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3-B章:天琳娜所指的方向

    ·

    萨恩迪亚手里提着被绑的天琳娜,径直跑向所指的方向。

    “将军?您这是……”

    “别跟来!通告全军,放慢推进速度,稳扎稳打,不要过度恋战!”

    这样对吃力的紧随其后的士兵们如此下令之后,萨恩迪亚偏离了大部队,只身一人跑向了侧前方。

    战火不可以过度燃烧。但你下达的命令直接被赫姆兰提斯全军理解为了另一种意思「将军爱兵如子,我们一定奋勇杀敌」。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站在人械大战的高度看待这场战役,当然无法正确解读萨恩迪亚的军令,无论说的究竟有多么准确没用。

    大地在震动,只因为双方的炮火彼此洗礼。

    这场战役与之前不同,不仅势均力敌,甚至还是赫姆兰提斯稍占优势。浩瀚的载具集团撞碎混凝土的民宅,压瘪金属的墙体,越过壕沟,哪里人多就向哪里不断开火;士气如虹的士兵们以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力,不断射杀面朝向东的任何活物,完全不管对手究竟是刚刚拿起枪杆的工人,还是训练有素的苏沙正规步兵。鲜血与四处纷飞的战火染红了双方军人的眼。

    尽管严下军令「别跟过来」,但脑子正常的士兵绝不可能放任最高指挥官独自一个人瞎跑。

    “再跟过来,军法处置!”

    即使萨恩迪亚如此厉声威慑,跟着跑过来的赫姆兰提斯士兵仍然在五十人以上。几乎是适得其反,五十多人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对国家、对将军、对军纪忠心耿耿。军法处置无所谓,但从新兵营开始他们就接受了「服从指挥,保护长官」的训练。

    这不能怪我萨恩迪亚如此解释。

    天琳娜不仅没有对此说诸如违反约定之类的抱怨,反而颇感意外。她完全没有料到你会真的驱赶全军,别跟过来,南陆合纵军总司令亲赴火线,而且身边只有五十多名步兵?这种事简直是难以置信。

    前面,再左拐。

    就像萨恩迪亚说的那样,天琳娜其实没有多少选择权,除了豪赌一把,再无其它。她真的为萨恩迪亚指路。

    穿过满地狼籍的街道,途径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空车辆的大路,你们目的地的在前方尽头。

    大约五十米乘五十米的小小广场,一侧是空无人烟的崭新工厂,旁边一侧是或许半天之前仍很繁华热闹的小吃街。角落里有一个……

    萨恩迪亚指着犹如卫生间的小建筑:“就是那里?你家乡的重要设施就是一个厕所?耍我呢?”

    “不,那是防空洞。”

    仔细一看,小小的房屋,但只有一个门。厕所是俩门。

    踹开紧锁的门扉,走下螺旋形的台阶。

    砰!砰!两枪,猝不及防打在你的剑身上。

    数百人。

    地下是一个规模很小的防空洞,里面接踵摩肩挤满了无数的苏沙贫民,孩子的比例几乎能达到半数。妇女们惊慌尖叫着纷纷抱着孩子站起身,想要后退但却无路可逃。有人开始哭泣,有人开始紧紧搂着孩子在怀里,有人开始跪在地上祈祷。为数不多的男杏也有些年纪,他们拿起可笑的简陋枪支,齐齐瞄准着你。枪口瑟瑟发抖。

    “咦!是TT!”

    “啊啊,是军神大人!”

    “是军神!是提尔!”

    没有几个人认识萨恩迪亚的脸,但是凭衣着的风格推断八成是敌方将领。但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瞬间认出了天琳娜,并且情绪陡然高涨起来。本来,正常的情况下看到自己的国家英雄被俘,士气应该下降才更加符合思维逻辑。可,毕竟之前天琳娜的声音已经随着广播传遍了整座「工业都市」,再加上现在的年代消息传递非常快速,早已知道天琳娜已经被俘。

    军神输了,还能算是军神吗?

