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6-B章:环祝苦修仪式

    ·

    翌日黎明。

    你抓紧时间把诸如肖恩、边境新城占领治安、巩固我军前线后方的安定、北陆骚乱与洛伦佐的情报收集等事项处理稳妥,都是些繁杂且毫无难度的小事。没事便是好事。这样平稳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了。

    你骑着黑马以寡言的身份迎风伫立在边境新城的三角大门门前,身后是以黛因为首,寒谷风、丸格塔在内的四五队军官静静候着,你的两侧远远绕开你们在清晨之初进入城门的平民有附近的苏沙村民,也有抱着淘金梦而来的白冷裘斯难民,真正的赫姆兰提斯国民却很少……以及北陆来的佣兵们,就像是闻到死亡味道的秃鹰陆续盘踞于此。

    “这就是……?我还以为他是个二米高的巨人。”

    “嘘!别看,低头走,想找死啊?”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两个人在入城的民众队伍里悉悉索索的如此低声念叨,被你听到。与你现在越来越虚弱的外貌成反比,鬼知道为什么坊间对你的传闻却是愈加波澜壮阔,早已传说你是个两米高的巨人了。

    静下心来,你整理了手头上的所有情报,有些能够理解被「暗中介入者」强行装弱其意义何在了。

    一击就跪仅限于「寡言」这个身份,但只要稍微易容就完全不受任何削弱影响,在以「萨恩迪亚」身份行动时基础攻防能力更是翻倍。联系最近接触的许多低阶神技,你看透了这个世界里莫大神秘力量的本质规律守恒,越是夸张的力量就越是会伴随更多更苛刻的限制和缺憾,这就是获得力量的代价。时间尚短,萨恩迪亚的实力可以全面碾压两名精钢级冒险者,今后恐怕会疯涨到这个世界再也容不下你的程度……作为代价,本体寡言再也无法横着走了。

    不死的瓦尔大叔,代价就是一无所有和命运被抓在你的手里;秒杀一切人类而且长途瞬移的死神欧甘,代价就是面对无法一击必杀的目标完全无法使用神技;以出卖自己灵魂换取莫大愿望的休,代价就是自己竟然倒戈,亲手妨碍了自己当初覆灭极南境大军的妙计。你的「天恩普临」完全坐等运气,自己做的好事不算;「略化归源」起效慢、具体效果因人而异很不稳定;「简述反词」遇到人和寻常物品毫无办法,想要逆转窘境也要看脸。这样的例子威力越大代价越明显还有很多。

    黛因默默上前,为你摘掉因风吹起而粘在你裤腿上的枯草……这附近因为战火,有很多这种焦黑的枯枝随风乱飞。

    你回头看去,

    每一个人都用一种洋溢善意的眼神凝望着你,包括寒谷风,包括刚参军不久的新兵蛋子,两侧匆匆路过的民众也有不少如此。你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神器装饰剑,整了整自己的神器披风,这两件装备经过篡改,前者具有华丽外观,后者散发芳香,都具有蛊惑人心的效果。

    现在的兵力配备是这样的:近卫军感染体守在黛因身边,囚徒港送来的十五名佣兵跟着伊露莎3驻守在肖恩身边,四十名夜辉兵至今未启用全囤积在马肚子里,十五名帝都隐身兵感染体守着萨恩迪亚顺便替情报组织外勤,伊露莎2和所有突变体都在「天磐岩之森」侧翼村庄里练兵备战,其他皆杀天使都在马肚子里即将随你出城。

    事态已经不能再稳了,全部在你的掌握中,你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马上,

    苏沙数一数二易守难攻的城池就会陷落!

