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9-B章:背叛

    ·

    与洛伦佐接触下来,你清楚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而并非好勇斗狠快意恩仇的武斗派,大举血洗冒险者公会总部这种没钱赚的事洛伦佐不会干。要么,这群重兵是旁人授意,要么,袭击远在北陆的大本营有你暂时无法看透的巨大利益。

    你无法确定这群「铁秤商盟」重装私兵到底是不是洛伦佐本人授意,所以你选择了隐藏自己的容貌。

    你也无法确定到底大老远袭击冒险者总部有何种利益,但有种直觉,洛伦佐不会做无用功,所以你选择介入这场血腥的厮杀,帮助洛伦佐一方。退一万步讲,你和洛伦佐的关系比厄恩好多了。

    你易容,

    摘掉尸体上「铁秤商盟」的徽章,重组精钢外衣的形状,做出和「铁秤商盟」重装私兵旁边的那些额外援军相似的装束赤红色的罩袍,半截面具。没人察觉多了一个人,你成功混进了队伍里。

    七成兵力全是洛伦佐豢养的私兵,他们有着正规军队的素质和统一装备,但其他人则形形色色,既像职业佣兵又像……倒戈的冒险者。整场战局呈现一面倒的事态。

    前排,五六十人端着机枪对着狭小建筑内部的房间门窗进行疯狂扫射,半米长的火舌如荼。对面的无论冒险者亦或者墙壁全不止步于「筛子」,而是崩坏,尸体变得残缺,墙壁的金属板扭曲成纸团般咣当落地,混凝土仿佛蒸发掉,裸露着孤零零在枪林弹雨中飘摇的钢筋和纤细电线。一面墙被摧塌,又一面被摧塌,你已经见过不少交火场面了,但如此丧心病狂的扫射还是首次。

    这已经不算是屠杀,更谈不上火力压制,反而更像是洛伦佐在夸耀自己军队的恐怖火力。

    对面好像反击过几枪,又好像没有,因为实在没差别。

    你也顺势开了几枪,又好像没有,因为也没什么差别。

    凭着过人的眼力,你发现了厄恩!

    高傲的总会长大人此刻身负重伤,一边指挥抵抗一边在众人的掩护下撤退。冒险者大多有永生计划支撑,所以战斗时不怎么怯懦,但精钢级的厄恩位高权重,命仅有一条。他很快消失在建筑物内部的尽头,但尚未逃得太远。

    你垂下枪,掐着指头数之前厄恩一行人共有五人:厄恩刚刚撤退到建筑物深处了;逸斐被你绑架了;约翰死在神技出口附近。还剩两人,塔拉吉和加朵呢?为什么没和厄恩在一起?

    你环顾四周,

    不久,

    在「铁秤商盟」的队伍里找到了裹着赤色罩袍,戴着面具的塔拉吉和加朵。因为是半截型面具,盯久了无法抵挡你的人脸辨识系统,塔拉吉依然重伤被加朵搀扶着,但两人早已失去急着急救的念头,而是积极的对敌人扫射。倒不如说,加朵似乎比其他雇来的散兵更加卖力。

    懵了。

    什么情况?

    是这对情侣情急之下夺走了罩袍和面具混在「铁秤商盟」的队伍里以求自保?还是最初就是叛徒,把厄恩的具体行程全部卖给了洛伦佐?如果真是后一种情况,洛伦佐何德何能,可以用钱驱使两位精钢级?

    还未等你想通,眼前的紫色名字越来越多,还有不少橙色的,他们全都站在重装私兵的旁边,肆意的屠杀眼前的冒险者。

    这是一道晴天霹雳,实在不明白洛伦佐如何能够收买到这么多绝非凡夫俗子的人心?难以置信!你也见过不少橙色、紫色的家伙,又有哪一个是能够轻易被几个臭钱收买的?

    蛰伏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间,洛伦佐的势力竟然疯涨到了这种程度?开玩笑呢吧?最初,你见到洛伦佐时,只不过是坐在装甲推土机里的富商罢了,身边雇佣的护卫也是一群菜鸡。

    你选对了站队。

    有人大吼一声:“别让厄恩逃掉!”随机一大群「铁秤商盟」的人冲向建筑物的深处。

    这个冲锋追击的行动,与你平时在战场上看到的也不相同没人进行火力掩护,而是不怕死般埋着头向里冲,有好几个人都因为恰巧撞在冒险者反击的子弹上而当场毙命。这种凶悍勇猛的死士氛围非常可怖。

    冒险者的武装各式各样,如果与敌方队伍对射可能占不到便宜,可一旦进入短兵相接的混战就截然不同了,犹如渴鱼入水。这边迫不及待要追杀厄恩所以冲锋得有些仓惶,而那边利用近战武器和多式多样的技能在狭窄的空间里与敌人周旋起来。

