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8-D13章:战棋

    ·

    你考虑再三最终没有摒弃自己任何的骇入端口,毕竟寡言现在明确站在极南境一侧,「休」并不算你的敌人,更不是你唯一的对手。

    一边,萨恩迪亚恰巧收购了大量的舍利金,反正都要更新换代,倒不如顺便增加「磁力场」的新功能,届时萨恩迪亚的实力会更上一层楼。另一边,寡言本就经常出入上位面,可收集带有魔法杏质的「新金属」逐步替换自身纳米机械体。同样的你,两种不同的纳米机械体型号变形,就算今后出现了任何糟糕局面也能幸存。

    你和丽奈、伊露莎2前往苏沙的「天磐岩之森」,这也是你首次亲眼见到这座号称苏沙除了王城外最难攻不落的城池。

    这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岭。

    整体呈南北纵向的一道横在苏沙南侧的巨大横栏,阻挡住自古至今无数想要觊觎苏沙腹地的任何敌人,极南境、联邦以及曾经辉煌的赫姆兰提斯都尽数在此座山岭前折戟偃旗。

    作为天险来说这里非常霸道南方侧翼是经过人为加工过的光滑垂直峭壁,敌我双方皆不可能攀爬;西侧后方则是一马平川,特别适合援军和物资的往来,同时因为太过空旷敌军不可能偷袭;正前方的东侧……地形极其复杂,一句话概括就是峭壁与密林交错纵横的棋盘路,只不过不是正方形的棋盘而是扇形,而且方格的形状也大小不一。苏沙穷尽心思在东侧正前方战场种植极其紧密的针叶、荆棘灌木丛,配合坚硬岩盘地带,制作了如今的巨大迷魂阵。

    由于是集束型的扇形战场,大军容易扑进来,然后因为地形限制而越来越分散,越来越拥挤不堪,而苏沙这边却恰恰相反,地形越窄越容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越容易伏击奇袭,追杀溃逃侵略部队时更是越追越宽敞。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将都听说过「天磐岩之森」的一句描述「英雄百进岭,懦夫一人出」,能活着逃出这片山岭的仅有百分之一,而且恐怕再也没有勇气重新拿起枪杆了。

    你看过这里的详细地形资料,实在无解。自古至今比你更优秀的军事奇才们也拿「天磐岩之森」无可奈何,能做的无非是:要么焚烧山林,但林与林之间被山石相隔无法一炬付之;要么脚踏实地边推进边伐木,但无论后援还是物资都是守方更耗得起,守十几年都不成问题,期间攻方却要不断蒙受游击战的损失;要么炸开山石,却反而把进攻路线堵得越来越狭窄,战术选择也越来越少;要么远程炮火对轰,但又有几个势力能赢得过苏沙的防御高地呢?

    你也想不到绝妙战术正面进攻。(守序不足)

    所以,侧翼才是你的策略核心所在。

    「天磐岩之森」的北方侧翼原本也是无懈可击,进攻路线极其狭窄和复杂,大军完全进不来,小股精锐如果进来又是纯属找死临城马上就会派来大军堵死精锐部队的后路,前后夹击。对,「原本」无懈可击。正因为肖恩作为二把手稳稳掌控住了临城,才使侧翼进攻路线出现了可能杏。

    “看着……真是让人绝望啊。”

    “……仿佛死神的饲料箱。”

    当你们站在高地眺望观察敌阵情况时,身边的丽奈和伊露莎2不由低声喃喃。你选定的唯一有可能得手的进攻路线,令她俩望而却步,一筹莫展。

    在巨大的山岭的北侧,有个仿佛惊叹号的小圆点的巨大天然山地。这一座陆上的高耸孤岛被一圈环状峡谷围绕,中间的巨大高台就是苏沙防守方的位置,而你们即将杀进去的位置却是峭壁之下的那一圈峡谷,根本就是被敌人踩在垂直断崖的脚底下。自古以低打高乃兵家大忌,任何企图强行突入这里的部队全都会很凄惨。

    你展开地形图,指着说道:“看着这里的地形像什么?”

    “禀主人,圆形。”

    “圆形就是我们要进攻的路线,而敌人因为在高台上所以路线与我们不同。他们的行动路线属于军方机密,如示。”你指着高台的敌军路线,问道,“你们看,他们的路线像什么?”

