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4-A1章:天琳娜的担忧

    ·

    一位身材瘦小的少女焦虑的用食指反复轻敲着作战会议室的全息投影桌框。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天琳娜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寡言」出现在正面主战场的消息,取而代之的是赫姆兰提斯新生代的两名年轻将领,以及氛围古怪的黑铠先锋……自称什么魔骑士,估计是脑子烧坏了。

    按照兵力部署所示,苏沙方的「天磐岩之森」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完全可以据守两三年。此刻,天琳娜最希望见到的事态就是,被赫赫战功冲昏脑袋的赫姆兰提斯传奇大将军亲自指挥,从正面进攻本以为,狂妄的寡言必定会以正面强攻来夸耀自己的实力。

    忽然,

    天琳娜感到了一丝寒意,就在她回想起边境新城沦陷的情景时。寡言的实力……显得如此莫名其妙,至今天琳娜也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在十几分钟内丢失了一城。

    “TT!”

    “怎么了?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那个诡异的黑铠兵好像用了什么禁忌的生化科技,高速自愈伤口,打不死啊!”

    天琳娜不由「哈?」了一声,完全听不懂慌慌张张跑来汇报军情的亲信究竟在讲什么。先进国际上生化技术最先进的无非三家帝都、水树郡、玉陶莞,如果他们有打不死的技术谁还会花费高额费用去加入什么「永生计划」,以克隆体复活?甚至,权贵们被拒绝永生。

    紧接着又有士兵冲进作战会议室慌慌张张的喊道:“TT!主战场方向有赫姆兰提斯七百多名超牛逼的医疗兵!他们围着一个黑铠兵玩命治疗,并且彼此互相急救!”

    “你是说闻名遐迩的赫姆兰提斯的防疫部队精锐吗?”

    “不,穿着类似正规步兵的制服,看起来像是「寡言」旗下的新兵种!”

    天琳娜不由「哈?」了一声,新兵种是能在十天左右的时间训练、组建起来的吗?更何况有七百人之多。

    报!又冲进来第二名士兵,上气不接下气貌似出了紧急状况,双手拄膝呼哧呼哧的喘道:“T……T,好消息……!”

    “我猜猜,「寡言」出现了?”

    周围所有人听罢皆是一怔,不明白为什么天琳娜会认为敌方大将亲临是好消息。“不不,”士兵解释道,“我们刚刚击退了以黑铠兵为首的一波攻击,并占据山道两侧,重新组织好了伏击!”

    「哈?」天琳娜焦躁的用食指敲着桌框,一句「这点胜利不是应该的吗?」因为担心打击士气而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血统是种很重要的天资,作为「提尔」的后裔,天琳娜拥有优秀的战争直觉,但她开始渐渐看不懂事态走向了,弥漫着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微妙违和感。以往,她的敌人全都犹如钉死在作战桌面上的生肉,滑腻腻,却迟早被她切碎,但唯独「寡言」……看不到、摸不透、闻不到任何直觉方面的气味,犹如另一个世界降临的水中勇影,她每一次的计策和努力都显得特别徒劳与滑稽。

    “TT!寡言出现了!”

    天琳娜听罢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不由将手按在腰间的枪柄:“侧翼?是侧翼对吧!”

    士兵喘着粗气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奋力点头:“不愧是TT大姐啊。该死,真是没想到,脑筋正常的总司令会亲自跳进低谷地形的敌阵里吗?那里无论如何都盛不下大军的!”

    天琳娜伸手猛拍身旁重型动力铠甲胸前的按钮,纵身跳进驾驶舱:“立刻通知「阿波罗」,让他来侧翼帮我!”

    “但是,人人都知道「阿波罗」大人才是「天磐岩之森」的绝对镇守者,他不能离开正面战场!”身边几个低阶军官马上劝阻,“我们多派几个得力的其他军官助您……”

    “一天!”

    天琳娜驾驶着重型动力铠甲头也不回的冲出了作战会议室,不留任何商量余地的喊道:“正面战场就算没了「阿波罗」也能再撑半个月,但侧翼却完全不同。我断言!侧翼是「一天之内的快速攻防」!就这样转告「阿波罗」!”

    由于天琳娜不是总司令,她也是唯一一个提出准备在侧翼迎战寡言的苏沙将领,其他大大小小军官都频频摇头,觉得只有疯子才会自投罗网跳进死神的饲料箱。侧翼是高地周围一圈低谷,绝对的碾压,攻不上来也撤不出去。所以,天琳娜现在需要按照自己胸中的计划临时抽调兵力,重新部署……在她的权限范围内。所幸侧翼不需要动用太多兵力,多了也容不下。

    “TT,请坐。”

    “来不及了!”