    问题是,放眼望去,苏沙高阶将领早在国界线的最初一役死的差不多了,而且善于进攻的更是没有几个。天琳娜成了苏沙普通民众眼里,唯一的希望之星。

    当你身后陆陆续续冲下来几个精锐士兵后,他们呃了一声,纷纷怔在原地。不仅因为想不通萨恩迪亚为什么会对苏沙城市的地形如此了如指掌,更对眼前的大量平民目露凶光而愕然。没法形容眼前的光景,就好像被一只猫堵在绝路的大量老鼠,已经打算集体扑上去把猫咬死。

    咕咚一声,两名精锐士兵在不知不觉退后时,不慎跌坐在地。

    常规情况下,如此狭窄的地形,敌我人数又如此悬殊,平民也可以杀绝这几个精锐士兵。常规情况。

    萨恩迪亚抬了抬手,用磁力场把眼前七八支粗糙的枪支全部吸了过来,顺便连赫姆兰提斯即将走火的军用步枪一起缴获。用的是最近刚刚改造出来的磁力场功能。原本纳米机械体就具备微弱的磁力场,只不过现在被你利用「心随所改」逐渐调整了输出功率。当初在苏沙边境新城当间谍时,看了不少「天展」的巨大磁力场设计图,心中有数。

    眨眼间,你把在场大部分的武器彻底收缴。

    怔了,

    平民们以及赫姆兰提斯士兵们。

    “喂,还不打算劝降吗?”萨恩迪亚催促天琳娜,“我还以为你是个更加聪明的敌将,莫非也不过如此?不劝降,你明白有什么后果吗?”

    天琳娜低头沉默,随即正视着自己的父老乡亲们,低声说道:“大家,赫姆兰提斯不杀……不轻易杀平民。请大家放下武器,投降吧……大家的战场不在这里。”

    死一般的寂静与哀伤。

    又有几个平民真正愿意去和正规步兵作战呢?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以及生产力跟不上,军备之间的贫富差距极其悬殊。平民们还拿着几乎与古代打猎鸟枪无异的土造拉栓单发,强盗们大多端着一分钟扫射八十多发的轻机枪,普通士兵们手里也有威力足以贯穿水泥墙的火药推力子弹,以及磁轨狙击彻甲弾,更别说眼前全身都披着轻型动力铠甲的精锐士兵了。土造枪究竟要打上多少发,才能击毙一名精锐士兵啊。

    噼里啪啦的,平民们纷纷扔掉了手里的枪。

    “留下三四个……”萨恩迪亚转念一想,不对,遂改口道,“你们全部留下,严密看守这些平民!哪里都不许去!打起精神来,别搞出误杀平民之类的事,我丢不起这个人!”

    是!

    于是,萨恩迪亚把敌我双方都留在了这个相对安全的防空洞里。

    但是还是太少了,

    萨恩迪亚要的不是这种重要设施,而是更加规模庞大,足以能够抵挡极南境趁虚而入的东西。比如巨大的军工厂,或是聚集上万平民的临时地下设施,或躲着重要官员的政府机关也好啊。

    “现在信了吗?我当然想要胜利,但也不算征服一片焦土。”萨恩迪亚拎起娇小的天琳娜,盯着其双眼,一字一顿的重申,“告诉我「工业都市」更加重要的设施在哪里!”

    啪,伸手捏住了一颗狙击过来的子弹。

    天琳娜惊愕无比,低声自言自语道:“你真的是人吗?”

    在上帝视角的保护之下,你不存在身后、头顶之类的视觉死角,思维运算速度快些,换做谁也能躲开子弹,只是捏住狙击子弹就稍微需要点技巧了。

    “答案呢?苏沙的前军神。”

    天琳娜有选择吗?

    她指向远方,表示那里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型七夜神教的教堂。按照军方应急预案,那里的地下室很可能成为市长、厅长高级官员的避难所。

    萨恩迪亚捂住自己的通讯器,一边打落更多的狙击子弹,一边对全军喊话,要求分出一部分兵力将地图所示的小教堂包围,但不要开火。里面有重要的苏沙官员,甚至有赫姆兰提斯自己的人质在内。将战斗规模控制在最低限度。

    眼看着,前方废墟瓦砾扬起的沙尘之中,分出来一部分改换方向,向着小教堂进发。

    也是啊,

    既然拦不住这些士气高涨的军人,或是说一旦真的拦下来这场战斗反而要输,倒不如就跟刚才防空洞一样,派遣部分兵力以镇压、看守为名,如此就能阻止住赫姆兰提斯大军失控的节奏了。我军转攻为守盘踞在各个要地,或许比横冲直撞更加有利。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征服敌城。”

    “不,你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向整个苏沙甚至南陆炫耀自己的指挥能力。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减少家乡的焦土。”

    “不……我在当叛徒。”

    天琳娜又不傻,怎么会老老实实把「工业都市」所有重要位置一一指给萨恩迪亚看。她是有挑有选的,看着哪一个重要位置即将失守,才会交代出来。既然横竖都是要输,天琳娜希望能尽可能发挥自己所剩不多的作用,减少苏沙军民的伤亡,城市的疮痍。

