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日记 (感谢今川大佬,莓姬王打赏)

    在那怨灵的身影消失之后,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发出一声巨响,自己缓缓打开了。

    二人面面相觑,江离猛地咽了口口水,露出了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表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今儿个就不信自己会交代在这里了!”昔拉点了点头,在他的搀扶下,二人缓缓走进了这间卧室。

    这里的布局和江离在梦中所见的几乎一模一样,进屋后,他下意识望向了窗户边的那一块地方。幻境之中,巫女便是依偎在心爱的男子怀里,共同欣赏着浪漫的月色。

    而如今,这间屋子破败不堪,四处积满了灰尘和蛛网,在他们看不见的黑暗深处,江离总觉得有一双双怨毒的眼睛在窥伺着自己。

    他们走向了那间衣柜,柜子的两扇门被两张白色的封条呈X字型封住了,纸条上写着他们看不懂的文字,但即便如此,二人依旧能感觉的出这应该是某种类似封印的符咒。

    “揭开纸条,会不会放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江离此刻又开始脑补了起来,他甚至能想象到柜子里正藏着一个满脸鲜血的女鬼,在他们打开封印的瞬间,便会被当场撕碎。

    昔拉看了看他手中的罗盘,此时指针岿然不动,并无异像,他松了口气,对江离说道:“应该没事。我开了……”说着,他伸出手,将柜子上的两张白符小心翼翼的揭了下来。

    想象中恐怖的画面并没有出现,符咒被昔拉撕下放在了一旁,他拉开柜子,看到里面摆放着一床被褥和枕头,除此以外还有几件男子的衣服。

    “那里好像有东西。”昔拉抬头,在顶部堆放衣服的隔间里看到了一截绿色的硬皮角。他本想伸手去拿,但刚抬起胳膊,腹部的伤口也跟着痛了起来。

    “我来吧。”江离踮起脚,无奈自己现在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他吃力的够了半天,这才用指尖将那绿皮书弄了出来。由于太过心急,他一个失误,让那本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原来是一本日记。”昔拉打着手电照了过去,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

    “东西到手,溜了溜了。”江离原本想拿着线索立刻离开,毕竟这间屋子充满危险,实在不宜久留。然而不知为何,在他弯腰接触到这本日记的瞬间,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近乎本能的驱使着他翻开日记……

    在这种感觉的引领之下,江离情不自禁的翻开了日记,想要看看上面写了什么。昔拉本想提醒他不要浪费时间,却再次发现江离的神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想到对方总能接触到一些隐藏线索,昔拉便也不再催促,确认罗盘目前一切正常后,也小心翼翼弯下腰,蹲在了他旁边。

    落泉村,自古以来便存在于这片土地之上。村民们依靠农耕捕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过的十分安逸。然而这一切都是表象,关于这个村子,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在百年前,它还有另一个名字:黄泉村。

    相传黄泉的入口就在这个村庄内,每隔一段时间,村庄将会举行名为“神祭”的祭祀活动,用来镇压黄泉内的怨气。如果仪式失败,就会发生“大偿”。到时候村庄将会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所有村民也会死去,化为怨灵四处飘荡。

    黄泉村的历史非常悠久了,村庄自古便由古川和羽生两大家族掌控。其中势力最大的是古川家,世世代代的村长,也是由古川家的家主担任的。

    而村子里还有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其身份与地位还要远在两大家族之上。

    这个存在,便是神官。

    神官在神道中是神与人之间的媒介,大官司为最高神官,是一个神社的最高负责人,村子里至关重要的神祭,必须由神官亲自主持。在黄泉村,佐藤氏族代代的首领便是神官继承人。

    为了维护村子的稳定,每到一段时间就必须奉献出一名纯洁的圣女作为祭品,藉以镇守住黄泉的怨气。至于圣女的人选,也是由佐藤神官钦定的。这种仪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自古一直沿袭至今,可以说是生活在黄泉村的村民的宿命吧。

    然而到了19世纪末,RB经历了明治维新之后,经济高速发展,工业,农业生产水平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不知是哪一任的族长提出了意见,再后来,村子也从当初的“黄泉”改名为落泉。虽然村子改了名,但一些古老的传统习俗依旧没有受到影响,延续到了现在。

    尽管这里与外界隔绝,除了一般的日用品交易之外,很少和外界交往,但落泉村也并不完全是一个绝对封闭的村子。随着与外界的接触交流,很快,一小部分的人思想开始出现了改变,在他们眼中,老一辈的思想是封闭且不开化的。

    这个社会在进步,时代已经开始改变,而自古以来沿袭至今的所谓的“神祭”,在年轻人的眼中不过是愚昧落后的陋习。就因为这可笑的迷信,无数年轻女子白白牺牲,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选出一名少女作为祭品。

    “从十岁开始,父母便送我去了外界学习,而在我接触到山下的世界后,才明白落泉村是多么的落后。现在我回来了,我想,是时候要做出一些改变了。这不光是为了拯救那些无辜少女的生命,也是让村子摆脱贫困落后,日益兴盛。所以从明天起,我得想办法去接触这一任的圣女。父亲曾经说过,如今的圣女叫作观月真希,已经十九岁了。关于她,在今晚的酒席上我听高坂君提过好几次。毕竟他是村子里的宫司(负责打理神社琐碎的事物,类似神官的助手),每天在神社与巫女朝夕相处,难免心生爱慕。每当聊到观月,高坂的眼中总是充满了向往与希冀。我想,那应该是名相当美丽的少女吧。”

    看到这里,江离瞳孔猛地紧缩。他将日记翻到扉页,果然,在右下角赫然写着羽生雅纪四个字。

    羽生,落泉村的两大家族之一。而雅纪……这正是梦中巫女心上人的名字!

    至于那名叫高坂的宫司——江离很快想起离这里不远处的那间废弃民居,而那两张字条便是出自高坂之手。

    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些不完整的猜想。

    昔拉的阅读速度比江离要快一些,在看完这段文字后,他觉得腹部伤口隐隐作痛,于是便不由自主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柜子边上,想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绵绵,我们先离开吧。”昔拉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了。于是,他转过身,对还蹲在地上仔细研读日记的江离说道。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昔拉忽然看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半透明,披头散发的女人的身影。

    那灵体的一只手还搭在江离的肩膀上,而对方依旧在认真的看着日记,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绵绵……你……”

    在听到昔拉的声音后,江离顿时变的面如土色。既然声音来自背后,那现在身边搂着自己的这个……

    江离鼓起勇气,缓缓地合上日记,然后,转过了头。

    凌乱的黑发下露出了一张死灰色的脸,女鬼半张脸被头发遮住,只露出了眼睛下方的鼻子和惨白无血色的嘴唇。

    “啊,啊……”她张开了嘴巴,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晦涩沙哑,如同砂纸摩擦般刺耳的音节。而那口腔中,分明还有一颗白色的眼球,在死死盯着江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