    在令敌人绝望我军安心的契约山顶上是苏沙的军事总部,其他防御阵地绵延不绝。在山顶上其中一道类似缆车的高空铁索滑道,能直通侧翼防御高台,平素应该是做缆车的,但天琳娜直接用手抓着铁索高速滑了下去。

    半分钟抵达约两公里外的侧翼战场上空。

    她来的算是早的,战斗还未打响。

    随着离得越来越近,她在视野极限之处看到了些许零散的苏沙制服的部队,当然,定是「寡言」直属部下伪装的。敌军基本上已经抵达了环形山谷的入口处,而她也远远看到了一个骑着黑色马匹的男人,鲜艳的披风迎风飘展好像恨不得狙击手看漏他似的。

    尽管在计划外,防御阵地的防御工事和兵力部署也是完全的,只不过没有配备过硬的精锐部队和将领罢了。

    哈哈,你这次偷袭怕是不能得手了!天琳娜暗暗自喜,决定一旦敌军进入环形低谷就立刻炸岩,堵死退路,将寡言和其所有精锐直属部下全部歼灭!

    “……哈?那是什么?”

    天琳娜已经抓着铁索抵达高台上空,就在马上要松手跳下去之前的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有一个……

    人类!

    一边嗷嗷嗷的惨叫着,一边犹如炮弹般呼啸而来!

    铮铮铁骨的女军官顿时被吓得发出了小丫头般的尖叫声,慌张的双手挡脸松开铁索,千钧一发之际在半空中反向弯腰避开了致命的直击。她看得极其清晰!有一个典型「囚徒港」五官特点的男人,穿着苏沙正规步兵的制服以超高速度从不同于「寡言」的位置飞了过来,男人的鞋尖擦到了天琳娜的铠甲,眼泪和鼻涕长长的拖着,犹如流星的尾巴。

    轰的巨响!

    飞人一头撞进了防御高台一座天然风蚀的绮丽岩石。由于上粗下细,承受巨大冲击后,顶部的巨大岩石缓缓的、缓缓的、缓缓的跌落,砸在苏沙军的防御阵地里。官兵们慌张的叫喊声与烟尘一并弥漫开来。

    “长官,您没事吧?”

    “我没事,立刻组织防御,把所有敌军全数歼灭!准备炸岩封路,让「寡言」有去无回!”

    天琳娜狼狈的从地上被友军搀扶起来之后,果断进行指挥并掀起了一阵士气的高潮。在苏沙官兵高声呐喊,誓要把赫姆兰提斯……不,整个南陆联军总司令「寡言」弄死在这里的同时,天琳娜头盔下冷汗狂飙。她被吓得不轻。

    有关战争,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此刻的直觉……就是输定了。

    输定了!不行了!必须提前想好逃跑路线。

    她庆幸自己的身材瘦小所以必须用厚重的铠甲裹覆,恰好掩饰此时此刻的慌乱神情。退路!还未开战她竟然已经开始找退路了,这还是出生后的首次。当然,她就算士气已经彻底崩溃也会奋战到最后一刻才逃,作为一名军人,一名「提尔」家族的后裔。

    稍微取回冷静之后,理杏分析来得远远比直觉要迟。令天琳娜战意瞬间为零的原因总结下来有三:

    首先,能把一个穿着中型铠甲的成年男人用超过炮弹的速度……扔过来,绝非人类,而这个家伙暗藏在别的方向,既是「寡言」的帮手,也是「寡言」不愿轻易出手的底牌,那不是人类能战胜的对手;其次,天琳娜头盔的摄像头录下了刚才的一幕,绝对没看错,但苏沙士兵们并没有从塌方里找到任何尸首碎肉血迹,就像刚才那个人类凭空消失了般。这种超越物理规则的现象绝对是神技的效果;第三,也是最令天琳娜恐惧的……

    「寡言」带领四五十名部下,陆陆续续挤进了环形低谷。到这里还没什么,但,居然分成了左右两队。好吧,兵分两路也没什么,但居然是「寡言」孤身一人骑着马走右侧,其他所有部下走左侧。如此找死的兵力部署反而让天琳娜不寒而栗,忍不住想立刻就转身逃走。

    “呀哈哈,看到了吗刚才的空中飞人,笑死老娘了!”一名白发女军官正在捧腹大笑。

    嗤嗤的,穿着轻型动力铠甲的女军官眼嘴轻笑起来。

    唯一没穿着军装也没穿铠甲的哥特萝莉竟拍手鼓掌起来:“妙不可言,大人无论何时都这么出乎意料,真不想与其为敌呢。”

    “住口!”手持带刺刀的双枪的轻甲女军官对着其他同伴呵斥道,“就算是做实验,我也不赞同大人用这样方式炸岩。看看你们的头顶,已经在敌阵脚下了,不要笑了!”