    然而,

    因为天琳娜被捕的消息迅速传遍「工业都市」,苏沙军的斗志高涨到了一定程度,激烈反抗。

    最初萨恩迪亚来到战场时,远远眺望,还是个高厦林立的美丽都市,充满现代感。现在,视野之内不断的,不断的有高楼大厦轰然倒塌,滚滚升腾的火云与弥漫飞扬的沙尘相互争着看谁能飞得更高。没过多久,「工业都市」已经变得跟之前完全两副模样。

    周围针对萨恩迪亚的狙击手有遇无减,从最初的偶尔放一发冷枪,变成如今的三十多人围着圈的拼命射击。打得真心烦,犹如苍蝇般围着到处乱飞,轰也轰不走。

    “难道他们看不出来,所有子弹我都抓得住。我特意用手指捏住子弹,就是想要他们知难而退,为啥……还有!为啥「工业都市」这么多狙击手?”不止是你这里,远处激战的几个主战场也是狙击枪锐利的破空音更多些寻常人类当然分辨不出来。

    天琳娜没说话,因为她自知差不多也该死了。

    由于「工业都市」无论战时还是和平时期都是全苏沙军备的最主要生产地,武器装备远远比士兵多。在南陆战争爆发之后,苏沙正规军紧急调走了尽可能多的武装、装甲载具和弹药,但唯独剩下了海量的狙击枪。他们没有那么多狙击手,算是生产过量。于是,

    工人们直接抓起了狙击枪,像模像样的躲在废墟和瓦砾之间打冷枪。反正有狙击镜,多瞄会儿也不是做不到击毙几个赫姆兰提斯士兵。

    问题是,好多枪都打偏了!一看就是非军人的枪法,无数次差点崩掉天琳娜的脑袋。如果不是你保护的话。

    “真的太烦了!呃?”

    刚说到一半,砰的一声,萨恩迪亚的背后中了一枪。

    由于狙击子弹呈几何速率增长,徒手已经抓不过来了,于是萨恩迪亚干脆在全身都开启了磁力场,扭曲甚至弹飞子弹。问题是,乱七八糟的杂兵狙击手们真的是抓起来什么武器都敢用。打中萨恩迪亚背后是一颗铅弹。

    偶然,

    渐渐变成了必然,射过来的铅弹逐渐多了起来,还有其他金属。尽管连0.01%的损伤都无法造成,但对你手里的人质是个致命的威胁。

    萨恩迪亚拎着天琳娜开始转移位置,忽然想通了什么:“等等。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在告诉我「藏有大量人口的避难所」对吧?怎么没有别的?军工厂呢?政府高层官员呢?”

    天琳娜冷笑一声,心想怎么可能告诉你。

    “啊,找到了。”萨恩迪亚跑到了接近主战场的位置,从地上提起一具赫姆兰提斯的士兵的遗体,开启其动力铠甲的舱门,将遗体揪了出去,“我保护人质已经保护烦了,自己躲进去,跟紧我。”

    天琳娜目瞪口呆。

    她不仅因为自己区区一介敌将俘虏还能重新驾驶动力铠甲而感到吃惊,更对于萨恩迪亚随便单手就把成吨的动力铠甲提起来,甚至随意抛扔自己国家士兵的遗体感到震惊。

    她不由怔在原地。不行,无论何时她也跟不上萨恩迪亚或寡言的思路,还有那个自称魔骑士的不死怪物,寒谷风和丸格塔也不是省油的灯,赫姆兰提斯弹丸之地究竟藏了多少龙虎?

    “你确定?”

    看到萨恩迪亚摆手催促,天琳娜做出了自己认为最合理的举动跳进动力铠甲里,抓起地上的军用步枪,转身就朝着南陆总司令扣下扳机。咔咔几声,没有任何子弹跳出来。

    别想了,瞄准系统我已经改过了。禁止对友军开火的辅助瞄准系统,难道苏沙没有?至于这么吃惊?萨恩迪亚如是说。

    「工业都市」几乎有一半都已然陷落。大势已去。天琳娜望着自己燃烧中的家乡,默默的垂下枪。

    “你想要知道重要的战略位置?可以……”天琳娜指着远方,“保护好它,我已经没什么想说的了。”

    她告诉了你什么样的目标?

    A,这座城市最大的地下避难所(善良+5)

    B,这座城市最大的地下军工厂(守序+5)

    C,这座城市最大的地下贸易中心(人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