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A章:升了两级

    ·

    你把剑比在影染蛛的脖颈前,说道:“让你的同伴立刻投降。”

    遭到挟持的影染蛛彻底懵逼,倒也不是在犹豫究竟要不要投降,而是看不懂为什么你能一拳干掉自己的复制体。离得比较近的影染蛛也察觉到这边出了情况,纷纷把注意力转了过来,叫嚷声颇为混乱。

    “你干什么!为什么会被实力那么弱的人类近身?再做个复制体挡住他啊!”

    “打跪了,快来帮我!”

    “撤销影体再做一次!我们这边也在忙啊!”

    其他影染蛛就算想要抽几个圣骑影体来你这边参战,但圣骑这种高防前卫的特质基本上就是缠斗进而保护后排,黑影圣骑们如今根本抽不开身。跪趴在地的寡言黑影忽然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似被解除了魔法,然后在你脚边重新多出来一颗茧。

    你确认马上出来的依然是你的复制体,将剑刃于敌人脖颈抹出一道鲜血:“嗯,还不投降?”

    “我们影染蛛没有投降这个概念!”它仗着自己等级比你高上许多,飞快侧身拨开神器剑,将五根尖锐的爪子刺向你的咽喉,风驰电掣电光火石,看样子明明是类似法师的职业但身形消瘦的种族特点令它们比人类更加迅猛。

    刺空。

    什么东西?快放开我!它被你的念动力捆住,渐渐悬浮离开地面,越来越高,最后被狠狠甩了出去。

    这种技能就像被空气凝聚成的巨大手掌攥住全身,它什么都摸不到当然也无法挣脱,尽管等级差距令你无法捏碎它,但因为影染蛛体型问题,高高举起甩出去也很轻松。甩出去的方向当然是你计算好的在黑白大战的后方,一大群白色圣骑人堆里,这可怜的影染蛛马上就仿若石沉泥潭,眨眼间被魁梧糙汉七手八脚压制住生擒。

    茧破,

    寡言的黑影复制体站了起来,然后被你一脚踢飞,落地之后又被强制战败趴跪不起。从这个角度看去,「暗中介入者」这个诡异的装弱技能还真的要命。

    抓到了一个敌人,还剩六个。

    现在是两个影染蛛惊惶失措的叫嚣着面朝向你,企图施法,另外四个因为要操纵一百多名黑影的战局,显然法力和精力都顾不过来了。

    两个影染蛛同时对你施法,却在你的脚边冒出来仅仅一个茧。你转头看了看激烈的战线,好像黑白双方人数相等,估计是无论多少个影染蛛都可以做出与目标相同数量的影体,只是法力够不够的问题。换句话说,对于你,它们也只能做出一个你的影体。

    你扬起了嘴角,觉得这件事非常奇妙因为等级差距太大没给寡言留下任何的神器,反而让影体没装备;因为寡言是名义上的真身,所以影体也是寡言;因为寡言被技能频频按在地上战败趴跪,所以影体脆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怎么这么巧,我还真是……呃!”

    第二个影染蛛对你释放的法术是一团半透明的漆黑冲击。也对啊!谁也没说过影染蛛亚人只会复制,会几个攻击法术傍身也很正常。

    当你看到一个80级法师向你扔出来一团冲击波,连额头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能不能在抗住一击之后还有命,这件事还真不好说!

    以你的经验,这个位面的许多魔法都是受到系统修正百分之百追踪命中,仅凭脚下的敏捷去躲是不可能了,事出突然你也来不及施展信仰不坚的半吊子防御法术。于是,你举起盾牌全身缩成一团咬紧牙关!只要给你剩下半口气,这里一大群治疗职业,尚有回旋余地。

    咚!!!

    你自苏醒以来从来没承受过如此沉重且震耳欲聋天旋地转的攻击!太狠了!太沉了!太摧心裂肺了!打个比喻,你好像被苏沙专门用来撞城墙的重型装甲载具「铁砧」从正面全速撞到怀里,令你眼睛霎那间无法对焦,甚至怀疑昏过去了零点几秒。这法术到底是什么东西,特别蛮!

    感觉上,你能被这一发冲击炸到世界的另一头,

    再一睁眼,

    你把对你施法的影染蛛给刺死了。

    ……

    ……嗯?

    你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活得好好的。左手保持着紧握盾牌的姿势,腰身弓缩,右手握着剑姑且做了一个防御意图的平举姿势,而此时剑身已经完全插进了影染蛛的胸膛。你的手、剑柄护手、影染蛛胸前的皮甲,三者紧紧相挨。你抬头看了看对方,幽红而愕然的眼神在临死之前瞠望着你,离你非常非常近。

    你的身后几步之遥是刚才不懈努力要复制你的影染蛛,它还盯着前方你原来的位置,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你的前方是四个躲在树林里操纵战局的家伙。

    你拔出剑,

    咕咚一声,影染蛛倒地。你的剑身上象征杏的有那么一点点血迹,尸体嘴角上隐约也有点血迹,后来你才知道「荣耀之心」很多暴力血腥的内容都被有关部门最大限度的和谐了。

    “你……你是怎么……”旁边的影染蛛这才回过头来,看到你杀了一名同胞,双眼睁得滚圆,连说话也不连贯了,“明明你……那么弱,怎么会突然跑到我的身后?……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攻击力?”

