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9章:自我过水

    ·

    瑞莲·锦活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拔出身旁近卫军腰间配枪,在被众人包围的死角之下对着阿克屠卢斯陛下开了一枪。

    猝不及防的子弹击中了陛下精钢外板的重甲,

    改换方向,夺取了一名曾满脸为假公主担忧的侍女的杏命。

    这是名副其实的刺杀。

    啪的一下,近卫军打落假公主手中配枪,却不敢进一步行动。尽管保护陛下安慰比任何事都重要,但……公主,毕竟是公主。

    所有人都很愕然,除了低头摸着多出来一个浅浅凹痕的铠甲的国王陛下。他抬头冷眼盯着自己号称是亲生女儿的人,嘴唇甚至几乎懒得张合:

    “你果然对朕怀恨在心啊。”

    “我当然恨你!无耻的阿克屠卢斯!”瑞莲·锦挣扎着想要继续行刺,却被近卫军当场制服。这个假公主泪水汹涌夺眶而出。

    “是你,都是你!我本来只是公主身边普通的贴身侍女,我有富裕的家庭和慈爱的双亲,只不过响应皇室对贵族的要求,尽义务来陪伴公主殿下!公主是好人,但你是千杀的混蛋!”

    “让她继续说。”阿克屠卢斯抬手阻止近卫军。

    “放开我!”瑞莲·锦于挣脱近卫军时搞得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一切姣好恬静荡然无存,“想听是吧,很好。”

    “——我!原名奥莱莎·锦,四岁时从贴身侍女摇身一变成了真正公主「瑞莲·安·赫姆兰提斯」的影武者、替身、替死鬼。原本,我对这件事并不记恨,就算我只是寻常侍女也有甘愿为王室奉献生命的崇高贵族精神,而且公主待我犹如亲姐妹,无论明里暗里都在照顾我。”

    “可是!你——阿克屠卢斯!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暗中处决了我的家人,罚没了全部家产。你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近卫军副队长麦克斯某天不慎说漏了嘴。我查过了,这绝非无中生有的挑拨离间,而是确有其事!”

    国王沉默不语。

    “默认了是吗?这就是我辛辛苦苦倾尽全部人生守护王室的回报?真是叫人心生感激想要高呼万岁的程度啊,黑火魔王!你的歹毒狠心是外人所无法轻易得知的,不愧于这个响彻南陆的称号啊,哈哈哈哈!”

    “还我汉斯王子殿下!呜啊啊啊啊啊——!”

    假公主瑞莲·锦突然揪着头发失声痛哭,半人半鬼,直叫听者撕心裂肺,“你说你击杀汉斯殿下时根本不知情?我真的不信,不信。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换句话说,如果你知道假意绑走我和公主的就是苏沙王子,你就会住手?”

    “……朕不会。”

    “哈哈哈,这才是真正的阿克屠卢斯陛下嘛!企图拐走你宝贝女儿的人,就算是混沌真神你也会照杀不误吧?都给老娘滚开!松手!”

    瑞莲·锦强行站起身,用无限温柔却绝望的表情回眸望着哑公主。

    那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挥出脑海。

    一位气质高贵的假公主死而复生却深陷癫狂,一位憨厚明君却被指着骂作构陷忠良的魔王,一位忠心耿耿的侍女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公主……

    瑞莲·锦默默捡起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含着泪说道:“这个世界……我唯一不恨的就是您……公主殿下。”

    国王示意所有近卫军无须阻止。

    枪声回响在后花园里,清脆,且凄凉,就像女人的恸哭声久久回荡。

    寂静了,这份令所有人难以言喻的寂静如今更像是默哀。

    抖落被鲜血染红的花瓣,轻柔的将遗体从自己的双膝上挪至身侧,瑞莲·安·赫姆兰提斯扶着身旁侍女缓缓站起身,将随着爆头子弹滚落一旁的公主冠冕——纯金七彩宝石的身份象征——重新戴到自己的头顶。

    公主拍了拍自己身上染血的红裙,平展左手。

    侍女们跪礼了,

    近卫军们也跪礼了,

    你也姑且行了礼,

    整个画面沉浸在如梦如幻的花园之中,因枪声而被震落的美丽花瓣飘飘洒洒盈盈围绕在公主的身周,不是加冕大典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肃穆且庄严。

