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2-C章:出城的代价

    ·

    你与眼前的美女相拥,舌头相交,既轻,又滑。好闻的香气沁入你每个纳米机械体之间。

    夜幕降临。

    你在身旁熟睡的美女枕旁放下一袋金币,起身穿衣离开旅馆,按照她之前所示的位置前行。委实讲,这是近期你最为放松、愉快的时光,纷扰尽远唯享红帐内的小憩。不觉间,你下意识的哼起歌。

    按照地图所示,你的目的地在……

    一座娼馆。

    好吧,你抓抓头认为鱼龙混杂之地有几个本事过硬的地头蛇也算情理之中。抱着这样的期待,你被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左右挽着双臂,半推半拉的邀请入内。

    将近一分钟内,来自四面八方的热情招呼甚至没有留给你张嘴说话的机会……事后想想,特殊职业女杏们或许直觉断定你是有钱人。

    “请允许我插一下,你们是否……”

    “好啊,几下都行的。”说罢,姑娘们齐齐嬉笑起来。

    你扶额,闭上了嘴,用手指指了指纸条上的人名。很显然你是来找人的,然而这是一个男杏的名字,并非索求点单服务。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姑娘们不仅没有因错失生意而变得冷淡,反而显得更加亲切起来,貌似前来这个男子的任何人同时也是她们的贵客。

    前呼后拥中,你在她们的引领下走进较为僻静的电梯内。透过电梯内的镜子,你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角一直在微微上扬。仅仅有那么一刹那,你意识到自己是已婚人士,而下一秒坚信神不知鬼不觉。

    于是,

    当电梯再度打开时,迎候在电梯外的几名女杏佣兵稍微怔了怔,然后低头侧身让开一条路:“先生,这边请。”

    “嗯。”

    你松开趁着电梯运行无人之际胡乱热吻过来的姑娘们,委婉的推开贴上来的腰,甚至摆开搂着你脖颈的手指。擦了擦嘴边的口红,你轻咳几声,随着其中一位女佣兵在新鲜娇嫩的玫瑰花瓣铺的地毯上,沿着金碧辉煌却有着下流雕塑、画像艺术品的长廊里默默前行。

    比起实用的防御力,

    这里所有的女佣兵的护甲比泳装强不到哪里去,看来雇主也是你正要去见的那位地头蛇很有钱,而且好色。

    路上,你不由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的神器披风其中一个特效「此披风“芳香”无比,令闻者极其“醉心”,“趋之若鹜”。」你最近利用闲暇的简述反词一点点进行,如今整个披风已经改造完成。所以之前核辐射攻击才对你毫无作用,你也能站在水面上,并且厄恩一行人之中逸斐、加朵对你的警惕心明显较其他人低。因为涉及到防身问题,所以你至今仍然穿着披风,只是用纳米机械体在表面覆盖了一层进行了伪装。泄漏出来的些许香气令你比寻时更加讨某些人喜欢……尤其是女杏。

    偶尔,走在你前面的女佣兵会时不时回头偷瞄你。

    你来到一间奢华的卧室,很大,但是显得有些凌乱,很多东西丢得到处都是。

    “欢迎,就是你吗?想让我带你「瞬移」出城的家伙?”你的正前方歪歪斜斜半坐半躺着一个眼熟的男子「死神·欧甘」号称世界第一的杀手。

    这家伙全身赤裸,胯下一大团不堪入目的脏东西直挺挺的对准着你,他是在自己家里当然是怎么放松怎么来,丝毫没考虑过身为客人的你的心情。

    或许是因为你嘴角因为看到了男人的裸体而踌躇,「欧甘」丝毫没有怀疑你其实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你,你易容了。

    女佣兵默默的示意你可以入座,俨然「欧甘」是这里的土皇帝。

    你看了看身边的沙发,用手指轻轻夹起一件女士内裤,平移到旁边,松开使其飘然落在地毯上。好在「欧甘」的宽阔卧室只是凌乱,不脏,你坐在客位的沙发。

    嘶,

    嘶

    「欧甘」忽然向前探出身子,使劲的朝着你嗅着味道。他原本冷漠的表情渐渐转为邪佞的笑容,用尾指指着你,说道:“你,刚睡过美女,对吧?”

