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7-A章:成功堵死

    ·

    “大人,这次由谁夺取「右」的位置?”

    “还是我!”

    “……”

    “安心,这次我确实的推算到了胜机。”

    挂断电话,你骑马从「上」前往「右」。实际上你并没有欺骗丽奈,这次的选择胜券在握,马肚子里的战祸迅速平息,你又能够复活那些新兵出来并且注意力集中起来。

    在你驱马飞驰的身后远方传来了稚嫩少女的叫骂声,天琳娜恨自己错失了击杀你的良机士兵们无法复活,而且你当时貌似有些心不在焉。

    天琳娜立刻给阿波罗通话,后者的通讯器也是刚刚才修好。

    “知道了,我马上撤回「上」追击寡言。”阿波罗在电话里顿了顿,忽然冒出来一句很古怪的疑问,“TT,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反反复复跑了同一条路线好几次了?”

    天琳娜听罢怔了怔:“平时不也是这样吗?防御高台上的移动路线比较特殊,天然地理优势当然也会带来少许的限制吧?”

    “对!限制!”

    “嗯?”

    电话里,阿波罗的声音似乎颇为忧虑:“我怎么感觉好像被谁牵着鼻子跑,但具体又没有任何证据。”

    天琳娜确信是阿波罗想多了。「天磐岩之森」的侧翼并非没有逾遇过袭击,每次防御都是这样在高台上灵活移动跑来跑去,对敌军碾压与蚕食并施。没有奇怪之处。

    但,

    当「右下」的丽奈等人向「左下」移动时,天琳娜心中隐约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她边率队去包夹寡言边回想着阿波罗刚才说的那句话……牵着鼻子走?正常情况下……丽奈等人会主动撤离,将自己将军的背后留出空位吗?一直以来天琳娜总是用常规战争思路看待眼前的事态,总觉得丽奈等人是不断移动来移动去追击着苏沙守军,唯有这样理解才合情合理……但,现在看看,又好像不是。

    究竟哪里不对劲……天琳娜又说不清楚。

    寡言远远比苏沙两位将领想象中更加凶悍,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而且最夸张的是战斗至今寡言并未受到任何一枪实际的伤害,除了爆炸捡起来的碎屑就是擦着精钢外衣的流弹。

    来自「上」和「右下」的夹击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寡言倒着骑在马背上。

    人面向着天琳娜方向,用长剑近乎疯狂的拨挡着犹如骤雨般密集的子弹,其技艺精湛到骇人。或许是对体能消耗太大了吧,寡言全身渐渐腾起犹如蒸汽般的白雾,巨大的热量甚至能扭曲身体周围的光线就和夏天高速公路地面上的假水一样。

    而机械黑马则面朝阿波罗的方向,不断用独角射出战略级的激光。天琳娜绝不会认错,那绝对是极南境的技术,全世界最喜欢用激光而且科技水平最高的就是极南境。万幸的是这种激光没有射向她,否则她是承受不住的,而持有多种昂贵盾牌的阿波罗也只能苦苦的躲在专门强化过反光处理的镜盾后面。盾,已经渐渐变得炙热通红。

    寡言也有一面鸢盾,挂在了背部。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阿波罗的士兵对着寡言狙了一枪,然后寡言猛然向后方一跃而起!那一枪不是普通的子弹,而是苏沙军方反装甲级的重型气压步枪,如果角度合适,可以依靠强力的冲击将厚重的装甲载具掀个底朝天。这柄狙击步枪始终是阿波罗部队的偏爱,方才刚刚随着援军而运到了防御阵地,立刻就对着寡言狙了一枪。

    诡异的很,

    寡言背对着阿波罗高高跃起,远远超过了人类应有的肌力水准,直接抵达到六七层楼高的高台边缘!

    阿波罗惊了,他身边所有的士兵们也惊了,活人怎么可能跳这么高?

    此刻敌方的总司令南陆大将军正孤身一人站在他们的咫尺之遥,因为反复拨挡子弹而变得微微发红的传统单手剑,散发着谜之芬芳的披风传来隐约的锁环铃铃声,乍一看像是加长版的风衣却是金属丝密密绢织而成,明明是激战的战场中央,他头顶白色牛仔帽不知为何依然纯洁无暇,未沾染半点泥土。

    普通的扫射全都能被寡言挡下来。生死存亡之际,阿波罗突然醒悟,大吼道:“他拷贝了「死神·欧甘」的「挥袖拨云」!用重型的子弹打死他,没有谁是无敌的!”作为一攻一守的最强专业人士,阿波罗太了解欧甘了,之前远远看不敢相信,但离近之后百分之百确凿无疑!