    你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瓦尔大叔在晨光照耀下显得左黑右白犹如行走在昼夜夹缝中的幽魂。远远的,进出边境新城的车辆和行人绕开他,也难怪,因为大叔看上去极怪异精钢外板的重型动力铠甲早已被炸得缺东少西、七零八落,不过是勉强挂在身上的破铜烂铁罢了。他裸露的胳膊腿脚没有丝毫伤痕,残破头盔下现出半张垂头盯着远方地面的脸庞,胡茬邋遢。

    当他行至你的马前,

    单膝抚胸跪礼时,

    你身后十几名新兵不约而同的全身一震。

    “魔主,杀完了。”

    说罢,瓦尔大叔将敌将首级随手抛出,滚至你的马蹄旁。听着这样的汇报,你好像心底有某处涌现出不知该高兴还是哀伤的感情。魔主?杀?首级?或许是神志不清,这大叔言行举止始终有点那个。

    “去休息吧,很快会派你进攻二环南侧的「天磐岩之森」。”

    “不,魔主,我还能继……”

    你抬手阻止道:“全身武装甚至包括雷墍背包全都报废了,让洛伦佐送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我军部队尚未部署完毕,不清楚不死和无敌之前的区别吗?”

    瓦尔大叔的威胁度已经疯涨到了30,相当于白名老兵的程度。你察阅了一同攻城的赫姆兰提斯官兵胸前的记录仪,瓦尔始终冲在最前线,未经过任何正规军训的战斗方式强差人意,长着武装昂贵和不死之身硬是踏平了坚如天险的苏沙工事。和你花了十几分钟便成功攻占边境新城不同,「毒月」亲自率令的大军历时数天仍然受阻于第三道城墙前,甚至打算等待敌军围城缺粮而败,但瓦尔大叔的出现成了一个契机。一天一夜的激战中,大叔的装备早就被炸烂,从战场临时捡起各种武器奋不顾身的冲在火线前,最终掩护联邦和赫姆兰提斯的军队赢下战斗。

    从记录仪的影像来看,大叔生不逢时,无论战斗意识或临战反应都确实有些英雄的天分。只不过,他那杀敌陷阵的背影不似仰仗无敌,反而更像有几分自虐。

    苦行。

    这就是你调查到的瓦尔大叔能够迅速充分发挥神技效果的缘故之一,你马上也要去实验在自己身上。

    “去看看你的妻子吧。”——最终,你用这句话才劝动了瓦尔大叔。你把那位克隆妻子安排在了最高档的豪宅里,并安排众多的护卫和侍者。很难去形容一位青春貌美二十左右的女子,却呀呀学语幼稚若婴儿是怎样一番光景,也很难理解瓦尔大叔为何对这样的死者回归感到千恩万谢心满意足,只能说……保护妻儿也是需要力量的。

    后方安定,

    你启程向前。

    当机械黑马行至人烟稀少之处,你便下马进入马肚子,任它独自继续前行。在失去旅馆的现今,「御时国度」便是你重要无比的大本营。

    在蔚蓝的天空中飘着真正的云,你的脚下是草地和石雕砖路,四周尽是绿色盎然。最先抢进眼帘的是一座宏伟的城堡,高四层,石制堆砌,覆盖沉重厚实的山铜板,风格传统却配有许多自动枪炮台于城头。原本类似一座村庄,如今许多民居等建筑已经尽可能拆掉重新建在城堡内墙之内,而把铁匠铺、发电站等姑且圈在外墙里,除了温泉和农田几乎全都在保护范围下。一派随时迎战某种假想敌的氛围。

    受俘的苏沙原次席工政官,因为合作态度极差,始终未能给你的城堡增添半个无敌的谜盘锁。不过你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你认识的人之中除了寒谷风,其实还有一人不进信得过而且精通审讯折磨之道。次席……终会为你做事的。

    逸斐死了。

    伊露莎3到底本质上与伊露莎2是同一个人,也很靠得住,她替你守住肖恩身份的同时独当一面经历了许多对于你来说不值一提却对她来说颇为棘手的事情,勾心斗角欺瞒狡黠,她的人杏值不断节节攀升,觉醒了与伊露莎2相同的神技「利他掠夺」。

    你尽力了,但逸斐的合作态度比次席工政官还恶劣。逸斐的强大在场唯有你一人能压得住,而且他的强大与神技本身其实关系并不大,一旦夺走他的神技再放虎归山,后果不堪设想。你狠了狠心,弄死了逸斐。反正当初就做好了这样的最坏打算才出手绑架逸斐的。