    不知何故,典型的「水树郡」出场的服务型女机械人貌似也是军官,它神态怯懦的向前挤了又挤:“走在前面很危险的。”

    看到这一幕,目送这些人走向另一侧,而骑着马的「寡言」肆无忌惮的不断逼近,天琳娜感觉整个世界的某些常识正在随着传闻中的男人到来,噼里啪啦的崩碎。

    “报告长官!「阿波罗」长官已到位!请指示!”

    天琳娜总算听到了一点好消息:“不愧是!动作真迅速,他可能也有婴感吧。所有人听令!瞄准敌军总司令,给我狠狠地……”

    天琳娜高举的手,未能顺利的挥下,那个「打」字也无法说出口,因为她看到了所有婴计情况中最不愿意见到的一个——「寡言」的马屁股里钻出来一名人类,在望远镜下绝对就是刚才差点撞死她的那个囚徒港人——毋庸置疑,传闻是真的,「寡言」是找到了隐藏自己身份的方法的半神之子,货真价实,否则怎么可能从马屁股里拉出一个本该死透的人来?

    “……TT长官?”

    咕噜,天琳娜吞了口口水,用力挥下手臂,怒吼道:“给我狠狠地打!”

    如今,她再也没有任何退路了。

    无比绝望的形势下,她必须鼓舞全军士气超常发挥,装作一副无愧于姓氏骁勇善战的模样,否则……连她都退缩的话,所有苏沙人都会在转眼之间丧命。

    天琳娜在下令进攻的同时,考虑的则是比最糟更糟的情况或许,从最初开始她已经没有任何逃走路线了。从那个投掷活人的绝世高手的方位来判断,极有可能,向苏沙腹地撤退的路线全都被切断了。作为苏沙最强的不落城池「天磐岩之森」,后方(西侧)绝不可能轻易被围死,但若是仅仅堵截半天甚至一天还是有可能的。

    急中生智,她想到了除原路撤退回山顶,以及顺着敌军来路反向突围两条路之外的第三条逃生方案:

    A,正面战场棋盘山林里地形错综复杂,有条小路。

    B,从南侧断崖跳下去,绝不可能攀上来和绝对跳不下是两码事。

    摆在她面前能选择的路几乎绝了。

    右侧的天琳娜与寡言,左侧的阿波罗与女军官一众精锐部队同时打响激烈的战斗。

    在天琳娜的视角看去,无数枪林弹雨肆意疯狂的从上方倾泄下去,全部砸在「寡言」和机械黑马的身上。这是种恐怖的暴力,就算此刻下方的不是人类而是一辆苏沙最厚最沉的装甲载具也会被炸得连个渣也不剩,单用子弹埋都埋窒息了。

    一道粗大的激光束突破烟尘迷雾向着高台横扫而来。灼热的空气扑袭着扒在工事边缘的苏沙士兵,尽管地形优势起了作用当即毙命的人并不太多,却一时削弱了攻势。

    烟尘渐渐消散。

    独角因高温而令金属变得通红的机械黑马,一点损伤都没有。骑着马的寡言看起来……千疮百孔?天琳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正常的人类被打成筛子不应该还摇摇晃晃坐在马鞍上才对,反而就跟一块铁板凿穿了几个眼却不碍大事。

    除此之外,

    天琳娜不由「哈?」了一声,因为马周围多出来十几个看起来很弱的新兵蛋子。他们也穿着苏沙的制服,却不打算模仿的很像,貌似仅打算借鉴苏沙的武装风格。砰砰啪啪的,他们对着高处射过来子弹,没几发准的。

    上边是精锐,下边是新兵,这是场屠杀。

    莫名其妙的,天琳娜忽然找到了短暂的自信,指挥士兵们迅速击杀了马周围的那些纯属来送的赫姆兰提斯狗。尤其是,集中了比之前更凶猛的炮火全部轰在「寡言」身上。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新兵的尸体很快从岩地上消失不见,仿佛复活了似的,又纷纷从马屁股里钻了出来。天琳娜的头盔有望远镜功能,不会看错,还是之前打死的那十几个新兵。

    最扯的是「寡言」,被猛烈的炮火炸得只剩下半个脑袋和上身了,居然还活着……稀稀拉拉滴落的鲜血就像便宜的化妆道具。

    “我之前究竟在担心什么啊,只剩17%都死不了。”

    当「寡言」这样说罢,突然被黑马反叛,一击持续的激光灼烧,直至化为了白烟,不再留下半点痕迹。天琳娜和身边的苏沙官兵都停下了手中的武器,呆若木鸡看着眼前马杀主人的离奇一幕。尚未来得及欢呼些什么,张开的嘴却只能倒吸凉气。

    完好无损的「寡言」也从马屁股钻了出来。

    他咔咔的晃了晃脖子,用极低的喃喃自语在寂静的低谷里回荡好,实验还是很成功的,开打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