    混战之中,你瞬间面对着六七十名士兵,二十多种不同规格的武器,实在难保周全,迫不得已,再次跳下去骑在马背上,等待下一次利用「纸片逃生记·鸢盾」反向击飞的效果抵达阿波罗的跟前。

    只要能抓住天琳娜或阿波罗其中一人就算没白忙。

    “嗯?”

    你抬头看了看,阿波罗竟然果断撤退。因为他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丽奈等人已经从「左下」包夹至「左」,趁着天琳娜还在背后牵制你,尚有机会。

    临移动前,在高台之上传来阿波罗声嘶力竭的喊声:“寡言!别得意!你太小看「天磐岩之森」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主场,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你打不败苏沙的,你追、我逃这个游戏,大家可以玩一万年!只不过我们的援军源源不绝,而你的退路已经被炸塌了!哈哈哈!”

    玩一万年?

    你笑了。因为这盘棋已经快到尾声了。

    现在的情况是丽奈在「左」,你在「右」,阿波罗在「左下」,天琳娜在「右下」,唯一的空位是「上」。会不会有些眼熟,就和上一次的选择完全相同。

    上一次你亲自去夺取空位,导致没能成功堵死两名敌将,这次当然不会再错了。二选一的选择题到底要怎么失误两次?

    丽奈等人按照你的指示,去夺取「上」的空位。就和之前同出一辙,夺取空位时只会遭遇零散的苏沙士兵,没有任何难度。

    几乎于此同时,天琳娜补了丽奈等人的空位,占据「左」。这是很正常的战术判断,天琳娜只不过是想仰仗着高台地形优势迅速追过去,狠狠痛打丽奈等人的背后罢了。

    “嗯?”

    “长官?您怎么了?”

    “不……我没事。”

    天琳娜摘掉了头盔,擦了擦自己满头的冷汗,尽管在战场上摘掉头盔是大忌。冷汗,莫名其妙的冷汗她能去的位置唯有「左」。阿波罗两条路线全被堵死,无法移动,能实施追击当然只有她。只有她。

    天琳娜渐渐有些恍惚,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跟「什么」而不是「谁」战斗。

    但你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不是在打仗,

    也并非下棋,

    而是「剥夺」!你正在无情的「剥夺」着两名优秀苏沙军官上天赐予至关重要的权力选择权。

    或许天琳娜和阿波罗每次移动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他们以为自己有,但其实没有。五个位置四支部队,一个喜攻一个喜守,他俩究竟会如何移动全部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只不过是或迟、或早罢了。

    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可当人没了自己的选择权时,又该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有这种不祥预感的不仅天琳娜,阿波罗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尤其是当寡言把「右」的位置空出来,去填补天琳娜留下的「右下」时,似乎很多事情都说不通。为什么寡言非要把能够夹击丽奈等人的「右」拱手送给阿波罗?

    阿波罗不愿去。

    他有种一步步跌入陷阱的感觉,越来越难受,就像有人掐着他的脖子,每次呼吸都像是最后一次。他突然决定不往「右」那么明显的陷阱移动,死守「左下」。

    却被寡言强行击退了。

    这次寡言玩了新的花招让那些死了活、活了死的新兵们,半跪下。膝盖上安装的「升天盾·强磁力场发生器」角度不再对准上方,而是指指阿波罗的脑门!

    阿波罗大喊一声:“那不是防御型的磁力场吗!”迅速趴下,紧接着无数子弹被「升天盾」磁力弹飞,飞向阿波罗的防御阵地。

    子弹本来就快,加上磁力加速,根本就如同火药推动后又补了磁轨动力,把阿波罗脑袋附近的沙袋和金属掩体打得七零八落。子弹如果更快就不再是子弹了。

    千不该万不该,阿波罗伸头看了一眼,居然发现寡言跳到了新兵们升天盾的磁力场上。

    精钢外衣,

    被,

    磁力场狠狠的弹飞,连着寡言一起眨眼间飞刀了高台上。六七层楼高的防御阵地,第二次被敌方总司令的鞋子践踏,阿波罗怀疑这根本就是场噩梦。

    你抬手使用念动力将阿波罗绑缚在半空中,就算是捕捉成功了,但还未来得及使用瞬移把阿波罗掳走,就受到了阿波罗身边无数士兵的火力压制。你迫不得已再度退回低谷,骑在马背上。重申,寡言有「暗中介入者」的装弱惩罚在身,不能硬抗枪林弹雨的洗礼。

    耗死你——天琳娜和阿波罗全都保持着同样的想法,这种你追我逃的把戏可以玩上一万年。

    当你从「右下」占据「左下」对天琳娜展开猛攻时,后者几乎没怎么还手直接就转移到你刚才的「右下」位置,转眼间从背后挨打变成了打你的背后。

    手表里传来了丽奈仓惶的喊声:“大人!我们刚才遭到夹击,出现了士兵阵亡!还要多久才能堵死苏沙啊?快撑不住了!”

