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牢房

    江离转动着机关,伴随着轰隆作响的机械转动声,本殿的地板中央出现了一条密道。

    “大家小心,通过这最后的考核,我们就能离开了。记忆中,我被关在了这里,而我记得,那监狱的后面就有一扇通往后山的门。”昔拉打着手电筒,率先迈下了楼梯。台阶不算太长,密室就建在距离地面三米左右的地下。和一肖奈何的梦境一样,这里根本就是一座牢笼。

    手电筒的灯光之下,众人看到了斑驳的墙壁,以及挂满墙面的刑具,其中不少已经生锈发黑,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

    “看来这个佐藤远比我想象的要恐怖多了。这种残忍毒辣之人,竟然也能担任神官!”长安忿忿不平道。

    监狱呈T字形结构,众人面前漆黑冗长的走道两旁则是一排排牢笼。自古以来,一个没有法治管辖的村庄也不会永远的太平祥和。可以想象,神官除了负责神社相关的事务以外,还兼任了其他职责。而那些被认为犯下大罪的村民,则会被扣押在此处接受审判……或许,一旦进来,便永远都无法离开这里了。

    四人两两并肩走在一起,长安和昔拉走在最前面,一肖奈何和江离紧随其后。两侧的牢笼中布满灰尘,伴随着老鼠“吱吱”的叫声,还能闻到空气中散发着的阵阵难闻的臭味。长安用电筒照了照,只见牢中的地上铺满稻草,还有一些脏兮兮的布条。裸露的地皮上散布着一些肉眼可见的黑色黏腻物,看起来非常恶心。

    “好臭。”一肖奈何捂着鼻子,忐忑不安的左右观望。梦境中,他记得那恐怖的怨灵,就隐藏在牢狱深处。越往前走,众人便越感觉毛骨悚然,在一片纯粹的黑暗之中,隐隐约约的,他们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响。

    此时没有人敢说话,因为那声音并不是来自与队伍,而是前方空荡的走道里。

    那声音起初非常轻微,类似砂纸在地上摩擦——“呲啦”“呲啦”

    一肖奈何的身体止不住颤抖了起来,这声音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梦境中,他也听到了这样的动静。长安从怀中摸出了一张低阶符咒,朝着前方掷了过去。

    符咒在黑暗中化为一团青色火焰,待其烧尽后,那诡异的声音也消失了。然而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松下一口气,就在这时,他们发现手里的电筒闪烁了几下,随后彻底熄灭了。

    “怎么会这样?!”一肖奈何忍不住发出惊呼,黑暗总是能将人类心中的恐惧无限放大,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光源对众人来说无疑是最危险的事情。

    “不要惊慌,墙壁两侧有照明的蜡烛!空间在我们的背包里准备了火柴,估计就是为了应付现在的情况的!”昔拉的心理素质很好,他并没有一味的沉浸在慌乱中,而是立刻调整心态,提醒其他人找寻光源。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长安立刻调出了火柴,并且快速擦亮了一根,想要借着火光看看四周的墙上哪里有蜡烛。

    江离在灯光消失的瞬间,便将整个身子靠在了右手边的墙壁上,以免自己在黑暗中被什么东西接近。此时他突然看到左前方一米处亮起了光,不用多想,一定是有同伴使用了火柴。

    江离下意识地想要呼唤对方,下一秒却又捂住了嘴巴。

    长安靠着微弱的火光,很快找到了墙壁的所在。他快速走了过去,见火光有些摇曳——这毕竟只是根火柴,再过三四秒就要熄灭了。他伸出左手护着光源,小心翼翼的照着墙壁。

    此时的火焰摆动的更加厉害了,眼看着火柴就要烧完,手指也开始感觉异常灼热刺痛,长安下意识将其甩灭,又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根。

    可这次的火柴仅仅燃烧了两秒,便直接熄灭了。

    “咦,怎么搞的啊。”长安自言自语着,又擦亮了一根,照向了墙壁。很快,火柴又熄灭了。

    此时其他三个同伴也没了动静,周围安静的就好像只有他自己一样。长安被这种诡异静谧的气氛给吓到了,他不禁举起火柴照向身后,颤抖着问道:“你们还在吗?”

