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莫挨老子

    “这是哪里啊……”江离茫然地睁开眼,打量着周围的场景。

    四周古树参天,脚下是一条狭窄笔直的参道,青色的石板在月光之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色。此时空中的一轮弯月被涌来的黑云遮盖,隐约之间,竟能看见厚重的云层后面透出了一抹如血般的红……

    有风吹过,四周的树木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江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他发现,此时的自己,正站在鸟居之下。

    鸟居是类似牌坊的建筑,外观呈红色,形状如同汉字中的“门”,它是典型的日本神社附属建筑,也是神社的入口。

    “不得了,第一个副本竟然是日本特色的恐怖游戏。”江离从地上捡起原本拴在鸟居之上,却又因为年代久远而断裂的注连绳,注连绳是使用干燥后的蹈梗编织而成的,他这么一拿,直接导致绳子上挂着的御币被风吹了一地。

    此刻,原本用于供奉、除魔以及祈祷的神圣的御币看起来犹如一张纸飘散的纸钱,在空中轻飘飘的飞舞着,随即慢慢落地。江离望着眼前的场景,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さびしさや一尺消えてゆくほたる”

    一阵空灵的女声兀自响起,和之前进入游戏前出现在脑海中那个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不一样,这声音中流露着浓浓的哀伤,如泣如诉,宛若杜鹃啼血,听的江离惊恐的倒退了几步。

    他又不是聊斋志异里那些死读书的呆子,听到女人哀婉凄凄的声音便会生出同情或者好奇之心,忍不住想上前查看。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在听到那凄怨之声后,江离的第一反应便是转身就跑,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傻子都能猜到,神社里发出声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万一自己上前查看,见到了那日本女鬼,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江离知道,这是恐怖游戏中惯用的把戏。如果自己现在坐在电脑前,一定会壮着胆子操控人物上前查看,寻找线索。

    可现在……游戏里这个是他自己啊!他才没有蠢到在什么都不明确的情况下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然而,江离刚转身,便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了。

    “我擦,不带这么玩的吧!”他张着嘴巴,拼命转动脖子,试图摆脱控制。然而,江离的双腿却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直勾勾的迈开步子,朝着那女声的方向前进了。

    江离此刻在心里咒骂着空间,没想到进入副本后,自己的身体还会被轻易的操控。这就像很多游戏在开始之前展示的CG动画一样,很多游戏在第一次启动后,是不允许玩家跳过开场动画的,必须强制看完,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不过这样做,也是便于玩家了解故事背景,加深对游戏的理解。

    想到这里,江离那颗狂跳的心脏稍稍稳定了一些。如果这是系统强制要求玩家了解的线索,那么也意味着,玩家在观看这段动画的时候,是不会遭受攻击的。

    但是从昔日的第三视角切换到第一视角,这样的冲击力一时间还是让江离有些难以接受。

    “我又不是封X觉,天不怕地不怕的,拜托一会儿别出现高能啊,别搞我啊大姐……”

    江离欲哭无泪,自己的胆量并不算大,虽然恐怖类游戏他也有接触,但若非粉丝要求,他很少接触这种有鬼魂设定的游戏。就连当时点开弹窗,也是他以为这只是一款普通的末日求生类游戏罢了。

    平日里在做攻略视频时,他也经常被游戏中的高能镜头吓的魂飞魄散,每次做攻略的时候,他都会打电话让自己的好友来陪他一起玩。只有身边坐着个人,江离才会安心不少。

    “要是莫测在就好了。”江离绕过了废旧的神殿,不紧不慢的朝着神社后方的院落走去。为了缓解心中的恐惧,他只能接着自言自语打发时间:“那小子没心没肺的,肯定不会害怕……算了算了,被拉进这么个破游戏算我倒霉,还是别拉上他了……”

    正说着,江离突然注意到参天古树的环绕下,出现了一口古井。那井口周围绕着一圈注连绳,白色的御币在漆黑的井壁上显得格外晃眼。

    看到这口井,江离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便是恐怖片《午夜凶铃》里一席白衣披头散发的贞子从里面爬上来的景象。

    “别这样。前方是不是要高能预警了……”江离默默的碎碎念,如果凑近了,便会发现他口中正在背诵社X主义核心价值观……

    正当他无限脑补之时,脖子后有阵若有若无的阴风吹过,江离的身体猛地僵住,寒意从脚底朝上蔓延。那令他战栗的女声再次响起了。

    “さびしさや一尺消えてゆくほたる”

    虽然江离本人懂一些日语,但也只是皮毛。可此时,他却无比清晰的听懂了那女人的话语,一切自然的就好像他本身精通日语一样。

    “一定是主神空间翻译的。这游戏还行,自带汉化功能呢……呸!”江离拍了拍脑袋,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依旧没有恢复对身体的操控权,此时他定定的站在原地,听着身后越来越接近的女声,冷汗顺着他的额角不断往下滑落。

    那女人吟诵的是俳句,翻译成中文便是: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然而此刻江离关注的并不是这句诗,而是这声音,正是从自己的背后传来的,并且,从声音的远近判断,那个女人就在自己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

    不对,正经人家的姑娘才不会大晚上出现在这鬼气森森的神社里念诗,而且走路还不出声……

    这,这,这明明就是女鬼!

    此刻江离丰富的想象力再次作祟,脑海中日本经典恐怖片里的女鬼“贞子”“伽椰子”“美美子”各种子,如同走马灯一般播了个遍。

    空间解除了对他的控制,下一秒,江离已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他的腿早已经被吓软了。

    江离手脚并用,尽管他知道现在自己这个姿势并不雅观,但他已经无心顾及这些了。

    诗也听过了,神社也逛过了,现在总该放我离开了吧?!

    这么想着,他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想要尽快逃离这个鬼地方。

    就在此时,一只柔弱无骨的,冰凉的手忽然落在了他的肩头,可怜的江离本就被吓的半死,此时他一个趔趄,使出了一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直勾勾的摔倒在了地上。

    摔倒的一瞬间,江离想到了一个传统说法:鬼怕恶人。

    若是自己中气十足,拿出勇气来,也许便能吓退面前的这个女鬼。

    于是,他鼓足勇气,猛地抬起胳膊撞开了肩上那只冰冷的手,大声喊道:“莫挨老子!!!”

    然而他的想法虽好,但话一出口,却抖似筛糠,哆哆嗦嗦夹佑着卑微的哭腔,颇有气势的四个字从他嘴里出来,就像外行人唱戏似的鬼哭神嚎。

    话一出口,江离便悔恨的匍匐在地,欲哭无泪。

    完了,开场还没玩上五分钟,这么快就要GG了。自己应该是全服务器里死的最快,最窝囊的玩家了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