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见鬼

    天空中,一轮灰白的圆月,缓缓地被没入了阴云中。阴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原本生意盎然的树枝,现在却如同鬼魅的肢体一般舞动扭曲着,一片樱花瓣从半开的窗户缝隙中飘进屋内,落在了熟睡的女子脸上。而此刻她的身边,蓦地出现了一双穿着木屐的脚……

    “阿嚏!阿嚏!阿嚏!”

    江离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只觉得脸上痒的很。他坐起身摸了摸脸,这才将那片花瓣从脸上拿了下来。江离下意识抬起了头,却发现此刻自己正躺在这间茅屋的卧室之中,墙边的窗户微微撑开,透过纸窗,他看到了天空中悬挂着的一轮明月。

    “嘶——”江离倒抽一口冷气,这才发现从他们进门起到现在,时间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十多个小时了。此时正值午夜十二点左右,而此刻房间内,除了他以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江离原本下意识想呼唤同伴的名字,却又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鬼影,反应过来后立刻捂住了嘴。

    大家都去哪了?江离相信,同伴们不会无缘无故丢下自己悄悄离开。现在他出现的位置是卧室,很明显,在自己昏迷之后,他被移动到了这里。

    至于移动他的究竟是人是鬼,江离不敢往下细想了。

    这一次的昏迷他并没有梦到任何东西,江离盘腿靠墙而坐,大脑快速运转分析了起来:他们之前遭遇的强制入睡,是否是空间故意安排的?难道空间这么做,为的就是消耗玩家宝贵的游戏时间吗?

    不太可能。

    很快,江离便推翻了这个猜想。如果是这样,空间一开始就没必要给足48小时。

    恐怕是他们触发了关键线索或者游戏剧情,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想起之前在高坂家发现的字条,那应该也是剧情线索之一,可当时除了见到一些地缚灵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由此看来,这间屋子里,必定隐藏着重要的线索。

    说不定,其他同伴也被分别安置在了其他房间里。运气好的话,还能跟大家汇合,自己也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了。想到这里,江离决定不再浪费时间,他检查了一下背包,从中调出了手电筒,随后握在手中,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

    此时屋内是死一般的寂静,隔着纸门,江离看着一片漆黑的外面,咽了口口水。此时他所在的卧室光线还算不错,因为窗户开着的原因,月光洒满了整间屋子,视线范围内的场景还是非常清晰的。

    窗户开着……

    原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江离想到了这里,背后的汗毛一下子炸开了。

    在进入屋子之前,他清楚的记得这屋子的窗户是关上的。并且,就在窗户边上,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鬼影。

    “呼——”

    此刻,一阵若有若无的阴风擦着他的后颈吹过,江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起身后的那扇窗户,鬼使神差的回过了头。

    透过窗户的缝隙,他看到了一双惨白纤细的脚,正悬挂在外面的屋檐之下,如同风铃一般随着风吹缓缓摆动。

    “滴答”“滴答”源源不断的鲜血顺着尸体脚边往下滴落。

    江离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发出半点声响,惊动了外面的怨灵。

    他小心翼翼的拉开左脚后撤,一步一步的挪动着倒退,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他的手背在身体后面,轻轻的摸到了粗糙的木门的把手上。

    “呼……呼……”江离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右手微微用力,将拉门轻轻推开了一些空隙。

    此时窗外尸体的摆动幅度明显比之前要剧烈了不少,然后那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咔嚓”

    江离听到了窗外屋檐下发出了一声木头折断的声响,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在这一瞬间猛地停止了下来!

    下一秒,他看到了一团枯草般杂乱的头发,一张堪比日本传统歌妓般惨白无血色的脸,被头发遮住了大半,露出的一只怨毒的眼睛,死死地,死死地盯着江离。

    尸体呈倒U状态,腰部被一条光滑的暗红色绳子缠着,悬挂在屋檐之下。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红绳,而是从尸体腹中掏出来的……肠子。

    江离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恐惧,猛地拉开了身后的纸门,拔起腿飞速的朝着大厅正对着的玄关跑去。什么狗屁线索,他已经不想去找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逃命啊!

    “不要追来,不要追来!”他跌跌撞撞的冲到玄关,一把拉开了房门,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狂奔,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屋子外面悬挂的尸体。

    江离热泪盈眶的奔跑着,只觉得心脏狂跳不止,都快从嗓子眼窜出来了。他才跑出了一百米,就已经觉得腿脚沉重,呼吸也愈发困难了起来。倒并不是因为女杏的缘故,而是自己这个人物的基础属杏,身体素质实在低的有些可怜。

    “不行了,跑不动了……”大概又坚持了五十多米,江离终于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此时他的嗓子里一片腥甜,双腿直打颤,心脏的剧烈跳动让他怀疑自己下一秒会不会直接昏厥。

    江离虽然是个死宅男,但因为父亲是医生的缘故,即便离家,平日里他对自身的健康还算比较关注,作息、饮食也一直保持良好状态。为了防止发福,他甚至还自掏腰包买了一台跑步机放在家里,没事时也总是坚持锻炼。

    可现在,他才跑了不到两百米,就已经喘成了这个样子,若是遇到再遇到厉鬼,和其他人一起逃跑,自己岂不是永远落在最后一个?

    “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随到了这么垃圾的属杏!”江离捂着嘴小声咳嗽着,眼下虽然没有危险了,但大大咧咧的在村子里乱晃始终不太安全。江离准备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等体力恢复再做打算。

    房间他是不敢再进去了,江离找了个柴房,小心翼翼的蹲在了草垛后面。他从包里幻化出了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才觉得心跳慢慢平稳了一些。

    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那间屋子里的线索有没有被人发现,如今没有同伴,面对随时出没的怨灵,自己必须赶紧找到任务中提到的才行……

    他忧心忡忡的思考着,就在此刻,一阵清脆的声响忽然传到了他的耳中。

    那声音似乎是从自己逃跑的方向传来的,“啪”“啪”“啪”那是一阵富有节奏的击掌声,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在这死一般沉寂的荒村中,却显得格外响亮。

    原来还有人在!

    江离惊喜的抬起头,借着月光,他看到了远处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估计这人还没有遇到怨灵的袭击,又不敢放声大喊,才会想到弄些声音吸引同伴。不过这也太鲁莽了,万一招来的不是人,是鬼咋办?不行,我得赶紧去找他……”江离想着,悄悄站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忽然从他身后的角落里伸了出来,死死捂住了江离的嘴,将他拖入了黑暗之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