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尴尬(感谢SAANDWORM打赏!)

    通过鸟居后,六人沿着石板路在杉树林里走了十来分钟,这周围森林的上空,树叶密密层层,枝丫交错,阳光很难射到地上,因此越往里走,他们越发感觉阴冷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教训,没有人敢离开这条石板路,他们生怕左右两边的林子里再次出现刚才那样恐怖的怨灵,而在见识到鬼魂的恐怖之后,大家更是忧心忡忡,一想到还要在这个村子里待上两天,而且任务中也明确提到了有鬼魂出没,一时间,队伍内氛围变的无比压抑,众人心事重重,既不想进入村子,又害怕延误了时间,不得不加快速度。

    想到自己险些死在游戏开场,长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环顾周围,第一个打破了沉默:“昔拉,绵绵,谢谢你们刚才提醒我。”

    “举手之劳。”昔拉笑着摆了摆手:“这游戏设计的很有意思,背包里的道具用意念便能召唤出来,这倒也方便了不少。”

    昔拉还告诉他们,只要调动意念,不仅能看到背包中的道具,还能查看自身人物的状态和属杏。

    经他这么一提醒,其他人才如梦初醒,想起了先前任务中提到的道具。

    众人心中一动,纷纷查看了自己身上的道具和属杏。和对方说的一样,他们在背包里看到了相当充裕的水和食物,不仅如此,还有各式各样的药品。

    那个所谓的“背包”有很大的空间,甚至还能将手中的物品全部放入其中,十分便捷。想到这里,一肖奈何拍了拍脑袋:“既然这么方便,我们还背行李干嘛?”他说着,将身上的累赘全都用意念转移到了背包内。

    每个玩家都能查看自身的状态和属杏,目前长安检查了一番,自己的状态正常,并无任何损耗。看到这里,他才松了一口气。

    长安告诉其他人,自己的道具是低阶祛灵符,一共两张,已经被自己消耗掉了一张。说到这里,他不由心痛了起来,任务还没开始就白白浪费了一个保命道具,怎么想都太不划算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说是他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代价吧。

    一肖奈何的道具是一块蓝色的宝石,此道具的作用是可以让持有者在瞬间移动一段距离,不过并不算远,大概只有十米左右,且每次使用都有十二个小时的冷却期。

    陌玉的道具是用于检测厉鬼气息的,一共可以使用三次。

    那名叫风的男子的道具是一个造型类似白色晴天娃娃的傀儡替身,此道具可以替持有者抵挡一次鬼魂的袭击。

    昔拉摊开手掌,展示给众人的是一块青色的石头。石头表面斑驳,青黑交织,颜色并不均匀。它被打磨成了菱形,正面雕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周围还有着许多复杂的图案,看起来沧桑古怪,透露着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道具的作用也是驱灵。”昔拉说道:“只能用一次。”

    见其他五人展示完道具,那名叫作绵绵的女孩苦着脸,从手中幻化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看的众人一脸迷茫。

    “绵绵,你的道具是干什么的?难道这是圣水?!”一肖奈何问道。

    而绵绵摇了摇头,表情无比憋屈:“这是让灵体现形的药水。”

    “啊?!”

    其他人有些没听明白,昔拉更是诧异的摸了摸后脑勺:“会对它们造成伤害吗?”

    “没说,关于功能,只写了一句话:此道具可使灵体现形。”绵绵叹了口气,而在她说完后,其他几人也无不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从之前众人的道具上可以明显看出,游戏对于每一位新手玩家都是非常公平的。大家手中的道具使用次数差不多,并且都能在危急时刻起到保命作用。可唯独这个女玩家,运气实在是差了一点。

    那些厉鬼本身就已经够恐怖的了,还要让灵体现形,岂不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才会用这道具自杀?

    “没事,大家互相帮助,尽量聚在一起行动。这些道具应该可以抵御鬼魂的袭击,再说了,任务不是提到了吗,村子里也有封印道具的。”那名叫风的男子开了口。

    “是啊妹子,放心吧,我们会保护好你们俩的。”一肖奈何说道。

    “嗯嗯,就靠大家了。我不会给你们拖后腿的。”绵绵感激的朝他们点了点头。

    一肖奈何见面前的美女对自己笑的如此明媚,也傻笑着乐呵了起来。尽管知道这名女玩家在现实中绝对没有这么美艳,但此时任务中,对着这么一张脸,是个男人都很难不心动。

    “刚才的话题被打断了,我想问一下,大家在梦里都梦到了什么?”陌玉忽然想起了先前在村口,一肖奈何说过的话。

    “对对对,我还没说完呢。”一肖奈何想起了正经事。

    据他所说,梦里的自己似乎身处一间类似监狱的密室之中,他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刑具,染血的铁钩,生锈的链条,还有类似审训的木桩。

    “我往里走,只觉得前面一片漆黑,有女人的呜咽断断续续从暗处传来,在空旷的牢笼中形成回声,空气中还弥漫着腥臭的鲜血的味道……”一肖奈何回忆着梦中的场景,脸色惨白:“实在太可怕了,我想逃离那里,但一双腿却不听使唤。越往里走,那哭声也愈发清晰了起来,不止一个人,男女老少,不同的声音从两侧漆黑的牢笼中传来,我很害怕,闭着眼睛,根本不敢左右环顾。”

    就在一肖奈何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四周的哭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他听到了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令他头皮发麻的奇怪声响。

    就好像有人在锯什么东西,先是厚重、沉闷的敲砸声,紧接着又有刺耳的锯齿声,隐隐约约的,还夹佑着滴滴答答的流水声音。

    一肖奈何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与此同时,身体也恢复了知觉。他没反应过来,双腿一软,两手下意识扶住了墙壁。

    “砰”他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声。

    尽管声音并不大,然而在这一瞬间,他却听见前方的声音倏地一下,消失了。

    “蹬”“蹬”“蹬”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慢慢的,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在距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看到了一只惨白枯瘦的手,握着沾血的匕首,直勾勾的朝着我刺了过来!”一肖奈何擦着冷汗说道:“紧接着我就醒了。”

    “真是太可怕了。”绵绵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攥紧了身边陌玉的衣角。

    而其他几人也分别诉说了自己的噩梦:长安梦到了自己出现在了村子里一间很大的废弃的房屋内,在那见到了一个上吊的鬼影。

    陌玉表示自己在古宅内的玄关门口看到了一男一女两具鲜血模糊的尸体,紧接着,身后的门被什么“人”在外面激烈的敲响着,恐慌之余,她逃进了屋内的一间卧室,隔着纸门,陌玉看到了几道诡异的黑影,正在不断逼近。

    昔拉听她说完后开口道:“我梦见自己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鬼影,我被吓的到处乱窜,然后就醒了。”

    至于那名叫风的男子,也缓缓开了口:“我梦见了神社,在神社的后院,一口古井边上,出现了……”

    “出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巫女对吗?”绵绵忽然激动地开了口:“看来我们俩的梦境是一样的,她口中还在不断的念诗,一边念一边喷血,那场景真的吓死人了我去。”

    “不是。”风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我梦见的是一个男人模模糊糊的背影啊,没有什么巫女。”

    绵绵,也就是江离,在听他说完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啊,看来还真是每个人的梦都不一样呢。”

    没错,江离之所以在进入游戏后嚎的撕心裂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一开始进入游戏之前,他选了个女杏角色,并且美滋滋的捏了一张非常迎合直男审美的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