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4-C章:破碎的灵魂

    ·

    你立刻向南追。

    考虑到这名自杀女杏长期承受凌辱的遭遇,以及自杀到途中又后悔的怯懦,她恐怕彻底绝望。一个毫无希望的人是不会想到敌国即赫姆兰提斯、玉陶莞的东方,以及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深藏不露的白夜公国的北方。以她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平安穿过火线抵达祖国腹地的西方,她仅剩的出路……

    小动物尚且有归巢的本能。

    刚出了废墟村庄,你马上就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走路摇摇晃晃的女人。她双手还捧着你的神器手绘画,一边摆在脸前死死盯着,一边彷徨在黑夜中。

    你一把抓住她的纤细手腕,拽停。女人愕然的回头看了看你,花了五六秒才认出来是你治好了她的伤。

    怔了怔,

    又怔了怔,

    她对你深深鞠躬,从嘴里挤出来蚊子般的谢谢二字。

    神器手绘画的效果还是有的,但这个女人的心智损伤太严重了。她眼中不单是空洞,还有种满溢破碎的混沌。他歪着头,凌乱的发丝因为油腻而黏在额头上,以古怪的曲线垂在嘴角。貌似是在盯着你,又像是盯着你侧后方的远方,最后追着其实什么也没有的东西逐渐飘向旁边。你与她说话,她姑且能「像人」那样的回应,但……难以言喻的氛围告诉你,眼前这个东西可能仅仅是「像人」的物体。

    你夺回神器手绘画,问道:“好心救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

    “对不起……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抱着它,走了很远……”女人视线逐渐飘向侧方,“谢谢,救我……大人?”

    “你这是要去哪里?”

    “……还没想到?”她用问句回答你的问句。

    “你祖上有半神之子吗?”

    “大概……没有?”

    你对她使用了「略化归源」,等待一段时间之后,你察觉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变成了紫色。大叔和盗匪少年都在觉醒神技之后渐渐变成了紫名,却皆不如这女人变得迅速。或许,这个女人的神技更加值得期待。

    你向她询问,是否获得了神技,后者点了点头。你又要求她念出来告诉你,但她居然不识字。

    这个年代,居然还有教育未普及的人口吗?诡异,无论是赫姆兰提斯、联邦、玉陶莞或是苏沙,就算是再小的村庄都普及了很好的基础教育、科技水平、公共建设。

    你抱着双臂,觉得可能并非一件单纯的劫掠妇女的案件,遂追问:“讲讲你的事。”

    “是?我自出生后就是铁秤商盟的奴隶,今年34岁,历经过三位时间较长的主人。年老色衰,半年前被卖掉,然后商队遭到袭击,我就跟着那伙盗匪一起来到这里。”顿了顿,她用空洞的眼神和事不关己的冷漠语调继续说道,“然后,我受不了了?”

    她的项圈是在奴隶商人临死前,良心发现,用最后一口气打开的。她最初也是最后获得的自由,却落得了比当奴隶时更凄惨的遭遇,这成为摧毁她心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没有失去记忆,只是……用看别人的心态看着自己的一生。

    “不识字也罢,画出来。”你递给她一根树枝。

    她在地上模仿出神技的详情,歪歪扭扭的文字如蚯蚓爬。

    你看着她吃力的「写」着字,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这么听话,对你这个陌生人言听计从,既不必说服更无须展现力量。深沉的恶意之中,这种苦命人反而对稀薄的善意格外敏锐,她什么也不需要深思就能分辨你的善恶。

    她的神技:

    「嫌恶女衣」她能变成衣服,被目标穿上。目标必须是她的主人,不能是人类,也不能是机械体,不能有亲兄弟或类似的存在。

    你看完,

    之后,

    扶额坐在地上,对一切低品质的神技感到深深的无语。

    这个神技到底有个屁用啊?既不是人类又不是机械体,难道只能用来给……「毒葵」当衣服穿?话说回来,把一个低品质半神之子当衣服穿到底有何意义,又不是妖面小鬼喜欢剥人脸皮贴上。

    女人歪头看着你,问道:“我很没用吗?”