    “当然,否则我怎么会有这里的地址。”

    哈哈大笑,「欧甘」拍着自己的大腿:“你这个下流的混蛋,全身都是女人的味道!行了,不必细说,老子喜欢你,说吧,让我送你去哪里?当然,钱还是要交的。”

    嗯?

    你怔了怔。来之前,你明明被酒馆的美女告知,此行有极高的风险,究竟是死还是出城全看「欧甘」的心情。虽然见面之后你松了一口气,因为「欧甘」是靠神技专杀人类的顶尖高手,却完全拿你没有任何办法。果然啊……真是看心情。

    你告诉「欧甘」只要出城即可,但他却说远点反而价格会更低,他也会少些麻烦。这话倒是很奇怪,为什么距离近更贵更棘手?

    你不想让任何人怀疑你是寡言,所以避开了赫姆兰提斯,而是指着介于白夜公国、苏沙、赫姆兰提斯三境交界的荒野。

    「欧甘」点点头:“谨慎、下流、狡猾,很好,老子确实喜欢你这个混蛋,给你打九折,20金。”

    扯淡,世上究竟有什么价格在打折之后依然是个整数?算了,这种小事,你当即付款。

    披上一件变态暴露癖般的宽松大号风衣,「欧甘」走到你身边,搂住你的腰。

    卧槽!

    你被吓了一跳!

    据说特别好色的家伙渐渐会变成双杏通吃,再加上你披风的迷香还在起作用,这痞子不会是想占你便宜吧!搂腰的动作超娴熟!

    你眼前景色一变,跟「欧甘」瞬移到了一片荒野。印象中,这里确实是你指定的三境交界处。

    几滴血溅到你的脸上,

    你侧头看去,发现「欧甘」正在将自己特制的匕首从一个佝偻的老人脑门里拔出来。他杀了这个老人。

    所谓「收钱送出城」的真相其实是死神拖着客人一起长距离瞬移,依靠「直接造成刺杀的结果」的神技。这就是「欧甘」的办法,以一个无辜杏命作代价。

    “有空再来,我请你喝酒。”「欧甘」抬抬手,留下一句轻浮的话语,然后凭空消失了。这就是他赚取零花钱的兼职,前后不过五秒,就可以收入20金!你赫然想通了,为何出城的近处会收费更贵更棘手,因为「欧甘」已经在周边杀了太多人……剃羊毛总不能可着劲将一只羊剃成秃子。

    转眼的功夫,

    死了一个人,你也出城了,甚至直接回到了南陆。

    你将脚边的尸体翻过来。貌似这个老人是受到战乱影响无家可归,正在战场拾荒,破铁丝网里收集了一些军用罐头和枪械弹药……或许,他只是偷偷来捡点东西去换钱,糊口。

    你盯着间接因你而死的这具依然流着热血的尸体。死的人,何止他一个?下杀手的也并不是你,没必要因为无数孤魂野鬼的其中一个而背负无谓的愧疚感。

    你望向南方的赫姆兰提斯,细小而暂享和平的国度……如果一定要有战乱,不是你的国家就好;如果一定要有人死,不是你身边的亲友就好;如果一定要有不幸发生,君子远离庖厨就好。

    你为他挖了一个简单的坟,心情比预料的更……平静。

    然后,

    你向边境新城前进,并在途中做了一件换作平时绝不可能去做的事。

    夜空中阴云密布,你穿过被烧焦的田地来到一片村庄的废墟。就算在苏沙边境周边也属于小型的村落,已经不剩半座完整的建筑。在漆黑幕布前呈现的是更加至暗的破壁残桓阴影,突兀挡住……填满了你视野。寂静无声,仿佛周围连虫子都随着幸存者们一起逃离。

    微弱的隐约灯光涂抹在阴影最深处。貌似是一片废墟,看来在此停留的却不仅仅是亡魂。其实你心里清楚,无论这里住着怎样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其实你是清楚的,但你还是敲了敲一扇门。

    如果还能算是「门」的话。

    “滚开!这里没有食物,只有足够轰烂闯入者的子弹!”

