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三章 白猫黑猫

    ‘怎么会这么冷?’

    谢尔盖有些奇怪,苏联人一向是以体格粗糙闻名于世,所以才开始降温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注意到。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降点温才应该是正常操作,这该死的鬼天气,都快把他们给热死了。

    可是温度低到连自己的关节好像都冻僵了,这就有些不对劲了吧?

    谢尔盖觉得自己的血液貌似都凝固住了,每次抬脚都能听到自己的关节咯吱作响,这种感觉,只有于老家的冬天才会感受到。

    他的双手好像已经黏到了枪械上面,在西伯利亚的冬天,就算是孩子都知道,如果把手放到铁器上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队长?帕特森?”

    谢尔盖张开嘴,轻声的呼喊到。

    只是四周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死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身边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漆黑一片的环境中,唯一还能听到的声音就是他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队长?帕特森?”

    这次谢尔盖加大了音量,哪怕被斥责,他也要赶紧的找到大家。

    人在完全隔绝视觉和听觉的情况下,是很容易癫狂的。

    谢尔盖只是个普通的苏联士兵,可不是什么经过严格训练的王牌特工。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

    在连续几次呼喊都没有回应后,谢尔盖的心中已经开始发毛了,他开始扯着嗓子大喊道。

    “该死!人呢?”他连忙伸手入怀,将手电筒给掏了出来。

    去塔麻的纪律,去塔麻的隐蔽。

    再看不见听不到的话,他感觉自己就要疯了!

    “啊——”

    一阵若有似无的惨叫从前方响起,谭雅莫名的抬起了头。

    这天黑的有些不正常,哪怕经过无数非人的训练和锻炼,她现在也只是能够勉强瞅见身边的环境,为此谭雅只能佝偻着腰,脸几乎要贴到地上摸索着前进。

    按理说如此恶劣的环境,退回基地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刚才她跟那个混蛋打了赌,现在绝对是不能退缩的。

    不过让谭雅稍微庆幸的是,这么漆黑的夜晚,敌人肯定也是啥都看不到,只要自己摸到对方身边,绝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们。

    可是她还在这边摸黑前行,前方却已经传来了惨叫声,这简直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说是那个混蛋贪功冒进,所以被人发现给打死了?

    谭雅不无恶意的想到!

    刚才前方好像闪出了一道亮光,虽说那道光线只是转瞬即逝,可是以谭雅的经验和能力,还是迅速的分析出来,那道光源离自己大概只有四十来米的距离。

    所以她连忙加速,想要摸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只是嘛!

    在漆黑一片的地方加速走路,马上就遇到了一点问题。

    谭雅一脚踢到了一个奇怪的球状物体,顿时那个球状物立刻咕噜咕噜转了起来。

    ‘该死’!

    她连忙一个翻滚滚到了旁边的密林里,屏声息气,右手已经将大腿上绑着的手枪给拔了出来。

    刚才自己竟然踢到了一个人头!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头是谁的,可是刚才发出了那么嘈佑的声音,肯定会引起苏联人的注意。

    她躲在草丛内,两只耳朵竖起来倾听着四周的情况。

    按说自己刚才不小心发出来的噪音,应该会引起人注意才对。

    可是为什么两分钟过去了,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说,你准备在这待到什么时候?”正当她都有些烦躁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询问。

    谭雅好险才忍住没有直接一枪崩出去,这丫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

    “你想死吗?一声不吭的出现在我身后?”谭雅压低了嗓子吼道!

    “我一直站在这里好吧,是你根本没看到我!”公爵大人缓缓走了两步,使得谭雅总算可以看到他的轮廓。

    这时候黑暗天幕的效果正在慢慢散去,可视范围也总算在恢复了。

    “苏联人呢?”谭雅揉了揉眼睛,难道说自己眼花了?怎么面前这家伙好像胖了不少?

    她又往前走了两步,这才发现,原来对方的手中还拎着一个人,所以刚才隐隐约约的,才会感觉对方胖了不少。

    “其他的都死了,这个是活口!”康拉德挥了挥手中的士兵,如同甩动一个布娃娃。

    ‘这家伙的力气好大!’谭雅不由得暗自咋舌,那个士兵少说也有七十多公斤,对方竟然一只手就将其给拎了起来,而且看上去还毫不费力,这份力量,恐怕就算是兰博都不一定能比得过他。

    “你把苏联人都杀了?”只是心中虽然觉得对方力量强悍,可是谭雅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连她到现在才刚刚摸到了苏联人身边,而对方这个怎么看都是战场小白的人竟然说他已经将苏联人全部干掉了,这实在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康拉德直接将从俘虏身上缴获的手电筒打开,瞬间一道白光突兀的出现在黑暗中。

    “你找死啊?”谭雅顿时大惊,在这么漆黑一片的夜晚打开手电筒,难道是准备做活靶子吗?

    天知道到底有没有潜伏的敌人,这家伙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附近除了后面跟上来的兰博他们,根本没有其他任何人了!”公爵大人将俘虏扔到地上,虽说以他现在的体质拎个人不算太费力,可是谁没事干喜欢拎着臭男人啊!

    “是谭雅吗?”约翰带着兰博从后方匆匆的赶了过来,虽说他们带了夜视仪,可是那玩意只能大体的看到热源反应,可视范围也就二三十米,两个人跌跌撞撞的根本走不快,直到现在看到了手电筒发出的光线,这才连忙跑了过来。

    “是我!”谭雅躲在手电筒的光照范围外,虽然公爵大人说敌人已经被消灭干净了,可是她却不敢相信对方的判断。

    “这个是?”约翰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兵,看装束应该是苏联人的士兵。

    “俘虏,他抓得。”谭雅无奈的说道。

    虽说心中很是疑惑对方怎么能做到无声无息将苏联人给干掉外加抓个俘虏,可是战场上,那需要讲那么多为什么?

    谁能活下来,谁就赢了!根本不需要讲道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