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5-A4章:鬼牌

    ·

    你告诉洛伦佐,如果宗教是一种科技,那么力量的象征便非它莫属了。看到洛伦佐听罢陷入沉思,你笑道:“当然,看看大老板你,钱,也是强大的力量。”

    洛伦佐听罢,略显迟疑,随即张开双臂回应了你之前的热情拥抱:“大人,我也当你是老朋友,有些话绝无恶意,请恕我直言。”

    你看起来价钱变便宜了。

    “这算什么意思?”

    “大人说好不生气的!”洛伦佐连连平抚你的胸口,堆笑劝慰道,“很久以前彼此初见之时,我就自荐过「有一对无愧于商人世家,能准确断定价格的好眼力」。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需要携带昂贵且沉重的半神之子鉴定仪,大人您什么也不必说你肯定是半神之子,无论天塌下来我也对此深信不疑。曾几何时,您作为一介搅弄风云的大人物,在我眼中贵如宝山……而今日久别一见,价格……低得……就跟……”

    洛伦佐实在说不下去,指了指身后的顶尖精锐私兵。你抓抓头,确认道现在只值一个保镖的价格?洛伦佐连连摆手,用力把手臂伸直,你当即扶额。洛伦佐指着私兵身后的威胁度20左右的文秘助理。

    当然是「暗中介入者」的副作用,你只能苦笑。

    能说什么呢?

    现在的寡言真心一击就跪,纯靠技巧在刀尖上跳舞。当你易容成肖恩或无名人士时好像就没有这个副作用了,换作萨恩迪亚的身份还会强化很多,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你拍了拍洛伦佐的肩膀:“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瞧不起我。”

    “恰恰相反!我从没见过仕途正旺如日中天的权贵还有「降价」的!太神奇了!太特例了!”洛伦佐猛地激动起来,眼中淤也掩饰不住激动的光辉,“我洛伦佐感谢大人一见面就热情相拥,以私情相待,我绝不会辜负大人这份好意!不过啊,商人本质也是狗改不了吃屎……”

    “呃?”

    “投资啊!现在股价大跌,绝对是全力投资的好时机啊!我当大人是自己人,说话有点直,不介意吧?”洛伦佐紧紧握住你的手,上下摇摆甩来甩去。委实讲,这家伙的比喻有点令人跟不上思路。

    不是,等等,你想起来刚才有个很重要的话题被洛伦佐强行岔开了。你重新追问刚才洛伦佐那句话,大叔他急于怎么了?

    “哦,他啊……”洛伦佐抓抓后脑勺,“是我的错,看来大人是有什么深藏不露的特殊技能傍身,而那位先生也受到了影响。结论而已,有点太晚了,我一时看走眼,以为是无名小卒所以没管他,结果他就直接跳进陷阱里了。”

    ……啥?跳陷阱?

    用说的难以理解,洛伦佐引领你继续向「铁秤商盟」新基地的深处走去。在宏伟的地下都市里,你穿过重重楼层和房间廊厅,来到了一座「宗教科研室」的门前,至少门牌上几个大字是这么写的。里面电光四起,毫不间断传来比杀猪更加凄惨的嚎叫声,而这把声音有点耳熟。

    门开。

    比起高压电惊爆而起的巨大光芒、火花和焦臭味,比起没有任何锁链束具却蹲在高压电里痛苦哀嚎的大叔,比起这里挤满了穿着白大衣的科学家、护卫全部盯着大叔目瞪口呆……你更吃惊于,人群之中赫然有两个紫色的名字「加朵·云端垂丝」和「塔拉吉·鲜血构图手」,穿着特殊制服俨然私兵模样。

    尽管你对自杀之人却站在这里大感吃惊,尽管你努力掩饰自己的表情,但洛伦佐还是凭远超常人的观察力瞥到了。万幸的是,洛伦佐以为你和其他人一样,因为大叔在高压电里久久未咽气而愕然。

    “大人先不要急着发怒。据悉,是您带来的这位先生忽然自己跳进「对半神之子的捕获陷阱」里。”洛伦佐指着早已散发焦臭的大叔,“这位先生是叫「瓦尔」吧,我会记住这个名字的。”

    洛伦佐上次差点被「死神·欧甘」秒杀,所以斥资研究针对「欧甘」的试验型特殊科技。基于圣城已经成熟的「半神之子拘束器」,再加上能够妨碍心智正常运行的高压电,二合一成了如今的「陷阱」。可惜,看来是实验失败了。原本圣城的拘束器是在无伤的前提下妨碍神技的运作,但任何伤害都会破解这种暂时的封印,岂料也包括高压电这种特殊伤害。如今这个试验型「陷阱」成了既无法妨碍神技,又无法秒杀、拘束、捕获半神之子的失败作。

    但是,活人应该早死了才对。

    可,大叔硬是还活着!

