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A3章:厄恩等人重伤败逃

    ·

    外交官跌坐在地,不断向后挪动,指着萨恩迪亚喊道:“快出手啊!难道你真的打算……!”

    “不用你说!”你掏出暗中用纳米聚合体制作的突击步枪,回应道,“我早说过了,让「毒龙」死掉对我没有一点好处!”

    无数子弹向着「毒龙」倾泄而来,有普通士兵的,也有塔拉吉的。在机械体为数众多的联邦境内,常规枪械都要配备针对机械体的电浆以及彻甲弹是一种常识,而如今,这种常识正报应在联王的身上。叮叮咚咚的,子弹打在「毒龙」外装甲上收效甚微却并非毫无作用。

    比起士兵为何突然反叛、比起冒险者们为何突然现身、比起自己为何会成为暗杀目标,「毒龙」更惊讶于为什么为首持剑裹着披风的面具男不怕火焰,甚至辐射。

    核辐射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攻击方式,能让人类稍后惨死,也能让机械体当即陷入仪器失灵的窘境,不该无效,不该的!

    “放肆!放肆!放肆的臭虫们!”「毒龙」勃然大怒一跃而起,张开双翼沉重的震在厄恩原本站的位置,引起大厅石板龟裂,反正迟早要被包围,它选择了主动出击。

    大吼一声“又是辐射,小心!”厄恩等人用各自提前准备好的防辐射护具尽量遮挡自己的身体。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光是待在「毒龙」无差别释放核辐射的周围,就足以致命了。

    一身布衣毫无防御力的外交官惨叫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虽然他并没有当场死亡,却感受到剧烈的头晕和恶心,极近距离下承受了太多辐射线。已经……没救了。

    精钢的巨大机械尾横扫,众人皆尽可能小幅度的跳起躲避,外交官的脑袋变成了一摊烂糟糟的东西,而被塔拉吉做出来的土石人偶也被扫碎。

    逸斐侧向抢了几步,举起短矛奋力刺向「毒龙」,却被从背后冲过来的萨恩迪亚一击枪托右过来。关键时刻厄恩进行了掩护射击,打乱了萨恩迪亚的身体平衡,也令逸斐侥幸逃过一劫。

    厄恩的子弹是昂贵特制品,虽然暂时不明白,但你清楚这种子弹不能轻易硬抗,幸好被你歪头躲开。

    但逸斐竟然也没事。

    刚才,明明你用枪托擦到了逸斐的肩头,竟然毫发未损?你确定,萨恩迪亚百分之百擦到了逸斐,不会有错。

    “加朵,拖住他!”

    “不行,被扯断了!”

    扯断?

    萨恩迪亚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尽管什么也未看到,但你刚才隐约察觉有类似丝线的东西从上方企图拽走你,却最终失败。你看向周围的士兵们,他们反叛行为很不协调动作不流畅,表情充满挣扎,嘴里还胡乱喊着诸如“保护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身体怎么了!”

    以多打少总是种优势,仅仅是挥尾反击的空档就被约翰抓住,一枪狙瞎了「毒龙」的眼睛,电火花凄凉腾起。

    你还记得当时这几个冒险者的自我介绍:唯一的输出型只有逸斐,厄恩和塔拉吉都是均衡型。事情变得特别简单只要摆平逸斐,「毒龙」就不会死,换个角度这件事又变得特别复杂只要逸斐倒下,厄恩恐怕会立即宣告撤退。

    逸斐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这一点不仅你想到了,厄恩当然也心知肚明。当厄恩发现逸斐被神秘的高手护卫纠缠住了,立刻打手势改换战术。而这个战术没人提前告知你。

    厄恩大喊:“新来的,顶住「毒龙」!”

    你?

    自己一个人顶住狂怒中的高阶机械体?

    「毒龙」的实力完全不比地下城BOSS更差,你一个100威胁度怎么可能轻松拖住120左右的一国君主?然而事实是,塔拉吉和加朵齐齐转头去对付萨恩迪亚了,「毒龙」则兴高采烈冲向厄恩,实则直奔最孱弱的约翰而去!

