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寻找线索

    “呐,雅纪。总有一天,你会带我离开这里的对吧?”

    皎洁的月光透过纸窗,温柔的洒落在了卧室的每个角落里。女子的黑发如绸缎般倾泻而下,平铺在了地板之上。她依偎在男子的怀中,轻轻闭上了眼睛。女子纤长浓密的睫毛投下了一片阴翳,樱花般柔嫩的双唇微微上扬,她就如同空中的那轮明月般神圣、纯洁。

    “放心吧,真希。”男子回握着她的手,语气深情且温柔:“我已经做好放弃一切的觉悟了,我一定,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个地方,然后我们找个村庄隐居,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好,我相信你,我把一切都给了你,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女子仰起头,泪眼迷蒙。男子的脸模糊不清,视线之中,只能隐约看到对方脖子以下的部位。

    这是那个叫真希的巫女的视角?

    江离回过神的时候,身旁的昔拉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他伸出手在江离面前挥了挥:“绵绵,你还好吗?”

    “啊?我……我没事。”江离说完,只觉得眼眶温热。他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脸颊,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哭了。

    “从刚才开始,你突然变得很不对劲。”昔拉说道:“你一直望着前面那件草屋,眼神空洞且悲伤。无论我如何呼唤你的名字,都没有任何反应。你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线索?”

    江离想起了之前看到的画面,只觉得心中涌起无限悲伤,那巫女的痛苦,似乎也一并传达给了自己。他将自己刚才见到的一切说给了昔拉,而对方听完后,表示万分诧异。

    不止是他,江离本人也充满了疑惑。为什么所有人里只有自己频繁看到了那名巫女,而其他人却没有得到任何与其有关的重要提示呢?

    “观月真希,应该就是那名巫女的名字吧。”江离悲伤的说着,早先内心对她的恐惧早已消退。

    明明生前是多么美丽温柔的女孩子啊,为什么会遭到那样的对待,化为厉鬼不得安息?江离默默攥紧了双拳,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背后的真相查个清楚,安抚那即便早已死去,却依旧忍受着悲伤和痛苦折磨的可怜女子。

    是的,他基本可以确定了,这个叫观月的巫女,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

    她多次现身,却从未伤害过自己,相反一直引导着他,似乎是想帮助他早日查明真相。至于陌玉的死,很可能跟其他厉鬼有关。

    任务中提到了在某些特定场合之下会有庸灵出没,那么显然,这间草屋在藏有重要线索的同时,一定也充满了危险。

    “一会儿千万要小心。”江离提醒昔拉道:“尽管找到线索,然后马上撤离。”

    “好的。”昔拉郑重的回应道。

    二人走到草屋前,绕开正门,来到了东边的窗户附近。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陌玉尸体的时候,江离的心还是忍不住纠紧了。她的死状无比凄惨,一双眼睛依旧睁的很大,似乎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东西。此刻尸体已经摔在了地面上,身下暗黑的污血染透了地面,刺鼻的腥味时刻刺激着二人的神经。

    这不是什么网络游戏,人类的生命在这里显得那么卑微,脆弱。一旦在游戏中死去,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尽管江离和这名女玩家素未谋面,在任务中也不过是以虚拟形象彼此交流。但此刻见到人已故去,他的心里还是替这个女孩感到同情与悲悯。

    “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陌玉,安息吧。”他弯下腰,伸出手替对方合上了双眼。而身边的昔拉若有所思的望着陌玉的尸体,突然弯下腰,凑了过去。

    “你干什……”江离刚想指责他,很快便了解了对方的意图:他在查看陌玉的背包物资。

    这时的江离才发现,原来当玩家死亡后,他所有用的一切物资都可以被其他幸存玩家据为己有。这有些类似吃鸡里的“舔包”,至于物资是公平分配,还是根据先来后到的原则占有,一切就看玩家自己的意思了。

    “太阴毒了。”江离不禁对空间的这个设定感到万分厌恶。不难想象,在日后面对厉鬼的威胁时,玩家们一定会为了争夺道具大打出手。说不定还会因此眼睁睁看着他人死去,从而去抢夺他们手中的道具。毕竟人杏都是自私的,当生命受到威胁,谁还会去想着帮助他人呢?

    “抱歉了,我也是为了生存啊。”昔拉双手合十,愧疚的说完这句话后,慢慢站了起来。

    他伸出手,幻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古铜罗盘。这件道具江离认得,是陌玉的东西,可以用来检测厉鬼的气息和动向。昔拉看着对方,将罗盘塞到了江离手中。很快,他的脑海中便出现了道具的使用方法。

    “这个你拿着,一会儿可能用得上。”昔拉说道。

    江离对他的表现颇感意外,他原以为对方会将道具占为己有,谁知道,却毫不犹豫的交给了自己。昔拉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腼腆的笑了:“你是女孩子,又没什么道具傍身,这个你拿着比较安全些。”

    看不出来,这家伙心肠还不错。

    江离对他有了些改观,口气也比刚开始好多了:“那就谢谢了。好了,我们抓紧时间行动吧。”昔拉点了点头,随后绕到正面,轻轻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房门。

    一股阴冷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屋子里的温度明显比之前要低了不少。即便是普通人,江离和昔拉也能感受到这房间里强烈的怨气和滔天的恨意。

    江离低头看着罗盘,指针轻微摆动着,针体表面隐约泛着红光——这正是怨灵出没的提示。

    “别怕。”昔拉感觉到搀扶着自己的女孩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由出声安慰道:“有我在呢。”

    “谁说我怕了?”江离白了对方一眼,心说你这套泡妞的手段在老子这里可不管用。不过身边有个人在,自己总算安心了不少。

    记忆中,那画面虽然发生在一间卧室内,却并不是自己醒来时候的那个房间。

    “在楼上,那间卧房里有一个柜子,记忆中那巫女的视线一直落在柜子附近,我想那里肯定有东西。”江离快速的说道。

    二人小心翼翼的踏上了结满蛛网的木质台阶,他们的脚步很轻,生怕惊扰了这屋子里潜藏着的怨灵。短短十几层台阶,江离走得太过艰难,直到来到了二楼,他才轻轻喘了一口气。

    他们缓步前行,一路上平安无事。来到了卧室的门口,昔拉轻轻一推,却发现这门纹丝不动,就好像有人在另一头抵着一样,丝毫不动弹。

    他眉头紧锁,不由加重了力道。与此同时,一旁的江离突然发出了小声的惊呼。手中的罗盘忽然指向了某个方位,指针也在这一瞬间通体发红。

    他们顺着指针所指方向望去,赫然发现在刚才他们上来的楼梯口边上,出现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女子的身影。但仅是一瞬间,那白影便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