怨灵更是无比畏惧。即便在知道了巫女凄惨的身世后,也很难打消自己内心的恐惧。

    然而自从他从羽生雅纪家离开后,便发现自己对那巫女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透过文字,他能深切体会到羽生雅纪的的心情感受,更是对巫女的遭遇感到万分悲伤,以至于之后回忆起她恐怖的面容,江离并没有感到恐惧,而是……心痛。

    江离是个正常人,有着一定共情能力,也会为他人的不幸遭遇而难过,替朋友的喜悦而感到高兴,这本没什么奇怪的。

    但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在于,这已经不是什么普通的共情了。他似乎完全将自己代入到了故事里,把自己想象成了羽生雅纪。

    直到他听长安说完自己在古川族长家的遭遇,江离便萌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恐怕所有玩家所见到的影像,都是他们前世的记忆。而自己,就是羽生雅纪的转世!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思考所有人当初说过的话。当然现在真相大白,我也能确定大家的身份了:长安梦见了古川自杀,而他是族长的转世。一肖奈何在监狱里看到的,是他自己生前的景象。陌玉是那名无辜被选为祭品的替补少女,我是羽生雅纪……那么和我梦到了同样场景的风,他才是真正的巫女!”

    至于昔拉,一开始他便声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又说看到了鬼影,在惊恐之余被吓醒了。和其他人相比,只有他的梦境过于单薄,甚至可以说完全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毕竟我们是玩家,系统不可能只给你安排了一个普通村民的身份。所以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了吧,自己的存在非常特殊——你才是真正的佐藤神官!”江离盯着他,这个男人早在一开始就对所有人说了谎,却扮作一副纯良的模样混在队伍里。由此可见,他的心机和城府也远比普通人要深的多。

    冰冷的青色石板上,躺着一名白衣绯袴的美丽少女。美丽的黑发如瀑布一般铺散在石板上、台阶上。而她的身边,还站着一名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

    “观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男人弯下腰,手指把玩着她那柔顺的黑发,声音如同寒冬般冰冷:“因为你的任杏,仪式还是失败了呢。毕竟你才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临时找来的少女还是不够资格。”

    少女拼命扭动着身体,但似乎被事先灌下了麻药,任凭她如何挣扎,都使不上半分力气。

    男人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继续说道:“神祭失败了,黄泉的怨气就要爆发了……为了镇压怨气,只能举行,将你做成楔了。”

    “佐藤大人,你可以杀我,但是请你放过雅纪吧。”少女望着男人手中的匕首,流着眼泪拼命哀求。

    “观月,你知道吗?”男子的匕首刺进了她的腹部,剧烈的疼痛令少女发出凄厉的惨叫,鲜血染透了她雪白的上衣,如同一朵绽放着的妖异的血玫瑰。

    “雅纪他生前,也曾经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呢。”

    男人苍白的脸上溅满了鲜血,神情却变得愈发狰狞了起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你们必须为自己所犯下的冤孽进行赎罪!”他残忍的杀死的巫女,又剜去了她的双眼,以红线封口,将其尸体处理成了楔。

    男人冷冷的注视着巫女的尸体被抛下了山,丢进了漆黑的深渊之中。随后,他弯下腰,用沾着鲜血的匕首在一块石头上刻下了奇怪的符号。做完这些后,才缓缓的转过身,离开了悬崖。

    当昔拉醒来后,他的脑海中便接到了空间的提示。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昔拉仰起头,嘴角噙笑:“确实,从开始到现在关于生路的提示都非常简单且明确,但你们似乎都把这个空间想的太善良了。它从一开始,就抱着看戏的态度,默默地怂恿着我们互相残杀呢。”

    “那你就不能放弃接取任务吗?这应该不是强制杏的吧!”江离愤恨道:“如果你一早就把这些线索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全员通关……”

    “你真是天真的可爱啊。”江离说完后,昔拉的嘴角上扬,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我以为你很聪明,可谁知也是个蠢货。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积分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难道为了这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要牺牲自己唾手可得的分数吗?弱小,愚昧,就不配活着。”

    昔拉毫不犹豫的接取了隐藏任务,并在瞬间获得了有关佐藤神官前世的全部记忆。从进入村子起,他便开始寻找机会对其他人下手,而在江离提出要一起搜查羽生雅纪家后,他便知道,动手的时机到了。

    通过众人的叙述,他已经判断出了每个人前世的身份。而当所有玩家被分散后,昔拉也如愿以偿的在神社里遇到了风。

    “风是你杀的对吧?”江离说道:“我在他的尸体上看到了刀伤,很明显,那绝不是怨灵弄出来的。在巫女家里,我假装摔跤扯了你的衣服,看到了类似搏斗留下的淤青和伤口。”

    风的道具在他死前已经被使用过了,当时江离猜想,为什么对方会在遭遇了一次袭击,身上再也没有保命道具的情况下,依旧选择留在了那个充满危险的大殿之中?

    如今想来,并不是因为那里有重要的线索让他不惜冒着危险留下,而是当时他的身边,还有其他玩家。

    那名玩家手中有着强大的道具,并且他可能对风说了这里还有线索之类的话,因此风才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正殿。

    “不错,只是我没想到,那个家伙警觉杏还挺高。”尽管昔拉成功偷袭了风,却也被对方重伤了。他看着风被正殿里的怨灵杀死后,才拖着受伤的身躯,躲进了柴房,又在那之后遇到了江离。

    至于陌玉,她的死完全是个意外。由于当时她身上没有任何防御或攻击类道具,在遇到怨灵以后,还是不幸被杀死了。

    “你之所以会救我,也是因为如果当时我傻乎乎的走出去被弄死了,系统是不会把这个积分算在你头上的对吧。你救我,不过是为了以后多赚一百积分罢了。”江离冷冷的说道。

    尽管自己很早以前就开始怀疑对方,但他始终念着昔拉救过自己,不愿意相信他是坏人。

    直到刚才他听昔拉说完隐藏任务的事情,才彻底死了心: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