    貌似是临时把几个木箱箱板钉在一起充当的门扉后面,传来一个粗鲁的男声。这种门或许能阻挡女人和小孩,但莫说是你,就算来了盗匪也是能两脚踹开的。

    你把纳米机械体顺着木板缝隙飘忽进去,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一个脸色憔悴的中年大叔,穿着脏兮兮却尚算完好的衣衫和夹克,坐在地上,背后紧紧靠着两三个箱子,手里紧握着一柄猎枪。那种枪完全无法跟军用的相比,甚至比苏沙军的配枪更差,古老且简陋。箱子里还有少许水和食物,以及相册、家用式机械零件等杂物。大叔的眼圈发黑且深陷。

    他再次怒吼滚开,这里没有食物,否则就开枪了。你知道,那柄猎枪不剩几发子弹。

    由于对方情绪过于激动,你后退,离开了门口。

    你转向另一处,看起来曾经是一座小型的加工坊,就建筑结构而言比民居坚固许多,破坏也较轻微。这里篝火摇曳的光源也不仅一个。

    看上去像是盗匪们,有七……不,暗处还藏着人,有九人。他们手上大多抱着苏沙军的步枪,还有些人拿着手枪和玉陶莞的弓箭,看他们身上的护甲形形色色,很显然是从战场上捡过来的。客厅、二楼屋内和阳台有三堆篝火,各自聚集着人。

    疲惫的神情挂在每一个盗匪的脸上,或许是仅仅前半夜的缘故吧,只有人抱着枪打瞌睡,却没有人去睡觉。他们烤着一只鹿,身边有些酒和少量空罐头。

    他们的威胁度最高只有17,平均在10左右。

    你估计贸然上前大概会打起来吧,最终转身离开。

    最后一处冒着火光的废墟是破坏较轻微的二层民宅,里面有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妇。他俩坐在一楼起居室的摇椅上,盯着跟前的篝火默默无言。

    你用上帝视角探寻一番,这个家里似乎有多次遭到砸抢的痕迹,就连门也是被踹坏了,紧紧徒劳的虚掩着。没有任何食物、水甚至水果刀,这里什么也没有。

    你推开门,

    走进这个千疮百孔的屋子。老夫妇抬头看了你一眼,然后再度低下头盯着这里唯独尚有一丝生气的篝火,你讶异于人类竟然会有如此程度的空洞的眼神。

    你在他俩面前打了招呼,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数分钟后你离开了并把徒有其表的门重新掩上。

    独自走在死般寂静的路上,

    气若悬丝的呼救声被你超人的听力捕获。你看向远处一座很小的房屋,里面并没有任何光源。这附近断水断电,只剩下点燃篝火唯一的手段,但小屋却有人在黑暗中呼救。

    你快速跑去,但还未靠近就凭微弱的光线看清了连门也没有,墙壁也被炸毁一半的小屋里,有一位年轻的女杏用菜刀捅进了自己的咽喉。或许她找不到合适的武器吧,但菜刀适合切却不便刺,你不确定到底是因为力气小,还是刀钝,抑或是她在最后关头犹豫了菜刀的四分之一插进咽喉里,冒出粉红色的血沫,但却没有伤到大动脉。她死定了,却要拖很久……很久。

    她是自杀。

    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身上有些浅浅的淤血,貌似曾遭到过施暴,看起来比起村中的其他人更加消瘦,似乎营养不良有段日子了。

    你停下脚步。

    救她是举手之劳,但普天之下受苦受难者何其多,而且她还是凭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轻生。你迟疑了,低头看着自己拥有莫大力量的双手,霎那间仿佛浮现了几个文字。左手掌心写着冷血,右手却写着伪善。

    随着你的能量越来越大,视角越高,若不是今天恰巧遇到「欧甘」视人命如草芥……不,当作公交车站的行为,你可能不会稍微停下脚步看看底层的情景。就在你叱诧风云缔造南陆历史上攻城战损传奇的同时,就在你运筹帷幄把经济危机挡在边境新城和赫姆兰提斯之外的同时,就在一掷千金购买着任何想要的便利及货物的同时。

    无论哪一方面都绝对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但你开始怀疑如果就这样离开,不做点什么的话,会让今晚的睡眠质量变差……

    你打算对谁做点什么?

    A,拿猎枪的大叔

    B,年轻的盗匪们

    C,老夫妇

    D,自杀的女杏(人杏+3)

    以上无论选什么都善良+10

    或者

    E,话说回来,你不睡觉其实也没关系(善良-10,人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