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8-B2章:历史的车轮

    ·

    “免了。”

    “嘁,是你的损失,我无所谓!”

    说是无所谓,但当「毒祷」遭到你的拒绝时依然显得非常不悦,有武力的女人不管如何娇滴滴,在翻脸时都不再那么可爱她扭头甩发,跺脚,不满的发出哼声时,怎么看都像是要随时袭击过来。所幸并没有。

    事实就跟其他联王说的一样,最近辐射海共和联邦内乱四起,极不太平,稍微一个不小心就将成为第二个白冷裘斯。没什么大事,也没人愿意招惹突然冒出来的会双神技的神秘人。

    「毒葵」姑且送了送你,

    你萨恩迪亚平安的离开了「毒龙」的宫殿,在几名官员和士兵的护送下,坐上了离去的专车。和寡言的通讯又断掉了,但愿另一个自己诸事顺利。

    ·

    一点也不顺。

    寡言的左手边是原路返回「毒龙」的王座大厅,安全不是问题,问题是逸斐;右手边杀光纸牌兵也不是问题,问题还是逸斐。厄恩一行人想要顺利的离开神技隧道,不仅需要约翰,还需要逸斐配合缩短行程。

    最初你没想到这个问题,因为不确定。

    但当你回答道:“你们先走,我稍后就跟上。”之后,立刻察觉到逸斐的重要杏!当初你为什么非要抓逸斐呢?在场无论绑架了谁,哪怕是约翰,也不会更容易暴露了。

    咦了一声,

    厄恩忽然察觉事态不太对劲。他被架在约翰的肩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前面那只反复看怀表的兔子。“逸斐!怎么回事?兔子要逃掉了!”厄恩回头,对着早已被你的纳米机械体替换的假逸斐如此喊道。

    在你的遥控下,逸斐暂时没有展露任何破绽,只是抓抓头喃喃道:“会长,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神技有点别扭。”

    “别扭?”

    “使用困难。”

    “是萨恩迪亚搞的鬼吗?”厄恩立刻推测道,“传言他会两个神技,会不会其中一个能干扰别人的神技使用?”

    约翰撇嘴:“有这种神技吗?”

    厄恩点点头,自称确实认识几个半神之子能干扰他人的神技施展,并非绝不可能。

    “没关系吧。”加朵想了想,“反正我们脱离了萨恩迪亚,他的神技很快就会失效,而逸斐的神技则马上就能再次使用了。”

    是这个道理。

    黑锅总要有人背,激烈而快速的战斗中除了萨恩迪亚不再有第二个半神之子了,当然要怀疑萨恩迪亚。不要紧,但……如果迟些逸斐还无法使用神技,这个锅恐怕要转移到寡言的身上了。这就要紧了。

    这段对话传到了假逸斐的耳朵里,又传到了一段距离之外的你的耳朵里。你当即扶额。

    你竟然一时想不出究竟要如何糊弄过去……莫非只剩下策杀光所有人?或者让绑架的黑锅由寡言背上……这可就赔本了。

    迅速动了动脑筋,

    你快走几步,稍微拉进了与厄恩一行人的距离。

    约翰转头,向你问道:“你怎么又追上来了?要么一起,要么保持距离以求安全,现在不远不近是怎么个意思?”

    “算了。”加朵因为你姑且保住了男友一命,态度急转,“将军大人大概是担心在陌生的神技领域里迷路,所以既想保持距离,又不想被甩丢吧。人之常情。”

    一阵沉默,好像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尤其在你出手疗伤之后。

    就这样默默的前行,约翰扶着厄恩,而假逸斐与加朵一起扶着昏过去的塔拉吉。你不能离假逸斐太远,否则假逸斐马上会变成痴呆相,说到底只是低智的分身易容罢了。

    他们再次在树荫下的餐桌小憩。尽管有两名重伤员却不得不停留,貌似是神技的必须流程,急不来。

    厄恩是最焦虑的一个,他反复看向出口的方向。原本那里应该有个荒凉的山洞才对,但却没有展现出来。他按着假逸斐的肩头,再次确认:“我说逸斐,你的神技难道还无法使用吗?你也知道,如果错过这个时间点,我们可要绕很大的远路了。”

    出口的山洞是逸斐开辟的,但如今真正的逸斐却被你打昏。

    怎么办?

    ……怎么办?