    你笑了:“最后一步。你来「左」,占了天琳娜刚才的位置。”

    最后?

    丽奈半信半疑的照做。

    五分钟过去了,没发生任何事,又十分钟过去了,丽奈等人再也没有遇到过天琳娜或者阿波罗——换作往常,他俩之中必定有一人马上会追过来袭击才对。

    高台的移动方式怎么了?转移战力怎么了?为何没有敌军更换位置冒出来开枪了?

    “……这是,赢了?”几个突变体面面相窥。

    “难道!……不会吧!”天琳娜好像终于明白了如今是怎么个状况了。她被堵死了!

    在五角星的高台地形,现在丽奈等人在「左」,你在「左下」,阿波罗在「右」,天琳娜在「右下」。这看起来和之前你追我逃的战斗没有任何区别,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天琳娜被堵死了。

    由于最初,你炸岩引发坍塌堵死了「右下」和「上」之间的路线,此时此刻摆在天琳娜眼前的居然只剩下一条路了通往丽奈等人所在的「左」根本不能算是出路。

    更糟的是,天琳娜仍然在与你交火。

    你的「左下」和天琳娜的「右下」仍然在激烈的交火,如果天琳娜打得过你,也就压根不会有之前那些事发生了。失去了退路的天琳娜,和成功堵死对方的你,战斗的规模正在逐步攀升。不仅你开始端起狙击枪和重机枪,而且马屁股里忽然又冒出来了四名赫姆兰提斯最精锐的近卫军,他们的战斗能力与新兵们天壤之别。

    意识到你终于开始下死手了,天琳娜却无处可退!

    慌张之余,天琳娜在电话对阿波罗喊道:“你在干什么!我被堵死了,正承受着猛烈攻击!快帮我!”

    沙沙声与短暂的沉默之后,阿波罗低声的回应道:“对不起,TT……”

    “呃?”

    “我好像……也……被……堵死了?”

    “为什么是疑问句,不要开玩笑了!你那里有通往「左」和「左下」的两条路吧……啊!莫非!”

    刚说完,天琳娜懂了。

    阿波罗确实还有两条出路,但「左」是丽奈,而「左下」是寡言,他也试过强攻但「天磐岩之森」的侧翼天然地形优势太过显著,异常适合防守,这一点对于低谷的守军也是一样。阿波罗再也夺不回两条路线中的任何一个了。

    你也不会给苏沙这种机会。

    没有承受火力压制的丽奈等人,开始尝试攀爬高台。这种事情理论上应该是做不到的,因为只要尝试攀爬就会成为苏沙的绝佳活靶,但现如今已经没有苏沙部队钉死她们几个了。

    零星的几个苏沙士兵被清理干净。

    妖面小鬼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也没有任何解释。

    突变体中,唯一张嘴说话的是天拂,它淡淡的说出了每个突变体心中的困惑:“……刚才还激战,现在怎么了?”

    “是绝境呢。”亡灵使指着眼前的两个方向,喃喃自语,换来了洛千城的点头赞同。

    丽奈歪着头抱着双臂冥思苦想,唯有“诶?”一声。

    “去请示大人,看我们先去逮哪一个吧。”

    “全逮?”

    “大人还在和天琳娜交火,爬不上高台。我们这一队,当然也只能抓住对方的其中一名将领。他们又不是傻子,知道该怎么趁机逃走……彻底逃离「天磐岩之森」。”妖面小鬼指了指左侧的山顶,弹了弹手指:“是不是只有我经常在战场上混?「逮捕将领」是大人下达的命令,但「攻陷敌城」才是我军胜利的关键,不要混淆两者。我们还有一座山顶总部要攻陷,还有正面大军需要去里应外合,这里只是,侧翼,而已。”

    确实在这个情况下,你无法把天琳娜和阿波罗全部捉住,需要二选其一。只不过,你已经提前布置好了关于天琳娜的额外包围网,应该是逃不掉才对。如果你捉到了阿波罗,极有可能马上会有某些势力的大人物来讨好你,要求释放阿波罗。

    你要求丽奈等人优先去活捉谁?

    A,天琳娜(人杏-10,守序-10)

    B,阿波罗(人杏+10,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