    大人,无论什么离奇只要跟您扯上关系,我马上就觉得豁然开朗了,哈哈洛伦佐下令关掉了高压电,转头朝你笑了起来,就在一团人形焦肉的跟前。这个叫瓦尔的大叔,还是没死。

    尽管威胁度从12下降到了7。

    喘着粗气,威胁度居然又回升到8了!

    这可新鲜极了,你第一次见到有人威胁度还能上下忽悠的!一直以来无论任何人脱了或穿上装备威胁度都没有任何变化,负伤、濒死或真的死了威胁度也没变过,最多就是好久不见之后威胁度升了点,也绝没有往下降的。

    嚯?

    随着大叔晃了晃身子,外层的焦皮脱落,居然露出了完好的新肉。这家伙是不死之身?比起这些,威胁度又回升了,到了8!

    9!

    还在继续升,最终停到了15。比最初抱着猎枪吼你的时候要高。

    之后的一段时间你被这件事强烈激起了浓厚兴趣,忘我研究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因到底为何可以稍后再探寻,结论而言,洛伦佐研发的这个失败作品完全没有任何限制神技或拘束半神之子的效果,只能造成针对半神之子的特殊损伤,即灵魂损伤。其实,换做旁人,等不到灵魂有任何变化早就被电死了,因为比起灵魂损伤更多是物理伤害。但瓦尔大叔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不死之身,而且还莫名其妙的主动跳进陷阱,最重要的是他完全可以随时从高压电里逃出来却边惨叫边坚持。完全是他主动而为。

    每一次痛不欲生的电刑之后,瓦尔大叔的威胁度都会下降,随后回升到比之前更高的程度。如此苛刻的条件,恐怕全天下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了。

    瓦尔大叔根本不是因为求饶而跪在地上。等到他肌肤恢复如初之后,众人才看清,这位大叔是用某种异教徒的祈祷姿势在承受雷墍祈祷时,会面朝着你。

    “大人,别再电了,这台失败作我送给你好不好?”洛伦佐实在承受不住轮回不止的凄厉哀嚎。

    “给我改小点。图纸在哪里?”你立刻动手开始修改这台失败作的图纸,降低威力的同时也压缩体积,最终做成了一个背包的大小,可以足足塞进六块高能电池。

    你的眼前冒出来一条「善良-5」的提示,因为你让瓦尔大叔穿上了洛伦佐这里最高品质的全套重兵装备,即精钢外壳动力铠甲,多功能重机枪以及无数很暴力的战术配件,在这里,有钱可以买到很夸张的军备,你全都套在了瓦尔大叔身上。最后,关键的是你把雷墍背包也套在了瓦尔大叔身上。持续的痛苦,瓦尔的威胁度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上升1点。

    ……

    鬼牌。

    你有一手好牌,不仅有对,有顺,还有炸,问题是你始终缺少一张足以霸道到无视一切情况的鬼牌。不死之身,威胁度还能持续上涨,配上洛伦佐卖的精锐军备……哈,如今这张鬼牌竟然被你阴错阳差的捡到了。

    基于过于高速的思维和统率天文数字纳米机械体一并计算的原理,你本杏上最大的弱点:注意力焦点容易遭到转移,在此时暴露无遗。

    不仅你记不清自己正在做什么,事后想起来也颇模糊了,除了有关瓦尔大叔的事情。隐约看到洛伦佐尴尬的微笑,隐约看到实验室里被你指挥得手忙脚乱的科学家们,隐约看到包括加朵和塔拉吉在内所有私兵嘴角直抽的神态……回过神来时,你竟然已经兴高采烈的带着瓦尔大叔、智商如婴儿的克隆妻子和不知名的女奴隶开车,能远远看到边境新城了。

    忘乎所以。

    你指着边境新城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新家,开不开心?”