    时间转眼过去,喝茶的兔子突然看了一眼怀表,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大喊要迟到了迟到了!这便是使用「如风穿越」的最后关头,若错过,真的要直奔纸牌军团了,这是厄恩不愿看到的,他们现在战不起更耽误不起。

    “逸斐!再试一次!”厄恩大吼。

    假逸斐回应道:“我在试啊,在试!”

    眼看兔子马上就要跑远,千钧一发之际出口方向的荒凉山洞终于冒了出来!厄恩、约翰、加朵皆是欢呼起来,而假逸斐也松了一口气,随着厄恩的号召“快,要走了!”大家齐齐动身。

    在高兴之余,

    每个人都紧紧盯着马上要跑远的兔子,以及装作使出吃奶力气的假逸斐,大众的焦点全都被牵制住了。没人注意远在后方保持距离的你。而此时的你……

    正在七扭八拐,跳着三观崩溃的舞蹈。

    不是你想跳这种古怪的舞蹈,而是迫不得已。

    直至等到最后关头所有人都不会关注你的时机,你把裹在自己体内的真正逸斐电醒。惊呼一声的逸斐当然马上开始挣扎!他的呼声好处理,堵住嘴就好,他的拳打脚踢也好处理,用蛮力死死压制住就好……问题是这小子会全穿越的神技清醒之后,逸斐马上就使用自己的神技,企图如幽灵般穿透你的身体,逃离束缚。

    如果这是第一次见识,你肯定会被坑,但算上萨恩迪亚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首先,逸斐这个神技绝对不能连续使用,否则当初逸斐为何求死,过了很久才挣脱萨恩迪亚的胳膊?

    其次,逸斐虽然在神技状态可以穿透任何事物,但移动速度依然没有提升。

    最后,逸斐的神技时限大约仅有一息之间。

    于是你开始跳舞。

    凭借自己高速的思维,以及自己全身自由变化形态的纳米机械体,分秒不差的同步配合逸斐的动作。

    逸斐想要往前逃,你就也往前跑;逸斐想要低头转腰,你也低头转腰;逸斐挥舞双臂上窜下跳,你也挥舞双臂上窜下跳。逸斐的技能是神级的,无论物理非物理都可完全穿越,但你的操作技巧是超神级,绝对比人类的脑速更快。

    如影随形,同步配合逸斐的疯狂挣扎动作,从旁边看去就跟尬舞狂启似的。为了绑架逸斐,你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面子方面,快成你的黑历史了,所幸没有被任何人目睹。

    脑力神经全开的另类战斗不久落下了帷幕,逸斐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目视光明,张口呼救,最后再次被你电击加窒息弄昏。你裹紧他入体内,松了一口气。

    计划顺利。

    逸斐使用神技企图逃脱你的束缚,同时也激活了荒凉的山洞。

    你踏在山洞前,看着厄恩一行人高高兴兴的跑到洞尾。

    这件事已经完美结束了。你操纵「暗杀毒龙」这个事件,绑走负伤的逸斐,稍后自会夺走其神技,而「毒龙」也还活着。冒险者公会不会针对寡言有什么态度变化,就算记恨,也只是记恨多管闲事的萨恩迪亚。萨恩迪亚没什么地位、财富、人脉的积累,出事也无碍。

    你坐在山洞口,掐指算着时间差。

    你对假逸斐下达了指示,只要脱离遥控距离,就马上大声惨叫,然后四散化作空气中漂浮的纳米机械体,消失不见。如果顺利的话,厄恩会以为逸斐因萨恩迪亚奇怪神技而死,却不会怀疑到寡言的头上。你需要迟一些才露面,最好能等到厄恩等人被抬去急救,而不是守在出口堵你。

    你哼着歌,开始畅想今后要如何利用逸斐的神技。他那个能够穿越结界的特杏,应该能用在位面旅行上,而且还能携带同伴。

    明天是美好的。

    你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站起身,悠闲的走向神技隧道的出口。

    依然是透明的球体,但出口究竟在哪里,外面有没有埋伏皆是未知。你没有丝毫松懈,距离不招惹任何势力记恨的完美绑架就差最后一步了,你绝不会犯疏忽大意的错误。

    全身装备都戴好了,炼气全部开启,那几个新学的防御型法术也依次叠在身上。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你光芒四射,就算有那个冒傻气的「暗中介入者」强迫装弱,你也不会轻易负伤。

