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发现(感谢维尼和徒弟肉猪打赏!)

    长安推开木门走进屋内,这间民居里落满了灰尘,房门和窗户关的死死的,空气也有些浑浊。

    玄关旁的鞋柜上还摆放着几双木屐和草鞋,墙边挂着蓑衣以及一些生锈的农具,看起来似乎是一家寻常农户。

    三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并无发现任何异常。江离看着客厅中央的碳炉,木架上悬挂着一口铁壶,下方的炭火早已烧成了灰烬,壶里得水也因为时间的原因蒸发干涸。炉子边上铺着两团蒲团,地上还放着几只茶杯。

    茶杯歪歪扭扭的倒在地上,不远处还有一块蒲团静静地躺在角落里,藏蓝色的麻质表面上落着厚厚一层灰土。江离想起了门口摆放的那几双木屐,结合房间内的情况来看,居住在这里的似乎是三口之家。

    江离绕过碳炉,拉开了通往后庭院的门,让外面新鲜的空气和阳光一道涌进屋内,他们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紧锁的门窗,没有穿走的鞋,喝了一半的却又被打翻的茶水……屋内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三人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并且,在事情发生后,根本没有来得及离开这里。

    江离对着庭院思考之际,一肖奈何打开了客厅左手边卧室的门,想要看看这里的情况。卧室角落的地面上叠放着一件小小的和服,地上还散落着几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房间面积并不大,看起来住在这里的,应该是这户人家的小女儿。

    由于屋内面积狭窄,地上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很快,一肖奈何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屋内纸糊的衣柜之上。

    这样的柜子一般是普通人家用来收纳枕头、棉被的,为了不遗漏任何线索,一肖奈何决定拉开柜子看看情况。

    “呲啦”

    江离听到了屋内的动静,被声音所吸引走了过去。

    “怎么样,有发现吗?”长安站在门口询问道。

    一肖奈何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柜子,里面除了几套发霉的棉被褥子以外,便没有其他东西了。他摇了摇头,正在转身的时候,“啪”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柜子里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被那声音吓了一跳,他顿了顿脚,没有迈出步子。

    “嘶!”

    江离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跳到了长安身上。

    “那个……绵绵你冷静一点,只是个玩具。”

    此刻对方像只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死死扒在自己身上,长安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感受着身上女孩子的体温和柔软的触感,他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先下来吧,真的没事,不是鬼!”

    一肖奈何弯下腰,将脚边的圆形物体捡了起来,这是一只做工精巧的红色手鞠,只有一般人巴掌大小,是传统的日式玩具,深受孩子们的喜爱。如今看来,应该是这家小女儿的玩具罢了。

    “球……”江离死死盯着一肖奈何,那眼神似乎要把对方的身体看穿,看出个洞来。

    一肖奈何有些不自在的干笑了一下,心想这个妹子胆量实在小的有些可怜,一点细微的动静都能把她吓成这样,要是真的遇到鬼,她岂不是要直接昏迷了?

    三人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见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便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江离最后一个跨出玄关大门。

    “嘻嘻”

    耳边再次传来了孩子空灵的笑声,江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在转身的瞬间,他看到了原本的碳炉边坐着两个淡淡的白色身影,正端着杯子饮茶。

    而卧室的门边,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留着齐肩黑色短发,面容一片模糊的小女孩正捧着手鞠,一下一下的拍着球。

    “绵绵,走了!”一肖奈何回头,提醒他快一些。在对方声音想起的瞬间,那些鬼影也如同泡影,骤然消失在了屋内。

    果然,除了自己,他们都看不见那些东西……

    冷汗顺着江离的额角慢慢滑落,刚才在那间卧室的柜子前,一肖奈何转身的时候,江离分明看到了一只沾着鲜血的惨白鬼手,从漆黑的壁橱下方伸了出来,握住了他的脚踝。

    另一组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两边交流了几句,风想了想,继而说道:“正常,这几间屋子毕竟靠着入口处,一般线索也不会这么早出现,大家再找找看吧,有事情大声喊。”

    “好。”

    众人分头行动,再次进入屋中调查起了线索。起初江离还担心自己又会看见那些东西,但跟着大家连续搜了好几间房子,一切都很正常。刚开始众人还提心吊胆,生怕遇到鬼魂。然而在他们搜索了将近三个小时后,却始终没有逾遇任何奇怪的事情。

    “我们效率还挺高的,一下子就搜到这里了。”一肖奈何看着门外悬挂着的表札(写着住户姓氏的门牌),上面刻着“高坂”二字。他伸出手,摸了摸这块木牌,眼里有些困惑。

    “怎么了?”长安见他还对着表札发呆,多问了一嘴。

    “没事,就觉得这个姓还挺亲切的哈哈……哦对,好像有一个动漫里面,男主也姓这个……”一肖奈何回过神后,挠了挠头,也没多想,便随着他们一道进了屋子。

    江离和长安熟练地进入客厅、卧室、厨房开始查找线索,一番搜寻,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一肖奈何站在浴室内,怔怔的盯着头顶上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江离发现在那浴室上方由木板搭成的天花板,有两片木板的衔接处露出了一条细缝。仔细看,那似乎是个暗格。

    “奈何,厉害了!这都能被你发现!”江离有些惊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唤来了长安,让他来看看新的线索。

    一肖奈何愣了愣,随后有些不自在的笑道:“是啊……”

    长安踩着板凳,将那两块木板推开,很快便从暗格里掏出了一只巴掌大的木匣子。木匣子上落满灰尘,被一把生锈的铁锁锁了起来。长安晃了晃,听着里面的声音,继而说道:“里面好像是纸。”

    “不知道钥匙在哪,实在不行想办法把这个盒子撬开吧。”江离料想,这盒子里装着的必定是什么重要的线索。

    这时,一肖奈何弯下腰,将墙角扣着的木盆翻开,江离看到那盆底有一块白色的布,展开布料后,里面赫然放着一把小小的钥匙。

    长安接过钥匙,果然顺利的打开了盒子。三人发现,盒子里装的是两张泛黄的纸条,将其展开后,上面写着日语。有了空间的翻译,他们很快明白了这上面记载的内容:

    观月大人,您就如那空中美丽的皎月,只要让我们能够一直、一直静静地守护着您,沐浴着您那孤傲而高贵的光辉,这样,就足够了。

    显然,写下这段话的应该就是住在这里名为高坂的男子,长安又展开了第二张字条,细细品读了起来:“此等污秽不洁且自私之人,视所有人的杏命为儿戏,她不配称为圣女!她玷污了仪式,必须死!”

    这一次,字迹显得无比凌乱扭曲,尤其是最后那个醒目的死字,力道之大,令墨汁染透了纸张,看起来尤为狰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