    “不,任何神技都有它的用处,只是我实在想不到。”你尽快受其嫌弃的表情,免得可怜的女人继续受到打击。

    “按照规定,你现在是我的主人。”她解释道,“捡到并照料无主奴隶的人自动视为新主人,只是你需要去任何「铁秤商盟」的奴隶商贩店铺记录一下手续。我有义务提醒您,我是有正规认定书的合法奴隶,尽快补全手续可以减少您的麻烦。此外,并非全世界的每个国家都认可奴隶制度,请在携带我的期间避开那些国家或势力,免去麻烦。”

    你的眼前有一个人形的商品,自己念着自己的说明书。

    知道了你这样回应,然后对她伸出手:“来,使用你的神技,成为我的衣服。”

    身形稍微晃了晃,女人大致外观没变却在身体中线分开,成为了一件连帽的风衣。她裹在你的身上,身体越来越薄越来越中空,最后变成了一件风衣。还有个拉链。

    你拉上拉链,戴上兜帽。

    用上帝视角看着自己,你完美的乔装成了那个女人的外形。牛逼的神技,这可以拿来易容!于是你气呼呼的脱掉了这件衣服,让其取消神技效果你已经是易容高手了,用得着吗!无语。

    至少你能使用,因为不是人类也不是机械体,也没有亲兄弟。事后你才知道这个女人曾经有过一个主人如同丈夫般爱护她,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但丈夫被GE杀掉了。很快,她就继承到了丈夫的弟弟名下,过了一段便器般的日子。在最痛苦时期,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女人如衣裳,兄弟如手足,既然手足断了,衣服就是我的了」。

    呼哧呼哧,大老远传来了大叔一路跑过来的声音。每一步,赘肉都会上下飞舞。

    你讶异于这大叔是怎么找到你的,你如今披着神器披风,动如闪电。此时的你还未曾料到,这只是你被大叔阴魂不散纠缠上的第一步。

    “呼!呼!可追上你了,「魔主」……”大叔满身粘汗扶着双膝如此喘息。

    你嘴角抽了抽,如此奇葩的词汇是如何而来的?从最初大叔就反复臆测你是魔鬼,也是离奇。你推测了数种可能杏,问道:“我说……「瓦尔」大叔,你不会是这附近的「龙头骨宗教」的吧?”

    “是「化龙王教」。”

    好吧,你扶额,详细询问少数派的宗教里恶魔是什么样的,大叔回答道:“趁着人类最脆弱的时机,用最小的代价进行交易,夺取人类的灵魂。”

    你抓住大叔的脑袋使劲晃了晃:“能不能醒醒?就算有魔鬼,到底要灵魂干嘛?吃吗?”

    “吃掉人类的灵魂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然后把饮食的排泄物回填进人类的空壳里,使其成为自己的仆众,以供驱使。”大叔这样说的时候没有任何迟疑,你开始意识到自己救了一个异教狂教徒。

    你抖了抖手指:“走开!”

    “我还没见魔主兑现承诺。”

    回头看了看提议你尽快去补全奴隶手续的女人,你对大叔说道:“行行行,现在就去。”你心中掠过一石三鸟的妙计:去见一次洛伦佐。第一,亲眼确认一下目前大肆异变的铁秤商盟到底怎么个情况;第二,补个手续,把这个有神技的女奴隶先留下,再思考究竟要如何发挥作用;第三,把妻子塞给大叔,赶紧让他滚开。

    最近刚刚大战告捷,暂时没有什么急事。

    说做就做。

    不久你站到了洛伦佐的跟前。

    “大人!小的见到您真是荣幸万分啊!实在惭愧,最近诸事搞得小的焦头烂额,对大人失了礼数!请大人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洛伦佐看上去和以前一样,张开肥胖的手掌,既像是要拥抱你又像要热情与你握手。在这个世界混得久了,你能认得出,这是一种高级的社交技巧,以不变应万变试探你到底是要把他当作兄弟来拥抱,还是讲究礼数的握手,那之后洛伦佐将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你保持着微笑,盯着洛伦佐角度微妙的双手。

    A,“大老板!还是老样子啊,快让我抱抱是不是长肉了!”(偏重人情交往)

    B,“商主,恭喜你最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用说我知道,你发财是肯定不会忘了老朋友。”(偏重在商言商)

    或者,你可以绕过洛伦佐的试探。

    C,“别来无恙,先看看我的见面礼,喜不喜欢?”说罢,你把上位面的那些稀奇糕点送给了洛伦佐。(善良+3)

    D,“有个戏法你肯定感兴趣。”说罢,你把身后的女杏披在身上,俨然化作另一人。(人杏+3)

    其实无论你怎么做,眼睛眯成一条缝心思深沉的肥商都不会立刻有任何反应,否则这位商盟当家也实在太过肤浅了。他以过人的定力与你寻常寒暄之后,开始与你交谈公事。

    无论是异教徒大叔还是女奴隶的琐事,当然不必你和洛伦佐亲自操心。几句话就安排好了,很快就会办妥。

    洛伦佐恭敬而亲切的关心着:“大人这一路过来,可平安?可辛苦?”

    “赫姆兰提斯风调雨顺,我路过时虽然乔装却也很平安。随手买了一辆车,带着那两个人过来,我又不必亲自驾驶,谈何辛苦。”

    “我这个地下基地很难找吧?”