    看看吧,

    出口外究竟有没有埋伏呢?呵呵。

    你谨慎的先把手伸了出去,代替肉眼如潜望镜般向四周观察一番。反正手心里的纳米机械体和眼球上的完全一样,用哪里视物都没差别。

    看了一圈,

    你惊愕了,

    缩回手,抓了抓头,怀疑自己看错了。于是缓缓把脑袋探出了透明球体,打算用眼睛亲自看清楚,然后你惊讶的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另一个证据就是,你脚边的山洞竟然开始破碎,逐寸跌入无尽黑暗之中神技领域崩溃了。

    当你爬离出口,蹲在地板上。

    尽管你和萨恩迪亚相距十万八千里,但也重新接上了联系。你知道,寡言从进入神技隧道到离开,大概花掉了半小时。这个时间意味着,神技领域内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是一致的,也就意味着厄恩一行人只比你早离开了十分钟而已。

    早你十分钟罢了。

    为什么你的身边却是尸山血海?

    无数遭到枪杀、炸碎和烧焦的尸体铺得到处都是。你捡起手边的一根断臂,冷静的推测死者生前应该是一名老练的剑客,因为在虎口附近有老茧,你又捡起另一根断手,判断死者生前可能是老练的枪手,因为食指有多次扣动扳机的痕迹。在场死得从装作的护甲服装来判断,全是老兵,绝非菜鸟。

    枪声与你有段距离,战斗依然在持续着。

    这是哪拨人打哪拨人?仗势这么大?单单是你身处的位置周围就死了四五十人。

    说来奇怪,你身处某种建筑内部,虽然并非大厅,但走廊与房间之间并没有安装门扉,好像是公共设施。

    “是冒险者公会!”你看到了几乎被鲜血盖住的冒险者公会徽章,这些尸体的身上还有墙上都有。而另一种徽章……“洛伦佐?”你看到其他尸体也毫不掩饰的挂着「铁秤商盟」的徽章。

    全是尸体,

    而尸体是无法显示头顶文字的。你看不到周围有任何姓名飘在半空,但可以肯定,约翰应该是死了,否则刚才神技隧道不会崩溃。

    你不是全世界的核心,就算是,历史的车轮最多因你而改换方向,却不会停止滚动。

    洛伦佐因为某些事,铤而走险与极南境交易,不久便遭到了冒险者公会的暗杀。是你救了洛伦佐。洛伦佐韬光养晦很长一段时间,如今强势回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公会总部报仇。即使你当时没有救下洛伦佐,他的父亲兄弟还在,报复行动依然会展开。

    也许洛伦佐买到了情报,专门等着厄恩激战之后才趁虚而入。为了这一天,洛伦佐等了很久。

    你沿着战斗留下的尸堆,不久找到了脸被射成筛子的约翰。他死了。

    暂时没找到其他精钢冒险者的尸体。

    看来,洛伦佐的军队是从四面八方突入公会内部的,而主要的袭击是从正门口冲进来,一路杀到深处,已经推进到了相当靠里的位置。你能看到了,铁秤商盟海量重装私兵的背影而且还有其他服装的兵力,而冒险者公会的抵抗力量被堵在里面苦苦死守。战局呈现一面倒,依然未看到任何你认识的面孔。

    冒险者公会虽然是武装势力,但却和军队相差甚远,平时人员都派出在外,没有常驻兵力在大本营的制度。也因此,被洛伦佐抓住了少数高手负伤这一空子。

    你的情况是这样的。体内还裹着一个人质,并非最佳状态,假逸斐的构成化作了空气中弥漫的上帝视角,总体来说战斗力尚可。现在没有任何人看到你。洛伦佐奇袭时未曾联络过你帮忙,而厄恩也算不上你的朋友。理论上,你位于北陆的「囚徒港」的某处。

    A,以寡言的身份,出手协助铁秤商盟。(善良-5,守序+5)

    B,以神秘人的身份,出手协助铁秤商盟。(善良-5,守序-5)

    C,以寡言的身份,出手协助冒险者公会。(善良+5,守序+5)

    D,以神秘人的身份,出手协助冒险者公会。(善良+5,守序-5)

    或者

    E,你现在转身离开还来得及,你还带着逸斐呢。(善良-10,人杏-10)

    F,两边都打,阻止战斗,虽然你明知道这样会吃亏。(善良+15,人杏+15)

    G,你打算趁乱再抓走一名半神之子,厄恩或谁都行,尽管风险极大。(善良-5,人杏+5,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