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羽生雅纪的过去

    有的时候,人在面临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反而会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镇定,而江离也是这样的。

    尽管他的胆量并不算大,自从进入任务以后经常被突如其来的各种高能吓得魂飞魄散,但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他的头脑反而冷静了下来。

    江离用意念将日记快速收入背包,并用眼神示意昔拉赶紧跑。他起身的瞬间,那怨灵惨白枯瘦的爪子也朝江离伸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江离的余光看到了地上那两张衣柜的封条。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封条上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原本晕开的墨水字也在此时显得愈发清晰。

    这竟然是道具?!

    江离大喜过望,朝着那边的方向扑了过去。他抓起其中一张符纸,朝着身后怨灵的方向投掷了过去。符纸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房间里那个恐怖的怨灵在一片扭曲之中,逐渐消失了。

    而那张符纸在使用完毕后也褪去了颜色,化为黑色的粉末渐渐消散在他的手中。江离捡起另外一张符纸,小心翼翼的收回了背包。昔拉并没有丢下他独自逃跑,在江离遇到袭击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那两张符纸的作用,此时见江离安然无恙,他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伴随着线索的出现,危机也会来临。但这游戏似乎并不想这么快弄死玩家,还算有点良心,知道设置道具。”江离似乎已经逐渐开始摸清这游戏的套路了,除了需要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之外,其他很多地方其实都跟恐怖冒险类游戏差不多。

    江离回想起刚才的经历以及在日记里的所见所闻,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些许……有意思,这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线索。

    此刻他的内心深处隐约开始兴奋了起来,江离知道在常人眼中看来,自己这样或许有些变态,但不得不承认,抛开这是主神空间布置的任务,单从情节的设计上来看,《死祭》确实是一款制作精良的烧脑恐怖游戏。而自己,作为一名资深游戏达人,内心的胜负欲也在此时被彻底激发了。

    一定要活着离开,把这款游戏打出通关!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已经很明确了。”江离搀扶着昔拉,二人缓缓走下台阶,异口同声道:“神社。”

    在前往神社的路上,江离再次调出日记,昔拉负责打手电筒,二人一边走,一边探讨起了关于日记中得到的信息。

    很明显,日记的主人是一名叫羽生雅纪的年轻男子,而他也是村中三大显赫家族其中之一羽生家的次子。和兄长不一样,雅纪自幼便被父母送去了山下的镇子上读书,直到二十岁那年才学成归来。

    回归后的他满腔抱负,深感落泉村的愚昧落后,想要改变村子,让村民的思想开化。而他对自古以来沿袭至今的“神祭”深恶痛绝,更是下定决心要废除这一血腥残忍的陋习。

    年轻的雅纪在回来以后先是向父母以及童年玩伴,后来成为了宫司的高坂和辉打听了关于新一任巫女观月的消息,随后,他开始接触起了这名巫女。

    自古以来,每一任巫女都是由佐藤神官钦定的。她们往往都是美丽的少女,心甘情愿为村子奉上自己的一切,直到死亡,也必须保持肉体与心灵的纯洁。因为传统观念中,越是纯白无瑕疵的灵魂与躯体,越能释放出强大的力量镇压住黄泉的怨气。

    观月真希,便是如今落泉村的新一任巫女。听人说她人如其名,可谓:端端正正人如月,孜孜媚媚花如颊,花月不如人,眉眉眼眼春。

    自从被佐藤神官选为圣女后,观月便被父母送去了神社,此生不复相见。或许这件事在普通父母眼中是非常残忍的,然而落泉村的村民自古以来便接受着另类的观念洗礼,村民们认为,自家的女儿若能被选为圣女,那将是无上的光荣。因此,观月的父母也是心甘情愿将女儿送了出去,并深深的以此为豪。

    圣女便是神社里的巫女,她自幼便生长在神社里,每日作息严苛,平日里负责祈福祷告,侍奉于神明左右。平日里村民是无法接近神社的,只有于重要的日子里举行祭祀祈福活动,才能一睹巫女真容。

    而羽生雅纪,作为三大家族的人,身份自然非比寻常。有着这一重特殊身份在,他自然很快接触到了那名叫观月的巫女。雅纪对她一见倾心,被巫女的美貌深深吸引。爱慕之余,他更是萌生了要拯救对方的念头。

    “可惜了这对相爱的恋人。”昔拉看完日记,惋惜的说道:“现在村子变成这样,必定是仪式失败所导致的。难道……黄泉真的存在吗?”

    “废话,鬼都是真的,那黄泉也假不到哪去。”江离吐槽了一句后,心情又变得沉重了起来:“可惜了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呢?”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日记里提到观月的时候,江离总觉得内心会受到一阵阵触动,心情也跟着会变的悲伤酸涩起来。难道因为现在是女人的身体,才会受影响变的多愁善感?

    他苦涩的摇了摇头,扶着昔拉继续往前走。而就在快要到达神社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林子旁,出现了两个踉跄的身影。

    “这不是长安和奈何吗?”江离眼尖,一下子看清了对方的脸。这两个人一脸惊恐,似乎在躲避什么恐怖的东西追击,他们看起来虽然狼狈,却并没有受什么眼中的伤。此时罗盘并无任何异样,由此可见,这二人应该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

    “这里!”江离激动的伸出手向他们打招呼,却发现那两个人在见到自己和昔拉以后,表情变得更加惊惧了。他们迟疑的站在远处,并不敢接近二人。

    与此同时,长安和一肖奈何站在不远处,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月光下的两个人影,联想到之前的遭遇,二人不由萌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你说他们也是鬼吗?”一肖奈何想起了之前的遭遇,他和长安运气不错,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屋子里。二人清醒后,在一间面积庞大的宅子里找到了些线索,他们刚离开屋子,便看到了远处路口站着的陌玉。

    对方脸色惨白,不停地对他们招手,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二人一开始没有怀疑,在见到同伴后还感到万分庆幸。直到他们在距离对方还有不到五米的时候,长安意识到了不对劲。

    “奈何,你不觉得陌玉的姿势有点奇怪吗?在我们老家有个说法,活人招手用掌心朝着你,而用手背对你招手的……一般都是死人!”

    他的话音刚落,二人便不约而同的发现,“陌玉”的五官在这一瞬间如同融化的蜡油一般,一块块碎肉顺着面部慢慢脱落了下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