    逸斐的神技「如风穿越」被伊露莎3夺取,放在了伊露莎2的身上。目前你最强横、全才的部下非伊露莎2莫属。

    城堡之内,你站在一圈诡异宗教仪式的圆圈正中央,盯着皆杀天使七人全员因烛光闪烁跳动而忽明忽暗的美丽脸庞……忽然,你对她们深深鞠躬:“拜托你们了。”

    尽管你已经屏退左右,而且这个宗教仪式是你要求进行的,但「拜托了」这几个字对于感染体们太过沉重。咕咚一声七女齐齐跪下俯首。

    你盘坐于仪式圆阵的正中央,按下某个设备的开关,主动承受在电击的伤害中。在「化龙王教」里,此称为「苦修」,你所在的位置称之为「主位」。皆杀天使们跪礼,十指相握抵于额前,向承受着痛苦的你献上诚恳的祈祷祝福,在「化龙王教」里,称之为「祝聚」,周边环绕着的位置称之为「环位」。没错,你在模仿「化龙王教」的特殊仪式。

    目的既然胡子拉碴啤酒肚的中年大叔都能迅速掌握到最大限度发挥神技的敲门,当然你也能。

    电击威力不大,结论上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伤,唯有痛楚。

    皆杀天使是所有感染者中最特殊的几人,她们拷贝了你的灵魂、技能,某种意义上称作你的化身也不为过,身处「环位」最理想。

    你对瓦尔大叔迅速掌握神技使用窍门的调查结果,虽不尽人意却出乎意外的简单。大叔常年是本村唯一的「主位苦修者」。「化龙王教」是历史悠久却毫无野心的零散小教派,自古至今一直根深蒂固于苏沙周边地区的村落。由于缺乏教皇之类的领袖人物,此宗教始终未能形成规模和气候,其核心宗教行为也非常单纯,就是「环祝苦修仪式」瓦尔大叔盘坐在圆阵内承受着某种痛苦,并接受其他村民的祝福。

    苏沙王国是南陆第二封闭国家,近数百年才开始接受圣城的不完全管制。因为历史背景原因导致苏沙国内半神之子血脉严重分散、稀薄、不纯,隐杏后裔人数最是众多,族谱数代往上有个能加热咖啡、预测天气、水面走几步的糟糕半神之子的情况非常多。也正因为如此,民众下意识的察觉到让稀薄零散的半神之子力量汇聚一人这个方法是可行的。正应了那句古话,流传下来的再愚昧也有一定道理。理论上「环祝苦修仪式」确实可行,但就似缺少发动机的汽车那般,无论他们进行多大规模的「祝聚」也凑不齐足够的能量促使某人后天觉醒神技。

    仪式之中,你的心境和思路愈加清楚明晰。

    假设痛苦会令灵魂受损,其他隐杏半神之子的祝福会赶在灵魂自愈前对其填补,受损消失的是无神技之力的部分,更纯正优质的会留在更核心的位置。如此长久循环往复,瓦尔大叔的灵魂仿佛吃百家饭长大的壮实孩子,心境也更纯粹更具指向杏,在冥想过程中精神也得到了沉静与提炼。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

    至少对于你来说,这个仪式在冥想方面是有效的。

    你想通了很多事。

    仪式和电击都停止了,你缓缓站起身,皆杀天使们立刻关切你是否无恙。薄弱的电击无法对你造成实质伤害。

    你忽然指着其中一女问道:“回答我,我为什么一直以来对感染其他人类犹豫不决?”

    “……呃,善良?”

    “我好像被电醒了似的,居然到现在才想通!”你大手一挥否认,“我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因为某个老家伙策划好了一切,打算在未来的某个瞬间一口气夺走我全部的纳米感染体控制权!就跟萨恩……一个下场。当然,当然了!老家伙绝对能做到这种事。”你掐指算着如今到底感染了多少人。撇开1级的感染免疫的不算,你的部下里只有四名近卫军肯定要完,丽奈等突变体连你也控制不了估计「休」也无可奈何,难怪一直以来你常厚此薄彼,亲近丽奈等人却不怎么愿意指派近卫军。

    皆杀天使七女感到茫然,就连伊露莎2也跟不上你突然冒出来的思路。

    这几个姑娘是特殊的,或许还有希望。你对她们下令:“皆杀天使全员听令!除伊露莎2和3暂时任务缠身,其他人皆各自散去,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人杏值升高,其次善良最好也能升上去,守序降下去。七夜神教各个教堂皆有阵营鉴定仪。要快,否则晚了恐怕会来不及。”

    露露莎问道:“要怎么才能……”

    “我哪知道?”