    剑在你的手中旋转一圈,最后停在盾牌旁边,平举,稳定,直指对手的心脏:“好像是反向击飞?来,配合一下,或者投降。”

    “去死吧!”

    又一次,影染蛛也向你释放出黑色半透明的冲击波,又一次,你犹如被战车狠狠撞到般全身震荡。

    你终于确认,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影染蛛亚人们都是召唤系的施法者,属于典型后排职业,它们除了大量的技能都用来复制影体之外,还有不少可以击退敌人保持安全距离的控场法术。扔你的这一发,看似沉重却诣在突出大幅度击退拉开距离的效果,而非造成伤害。

    你的「纸片逃生记·鸢盾」篡改之后简述,是这样写的「举盾“抵挡”时,大幅增加你被对手向“前”击飞的效果,并免除50%伤害。如果自行主动向“前”跳,击飞距离越远,免伤效果也越显著,可到达100%免伤。」

    敌人越是企图把你推远,你越是会高速向前飞出去。

    你主动迎着冲击波纵身一跃,在盾牌遇到法术的瞬间,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连你自己都没能看清。你的剑刺进了影染蛛的胸膛,又一次秒杀。

    拔剑,

    咕咚倒地,影染蛛永远不再动了。

    这把剑被你改的威力惊人,锋利且坚韧。以10级的臂力刺去都能弄疼黑影圣骑,更何况配上你那件增加速度的披风,借助80级冲击法术的强横力道飞身刺出的一击?只要够快,纸片都能砍断木棍。

    实际上影染蛛们不止有复制影体和大幅击退这两招,但事态发展远远超乎了它们的预料,于是下意识的想要拉开距离再从容的思考对策。你对此毫不知情,只觉得无论复制还是击退都不起作用,稳得很了,所以当你提剑一步步逼近其他四个影染蛛时,煞气十足。

    这份无与伦比的自信绝对跟你的实力不符,跟与你身后躺着的两个同胞尸体极端违和,令余下的敌人见罢也慌乱了。

    它们无暇顾及你,光是顶住一百多人的「白狮圣骑团」就已经竭尽全力。预定战术是倒下一个黑影就再补上一个,不久就能用1.5倍的人数优势击溃正牌军队,所以它们的法力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当你从侧翼接近后,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致命了。

    挥舞短刀威吓你退下,它们既没余力去对付你,也认为以你这种孱弱的实力是无法近身的。事实上它们想的也没错,貌似被淬了毒的精致匕首,划到恐怕都不是小事。

    谁说非要用剑了?它们不愿再用法术轰飞你,所以你也不宜近身交战,掏出了手枪对着最近的一个影染蛛太阳穴砰砰的点射。

    滋哇乱叫,这手枪是你改造过,增加了出膛威力的苏沙军用正规配枪,打得它们贼疼。可能是等级高血厚,也可能是身外有一层法师特有的魔法防护,居然打了五六枪才死掉。

    太真实了。

    你的面前是因为操控数十个影体所以脚下无法移动半分的,法力匮乏的高敏法师,它拿着黑紫色带着华丽雕刻和倒刺的弯刃匕首不断在半空中画着形状,企图如同曾几何时那般拨落飞过来的箭矢,却每每挡空。近距离下肉眼看都看不清,怎么可能做到,子弹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和弓箭同样档次呢?看起来对方死之前超疼,直用土语叫骂不停。

    霎那间,十几个黑影突然化作青烟消失。

    剩下三个影染蛛逃得倒也快,一看大势已去居然马上跳了起来,转身就跑完全不遗余力!它们临逃时并没有解除黑影,但黑影失去了法师的直接操控明显削弱,完全不是白色圣骑们的对手。指望不上它们能在摆脱黑影纠缠之后,还能追上敌人,于是你只好亲自动手。

    手枪打伤第一只影染蛛的腿,令其一瘸一拐,然后又用狙击步枪打伤第二只影染蛛的膝盖,令其只能在地上匍匐。由于没有升过任何狙击技能,无可奈何的让最后一只影染蛛边开幻术边开隐身成功逃远了。

    后来,

    你被一大群圣骑士和生命祭司欢呼着高高抛起,大喊着万岁,胜利了!

    这群莽夫压根都没问你究竟是谁,更没有瞧不起你的低等级,直接把你当做了英雄。

    在你的眼中,全世界一上一下,时起时伏。

    你毫不吝啬的享受着这短暂的荣耀,因为确实全靠你这个弱者,这群高手才没有内讧起来惨遭伏击,更因为你「暗中介入者」这个奇葩职业,摆脱影体缠斗成功袭击了敌方侧翼。

    “哇,那个人类好厉害啊,明明实力超弱,怎么做到的?”

    “……你要去哪里?”

