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灭门(感谢四级兔左轮打赏!)

    幸运的是,一肖奈何在见到情况不对的瞬间发动了道具,抓着身边的长安和那怨灵拉开了距离,出现在了其他地方。二人第一次见鬼,自然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们顺着林子一路狂奔,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跑到了神社附近。

    而就在这时,惊魂未定的他们又看到了另外两个人的出现,有了先前的教训,二人自然不敢轻易上前了。

    “他们八成是把我们当成鬼了。”昔拉看着他们迟疑的模样,不由提醒江离:“就像之前的陌玉那样。”

    想到那个诡异的“逆拍手”,江离也终于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恐惧了。现在,他必须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和昔拉的身份。

    “有了!不就是手势吗?”江离猛地一拍脑袋,凑到昔拉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对方听他说完后,嘴角抽搐了两下,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就这么做吧,我想应该没有鬼会比这样的手势吧。”江离说着,抬起胳膊,朝长安和一肖奈何打起了信号。

    昔拉叹了口气,也伸出了左手,比划出了同样的姿势。

    月光下,一肖奈何和长安看到,对面地势略高的斜坡路口,那两个身份可疑的人抬起手,朝自己比出了中指……

    似乎生怕他们看不真切,那女孩抽出胳膊,抬起两只手,一边比着中指,一边在空中不停挥动着,表情看起来也颇为嚣张。

    “应该没有鬼闲得无聊比划这个吧。”长安尴尬的笑了一下,这才相信那两个人真的是同伴了。

    “不好意思,之前我们经历了一些恐怖的事情,所以……”一肖奈何快速的跟他们解释了一下自己这边的遭遇,随后又听江离他们说了新的发现。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玩家遇害了。”想到陌玉的死,长安难免有一点唏嘘。她的运气实在不好,身上又没什么防御攻击道具,再加上又是女孩独自一人,不难想象,她在临死前内心是多么的绝望与痛苦。

    “现在还剩下风不知所踪,希望他没事吧。”长安说完,将自己和一肖奈何的遭遇原原本本叙述了出来:“我们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面积庞大的宅子里。”

    和村里其他屋子不一样,这间宅子的面积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间都要大,面积足足有两百平,尽管虽然已经荒废破败,但从庭院以及室内的摆设布置来看,这户人家在村子里应该是相当有地位的。

    听他这么一说,江离和昔拉顿时反应了过来:“你们去的是古川家?”

    “不错,那应该就是落泉村族长住的地方了。”长安说道,根据他们的调查,很快便发现这间宅子的主人身份显赫,生前叫做古川淳。

    “之前我曾经说过,梦里在一间荒废的宅邸里,看到了一具上吊的男杏尸体。”长安说道:“而那间宅子,就是古川族长的家。如今想来,那具尸体,应该就是族长本人吧。”

    “在进入宅子后,我又开始看到一些新的画面了。”长安的遭遇,和江离几乎一模一样。他看到了一个黑白的世界,像是幻境,却又清晰无比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长安开始回忆了起来:记忆中,他看到男人面如死灰,口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所有人都逃不掉了……”男子身后的长廊上,卧室里,客厅……到处都有口吐鲜血,双目暴突,死状凄惨的仆从。

    他手中握着一条食指粗的麻绳,缓缓走进了卧室之中。

    “老爷,不要啊……”惊惧的女子抱着怀中的男孩,蜷缩在房间的角落:“为什么要杀死所有人?”

    “玲子,你带虎太郎先走一步吧。”男子眼底一片阴郁,苍白的脸如同机器一般毫无表情。看着丈夫一步步走近自己,女子也终于死了心。

    她一把扑了上去,死死抱住男人的腿,对身边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说道:“跑啊,快跑!你的父亲疯了,他要杀死我们!”

    女子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男人已经将手中的绳子套在了她雪白的脖颈上。他面目狰狞,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呃……快……跑……”女人拼命踢着腿,泪水顺着眼角不断滑落。她死死的望着躲在墙角早已被吓傻的儿子,渐渐的,那张脸愈发铁青,女人双目微睁,舌头伸出口腔,最终还是死在了丈夫的绳索下。

    “玲子,对不起,我也是为你好……”男人跪在妻子的尸体面前,肩膀不断耸动着,似乎对她的死感到无比悲伤。

    那个叫虎太郎的孩子终于反应了过来,他尖叫着夺门而出,冲进了自己的卧室,哭着拉开了衣柜,躲在了里面。平日里玩捉迷藏,他总会躲在这里,而父母也不会找到自己。

    “咚”“咚”“咚”

    走廊外,男人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柜子里小小的孩子蜷缩成了一团,他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母亲那张死不瞑目的脸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而残忍杀死她的人,正是昔日最疼爱自己的父亲。

    “虎太郎,出来吧。”恶魔般的呓语在门外响起,那脚步声离自己所在的壁橱原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好啊。”男人雪白的袜子上沾满了鲜血,他凝视着面前的衣柜,看着窗外陷入黑暗的村庄,继续说道:“她回来了,我知道,一定是她……原来我们都错了啊……没有人能离开这里,大偿已经降临,在落泉村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男人沧桑的眼中留下了一滴眼泪,他缓缓拉开了面前的衣柜,看着蜷缩在角落,不断发抖的孩子,他喃喃自语着“抱歉了,虎太郎。”随后举起了手中的绳子。

    长安实在不愿意回忆那残忍的画面,虎毒尚且不食子,他实在不愿意相信,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人能对自己的妻儿痛下杀手。

    在勒死了儿子后,他缓缓走出了卧室。看着房间内到处躺着的尸体,古川的脸上竟然绽放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他神情放松,看起来与之前那个狰狞扭曲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不知为何,长安感觉对方的这个神态,就好像他所做的并不是在杀人,而是拯救了他们。

    “整整一屋子人啊!不光是他的妻儿,还有年迈的父母,家里的仆从,大大小小十多口人,无一幸免于难。”长安说道:“在做完这些后,他独自来到客厅中央,上吊自杀了。”

    直到彻底断气之前,古川淳那双浑浊的眼睛始终死死盯着窗外,那眼中的悲悯、恐惧深深感染到了长安,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正在面临死亡的并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当画面结束,长安从幻境中清醒后,依旧感觉后背止不住发冷,古川村长临死前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完完全全传达给了自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