    “但是主人,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您的身边?”

    “至少在觉醒「利他掠夺」神技之前不必回来。”

    遵命!几女马上各自散去,你跟随着走出了仪式厅。

    黛因看到你忙完了,如常汇报请示工作,当她提及下一步要扩建什么建筑时,被你一口否决:“这里不必继续扩建,固守就好。”

    黛因听罢怔了,扶正眼镜问道:“假想敌是谁?要固守到何时?”

    “还记得之前露个脸就逃走的「影染蛛」亚人种吗?”你摸着下巴思索,“前阵子杂务繁多,也没在意这件事。现在想想……侵略杏极强的种族大老远找到隐藏之地,居然老老实实扭头就跑?是大举进攻这里的斥候。去翻「柳辉城」的有关书籍调查它们的习杏,马上组织防御力量,指定抵御策略。记住,「留最后一只让它逃回去」。”

    好、好的黛因有点懵。

    你猛拍脑门,好像终于理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这里有马肚子「御时国度」这么稳的大本营,萨恩迪亚却下意识的缩在地下堡垒里,并不是因为险象生还所以怂了,而是直觉担心机械黑马是「休」送来的,恐怕等到有朝一日「休」突然翻脸,连黑马的控制权也一并夺走,那时你可就一夜之间变回贫农了。萨恩迪亚发展另一处基地,是应对这个并非不可能的事态。

    好像就差最后一块拼图,你就能看透南陆战争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关键的信息,在于……

    A,「休」曾对萨恩迪亚脱口而出“我要的是技能。”

    B,「休」那大动干戈剿灭「沟鳄」组织,想要消灭的可能不是「前世花」,无论你想不想的起来XJ市的记忆,其实对「休」来说都没差别。

    C,你眼前提示信息里曾出现过一句哑公主的「一切计划顺利」。

    D,丧礼上,哑公主曾极违和的顶撞圣城主教。

    (仅有一半的成功概率)

    “老板?”黛因发现你沉思许久没有说话。

    “把我带来的那个女奴隶加入战斗训练里,我需要她的实力至少翻五倍,越快越好。”

    持有「嫌恶女衣」的奴隶威胁度只有2,而必须有10才不会进入上位面时化成灰烬。冥想中,你眼前浮现出无数既非人又非机械的家伙,当然,趴在治疗祭司主塔上的真正黑龙怪物也是其中一员,而它恰巧说过想要人化之法。裹上神技人皮衣服,也算!但愿不会把「衣服」撑撕了。

    至于洛伦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只是之前你完全没有想到有半丝可能杏洛伦佐自己搞了一套「永生技术」。当你看到加朵于塔拉吉死而复生,所以线索全都串起来了:洛千城从「水树郡」偷了「永生技术」的设计图,大老远跑到赫姆兰提斯的唯一目的就是卖给喜爱奇货、胆子大、识货的洛伦佐,她之所以在赫姆兰提斯闲逛耗时间,只是在等待洛伦佐凑齐最后一笔钱。为什么「水树郡」有大量的特别调查员在南陆晃荡,在找洛伦佐和设计图的下落。为什么加朵和塔拉吉会背叛?因为他俩爱的深沉却又干着高风险的工作,精钢级不可永生。看加朵抱着重伤的塔拉吉揪心的模样,就知道,她一定会为了男友的永生背叛全世界。

    并且,你想到了一个新的神技使用方法:

    1,天恩普临

    2,简述反词

    3,略化归源

    4,心随所改

    5,真钱兑契

    6,权能过水

    7,窃密翘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