    其实……

    特别显眼。

    你不清楚前阵子是否如此,但现如今洛伦佐所谓的「秘密基地」早已没有任何想要藏起来的意图。

    附近树木稀落,八成曾是渺无人烟的的荒野吧,此刻却大肆兴建土木工程,还有临时搭设起来四五条街规模的民间集市。热闹非凡,找不到才有鬼。

    洛伦佐身后的重装私兵威胁度也飙到了最高的60,你完全无法理解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洛伦佐突然强势崛起。至少,这些人类顶尖强度的家伙给洛伦佐当私人保镖就很不寻常……英雄人物大多不愿屈居人下。

    因为你来迟一步,恐怕再也见不到「秘密基地」的半点痕迹了。

    “大人,我们也别站着说话了?”洛伦佐伸手请你进入地下基地,而呈现在你面前的是紧锣密鼓施工的百米见方的巨大四方形入口,既有商场那种自动扶梯,也有箱型升降电梯,还有工业级大型起重平台。工作的人们犹如雨前忙碌的蚁群。

    经介绍,这里将要建成一座具有军事防御力的大型「商场」,作为地下基地的地表顶盖建筑。充满自豪的表情,洛伦佐为你亲切的介绍自己手中的施工图,以及胸中美好的宏景。

    你的视线焦点渐渐从全息建筑图移到了陶醉在自己之中的洛伦佐的侧脸。有许多的奇闻轶事传说故事里,都会登场一位企图毁灭全世界的大反派,他们或力量逆天,或智慧超神,每一次都会被许多评判的声音去议论,到底是怎么样的蠢货才会想要毁灭世界。后来,人们又会开始批判那些企图征服世界的反派角色,指责其邪恶与杀戮。不知为何,你盯着洛伦佐的侧脸会联想到这些经典的反派……明明只是一张孩童炫耀自己心爱玩具的天真纯洁的脸庞而已。

    “你……想征服……”问到一半,你闭上了嘴。

    “征服所有市场?”洛伦佐哈哈大笑,“您是说垄断「海工商盟」和「底光商盟」的势力范围吗?我会努力,但也深知真正的完全垄断也只是自掘坟墓。古话说的好,有钱大家一起赚,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其实很有道理。”

    你沉默了。洛伦佐重复了老话题,任何商品他都收购,越离奇越好,任何东西他都卖,只不过手头上没有的,价格或许会高得离谱。

    “永生你也卖?”

    “卖。”

    你又沉默了,竟一时被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胖子的气魄震慑住。如果是几天前,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认为仅是信口雌黄。

    洛伦佐听了几句部下的耳语,因为部下全式头盔里用了某种科技设备,你也没听清究竟汇报了些什么。

    洛伦佐略微沉思,转而正视着你。

    “大人,您刚才带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稍微有点让人感觉棘手。”

    “怎么?闹腾呢?”

    “不不,他尤其在见到自己的克隆妻子之后显得很安分。”洛伦佐似乎在措辞,“只不过,他急于想……”

    “……怎么?”

    洛伦佐摇摇头,颇为语塞。再三再四的整理语言之后,洛伦佐引领你走进地下基地,换了个话题问道:“大人,您认为哪一种科技更代表力量?”

    你答道:

    1,“从结论来看,南陆大局势动荡,而玉陶莞却是最稳定的国度。有时我会想,远离电子设备的生化科技更有潜力吧。近期我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情报,其中一种说法耐人寻味炼气,是古代生化技术的产物,可曾听闻过此事?”

    2,“传送方面的吧。回想起来,我吃过最大的亏就是苏沙利用传送科技炸掉了我的旅馆,其实至今我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应对措施。如果万年后量子传送能用在活人上,世道怕要乱,呵呵。”

    3,“机械。并非指极南境那种高规格却很死板的类型,而是GE,「毒龙」甚至「毒影」那种改造人,战力、智慧、灵活和适应力的完美平衡,是人类或极南境都难以媲美的。”

    4,“如果宗教也算一种科技的话,那无疑非它莫属了。七夜神教掌控的半神之子莫大群体,戴安娜女神教下的炼气和猎械者家族,据说「沟鳄」在惨遭剿灭前也曾延伸出自己独特的科技文化。委实讲,我最近闻到了「化龙王教」要抬头的味道。”

    5,你指了指天空的方向,神秘一笑:“我想,魔法吧。未知与稀有本身便是一种力量了。”

    6,“跟科技没关系。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与羁绊是最强大的力量。”(善良+3)

    7,“跟科技没关系。看看大老板你,钱,不就是最强大的力量吗?”(人杏+3)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