    黑暗之中,并没有人回应自己。火柴散发着微弱的橘色光芒,安静地燃烧着,也不像刚才那样容易熄灭了。

    长安终于感到害怕了,难道仅是刚才的一瞬间,所有人都遭遇了危险?不行,自己一定要赶紧找到蜡烛……

    想到这里,他再次转身,想要看清墙壁边上有没有东西。

    “呼”

    这一次,长安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照向墙壁的时候,火柴总会熄灭了。在光源消失的最后一瞬间,他看到了墙边的牢狱中出现了一个倒仰着头,脖子锁骨处被折断的女人。

    她的长发散在两边,双手抓着木栏杆,咧着鲜红的嘴巴正对着自己手中的火柴,轻轻吹了一口气。

    一肖奈何惊恐的摇着自己的胳膊,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恐惧,不让自己叫出声音。在长安擦亮火柴的时候,他也和江离一样看到了对方身后的女鬼。

    就在刚才,伴随着那火光的熄灭,他们不约而同听到了黑暗中长安的惨叫,以及铜铃坠地的声音。他连道具都还没有来得及使用,便被怨灵杀死了。

    一肖奈何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同时攥紧了手里的符咒。他确信昔拉和绵绵应该还没有遇害,但如果再保持这个状态继续下去,大家迟早会被怨灵杀死。

    想到这里,他深呼吸一口气,从怀中幻化出火柴,在擦亮的瞬间,一肖奈何再次看到了自己面前出现的那张鬼脸。

    “啊啊啊,去死吧!”他鼓起勇气掷出符咒,伴随着金光闪烁,面前惨白的身影也慢慢消失了。随后,趁着安全的间隙,一肖奈何终于看到了墙上的蜡烛,并成功的点燃了它。

    长安的尸体就倒在不远处的地上,他双眼微微睁着,胸口处有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气。

    江离和昔拉也点燃了蜡烛,三人看着同伴的尸体,心中的恐惧愈发强烈了。

    “怨灵随时会出没,我们手里已经没什么道具了。”距离长安最近的昔拉立刻捡起地上的铜铃,对二人说道:“没时间难过了,快走吧。”

    江离一言不发的跟在他们身后,三人又超前走了十多步,此时,昔拉忽然停住了脚步,盯着一间牢房的墙壁说道:“你们快看,那里是不是有东西?”

    借着烛火,他们看到那墙面上密密麻麻刻着许多文字,但因为字很小,离得又远,很难辨认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进去看看。”一肖奈何不由分说,便推开了牢门。江离有些害怕的攥着昔拉的衣角,刚才的怨灵让他对牢笼产生了些阴影。他拉着昔拉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入其中。

    “没事的,别怕。”昔拉柔声安抚着他,见对方抱着自己的胳膊,也没有去推开。而就在这时,原本走到墙边,端着蜡烛想要看清文字的一肖奈何忽然发出了尖叫。

    墙壁中忽然伸出了无数双惨白的鬼手,一肖奈何毫无防备,直接被其中一只鬼手掐住了脖子。

    “救……我……”此时的他没有道具傍身,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昔拉手中的铃铛了!

    在看到鬼手的瞬间,江离便探出胳膊,直勾勾的朝着昔拉左手握着的铜铃伸了过去。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昔拉似乎早有防备,在江离想要抢夺道具的瞬间,便攥住了他的胳膊。

    “原来你早就发现了。”此时的昔拉宛如变了个人一般,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江离,深红的瞳孔中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如同恶魔般令人不寒而栗。

    一肖奈何痛苦的呜咽了几声,随后便彻底没了声音。鬼手消失,他的身体僵硬的倒在地上,眼中似有疑惑。直到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同伴会对自己见死不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