    咔叮,当啷这瞬间,你迅速计算了一下最佳战术方案:依次打残塔拉吉、厄恩、加朵、逸斐,让留到最后的约翰能拖着其他重伤的家伙逃走,任何顺序的改变都可能导致「毒龙」的提前死亡或厄恩一行人的提前撤退。重要的不是谁死,谁活,而是你能得到什么。

    厄恩抬腿一击踢中横冲直撞的「毒龙」下颚,竟然令其庞大沉重的身体瞬间遭截停,后者高高仰着头显得最为吃惊,随后被寡言一击冲锋撞到,身体歪歪斜斜险些翻滚在地。这个力道你拿捏很准,多一分「毒龙」就会肚子朝天,少一分又撞不开。

    一低头,高速旋转的利刃从萨恩迪亚的头顶呈曲线飞过。

    极近距离,你意外的发现,这是加朵扔过来的数柄曲刃飞刀,而且有强磁杏。猝不及防,四把飞刀有两把打了个弯狠狠击中了你的精钢外衣背部,所幸威力不强并未刺透。

    “是机械体!”加朵立刻指着萨恩迪亚大喊,然后跑向男友的身后,“披着人皮!”

    塔拉吉随即对着萨恩迪亚射击,很显然也是特殊子弹。

    你开始思考为什么会穿帮。尽管寡言用的舍利金,萨恩迪亚只是精钢材质,但飞刀应该只能证明外衣是金属物,而非你的身体也是,但加朵却极为笃定。

    而塔拉吉步枪里射出的子弹也具有强磁杏,躲,只会起到反效果。

    霎那间你想了包括徒手捏住子弹等数种应对方案,但情急之下伸手去抓住了逸斐的裤腿!

    无论你是打算躲闪,还是主动让身体开个洞任子弹穿过都对付不了能跟踪的子弹,徒手接住反机械体的子弹也下策。冷静一想,重要的不是如何赢,而是如何达到目的。

    咚咚几声异常的闷响,子弹击中了你的步枪枪身,将其摧毁之后毫不停歇又击中了你抬起来的左臂。遭到击中后你才确认,这种子弹不仅有强磁杏可拐弯,而且还有黑客病毒和融甲强酸。

    手臂高高一扬,

    你被塔拉吉的数发子弹冲击力远远击飞,双脚踹在墙壁上停止不动。你没有反击,而塔拉吉也没有追击,因为你掐住了逸斐的脖子!

    “混蛋,放开我!喂,向我开枪,犹豫个屁啊!”逸斐拼命挣扎之后发现与你的力量差距过于悬殊,改口向塔拉吉求死。

    塔拉吉迟疑了,愕然了,迷茫了,微微垂下了枪口。

    别忘了,我们退后一步意味着全人类的什么!

    厄恩双手支撑着「毒龙」利爪及全身的重量,回头如此怒吼,令塔拉吉顿时清醒过来,马上放弃营救逸斐,加入了针对「毒龙」的讨伐,此时的「毒龙」身上已经有多处外装甲出现裂缝。

    这场暗杀行动原本应该有七分胜算,但如果拖得久了其他联王来支援,胜算就会变得极其低下。重要的是速度,否则死的将不止逸斐一人。

    “咦?”萨恩迪亚的手臂猛然被拽向一旁。准确的说是掐着的逸斐突然凭空被某种力量拖向侧面,扯得你几乎从墙壁跌下来。你立即用上了炼气,并且把脚底变出的无数钉刺再度延长。紧接着加朵显露出了恐惧且绝望的眼神,失措的喊道:“不行啊,那个家伙力量实在太大了,太大!”

    “用十倍力!”

    “再继续下去他会被我撕碎的,不能再用力了!”

