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8章:陷落(4)交错落幕

    ·

    半神之子五千兵领伸出双手,整了整跟前男子的军徽,声色俱厉的叮嘱道:“千万记住!守好牢房!别热血上头就杀出去。你的岗位在这里,我信得过的不多,全指望你了。”

    是!——狱长用力敬礼,答得嘹亮。

    半神之子歪着头,狐疑的盯着狱长。说不上来,但总觉得事有蹊跷。他了解狱长,每每都抱怨自己不该栓死在牢房,而该冲锋陷阵建功立业,虽有战力更有指挥能力是个人才,但也正因如此反而更需要选个信得过的镇守牢房。

    “说真的,守好牢房。”

    “是!”

    “别想着趁乱擅离职守上阵杀敌。”

    “是!”

    无论半神之子怎么嘱咐,狱长都答应得痛快。见了鬼了,原来狱长不是这种杏格啊……无奈之下,半神之子只能抓抓头转身离去。

    待长官走后,

    狱长坐下,

    喝了杯咖啡。

    狱长把双臂高高向上伸展,将文件和设备拨开,懒洋洋的趴在办公桌上。他长舒一口气,眼神从之前的焕发变成了涣散。上阵杀敌?……以前确实如此期盼,但如今他哪里也不想去。看守牢房挺好的。

    有气无力的抬起半只手,他整个人都像烂泥一样。身后其他狱卒皆是如此。长官视察时还能强打精神,如今长官走了,谁还有力气工作?看守牢房的工作也不过就是趴在桌上发呆罢了。昨晚他们所有人都在「小红屋本铺」躺在美女膝盖上喝酒喝到凌晨,当然会没精神。

    其实……满城苏沙士兵大多如此,身体提不起力气。

    或许是最近吃太多了撑到;或许是酒喝多了感到胃中恶心;或许是美女玩太久腰膝酸软。狱长心想,如果能再吃一颗提神醒脑的冰果……一颗下肚,口感冰爽却全身发热,心情特别好,快乐的感觉意犹未尽……就能重新恢复工作状态,吧?大概。

    只希望战争尽快结束,「小红屋本铺」尽快重新开张。不吃冰果,委实讲没人有精神做任何事。

    然后,

    狱长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驰骋沙场建功立业,把每每夜晚抱在怀里的那位堪称国色天香的陪酒女娶回了家乡,从此国泰民安,安居乐业。

    狱长死了,死在了梦里。

    毫无嘈佑与抵抗,甚至无人察觉,牢狱之中苏沙官兵在值共计十一人全部死于悄无声音的暗杀。这时,大多士兵仅觉得没有精神,趴在桌子上打盹。

    「奇怪。以前,他们没这么弱。」当擅暗杀之术的银月级将四根仿人形的钢铁手指从狱长的后脑勺里拔出后,从发声器里挤出来这么毫无阴阳顿挫的一句。

    本来,银月四缺武器少护甲,做好了艰苦厮杀突破牢狱的计划,却仅凭它一具就全部暗杀完毕。除了守备力量太过松懈,它实在无法找到更妥当的描述。

    三具银月级皆是费解,看着另一具已逐一暗杀光所有苏沙士兵却未引起任何警觉。若是换作以前,不可能。

    「这些人类变弱了,不解。」

    「只不过是人类。」

    「应当拆解,研究。」

    于是,四具机械体捡起匕首等物把所有遗体割开、剖碎,企图分析出原因,却是徒劳。当银月级把狱长血淋淋的大脑拖在钢铁掌心上详细端详之后,最终放弃般将其如垃圾似的随手扔在地上。

    扔在巫师的牢门前。

    当提米薇按照寡言的指示掐算着时间点潜入牢房时,银月四早已捡起士兵们的武器离去。差一点,提米薇就撞见到四个毫无怜悯之心的魔鬼,也同样差一点,提米薇几乎没忍住胃里翻腾的液体现场实在太过残忍,全尸断然不剩一具。喃喃的,提米薇只说了一句“这些真的是人类的尸体吗?”七零八落的。

    提米薇救出来的那些本地信仰奇怪化石的异教徒由于角度问题,并未亲眼目睹碎尸惨剧,但巫师却在牢狱最外层的房间,看得真真切切,当时心智就崩了。提米薇尽力了,实在拖不走一位惊慌挥舞手臂,缩在牢房角落不断重复“魔鬼,魔鬼”的疯汉。

