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0-D3章:弱者

    ·

    “当然是跳到两人中间,高喊别打,都别打!”

    “可是,那样你会很危险吧?”

    “是有点。”

    “还是我去吧?”

    你默默的点头示意毛毛说的完全正确,于是大手一挥指着气氛极度紧绷的位置。毛毛看罢连连眨眼,握紧盾和剑,好像明白了什么肯定是谁皮厚谁去啊,她的担心完全多余!

    随着团长和副团长争执声越来越激烈,周围的士兵们也仓皇失措的摇摆不定。火药味越来越浓,现在已经不是劝架或观望的时候了,这边一言那边一语说的都挺有道理,迫不得已开始各分左右站队的人数也迅速攀升。十息的时间,百余名队伍已经有半数明确了位置团长身后的支持者大多是入伍多年的骑士,铁杆死忠,而副团长身后则聚集了几乎所有生命祭司以及新兵骑士。

    这样继续下去,一旦真的自己人打起来势必损失惨重。

    当然你也有于劝架,毛毛也一样,但团长和副团长没有可以退让的余地。

    马赫沙拉双手将巨剑横举在胸前,弓腿塌腰一副马上就要刺过去的姿态,声色俱厉的警告道:“我再说一次!阿塔是我的女人,我们认识是在一年多前,完全和最近的影染蛛侵袭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你他妈能不能分清楚好歹,再张嘴废话?”

    “公私不分!立场不坚!”基恩高高举盾挡在脸前,将铁锤掩在对手看不清的身后,字字如钉,“影染蛛大举进犯,至今未查清缘由,她一个高阶影染蛛怎么可能于此事毫无关系!就算未参与其中也必定知晓内情!要么审问,要么拷问,要么拘禁当个人质,要么杀……要么以我的权限在这里把你判处通敌卖国的死刑!你他妈自己选!”

    马赫沙拉气得嘴角狂抽。你第一次见他,看来可能真的是个嘴笨的武夫,居然被当场咽得说不出话来。

    他猛地一剑刺过来!

    基恩举盾去迎!

    当当两声!毛毛听了你的话,跳进了两人之间在关键时刻阻止了战斗。是极勉强的,也多亏了马赫沙拉、基恩和毛毛全都是高防低攻职业,这才有了成功介入的可能杏。毛毛开了好几个防御法术,用盾牌扬起了团长的双手巨剑,单手剑压住了副团长的盾牌:“别打,都别打了!”

    本来两边就不是仇敌,勉勉强强被毛毛劝阻了,尽管双方的情绪仍然十分激动。

    “我了解阿塔的为人!而且她的出现时机与此事压根无关!你就是歧视亚人种!”

    “一年多就了解「为人」了?这么多年我怎么没看出你是个因女儿私情误事的背信者?”

    “别再乱动了,都擦到我好几下了!你们,谁快来帮我拉开他俩!”

    没人动。

    你默默的叹气,如果之前毛毛争取到了副团长职务没有着急火燎的用神技卖掉,现在说话还会有点效果。这群士兵此刻大多想得不是「拉开两人」,反而是「如果证明自己的首领是正确的」。有脑子的都看明白了,这位叫阿塔的女亚人恐怕杀了自己的同胞而且藏在角落里,不该是敌人,但另一批士兵也认为确实应该先把阿塔抓起来,哪怕是大家坐下来边喝茶边询问,因为刚才大家都看到了,阿塔用了个替身逃走了,而且还打算装死找机会溜走,当然要动武逮捕。

    你再度把神器手绘画掏出来,高悬在墙上,然后默默走出了拥挤嘈佑的破屋里。

    手绘画起效需要些时间。有毛毛在估计这群人打不起来了,万一真打起来……一百多口子80级,擦下误伤都不是好玩的。

    你走出了人群,蹲在地上托腮。你的身后是无聊吃瓜群众在围观市井吵架,你的前方是村庄一条主路,不远处紧挨着是密林。

    “唉……”不由叹气。

    不确定是你经历过的战场和阴谋太多了,还是身后这群吵吵嚷嚷的80级NPC智商不够,事实超级明显的摆在眼前却仿佛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若真的内讧起来,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假设阿塔确实杀了几个同胞,那为什么不赶紧逃,却非要把尸体藏起来?藏给谁看?留下又是在等谁?