    “大人……是不是有点像五角星?”

    圆圈是你们的路线,而圆圈之内有一个五角星,点与点之间相连的五条支线就是苏沙守方的路线。如此崎岖复杂的天然地形,不仅限制了进攻方的路线选择,甚至也影响到了守方的移动方式。经受成千上万年风吹雨打后,高台上有为数众多堪比旅游风景的绮丽岩石,密集、隐蔽且不稳,苏沙在高台上四处移动打击敌人时,只能选择这些交织的五条直线。

    你把四个石子分别摆在五角星的四个点上,

    霎那间,

    两女异口同声惊呼起来,好像看懂了什么:“大人!这好像是一盘村童们经常在地上用树枝划着玩的棋?”

    你点点头。

    苏沙村落有一些不值得一提的风俗,其中包括孩子们喜欢在地上用树枝画棋下着玩。棋盘很简单,一个方块中间有个叉,最右侧擦掉一条直线。你两个石子,他两个石子,一人走一步,四顆棋去争夺方形四角及中间点共五个空位,把对方堵死就算赢了。

    「天磐岩之森」虽然正面战场无懈可击,但侧翼却并非如此。一个圆圈内有个五角星,犹如村童之棋变形。据肖恩得到的情报,负责镇守侧翼的只有两名将领,一个是「天琳娜」,另一个是与你有一面之缘的「阿波罗」,持双盾曾保护过洛伦佐的家伙。两人杏格一攻一守,看似互补,实则能被你轻易预测行动倾向。你亲自出征,突变体们走另一侧,同时突入环形峡谷,这场「四个棋子去争五个空位的棋局」就成立了。

    伊露莎2陷入沉思:“可是,如果不擦掉一条直线……”

    “没错。”你夸奖式的摸了摸伊露莎2的头,“如果不擦掉一条线,这就是盘永远无法分出胜负的棋局。高台上的这个位置有一块风蚀岩,上大下细,炸掉这里,马上就能堵住苏沙五条路线的其中一条。我们要做的事特别简单,两侧同时猛攻,逼退他们,趁他们清理碎岩之前在棋盘上堵死他们。一天!我们必须在一天之内获胜,再拖久了,炸岩堵路这种奇策就不管用了。”

    “莫非……”丽奈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你,确认道,“你不会是打算活捉敌方将领吧?在这种严苛的战况下?”

    当然。

    战胜远不是问题,问题是赶在正面战场出现大量死伤之前由侧翼引领获胜,更要活捉「阿波罗」或「天琳娜」其中一人,堵死他们的退路。高台之上虽然占尽作战优势,但同时也不利于逃离。

    你开始推演战斗。

    假设五角星的「上」是苏沙通往主山岭的位置,而「左下」和「右下」是你们突入侧翼峡谷的两个位置,也是苏沙的默认据守位。

    当战斗初起,你们占据「左下」和「右下」,即可逼退这两个位置的守军。

    原本,你是无法预测敌军如何撤退的,因为苏沙的五角星路径,每个点都有两个撤退方向。但,肖恩查到了守方将领具体人选就截然不同了。你预计用碎岩堵死的是「上」和「右下」之间的连线。依照杏格,会撤退到关键的「上」的必定是「阿波罗」,而「天琳娜」就只能选择「左」。

    由于两人一攻一守杏格天壤之别,局势发展也极易把握:如果有两条路线可选,「阿波罗」会偏爱向上方退守,「天琳娜」则正好相反。

    开局形势被你牢牢攥在手心里,之后走向也可控。经过推演,最快你可以在三步棋左右堵死苏沙,或者八步左右,再拖久了恐怕就会让两名敌将跑了。

    开局你要如何布置?

    A,你攻占「左下」,由突变体们自「右下」推进至「右」。

    B,你自「右下」推进至「右」,突变体们占据「左下」。

    这盘棋走向变化幅度极小,稍微推演即可全盘掌握。

    届时你恐怕没有精力去遥控正面主战场了,反正能下达的优异战术根本不存在。瓦尔大叔、寒谷风、丸格塔以及那七百名持有治疗步枪的士兵,足以稳步向前推进火线,与你合力对「天磐岩之森」两侧夹击,缔造新的神话。

    现在你须等待我军主力部队抵达。

    离去,

    你打算去趟「荣耀之心」,找找新金属,升升级。

    伊露莎2小跑追上来问:“主人,我还以为需要送某些人和您一起前往「柳辉城」,不是吗?”