    哑巴无法说话,但已经表明了态度。阿克屠卢斯伸出自己的手臂,任心爱的女儿用玉手搀扶,迈过死者的身体,走向花园外。众人皆紧紧随行,除了留下两个侍女匆匆拖走了好不容易被你救回来的那具尸体。

    真正的公主临危受命。

    她的替身兼挡箭牌再也无法胜任了,而圣城或白夜公国派来的第一刺客已经行动,继续躲藏下去只会更被动。这个时刻,公主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除了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两具女尸被流弹击杀的侍女以及事后惨遭近卫军毁容的假公主被冠以救国英雄之名予以厚葬,并大肆宣扬其忠贞高尚精神。包括你,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这位假公主。由于理由特殊,锦她甚至没有自己的遗像,墓志铭写的是「为了王室,奉献了她的所有」。

    ·

    “嗯?我怎么早没想到?”

    当你眼睁睁看着战役之后短暂喘息期间,真正的公主盛大加冕站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微笑挥手,并且正式获权协助国王治理国家时。你抓抓头,灵机一动。既然国王和公主可以瞬间转让王权,你这名拥有神技的高手也应该可以做到才对。

    最近越来越难混了。

    寡言身份地位越来越高,同时也被更多的势力盯上,却越发束手束脚。无论是「暗中介入者」的负面效果,还是需要保护怀孕的妻子,抑或是正式加入极南境势力却依然在人类世界游荡。处境对于寡言来说只会越来越艰辛。

    实力涨到堪称疯狂的萨恩迪亚却基于各种理由躲藏在世界的视线之外,时隐时现,守着新兴建的地下基地以保守的策略步步为营。处境对于萨恩迪亚来说只会越来越憋屈。

    两个都是你,

    ……

    为啥早没想到?

    你用「暗中介入者」把萨恩迪亚瞬间召唤至寡言的身边,并且让伊露莎2站在中间。

    你有个神技「权能过水」,一直以来都在把苏沙军官祖达对城池的最高权力,逐步逐步的移交给伊露莎3,虽然近战尚可,但效率并不理想。

    祖达信任你,你心底并不信任祖达;你信任伊露莎3,后者也是同样;伊露莎3不信任祖达,而祖达对伊露莎3爱屋及乌半信半疑。三者的关系平均下来其实不怎么样。

    你把「权能过水」转而用在了寡言和萨恩迪亚的身上,并以伊露莎2作为中间媒介。

    一瞬间,

    寡言的一切身份地位和权力全部交给了萨恩迪亚,而萨恩迪亚的则互换给了寡言。不是单纯的互换,而是经过你细心挑选整理之后的改变。寡言和萨恩迪亚就是你手里的两个小号,而伊露莎2对你的好感已经远超感染体应有的忠诚。「权能过水」的效率发挥到了极限。

    这刹那,全世界都笼罩在巨大的洗脑类神技效果的影响下。

    ·

    以国家和战争需要之名,赫姆兰提斯王室紧急宣布,免去寡言「王下决刑官」和「南陆联军总司令」身份,并改成萨恩迪亚继任。

    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作秀,在你和你之间上演。

    寡言与萨恩迪亚在数万军民的瞩目下,以和平且严肃的握手,为权力交接仪式画下了句号。这边说道:“一切都拜托你了,我正式退休云游四方。不要让大家失望。”那边说道:“放心。我会做的比你更好。”这件事也成了南陆历史上最诡异且扑朔迷离的重大事件之一。

    威胁度250,远超人类极限四倍有余且携带复数神技的萨恩迪亚威风凛凛一甩披风,高举手里的步枪,用仿佛全南陆都能听到的洪亮嗓音吼道:“赫姆兰提斯昌盛至永久!”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应者萨恩迪亚的号召。嚣张张扬的新将军诞生了,也随之诞生了一大批群情激动的爱国者与追随者。生物的本能总是能感受到谁才是强者,尽管萨恩迪亚是机械身躯,民众是人类,但实力差距实在太夸张。当萨恩迪亚挥舞手中的战旗时,整个赫姆兰提斯都在用咆哮与你呼应。曾有人表示,当时看到了萨恩迪亚背后散发出神袛才有的灵光。

    苏沙因天琳娜被捕、自开天辟地以来从未遭到攻陷的「天磐岩之森」失守而严重受挫,全国上下立即进入了关门固守的状态。再也没有任何小股苏沙军队在野外游荡,再也没有零星的战斗打响。

    苏沙国境上,以「天磐岩之森」为划分线,以东进入了相对安定的状态,也进入了赫姆兰提斯短暂韬光养晦的调整时期两座刚刚攻陷城,还需要许多时间去做许多事才能站稳脚跟彻底纳入治下。

    祖达所在的城池也成为二环唯一没有沦陷或包围的城池。因为萨恩迪亚的指示。

    围它干嘛?