    她和团长恋爱已久,不可能不清楚高阶圣骑士可以识破幻术,所以把自己和一群昏倒的人类伪装成尸堆不是在等马赫沙拉,而是其他影染蛛。她杀了同胞,或许是已经断了退路,亦或许是想要把这些人类救走,所以只能把尸体藏起来,试图骗过同胞,当它们离开才能逃走。

    也就是说,

    你站起身,拔此时此刻引起警觉,用备战的姿势提防不远处的密林……只有你一人。

    你把毛毛刚才送给你的氪金物「制片逃生记·鸢盾」三个关键词全部篡改,连同神器剑和其他装备全部配给了萨恩迪亚,做好了随时用「暗中介入者」技能变身的准备。

    盯得久一些,空无一人的密林里从阴影角落里逐渐浮现出几个「影染蛛」的字样。凭你的经验,对方使用了中阶的隐身技能,虽然无法破除隐身,但会慢慢在透明的位置半空悬浮名字。它们躲在密林里,静静等待着「白狮圣骑团」自己内讧。不过,貌似它们现在判断恐怕一时半刻打不起来了,失去了耐心。

    忽然,

    在密林的边缘出现了十几个看起来黏糊糊颇为恶心的茧,不断的蠕动,并散发着不祥的黑色魔法荧光。茧的数量急剧变多,转眼间变成了四十多个,显然马上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破茧而出。你怔了怔,原本还打算独自抵挡第一波袭击呢,顿时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感受到你迎战的反应,毛毛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与此同时,第一波魔法茧爆开,站出来十几名犹如黑影般的人形生物,大多拿着盾牌和长剑,就像是……

    “毛毛!是影染蛛!怎么突然从六七人变成了四五十个了,我去!”

    “敌袭!”

    副团长立刻放弃了争执,带兵冲了出去迎战,团长也拽着阿塔紧随其后。「白狮圣骑团」所处的地形不理想,大约有三分之一都挤在小破屋里。不幸中的万幸他们并没有真的打起来,否则就会被偷袭个措手不及。

    奇景出现了!对面十几个黑影人形举着盾牌开着技能化作一道道疾风冲撞过来,这边二十多个白铠骑士也举着盾开着技能化作一道道疾风冲撞过去,霎那间犹如战场上一大堆重装骑兵互相对撞,直接短兵相接战况白热!拿盾牌大幅击退敌人造成身体失衡,沉重的劈砍在敌人的坚固铠甲上,每个战斗的细小动作都牢牢牵制住对手绝不允许绕过自己,这种典型的高防前卫战士的集团战声势浩大的爆发在你的咫尺之遥黑白两方完全相同。

    “复制?”你拔剑也上前,躲在龟壳圣骑的侧后方向黑影人形刺了一剑。嗷的怒吼,好像扎疼了,黑影腾出手来向你反击,用盾牌正面砸在你的剑刃上,又嗷了一声,被神器剑返还了伤害。

    呃,

    你忽然双膝发软,退后数步。

    明明用神器剑返还了伤害,而且对方还是用的盾牌砸过来的,其威力却依然令你难以承受。这就是巨大的等级差距,完全不是对手。对方的黑影人形恐怕也是80级。

    你看懂了。躲在树林里的才是真正的影染蛛亚人,而眼前激烈交战的黑影人形是魔法变出来的复制体,复制的这些圣骑士。不仅装备一样,连战斗习惯、技能和威力都完全相同,这样打下去当然是两败俱伤最后被树林的真正敌人坐收胜利。而且,暂时白方人数较多,但茧正在持续不断的增加,迟早会被更多的复制黑影吞没。

    有NPC在不断的高喊:“顶住!这样的复制魔法它们撑不了太久!耗空他们的法力!”“包围上去!尽量找自己的复制体,尤其是队长级以上的!”“并非完全复制,他们大约仅有本体的80%力量,压制!压制!”

    很快,你也看到了毛毛的复制体。居然连玩家也能复制吗?黑乎乎的完全看不到任何五官,就跟把影子从地上拽起来似的。影子在混战中直奔毛毛挤了过来,与其直接对上,她俩的战斗方式完全一致,就算偶然不一致也能即时模仿,在打大群NPC里显得特别扎眼,圣光频起。

    别担心我!我做过大量与自己职业战斗的训练,没有问题!毛毛还不忘对你高喊,看来游刃有余,本来她就是竞技场出身靠操作混饭吃,不可能输给NPC模仿者。

    你担心的不是她,而是别的。

    你抓抓头,开始回忆,

    回忆自己当初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会选择来高端任务的区域寻找线索。线索找是找到了,但也找到了神仙打群架,完全加入不了战局。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与失落劈头盖脸袭来,几乎令你窒息,曾几何时你叱诧风云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也是绝尘与寻常高手,但如今……呃。

    除了袖手旁观喊加油,你唯有连连后退,直至退到了小破屋的门口附近。心想着这里应该安全了吧,回头一看,嚇!阿塔就在你身旁!这家伙也是影染蛛,而且也是80级!