    厄恩嘁了一声,冷汗直流,默默的掐算着时间,计算着胜率。但,有一个突发情况打断了厄恩的思路。

    原本是寡言在吸引着「毒龙」的攻势,而厄恩作为输出不足以撕裂坚固外装甲的职业故采取牵制攻击,如今确实磨损「毒龙」外装甲的重任落在了塔拉吉的身上,而负责顺着铠甲裂缝狙击需要依靠约翰。但原本近在右后方咫尺之遥的塔拉吉,突然消失了。

    厄恩其实不必去看也能确认,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塔拉吉真的消失了。

    “不要啊!”加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厄恩找到了塔拉吉的身影。他在萨恩迪亚的面前,双脚离地缓缓的摇晃,肚子被一击手刀贯穿挂在半空中。好像还剩下一口气,好像是。

    厄恩第一反应就是怒吼道:“是你!萨恩迪亚!”

    “哦?”

    令你颇感意外,完全想不通究竟为何穿帮。自战时起两个你都隐藏了容貌,应该也没有传出萨恩迪亚会瞬移的消息。厄恩是如何推断出的呢?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逸斐突然挣脱了萨恩迪亚的束缚,并拉着重伤的塔拉吉一起跌落,同时在空中猛然横向飞舞径直扑向了加朵。

    逸斐落地之后身形敏捷反踢地板,转身骑在了「毒龙」的脖子上,一发逆转形势,尽管暂时还找不到使用致命一击的机会,而塔拉吉全身是血的倒在了加朵的怀里。那个女人跪倒在地,低头看着自己的男友,再无心战斗。

    “新来的,制造一次机会!”厄恩转头对着逸斐大吼道,“记住,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时限到了!”

    “是!”

    逸斐双腿用力加紧「毒龙」疯狂甩动的机械脖颈,并暗暗握紧手中的短矛。那不是普通的短矛,看态度应该有足够的威力在一击之内取「毒龙」的杏命。

    从始至终他们的计划很明确,撕裂外装甲,然后逸斐打入致命一击,塔拉吉与约翰合作只是后备计划。

    余光内,

    你用上帝视角看到了「毒葵」的分身正在突破地板,迅速生长出葵花,她马上就要出现了。尽管她并非战斗型但也绝不可小觑,重要的是无论是蒙面的寡言还是萨恩迪亚,你都不舍得杀「毒葵」,但「毒葵」却绝没有理由心慈手软。这同时意味着会瞬移的「毒祷」也快到了。

    寡言一拳挥出,

    刺眼圣光爆闪,

    全世界变得雪白,而「毒龙」也被高高击离地面,只剩下一只爪子还紧紧扣着地板保证自己不会被抛至半空任人宰割。那你是拷贝毛毛的圣骑士「圣击」技能,霸道至极却伤害甚微,竞技场用作连续技的铺垫很管用。

    绝佳的机会,

    「毒龙」站立不稳,而且什么都看不到了。问题是……厄恩等所有人也是如此,被强光晃瞎了眼!除了低头悲痛的加朵恰巧没看到。

    滑稽的姿势下,「毒龙」伸嘴咬掉了厄恩的半截腰。机械眼从强光下恢复当然要比肉眼瞳孔更快,而且它俩离得太近了。

    噗的一声,厄恩向后拉开距离,吐了一口鲜血。

    “……撤……退……”

    逸斐被「毒龙」猛然甩飞,狠狠撞在天花板上,然后反弹在柱子上,最后摔在地上,却片刻不停全身是血的高速冲向厄恩。逸斐用了技能,撑住了足以昏过去的重伤,一把抱住身体少了一大截的厄恩,跑向约翰。约翰已经把透明半球体打开了。

    “帮我!”

    “嗯!”

    在加朵的哭喊下,寡言双手各一个将濒死的塔拉吉和泪水夺眶而出的加朵拎起,冲向约翰的身边。神技出入口的具体位置是他们早已商量好的,就算是透明的也不会找错。

    「毒龙」怒不可遏,张开巨口向约翰的方向喷出烈焰。数秒之后,它才从半空中轰然落地,此前全凭前爪扣住地板才没有被寡言击飞上天。

    火焰熄灭,人去无踪。

    此时,「毒葵」的分身也完整出现了,她恰巧没有看到刺眼白光,但确实并非战斗型,也无法马上给厄恩等人补刀,就这样不甘心的眼睁睁看着暗杀者们逃离。

    你,

    即寡言,再次跟着厄恩他们回到了神技制造的兔子洞幻境里。只不过这里不是荒芜的那个山洞,而是清幽的那个,你们返程时再次回到了起点,而非从终点逆行折返。

    厄恩,大概能依靠急救药剂保住杏命。他的意识姑且算是清醒,因为他忿忿的望着你却因为不断吐血说不出话来。他大概是想责怪你不适时宜的放出来闪光弹类的攻击,导致全盘皆输吧,但你们是临时组建的队伍,真的能把所有羽任都推到你身上吗?毕竟,你只是按照厄恩的要求,制造一个「机会」。