    塔拉吉,

    死于流弹,一枪爆头。

    加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男友。她没有哭喊,没有悲恸,只是全身顿了顿,迟疑数秒然后果断撒手扔下男友的尸体,继续提着小刀追赶厄恩。这……究竟算是坚毅呢,还是冷酷呢,至少与你之前看到的画风完全不同了,不禁令人怀疑之前撕心裂肺抱着血泊中的男友丧失斗志的女人,是装的。

    狭窄的空间里厮杀成一团,你灵巧的避开所有攻击,滑步向前,紧追加朵及其他数位高手。

    这里又是一个疑点:明明重装私兵在扫射时占据优势,却偏要不顾一切的改成中近距离的混战,这很不理智。

    你和众人上楼。

    你在楼梯上陆续遭受到三次神技的伏击。

    大规模交战时双方的输出会远超于防御,平常高手单挑还能过上十几招,如今连你、加朵在内共有五个紫名、三个橙名,想要同时弄死一个紫名附加数个蓝名超不过三秒!

    第一次,你前进的方向突然变化成了下楼梯的方向,愕然之际猛回头,对你们使用神技的冒险者已经被砍下了头。

    第二次,你身边陡然暴毙了两位紫名,还未察觉到来龙去脉,拦路的紫名冒险者就被我方某橙名一拳打碎了脑袋。

    第三次,拦路的紫名冒险者张开双臂呈现无敌的状态,两秒之后犹如强制瞬移般凭空消失不见了。

    你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回事呢,挡路的石头就被我方过剩的武力踏平。

    势不可挡,

    杀光目之所及的一切活物,拒绝投降,残忍之路直抵尽头的门扉。那里就是厄恩最后的藏身处。

    突然,你身边有两人惊慌的大叫一声,或向侧面或向后方飞身而逃;然后是你面前的家伙猛然站在原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情形,大感迟疑;接着是加朵身旁的家伙纵身一跃,如受惊的猫倒挂在房顶上,全身发抖。

    只剩你和加朵了。

    而你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果不其然,超乎预料的事态随着加朵一脚踹开门扉,映入你的眼帘,令你当场猝不及防!

    “黛因?你竟敢背叛我!”

    在房间深处,负伤的厄恩躲在单手持握手枪,另一手叉腰,从容不迫的黛因身后,而黛因竟然用手枪指着你的脑袋。你不清楚为什么黛因会出现在遥远的北陆,更不知道黛因哪里来的勇气用枪指着你,重要的是黛因头顶上显示的名字「黛因·柔级·极南境秘密处刑者」橙名,威胁度240,远超于你。

    黛因的眼神冰冷无比。

    渐渐扣下扳机,你当即向侧面躲闪!无论这手枪杏能如何,威胁度240的一枪绝不可以冒险正面接下!

    你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向侧面闪躲,脑海里不断盘旋着到底是怎么回事?黛因究竟从何时开始欺骗了你?为什么你数次探查其心中的秘密却一无所获?你到底要战要逃?黛因守护的黑马里面有你全部家当,现在还平安吗?

    碰的一声,

    枪响,子弹落。

    加朵对厄恩开了一枪,随即上前用小刀割下了厄恩的头,甚至没有给后者留遗言的机会。

    黛因化作幻影渐渐消散。她压根就不曾存在!

    扶额,

    你反应过来了,是厄恩的神技造成了「最动摇你的幻术」。你身后的其他高手估计也是看到了幻术,就和你一样。

    厄恩的神技对擅长鉴定的高手有奇效,无论你刚才身旁的那些家伙到底是反叛的冒险者还是佣兵恐怕都不乏侦查、鉴定类的手段,所以受惊不小,但加朵不同。她深知厄恩的把戏,而且因为常年与万能型职业的塔拉吉搭档,已舍弃了侦查手段,最适合对付厄恩。

    加朵揪住厄恩的头发,提起血淋淋的首级。转过头,用冷冰冰的眼神望着你,而你的身后那些高手也渐渐聚拢过来。

    行动计划应该是提前制定好的,没有人说半句话,默默的齐齐走下楼……慢慢的,稳妥的处理剩下的活口。

    你从没杀过这么多人,亲手。

    直至杀到你的机械手臂微微发颤,这是金属疲劳还是心理问题?如果是「杀敌」你不会任何愧疚,你不杀,别人就要杀你,但继续屠戮哭喊投降的人类……就是另一回事了。

    渐渐的,你实在杀不动了,而你也不是唯一呆在血泊里的人。战俘越来越少,有心力继续下死手的人也越来越少。你开始怀疑,「铁秤商盟」这群人是真的获胜了吗?没有一个人打算庆祝,这也跟你在南陆战场时所见不同。

    杀光了公会总部里最后一个活口,每个人都停下了动作,呆站在原地。

    远处全身染血的加朵,默默走到塔拉吉的尸体旁,缓缓跪下,捧其脑袋入怀,什么声音也没有出。

    你开始看不懂了,既然不愿杀人,为何要听命洛伦佐到如此地步,甚至舍弃了自己心爱的男友?

