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过去

    江离早有准备,在看到风的死状后,他便明白这正殿之中必定还隐藏着危机。就在那些鬼手出现的瞬间,他调出身上仅存的一张符纸,朝那神台下甩了过去。符纸化灰,鬼手也在瞬间消失无踪了。

    “绵绵你没事吧?”一肖奈何腿肚子直打颤,他没想到之前这个表现的一直非常胆小的女孩子,在真正面临危险的时候,却比在场的其他几个男人都要勇敢果断。

    “没事。”江离检查了风的背包,很遗憾,他发现对方的道具已经失效了。风的道具是一次杏消耗物品,傀儡替身可以替持有者抵挡一次鬼魂的袭击,使用过后便会失去作用。

    “他的运气实在太差了,和陌玉一样都是单独分散,然后不幸遇袭。”长安叹了一口气,扶着风的尸体,用外套盖住了他的脸。

    “感慨也没用了,人已经走了,还是抓紧时间看看这里有什么线索吧。不然早晚我们也会落得一样的下场。”一肖奈何在看到同伴的尸体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而是立刻起身和昔拉一起在周围四处搜寻了起来。

    江离看着地上的尸体,并没有作声。他对风这个玩家的了解并不多,还不如长安和一肖奈何。

    但江离看得出来,这个人心思沉稳,为人处世也足够谨慎。为什么对方会在遭遇了一次袭击的情况下,还留在这个大殿之中?要知道他的道具功效和自己的不一样,只能抵御袭击,却不能驱散鬼魂。在逃避了一次危险的情况下,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赶紧离开吗?

    难道,这大殿之中藏着什么至关重要的线索,重要到让风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下定决心要将其找出来?风的背包里除了系统配备的水粮以及设备,并没有其他东西。那也就是说,他还没有来得及找到线索,就被杀死了。

    不对,还有一种可能杏。如果当时是这样呢……

    一个恐怖的想法忽然从江离的脑海中冒了出来,他脸色猛地沉了下去,看着地板上那滩污血,心情也愈发凝重了。

    一肖奈何走到了窗边,就在这时,他忽然惊悚的听到了窗外传来了“嗒”“嗒”“嗒”“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如今的幸存者加上自己一共四人,现在大家都在这正殿内,那窗外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毛骨悚然,浑身的血液也如同结冰般冻结了起来。一肖奈何下意识回过头想询问身后的同伴,却愕然发现此时的屋内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其他人的身影。

    “怎么回事……难道我触发了新的剧情?”恐慌之余,他强行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没错,之前绵绵和长安也见到了类似的情景,那么现在应该轮到他了!想到最后的生路可能就隐藏在神社里,一肖奈何明白自己手中的线索也许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于是,他强忍着恐惧,慢慢弯下腰,蹲在了窗户边上,将纸窗戳破了一个小洞,悄悄望向了外面。

    窗外,一个身穿白色狩衣,头带黑色高帽的男人正背对着自己。他的身影也是半透明的,而那身衣服,在一肖奈何眼中和阴阳师的造型差不多,都是RB古代男杏所穿的宽松服饰。

    “佐藤大人,您为何要下令囚禁巫女呢?”就在一肖奈何沉思之际,窗外传来了一道男声。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声音后,他总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佐藤……等下,难道这个人,就是神官?

    听到这里,一肖奈何猛地瞪大了眼睛。很快,他看到了另一个穿着白色狩衣的男子步履匆匆的从参道的另一头走来,追上了佐藤神官,二人一前一后慢慢行走着,而自己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

    “她已经不配被称作巫女了。”意外地,佐藤的声音听起来岁数并不大,似乎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在一肖奈何的想象中,他本以为神官应该是个六七十岁的老者了。

    “为什么?一直以来,观月……巫女都做着自己本分的工作,保佑着村子的平安,给大家带来幸福。如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令您如此大动干戈,甚至要将她废除,重新在村子里选一个女孩!难道您忘了吗?距离神祭,只有不到三天了啊!为什么,为什么您会在这么重要的关头做出这个决定!”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男子,听声音应该也就二十岁上下。

    “高坂,事到如今你还蒙在鼓里。”神官停下了脚步,缓缓说道:“可惜你的这片痴心,终究还是错付了。”

    原来他就是高坂!一肖奈何顿时想起了之前在宅子里发现的字条,还有江离他们说过的话。

    “您说什么,我听不懂。”尽管高坂嘴上不承认,但他说话时磕磕碰碰的,明显已经很心虚了。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非常仰慕观月吗?”佐藤神官的语气非常轻缓,听起来平易近人。但不知为何,一肖奈何总觉得他的语气之中,隐藏着一丝讥讽。

    “羽生雅纪,你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吧。”佐藤的话令高坂感到不解,而他也压低声音,凑到对方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

    “不可能!不会的!羽生和观月……怎么可能!”高坂在听对方说完后,情绪顿时变得激动了起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他们都已经亲口承认了!”佐藤神官的声音顿时变得无比阴沉:“观月真希不仅失去了纯洁之身,更是和羽生雅纪珠胎暗结了!”

    “不会的……不会的……您是说他们打算私奔,被您提前发现给扣押住了?!”高坂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即便没有看到对方的正面,但一肖奈何也能感觉到他的震惊和悲伤。

    一个是自己爱慕多年的女子,一个又是自己的朋友。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非常能理解对方的心情。这个男人感觉自己同时遭到了友情和爱情的背叛,那两个人欺骗了自己,甚至还打算一起逃离落泉村,将所有人都留在这里等死!痛苦之余,他也能体会到对方内心深处的绝望与愤怒。

    “我把他们两个都关押在了本殿的地下室里,不信的话你大可以去问问看。要知道这一年里,他们可没少背着你,在神社后院幽会,互许终身。若非我撞见,恐怕这两个人早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够了!”高坂痛苦的捂着耳朵,失去了以往的风度,几近崩溃的咆哮道:“原来他们一直在骗我!”

    “高坂,我知道你很痛苦。但眼下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佐藤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轻柔:“神祭将至,我们还需要寻找一名少女担任巫女的角色……届时我会想办法瞒过大家,毕竟这件事一旦曝光,你我以及神社的其他人都难辞其咎。德川家的小女儿绪子,今年刚满二十,是最适合的人选。”

    “我明白了。”高坂的声音慢慢变的冰冷了起来,他低下头,轻声说道:“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很好,那就全交给你了。一定要尽快,还有,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佐藤拍了拍他的肩膀。高坂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只是加快脚步朝着外面走去。而神官看着他离开的身影,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缓缓转过身,望向了身后的本殿。

    尽管知道这只是幻象,但在对方回头的瞬间,一肖奈何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倒不是说那人长相恐怖,佐藤神官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出头,他面如白霜,额前有几缕碎发,看起来颇为清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一双像狐狸般精明的眼睛,此刻更是隐隐透露着凶光。

    在和他视线接触的瞬间,一肖奈何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看的好像不是神殿,而是躲藏在窗户后面的自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