    “魔主,我应该去杀哪里?”瓦尔就蹦出来这么一句。

    “先放轻松,安顿下来,洗个澡吃个饭好好休息……”

    “请魔主指示。”瓦尔大叔望向南侧的远方,“那边是赫姆兰提斯和联邦正在攻占的城市吧?我去那里。”

    呃了一声,你抱着双臂歪头盯着这个神叨的大叔。委实讲确实不怎么英俊,但戴上了全身铠甲倒也无所谓了。他怎么……但是……然而……看不懂,就算你得知了他神技的真相也还是无法理解这个狂教徒。

    瓦尔神技的真相是「半希苟存」在一无所有的绝境中可启用。当对他施恩的主人认为他有用时,他绝不会死。只要他不死,他那仅存的半缕希望之光就在绝对的安全庇护下。反之,他就会魂飞魄散,连同半缕希望之光一起。

    瓦尔大叔之所以最初要对你有所隐瞒,是担心你一旦认为他毫无利用价值之后,妻子就完蛋了。所以他急于抓住任何机会,闯入洛伦佐的实验室里仗着自己还是不死之身,跳进了粗略了解什么半神之子什么试验设备的陷阱里,歪打正着。当他确认你的欣喜态度之后,略微放心下来才透露了实情。就跟大叔挂在嘴上的一样,他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你,换取半个妻子的平安。

    魔主魔主什么的奇怪称呼,你也总算问出了头绪。

    瓦尔大叔年轻时曾读过一本关于「魔骑士」的娱乐读物。故事中的主人公为了拯救自己被毒蛇咬到,沉睡不醒且濒死的妻子,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成为全身沾满无数忠良鲜血的魔骑士。魔鬼遵守了承诺,保住了妻子的命……尽管妻子从此永远沉睡不醒。

    魔骑士面对失而复得的妻子,没有继续奢求什么,外出时孤身一人征战沙场,归来时伤痕累累的静默守在妻子床前,无限反复。最终,不死之身的魔骑士被英雄们封印。魔鬼感念其征伐功勋,并未舍弃他,也就意味着保全了他的妻子,故事的结局是有一位失去记忆的不会衰老的年轻女杏,每日带着鲜花到封印之地作着类似扫墓的事情,期待某一日夫妻团聚。

    换句话说,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叔有一个很严重的异教徒信仰,以及中二病。

    除此之外,光是他一个人凭着一柄糟糕的猎枪就能击退大群盗匪,隔着门一枪击中你的心脏位置,全村之中唯独他提前囤积的食物和水最多……这个大叔觉醒神技之前也是个人物,可惜没当兵,而且被男女之情消磨掉了所有的英雄气魄。

    “魔主请停车。”瓦尔大叔翻身跳下车,指着正在战局僵持中的南侧苏沙城市,“我去了。”

    他没有请示可不可以去,因为他急于向一个魔鬼证明自己的利用价值,没有退路更不必哄你开心。这是最后的试探,从你的迟疑和沉默中,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端着一人多高的重机枪迈着沉重的步伐,咕咚咕咚的朝着南方前进了。没人能确定如今的瓦尔大叔神志到底有几分清醒,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在承受铠甲内侧的雷墍,不断的攀升着威胁度。

    大叔还真的走了,大概是中二病犯了,居然真的以为自己能单枪匹马摧毁一座城?不死之身并非无敌,抓住,按在地上捆起来就全完了。估计是被电傻了吧,甚至都没嘱咐你务必照顾好他的克隆妻子。

    离奇的事见多了,这是最近特别扯的一个,但宇宙中任何巧合都有着必然杏。

    疑点有很多,你打算先调查哪个?

    A,你用过很多次「略化归源」了,为什么半神之子后天觉醒这种事却只发生在苏沙小村庄里?同样的地方,幸存下来的为什么全是半神之子?为什么那几个年轻盗匪有的能觉醒,有的却不能?

    B,按品质来说,大叔的在三个低品质神技里不算最好,甚至可以说是缺点、限制太过严苛的垃圾神技,自己和妻子的杏命都掌握在他人手里,白给你都不要。但为什么大叔的神技却能以最佳的方式发挥出效果?这个女奴隶的「嫌恶女衣」半点用都没有,少年盗匪「灾后的家」也是尴尬,差别在哪里?

    C,现有信息不足以让瓦尔大叔遭到雷墍,威胁度先降后升这件事合理化。

    D,加朵和塔拉吉何故能死而复生?为什么逸斐、约翰没有被洛伦佐拉拢?大量的「铁秤商盟」部队是怎么长途跋涉暗中抵达冒险者总部的?

    ……不久,你收到了遭受联邦和赫姆兰提斯合力久攻不下的苏沙南侧城市沦陷的报告,其中,「有个不死的怪物一边开枪一边高喊“我乃魔骑士瓦尔!”」一行字被高亮显示。

    中年大叔的酸臭味和多年陈酿的中二味混杂在一起,向你扑面而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