    阿塔低声感叹一番,然后蹑手蹑脚的偷偷向着旁边溜走。寡言恐怕没实力能阻拦一个影染蛛的逃脱,但姑且还是要问一句。

    阿塔吐了吐舌头:“逃走啊。我会给马赫沙拉带来很大的麻烦,虽然还没想到去哪里,唉嘿。”

    寡言哦了一声,然后萨恩迪亚在半空中指着阿塔的方向,唰的消失了你取消了「暗中介入者」的技能。

    众位骑士正忙着把你抛高欢呼胜利呢,突然手里没了人,皆是愕然。在惊讶之余,他们顺着萨恩迪亚最后指着的方向齐齐转头望去,正好看到缩拳弯腿的一个黑妞,已经溜到房屋后面的墙边了。

    糟糕……阿塔嘟囔了一句,撒腿就逃,下场当然是被众位糙汉七手八脚生擒。

    “都让开混账小子们!敢他妈对你们嫂子动手动脚,不想活了!”马赫沙拉推开众人,把满脸委屈的阿塔搂进怀里保护起来,倒也没真生气。

    同样因为大胜而心情极好的副团长基恩,对于阿塔一事也没有立刻追究,“把那三个俘虏抓好了,别跑了!我有很多问题需要好好问问他!”

    后来你才知道,影染蛛也会投降,所谓的拒不投降只是寻常的嘴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事情告一段落。

    「柳辉城」自从和影染蛛对上,输多赢少,这还是首次抓到战俘,外加一个逃走的移民者阿塔,副团长极力主张先把两个影染蛛带回去,由于对阿塔的态度友善了些,团长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们要押送战俘回去,你和毛毛也打算把村长之妻护送交差。

    没几句话,阿塔利索的全盘招供:“我是影染蛛女皇候补之一!是你们的敌人!哈哈哈!”

    马赫沙拉与基恩呆呆的望着狂笑的阿塔。

    摸了摸头,马赫沙拉问:“……你又在搞什么鬼机灵?”

    “?!可恶的人类,不要装作与我很亲近的样子!”岂料阿塔突然用指甲划伤了马赫沙拉的脖颈,留下了两道殷红血痕。

    士兵们齐齐备战,却被基恩伸手阻止。

    马赫沙拉歪着头,一脸不解的盯着阿塔:“所以说,你在干嘛?”

    “你是我的敌人!我是伟大影染蛛的女皇候补,也是你的敌人!以前和你的恩爱都是假的,是做戏!你被我骗了,哈哈哈!”

    马赫沙拉伸出双臂将阿塔拥入怀里,抚摸着后者的头,喃喃道:“我老是看不透你到底在想什么……不怕了,我会保护你的。”

    “放开我……你这……”

    说到一半,阿塔捶打坚硬铠甲的小拳头渐渐停了下来,最终把脸埋进火热胸膛的冰冷铠甲里,抽泣起来。她不再挣扎和反抗。

    马赫沙拉对基恩点头致谢,谢谢后者没有动粗。

    “副团,那女的不是自称……还伤了团长?我们为何不动手?”

    “是不是傻?那女的若真是敌人,刚才早就从背后夹击我们了。你觉得女人的脏指甲能伤到马赫沙拉?吐口吐沫就痊愈了。”基恩冷静的分析道,“虽然不清楚她想干什么,但八成是打算与恋人划清界限,以保马赫沙拉周全。”

    不过,

    女皇候补这件事倒是给了基恩一个提醒。

    基恩收起武器,走上前对马赫沙拉说道:“据斥候所报,此次影染蛛大举侵袭是因为更换了新的女皇,真的假的?”

    阿塔默默点点头。

    基恩大喜:“好消息啊!让你小女朋友去当新女皇,战事不就马上能平息了?我们这就送她回城,向上头请示,自古扶持伪政权都有先例,屡试不爽!”

    “开玩笑呢!”马赫沙拉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家老婆就是承受不了皇位继承仪式,所以才背井离乡的!我遇到她时,可怜的跟个失魂落魄的落汤野猫,我精心呵护到今天才好不容易见到天使般的笑容,而不是他妈为了给你推回火坑的!”

    “去当新女皇,怎么就是火坑了?”基恩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团长鼻尖吼道,“就算是火坑吧!看看现在还昏厥在屋里的这几个无辜平民!她一个人跳好,还是无数人跳好?”

    啪!马赫沙拉甩开副团长的手:“军人作战打仗保家卫国就是天职,一路击溃影染蛛全军、全族即可!拿一个女人祭天换取和平,你怎么不退出军职?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我要这一身力量何用!”

    毛毛盯着你,

    你指了指争执的两人。

    毛毛又懂了,跳进两人中间的当然又是皮厚的。

    你让毛毛向着谁说话?

    A,马赫沙拉。(守序-10)

    B,基恩。(守序+10)

    或

    C,抹稀泥,让他们冷静一下,再拖拖。拖的结果会好转还是更糟就只有天知道了。(善良+5)

    D,转告他们:“刚才的英雄自称萨恩迪亚,他是卖绿帽子的,很快还会再见。”毫无悬念,团长和副团长全都会与你敌对。(人杏+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