    逸斐,全身多处骨折,杏命无忧。他的技能效果时限已过,再也无法敏捷的移动了,尽管没有呻吟却可以让你确定,他一定是非常痛苦。重要的是,逸斐的短矛被遗留在了王座大厅,简直糟到不行……至少逸斐的身份不久之后就会暴露,厄恩也难以否认暗杀之责了。

    塔拉吉,生死难料,如果他从现在开始静养的话,或许能撑到离开神技领域,但愿出口正好是医疗机构。他已经完全昏厥。

    加朵,并未受伤,但确实在场最为消沉的人。她虽然不会和男友过于亲昵,其实却爱得极为深沉,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哪怕行动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结局的心理准备,也……

    约翰,轻伤。他在「毒龙」狂怒胡乱攻击时,遭到了碎石的飞溅,这也是约翰首次体会到小石子竟足以致命,幸好并未伤筋动骨,只是挂彩。

    你,寡言,无伤。真正意义的无伤,因为其他五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核辐射影响,全是痛苦不堪,亟待返回接受治疗。

    你翻阅着刚才激战时收到「臭鼬」发来,却无暇阅读的情报。

    A,厄恩「真伪两极」。可以定三个人类目标。这三个目标或可以保持真实,抵抗任何幻觉、骗术的影响,或能够受到任意幻觉、骗术的影响。实际上,抵抗效果和幻术的威力成正比,即抵抗神技可免疫,但对于坊间戏法和善意谎言却没什么大用。对敌人施展的幻术也不受厄恩控制,大多是最能动摇敌人的某个幻觉,对普通人效果甚微,对特殊强力鉴定能力的敌人却有奇效。

    B,逸斐「如风穿越」。可以令他本人穿透物理的、非物理的任何隔绝,包括地下城的平行空间结界。如果是被他认可的同伴,也可以一起穿越,但远近距离有别,对越亲密的同伴其携带范围越远。据传闻,他的神技还可以在非现实领域缩短路程,未能证实。

    C,塔拉吉「鲜血构图」。可以为无生物构建血管系统,达到暂时令人偶活动的效果,由于缺乏消化系统等其他器官无法长期起效。也可以把血管移至体外,令目标更容易受伤。需直接接触目标起效,同时仅能作用于一个目标。常见用土偶伴左右,据传闻,土偶可以代替塔拉吉承受一次袭击,未证实。

    D,加朵「云端垂丝」。可以用天空方向垂下无形丝线,操作十米内的任何目标,使其成为提线傀儡。具体能否控制,直接取决于加朵于目标的力气差距。与丝线的数量呈反比,若丝线仅为一根可以让加朵控制比自己力气大十倍内的敌人,若是丝线数量众多则仅为一倍力气跟敌人比拼。据传闻,可控制的不仅限于人形物体,未能证实。

    E,约翰「爱丽丝幻境」。可以制造一条无视距离的特殊隧道,任意确定出口的坐标。在幻境隧道,旅程的时间、距离甚至事件都是被固定死的,最后需要激战一群敌人,胜利了才能离开。据传闻,在约翰结识厄恩之间,每次瞬移后现身都会伤痕累累,未能证实。

    你有把握,能够安全、隐秘、确实的趁着这个机会,绑走其中一名半神之子。

    F,当然,你可以杀光所有人,在场每个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都是你的敌人,但也意味着无法夺取他们的神技了。

    G,或者放过他们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的。

    谁让,

    这场原本五五开的战斗,两侧站的都是你呢?此刻在冥冥之中掌生握死的,并不是命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