    你对她笑了笑,

    她也对你笑了笑。

    阿塔觉得尴尬,主动解释道:“……我不能帮忙战斗的。”

    “因为是同胞下不去手?”只要别趁乱对你下手就好。

    “不不。”阿塔连连摆手否认道,“我们复制不了同胞。如果我也参战,那就是也复制圣骑或生命祭司的黑影,根本分不出敌我,唯有添乱。反正,亲爱哒绝不会输!”

    你盯着眼前这个黑妞握紧的小拳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和这家伙同一个水准了。这可不行!不能怂!于是你留下寡言做分身,自己变成了萨恩迪亚全副武装,从战场侧面绕向六七个影染蛛。好歹萨恩迪亚20级,应该离80级差距小些,趁乱偷袭施法者本体……多好的主意!

    你有神器披风的特效,步伐轻盈速度很快,又开着隐身系列技能悄无声息的行至影染蛛的侧翼。其实,就差几米而已,你就能到达了一个瞬移直接扑进它们怀里,给予致命偷袭的距离,但是被其中一个影染蛛发现了!

    硬刚不行,

    偷袭也被察觉,

    就算继续瞬移到敌阵里也是杀一两个然后自灭,于是你连退数步,暗暗叹息这里根本不是属于你的战场。

    影染蛛抬抬手,在朝你的方向极近之处变出来一颗魔法茧。看着它盯着你露出邪恶丑陋的坏笑,不用猜也知道,马上就要变出来一个你的复制体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本来周边的NPC和怪全都比你等级高了许多,我方又受到了伏击陷入了混战,现在你又不得不面对一个复制体就和那些黑影圣骑一样,有同样的装备、技能、战斗习惯,甚至连力道和速度都模仿的惟妙惟肖预想到数秒之后,有一个拿着锋利无比附带反伤的神器剑,新入手的神器盾牌,穿着加速的披风,抵抗精神控制的护心镜,并且还会瞬移、念动力、炼气、穿心一击、至死接触等极其凶残的技能,而且还新学了防御、治疗系的魔法。你居然要和这样的家伙为敌?

    别开玩笑了。如果你的复制体也是20级还好,万一出来80级,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糟糕,

    糟糕!

    糟糕极了!

    你压低重心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复制黑影人形缓缓从爆裂的茧内,踏稳脚,挺直腰,仰面朝天犹如无声的狂啸,甚至传来了脖颈关节咔咔作响的热身声。可怕……可怕!你眼前真的出现了自己的复制黑影,恐怕这是时间最恐怖的噩梦了,以前,从未想过要如何对付自己这些凶残的技能和装备,现在也想不到。

    唰的一下,你的黑影甩头瞪向你,眼中散发出幽幽红光。那是种本能,它立刻把目标锁定到了你的身上。随着他每向你迈出一步,你就退后一步,满脑子都在思考到底要怎么从会瞬移的自己手心里逃走。

    “……嗯?寡言?”

    忽然你站直腰身,双手低垂,歪着头盯着自己的黑影。没看错,这个黑影的轮廓不是萨恩迪亚的,而是寡言的。

    嗯嗯嗯嗯?什么情况?

    是寡言的身形没错,没有带任何装备,而且只有10级。叮叮当,你的脑袋里迅速思考一番,将拳头砸在手心里,自言自语道:“嘛,算了。”

    你瞬移过去,把迎面瞬移在半途中的黑影一拳打翻在地。你绝对没有特别用力,但黑影却直接跪倒在地再也没能爬起来。你的眼前除了两三个目瞪口呆的影染蛛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了。

    离你最近,也是刚才复制你的那个影染蛛彻底惊呆了,指着你的手臂不断颤抖:“你!你、你怎么回事!?”

    “强制装弱。说了你也不会懂的。”你把剑比在影染蛛的脖颈前,说道,

    A,“让你的同伴立刻投降。”(善良+5,守序+5)

    B,“晚安。”(善良-5,守序-5)

    C,“想听的话,跟我走吧?”(人杏+5,守序+5)

    D,“怪物。”(人杏-5,守序-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