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幻境

    “绵绵……绵绵……”

    陌玉一边拍着手,一边沿着街道笔直的向前走去。即便隔着柴房的大门,江离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声音就好像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一样。他想到了陌玉惨死的模样,手脚也变得愈发冰冷。

    幸运的是怨灵并没有停留太久,过了几分钟,那声音沿着街道越来越远,很快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江离脸色难看的望着昔拉,这次多亏有他,否则自己早就脑袋一热走出去了。他别扭的咳嗽了两声,知道自己刚才误会了对方,轻声说道:“对不住了大兄弟,刚才是我鲁莽了。”

    “没事。”昔拉笑了笑:“我还第一次见到有女孩子管其他男生叫兄弟的。”

    江离生怕他起疑,立刻转移了话题:“额,我就说比较女汉子罢了。先不说这些了,你怎么弄成这样的?”他想要伸手去检查一下对方的伤,而昔拉却后退了一些,捂着下腹道:“不麻烦你了,这个伤口的位置有点尴尬。”

    江离翻了个白眼,心想老子才没兴趣看你肚子,还不是被你救了一命想报恩么?

    既然对方这么别扭,他也不再坚持,而是取出包里的军刀,将裙摆割下了一部分,递给了对方:“行行行,我不看,你自己包扎。”

    昔拉见她大大咧咧,和当时刚进游戏里的表现判若两人,不禁有些疑惑。他接过布条,打量着江离,似乎想问些什么。而江离则不耐烦的推了推对方:“有完没完啊,再看小心老……老娘挖了你的眼。”

    “抱歉。”昔拉的杏格似乎非常腼腆,他转身找了个角落,这才掀开衣服小心翼翼的将伤口用布条缠绕了起来。

    “谢谢你了。”昔拉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对江离连声道谢。

    “没事,要不是你,我也GG了。”江离把自己之前的遭遇说给了对方,随后才问昔拉:“其他人呢?都去哪了?”

    “我是在一间陌生的宅子里里醒来的。”昔拉说道,自己清醒后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同伴,就在他起身寻找他人之时,遇到了屋里出没的怨灵。昔拉使用了道具进行抵抗,却还是在逃跑的时候受了伤。后来的事情江离也都清楚了,对方躲到了柴房,机缘巧合之下又遇到了自己。

    “很可惜,遇到袭击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也就是说到任务结束,我都没有办法再次使用道具了。”昔拉的话令江离感到无比惋惜。那现在这个同伴除了脑子好使一点以外,受了伤的他战斗力跟自己半斤八俩。他们这样的组合遇到怨灵,岂不只有洗干净等死的命?

    昔拉一眼便看穿了对方所担心的事情,不由开口说道:“你也不必过于担忧,我们还能寻找其他同伴求助。再者说,任务也提到了封印道具不是吗?”

    “好吧。”江离叹了口气,紧接着下一秒,昔拉问出了一个令他非常意外的问题:“当初是你提议让大家去那间屋子搜查的,而我们进去之后,便全部失去了意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江离知道这是个聪明人,不像长安和一肖奈何那样好糊弄。再加上现在他们的处境已经远非白天那般安逸了,江离索杏不再撒谎,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我连着前后两次亲眼见到鬼魂在那间屋子出没,不用我说你也懂了吧,那里肯定有重要线索。”

    昔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你当时也没来得及查看,就急匆匆离开了?”

    “废话,我不跑,还留在那边等死吗?”江离面露不悦,虽然自己当时表现的是挺怂的,但换作其他人,估计不会比自己强太多。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昔拉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想回那间屋子再看看情况。”

    听对方这么一说,江离头皮都开始发麻了。只不过他说得对,线索一定还在那里留着,就算自己遇到其他人,肯定也会想办法说服他们跟自己一起回去。

    尽管已经亲眼见到有同伴死去了,但一味的逃避显然不是明智之举。距离任务结束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小时了,而目前江离手中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却依旧少得可怜。

    “那行吧,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趁着那怨灵离开的间隙,江离明白必须要抓紧时间。见昔拉腹部有伤,走起路来也慢慢吞吞的,情急之下他也顾不上讲究,上去拽着他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我扶你走吧,别再跟我扯那些授受不亲有的没的了,我不嫌弃你已经够给面子的了。”

    “好吧……那麻烦了。”昔拉苦笑了一下,二人离开了柴房,借着月光,朝那间诡异的茅屋前进了。

    江离一边扶着对方走路,心里快速盘算着:要是这家伙敢占自己一点便宜,待会儿鬼出现,马上就丢下他跑路!

    “她来了!她来了!”

    正在江离神游之际,他忽然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了各种惊恐的呼喊声。隐约之中,江离仿佛看见几个透明发白的身影蜷缩成一团躲在道路两旁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身体由于恐惧而不住地颤抖。但当他再度凝神定睛看去时,一切又消失了踪影。

    可那凄厉的哭喊声依然弥漫在空气中,连绵不断……

    “你怎么了?绵绵?”昔拉忽然注意到身旁的女孩表情发生了变化,她的双眼无神且空洞,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此时的昔拉早已不知所踪,江离慢慢的走在一条狭窄的房间的过道上,面前不断模糊不清地出现向自己这里跌跌撞撞冲来的村民的身影,但都是很快便又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他们似乎没有看到江离,只是没命地逃着,就好像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着他们一样。

    “她回来了……回来了!”面容模糊的老者跌跌撞撞,从江离的身边径直穿了过去。江离身形猛的一滞,此刻的世界在他眼中失去了色彩,只剩下了死气沉沉的黑与白。

    不,还有其他颜色……

    恍惚之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一间草屋的门口,艳丽的绯袴如同燃烧的烈火般刺痛了江离的眼睛。只见那女子伸出雪白的胳膊,推开茅屋的木门,缓缓走了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