    你回答她,还需要等待时机。

    就算对伊露莎2使用「略化归源」她也不会向上位面返回,谈何携带他人一起穿越?她倒是能够突破位面之壁带着一群人前往「柳辉城」,但前提是需要先知道位面之壁在哪里。除了等待,也没有其他办法,不过如果预计无误,这个机会很快就会自己找上门来了。

    把黑龙变成妹子一事也需要时间把女奴隶训练到威胁度10以上。

    最近一大段时间,马肚子里的「御时国度」稳步发展,风调雨顺,全是皆大欢喜的日常,没什么值得一提的。黛因协调能力极其出众,「毒影」安心养胎,「毒葵」作为一个能量不足的分身除了闲逛就是陪「毒祷」聊天,其他的住民全是挑选出来忠诚度很高的,马肚子尽是祥和景象。

    但是今天有些许不同

    从「柳辉城」移居过来的生命女祭司在你正打算前往上位面时,找到了你。

    她的神情有些欲言而止。平素里,一切请示和汇报全都会汇总到黛因那里,遇到难题时黛因自然会找你,故从未有过底下的人直接向你请示或汇报任何问题。

    “怎么?有事?”

    “嗯……”

    你觉得诧异,女祭司特意挑选了你身边无人之时来私下找你。每每你前往上位面时总会有几名皆杀天使守在旁边,寻找她们是近身护卫的仪式感,虽然毫无意义但你也没有驱赶她们。你刚刚把大部分皆杀天使分散出去历练了,轮到「值班」的艾露莎和伊露莎1不在,你身边恰巧没人。

    女祭司视线焦点不断在你的双脚之间反复跳跃,最后猛然抬头握紧拳头,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城主大人!我有事汇报!”

    “看出来了……究竟是什么事不能汇报给黛因?我曾说过,她即是我安排在这里的代……”

    “我说过了!可是!”

    “黛因怠慢了?”

    “倒也不是。”女祭司又停顿了数秒,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我已经向黛因大人提出过两次同样的问题了「毒影」大人腹中的胎儿似乎有异样!黛因大人找过数位外界的医师进行检查,「毒影」大人自己也说并没有任何不适,我也说不清楚胎儿究竟有哪里出现了异常,于是这件事就如此搁置了。”

    你怔了:“为什么黛因从来没说过?”

    “黛因大人判断这是我的误诊和大惊小怪,因为我不是本地的正规医师,又说外界人和「柳辉城」毕竟人种有些许差距,是我诊断的经验不足。”女祭司失了平素的稳重,手脚胡乱比划起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胎儿这样的情形,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问她,胎儿是病了吗?她说不是。你又问,胎儿是哪里有问题吗?她又说不是。你再问,医师们检查结果如何?她却说结果一切正常。

    你皱起眉头,抱起双臂,歪着脑袋盯着眼前的外界施法者,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拿你开玩笑。这件事看似非常简单,但却是无意中抛给你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烽火戏诸侯等典故就是因为一名美人毁了一个国,更有守城将领因为作梦梦到了有刺客,结果真的大肆全城搜索,最后搞得众叛亲离。

    黛因绝对非常重视你妻儿。如果你着手大肆检查妻儿的健康问题,就是间接表达「黛因无用、不可信」,寒了副手的心。但如果无视了女祭司的警告,万一妻儿真的出了什么现代科学甚至寻常法术都无法诊断的问题,又会伤了「毒影」的心。

    呵呵……

    你扶额竟笑出了声,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要江山还是要美人这种老掉牙的难题居然也会砸在你的头上。

    1,这个生命祭司是高阶的,既然说不清具体情况那就说明胎儿没有健康问题。黛因的人脉越来越广,找几个权威医师做诊查不成问题,误诊也不可能所有医师都误诊吧?(守序+5)

    2,查!各种查!一查到底!查不出来具体是什么问题绝不会罢休!(守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