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五章 教育王大锤

    “希芙!希芙!”

    托尔将躺在地上的希芙拉起来,拼命的摇晃着喊道。

    动作之粗暴,连在旁边站着的康拉德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幸亏阿斯加德人身体素质足够高,若是换个体质柔弱的,岂不是被他一通乱晃晃死了?

    话说后期雷神那个马子之所以跟他分手,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毕竟王大锤这小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个怜香惜玉的主,若是在床上用的力道稍微大点,搞不好女方直接进急救病房的几率比较大啊!

    不过虽说托尔的动作很粗暴,但是估计希芙这妞已经被他虐待了一千多年,习惯了,片刻后,竟然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这里是——”

    希芙清醒了之后花了两分钟了解情况,然后等到一切都处理好了,这才走到了康拉德面前。

    “这位先生,对于破坏了你的居所我们感到万分抱歉,如果造成了什么损失的话,本人谨代表阿斯加德对您致歉!”

    低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国字脸美人,公爵大人不由得赞叹,这才是个做事的人。

    难怪奥丁内定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以王大锤那个智商和情商,若没有一个善于调节各方势力的贤内助,绝对当不了三天皇帝就要被下面人给造反了。

    “没事,这笔账我会记上,等有时间的话去阿斯加德找你们的财务官要,堂堂王子雷神殿下,总不至于这么点钱都赖账吧!”不过虽说希芙说的很客气,但是康拉德可不会因为对方两句好话就放弃自己的利益。

    反正这妞自己又睡不到,干嘛给她面子?

    “这位先生,我们是为了米德加德,也就是你们说的地球和平来战斗的,您不觉得在这种小事上计较,太有失身份吗?”虽然希芙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托尔突然出现在对方的房间内,但是却不代表她愿意做冤大头。

    固然对阿斯加德来说,就算这房子是黄金做的也赔得起,可是我们是来帮你们解决敌人的,竟然还要我们赔偿,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见过奥特曼打完怪兽后还要负责赔偿自己损坏的大楼吗?

    后期妇联分裂,主要不也就是托尼那个白痴感觉自己打完BOSS后应该给那些收到损害的人进行赔偿从而导致精神分裂吗?

    “额,你们说的那个大恶人,对方好像在一万多公里以外,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对美国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是你们,直接撞毁了我的办公室!”公爵大人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瞪着希芙,寸步不让的说道。

    他倒不是在乎这三瓜两枣,可是不把这两个家伙的气焰打下去,他们还真以为这里是阿斯加德啊?

    “凡人,你的愚昧和短视,已经惹怒了神祗了!”托尔四周转了一圈没看到自己的三个好基友,心中有些烦躁,听到康拉德还在跟希芙因为赔偿问题纠缠不清,顿时蹦出来气焰嚣张的喊道。

    虽说刚才被天启一招打的找不着北,但是以王大锤的杏格,又哪里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尤其是身为阿斯加德王子,哪怕从内心本质来说他人其实还不错,可是那一副自幼就桀骜不驯的杏格,总是不会变得。

    “额!看你这样子,是想赖账了?”康拉德微笑着搓了搓手,正好自己进阶后还没找人动过手!

    目前地球明面上的几大高手,古一他是不敢去惹的,八岐大蛇也不知道疯完了没有,他也是不会去找虐的。

    而剩下的,除了蝰蛇这个伪四级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可以供他练手了。

    所以公爵大人自从上次正式进阶为四级高手后,还真的没有好好跟别人对练过。

    天启的实力倒是足够强悍了,可是康拉德一向遵循绝不越级打怪的规则,所以两人到现在那是根本不会碰面的。

    毕竟现实又不是游戏,越级打怪固然听起来好像很牛,但要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从牛逼变成傻逼,他可不想那么作死。

    不过面前的王大锤,倒确实是个练手的好靶子啊!

    尤其奥丁那老东西刚刚答应过自己,现在自己正好可以借着教育的名义,好好的把这家伙收拾一顿啊!

    “跟我来!”康拉德直接挥手在面前划开了一道秘法之门,对着托尔勾了勾手指说道。

    这里可是曼哈顿下城,他可不想在这里跟王大锤火拼。

    若是真的打烂了,到时候对方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可是跑不掉的啊!

    韦廷公爵家大业大,想赖账都不可能。

    “哼!”托尔撇着眼看了看那道秘法之门,然后头也不回的跨了进去。

    希芙微微发愣,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准备跟着走进去。

    只不过她刚刚准备起步,却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搭到了手腕上。

    “主人没有邮许你进去!”山村贞子幽幽的说道。

    虽说贞子在这个世界并没有死掉,可是因为吸收了役小角石像的原因,她本身的存在也就跟女鬼差不多了。

    真的算起来,她的实力才是康拉德手下的第一高手,弗罗斯特那个混吃等死的真打起来,还不见得是贞子的对手。

    哪怕希芙也算是身经百战的阿斯加德战士,可是被对方一把握住了手腕,还是感觉一股寒气从手腕直冲内腑。

    娜塔莎看了看那道慢慢消失的秘法之门,心中有些意动。

    她虽说已经跟某人保持奇怪的关系好几年了,但是对于康拉德的实力到现在还是毫无头绪。

    见过公爵大人动手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他的绝对心腹,黑寡妇虽说是个合格的坐骑,但是却不是忠心的心腹。

    所以两人之间哪怕经常坦诚相见,可是真正涉及到核心利益的秘密,谁也不肯像对方坦白。

    不过这样也好!

    反正康拉德要的只是她的肉体,又不需要她的心灵。

    感情这玩意,实在是太奢侈了,他们两谁都玩不起。

    “你是一个法师?”跨过秘法之门,看着四周变幻的场景,托尔饶有兴趣的问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