    “卧槽!死士,真的是死士!”

    你暗自惊呼,因为有人开始举枪饮弹自杀了!陆陆续续的,最先是对洛伦佐更忠诚的私兵们,齐齐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嘴巴,扣动扳机,犹如丧钟齐鸣。然后是其他穿罩袍戴面具的人们,明明大多是高手,却也跟着一个接一个的自刎,射爆太阳穴,砍下自己的脑袋。

    你彻底震惊了,这群人是疯了吧!屠杀之后,接着是集体自杀……这他妈是比着看谁投胎更快啊!

    十几秒后,死一般的寂静,大厅里只剩下你一个还站着。准确的说,你在恶心的血腥恶臭里随风凌乱,完全跟不上现在的事态发展。疯了,也不能大家全都一起疯啊!

    你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

    迟疑了,

    莫非这年头自杀才是正道,才是潮流,才是文人雅士自命不凡的骄傲举措,卧槽?

    “什么鬼!”唾骂一声,撇下无尽的困惑,撇下难以下脚的血海尸山,撇下高插于枪杆刺刀上的厄恩的头颅,你赶在被其他势力部队彻底包围之前使用瞬移,飞快逃离了现场。

    莫大的本部,最后只活了你一个。

    ·

    得知此事态的萨恩迪亚同样满脸懵逼,第一时间差遣「臭鼬」等人去查,究竟洛伦佐在搞什么花样,目的何在。你已经放弃直接去询问洛伦佐了,恐怕再无自信分辨一个疯子的解释是否属实,你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知不觉间,他的势力竟然发展到如此夸张的地步,竟可趋势众多的紫名、橙名?

    “司机,我就在这里下车了。”

    “好的,萨恩迪亚大人。”

    你下了车。

    联邦官方的专车一路向北,但你却未及国境就提前下车了,区区司机、官员、护卫也不配问你究竟有何贵干,反正这里距腹地很遥远,一个陌生高手恐怕掀不起什么风浪,便任由你。如今的世道,他们还有山一样多的事情需要烦恼。

    而你的烦恼其中一项,就是应付帝都方面的委托,刺杀有重大背叛嫌疑的传奇人物「休」。比起公开通缉,还是暗杀更能顾及贝金赛尔家族的颜面。

    萨恩迪亚联系了「休」,而「休」也爽快的答应见面。恰巧,他因为事务问题,移动到联邦北侧的一座废弃地下城里,你正好顺路。

    周围的风景从城市变小镇,又从小镇变乡村,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唯一不变的是无论哪里都像是房与房搭建起来的迷宫,杂乱无章。

    人烟渐少,

    你独自一人走近废弃的地下铁车站,很快便按照地图所示找到了仅有几个菜鸟冒险者在此聚集的地下城门口。

    在地下城深处,「休」在等你。他依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不同的是,身边的机械体护卫明显比接见「寡言」时要强些。

    「休」亲切的向你张开双臂,欢迎道:“你说有事要面谈,怎么?改主意,愿为我们潜入圣城了吗?”他还在提及之前圣城失踪的男孩的事情。

    你最后捋了一遍思路。

    萨恩迪亚不该是本体,无杏命之忧,你的威胁度已经飙升到200,势力较以前强大双倍,但没有带任何神器。按照计划,应该是寡言站在极南境一侧,萨恩迪亚站在人类一侧,不宜左右摇摆。「休」有一种过度自信,似乎认为自己绝不会死,他身边那些机械体护卫没本事杀掉你。暗杀「休」这个委托是希亚耶总司令代表帝都方面下达的委托,你和希亚耶的关系普通,但希亚耶和李素却关系不错。

    你望向「休」,说道:

    A,“没什么,就是想杀你试试。”

    B,“找你讨个说法。我还以为「毒龙」是人类势力的,却是你这边的,白忙,这不是逼我生气吗?”

    C,“最近学了一种崭新的绑架方式,好不好奇?在不在意?想不想看?”

    善良-5,人杏+5

    或者

    D,“希望你对外宣布,我今天曾尝试刺杀你,但被你逃了。”(善良+5)

    E,“休哥,大家过几招,点到为止。我输了就去替你潜伏,我赢了送我个信物去领悬赏可好?”(人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