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真相大白

    “奈何,奈何你还好吗?”

    “啊!!”一肖奈何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正瘫坐在窗户边。长安和昔拉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就在刚才,一肖奈何忽然站在窗边发呆,紧接着就双腿一软坐在了墙边,任凭他们如何呼唤,对方的表情就像魔怔了一样,直到现在才回过神。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他激动的站起身,对其他人说道:“我知道生路在哪了……就是这里,这下面有密道!!”他兴奋地指着脚下,紧接着将刚才的发现说了出来。

    而在一肖奈何说完后,他们又细细的搜索了一圈。果不其然,在一个不起眼的神龛下面,江离找到了隐藏的机关。

    只不过他并没有急着打开密道,如今他们四人手中,除了长安还握有一张低阶符咒以外,再也没有什么能抵御怨灵袭击的道具了。若是这么贸然下去,很可能会直接死在下面。

    “我们必须再找一些除灵道具,这样才有把握。”昔拉提议道:“这里是神社,应该不缺道具才对。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长安和一肖奈何纷纷表示同意,江离也点头跟在了他们后面,一路上他始终没怎么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神社的面积很大,又依山而建,被大片的竹林松树所环绕。后院的道路左扭右拐七七八八的,如果不是对这里非常熟悉,普通人很容易迷路。

    但不知为何,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引导着他们,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一肖奈何。当众人看到林子里出现的一间小巧的竹屋后,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里,应该就是巫女的住所了吧。”一肖奈何喃喃说道。

    此时,长安再也忍不住开口了:“你们不觉得很不对劲吗?奈何,为什么你会对这里的路这么清楚?你怎么知道巫女就住在这里?”一路上他都和江离走在队伍最后面,众人穿过了几条冗长曲折的小路,又穿过小竹林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这里靠着后山,地势复杂的令长安几乎都记不住路了,更别提第一次来神社的其他人。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感觉,就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一肖奈何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抱着头喃喃自语着,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与此同时,昔拉不顾危险,径自上前推开了木门,迈进了屋子。其他人见状,也顾不得交流,立刻跟了进去。他们看见昔拉熟练地穿进屋内,走入卧室后拉开了梳妆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红色的木梳。梳子上散发着白色的光晕,而这竟然就是一件除灵道具!

    “昔拉……你?!”长安话还没说完,对方便兀自开口说道:“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也会对这里如此熟悉是吗?”

    他走到三人面前,平静的看着他们,开口说出了一句令所有人感到无比震惊的话:“因为我就是观月真希的转世。”

    “什么……”一肖奈何结结巴巴的问道:“难道我……我就是高坂宫司?”

    “不错。”昔拉点了点头,对他们说道:“让我们再回到任务初期,从开始到现在,我们每个人在梦境中所看到的画面都是不一样的。不光如此,在之后所接触的幻境也各不相同。除了任务有意要让所有玩家团结起来,彼此共享消息以外,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示。”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情况,现在看来已经非常明显了:进入游戏的六名玩家,分别对应着百年前落泉村惨案里死亡的六名剧情人物。而这,便是游戏最终的设定!

    昔拉拥有着观月真希的记忆,才会对她生前的居所无比熟悉;一肖奈何是高坂宫司的转世,因此才会对他藏在家里的线索了若指掌,并且在刚才触发了有关高坂的剧情。而长安,他的身份应该就是古川淳,落泉村的族长。

    “所以我就是羽生雅纪咯。”江离恍然大悟:“难怪我老能见到巫女。”

    “我知道陌玉的身份了,她应该就是佐藤神官口中德川家的小女儿,后来被选为了新的牺牲品。”一肖奈何回忆着刚才的幻境,无比笃定:“没错了,这和陌玉一开始说的自己的梦境完全符合!”

    根据他的猜测,巫女破身这么大的丑闻必定不能让其他村民知道,一旦真相暴露,神官以及宫司也会因为监管不力,亵渎神明而被罚为罪人。

    为了将事情压下,佐藤神官秘密扣押了羽生雅纪和巫女,又指使高坂带人去了德川家,悄悄处死了那对夫妻,将他们的女儿抓回了神社。

    “那风呢……”长安话音刚落,昔拉便平静的说道:“他应该也是神社里的人。对方的梦境以及死亡的现场足以证明这点了。”

    “不,他是佐藤神官!”一肖奈何激动地说道:“风不是说自己在神社里见到过一个男人吗?而那里又正好是羽生私会巫女的地方。在我刚才的回忆里,佐藤神官也亲口说过类似的话。那么显然,风的梦境就是佐藤生前的记忆啊。”

    百年前,佐藤撞破了羽生雅纪和巫女的幽会,察觉了二人私奔的意图,于是他命人将二人关押,并很有可能残酷的处死了他们。尽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仪式失败,落泉村陷入大偿末世,但不难看出,这个佐藤神官应该就是百年前惨案的罪魁祸首。

    “可惜风死得太早了,不然也许他还能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情报。”一肖奈何感慨道。尽管对方的身份属于反派,但这毕竟只是游戏随机的设定,和玩家本人没有太大关系。

    在昔拉的引导下,众人很快又在屋里搜到了一张符纸,一只铜铃——这些都是用来驱散怨灵的道具。江离拉开衣柜搜查完毕后,在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还好昔拉反应快,扶住了对方:“没事吧?”

    “抱歉,被绊了一下。”江离看着对方扶在自己腰上的手,而自己在情急之下又扯坏了他的领口,顿时脸红了起来。

    而昔拉似乎也对这个美貌且迷糊的女玩家有了些好感,只是笑着提醒对方注意安全,害怕的话就躲在自己身后。

    “你俩这是在演偶像剧吗?要是杏别再对调一下,就更完美了。”一肖奈何想起二人分别是巫女观月以及羽生雅纪的转世,不由吐槽了起来:“那我应该算苦逼男二号吧。”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长安无奈的说道。

    刨除这段小插曲,他们在确定屋子里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后,终于整装待发,打算就此离开,直奔先前的密道探索最后的真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