    祖达很快就会彻底从最高司令的宝座上滚下来,改换成伊露莎3了。只是时间问题,不会太久。

    ·

    萨恩迪亚来到「天磐岩之森」视察战果。

    这座天然形成的错综复杂的岩岭、密林并未受到太大的损害。因为是前后夹击,原本老老实实坚守着正面战场的大量苏沙官兵恐怕到死都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易守难攻同时也意味着当敌人从内部发起奇袭时,守军会变得远超寻常情况更加不堪一击。

    一天之内,攻陷「天磐岩之森」,这种事……几十年后直接被当作了荒谬奇谈缺乏实感,甚至正式官方记录被扔进了火里。整场战斗赫姆兰提斯军方总共死了五人,而且全是寒谷风和丸格塔的部下,这种事……几年之后就算醉鬼听了也会哈哈大笑绝不肯相信。

    魔骑士死不了,七百名互相治疗的士兵也死不了。

    ·

    萨恩迪亚询问身边:“阿波罗呢?”

    “是的大人。”正在整理凌乱的军指部的赫姆兰提斯士兵用力敬礼,回答道,“当时他趁着混乱,从南侧的断崖跳了下去,生死不明。不过我们截获了「妖面小鬼」向其他势力索要赎金的无线电信号,信号并未加密。GE们自称逮住了阿波罗。”

    或许是真的,因为南侧断崖附近正好就处于GE机械体们的势力范围。抓住人质索要赎金也相当符合妖面小鬼的行事风格。

    你的身后没有跟着任何突变体,当然妖面小鬼也没在。趁着大战胜利,他们也需要休息。

    在士兵们的带领下,萨恩迪亚径直走向山丘内部深达五层的最隐秘的牢房。

    厚逾一米的精钢门板,

    门上小窗的栅栏后面阴暗潮湿冰冷,里面关押着天琳娜。披头散发双手双手都带着锁链,垂头,毫无生气。

    “打开。”

    “是!”

    萨恩迪亚走进吱嘎作响的牢门,掩住鼻子,俯视着沦为阶下囚的天琳娜。任谁看,对方也不像是被誉为苏沙军神的提尔的后裔,不过是个小丫头。

    天琳娜缓缓抬起头,正视着萨恩迪亚的双眼,气息微弱的问道:“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怪物。”

    自从攻陷「天磐岩之森」已经过去三天了。公主加冕、将军换人等重大仪式典礼络绎不绝,委实讲,你没有空闲去管这名囚犯。看来天琳娜被看守监狱的士兵……没有善待。也不可能善待。

    没有审讯、没有劝降,只是关在这里放置,天琳娜越发无法理解眼前的事态。她确认萨恩迪亚的脸庞,苦笑道:“就是你吧?从很远的地方把活人当作远程炮弹扔过来的夸张怪物。寡言的帮手,与他一丘之貉狼狈为奸,一明一暗演双簧。怎么了?突然想通,打算站在明面上了?”

    “下一座城池「工业都市」,是你的家乡吧?”

    “要屠杀更多生灵吗?”

    “哈哈,搞清楚!真是各执一词啊。是你们苏沙国王主动宣战并且至今仍拒绝和谈,不是我们赫姆兰提斯非要打仗。你若能劝说老家伙立刻无条件投降,我马上率军停止前进。但……你能吗?”

    天琳娜沉默了。

    萨恩迪亚对天琳娜说道:“我对你的要求特别简单,

    A,跟我一起前往「工业都市」,你既是人质,更是减少双方军民无谓死伤的劝降喊话筒。配合我,大家都有好处,不配合,其实也差不多。(善良、守序+10)

    B,见证我杀光「工业都市」每一个拒绝和平的家伙,亲眼。顺便替我指指路,你就算不配合,我也有数不尽的办法让你开口。(善良、守序-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