    至于银月四,也是按照寡言的时间表脱狱的,它们比任何人类都会更加严格遵守时间表。

    逃离牢房不是难题,难的是逃出城,它们之前曾受困的磁力浮空束缚设备、监视器早就被寡言攻陷了,甚至技能核心也早已取回,现在不过是装装仍被关押的样子等待机会而已。

    除了从极南境带来的那些高科技武器以及外装甲,它们的状态可谓恢复到相当不错的程度。一路上不声不响、不急不躁的暗杀过去,踏在无数急于奔赴守城岗位的苏沙士兵尸骸上。撇开半神之子和高阶将领不提,普通人类就算有十人也敌不过一具银月级毕竟是专门为了杀人而设计的,再无别用。

    所谓的人,

    就是敌我双方皆杀。不过寡言已经算好了时间,巧了,银月四一路未曾与任何赫姆兰提斯士兵狭路相逢。这四具机械体最初,也是唯一见到的就是丸格塔和寒谷风,广场上。

    无论去哪里,广场就是万路交叉的中点。

    「胜算95%的半神之子在,但胜算4%的半神之子也在,请求统一策略。」狙击银月级隐藏在广场边缘,盯着刚刚凶化成的巨兽和次席科学家如此说着。

    前卫银月级转了转手里的高频振动短剑,答道:「击杀年轻半神之子,依靠走位利用赫姆兰提斯人类拖住年迈半神之子,此策略胜算72%。拖巨兽向广场北侧移动十五米即可。」

    「击杀巨兽不成问题。」对于黑客银月级来说,95%就等于100%了。迟缓而笨重的蠢物不是它们的对手,没了外装甲反倒令它们四具行动更敏捷,「避开老人。」

    刺客银月级率先冲向巨兽:「唯一的出路。」

    震惊无比!当半神之子五千兵领正在与横飞而来的丸格塔激战时,突然冒出来银月四,唯有这种心情能够形容。一时间,他不清楚牢房究竟发生了什么,按理说赫姆兰提斯还未冲到那么深的区域,更不可能释放极南境。他马上发现自己不敌银月四,随即大声呼救,要求次席科学家前来助阵。

    神级技能颇玄,不仅大多数效果偏奇,相生相克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巨兽可轻易横扫千军,却难以招架绝不会有失误的敏捷机械体,徒手解剖任何物体的神技却对机械体有奇效。次席科学家是捕获银月四的人,更是牵制、关押、对银月四握有生死大权的人。

    正当银月四认为大势已去之际,岂料次席科学家竟突然转向,朝着一个人类制造的机械女杏奔去。显然那傻机械人正在做些毫不合理的行为。

    最后,次席还被寡言特制的针对杏炸弹炸死了。

    银月四记得寡言曾这样说过:“别担心白发半神之子,我已经设计了一种「被拆成几份反而立刻爆炸的特殊炸弹」,他不会威胁到你们脱狱。”机械体们只当又是古怪人类的古怪说辞,当时并未当真。

    当银月四慢慢磨死巨兽时,后者死状凄惨。

    一方只需一击即可必杀却始终摸不到敌人的边,另一方做着人类绝不可能做到的精密闪避动作却是给巨兽确实累积着伤害,一点点活活磨死。相生相克这种东西很难讲,恐怕五千兵领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是如此死法。

    杀掉巨兽,银月四按照寡言提供的路线图直奔边境新城的唯一后门。

    放过了看起来貌似是平民的两个人类,跟在伪装成平民却暗藏武器在怀的一群人类逃出后门,并全部撕碎。那些血肉犹如泥潭,就堆在滑梯的尽头。

    「感谢肖恩相助。」

    「调查肖恩。本地区域由休负责,夺取最近村落通讯设备,联系休。」

    「半神之子是棘手的人类,我们杀了一个。」

    「只不过是人类。」

    好像是在笑,又好像仅仅是电子噪音,它们迅速消失于荒野,在任何人赶到之前。

    ·

    就和银月四脱狱一样都在早在攻城战开始之前,伊露莎3也是属于计划中先期行动的重要环节之一。先期行动遭受的阻碍就会相对小很多,但重要杏也更上一层楼。

    不经意之间,伊露莎3嘴角扬起,引得身边的佣兵们想问,又不敢。这是他们归伊露莎3指挥之后首次见到这漂亮女人的笑容,却从某种意义来说感到更加恐怖。毋庸置疑,这女人并非善类,但至少还像个人。

    或许是仗着自己有永生计划吧,胆子大些的佣兵忍不住上前问道:“我说大姐,咱们好不容易攻陷的盗匪宝藏,干嘛送给那个叫「丸格塔」的黄毛小子?”

    伊露莎3瞥了一眼。

    “金银财宝不是也按道上的规矩,分给你们了吗?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立刻滚回囚徒港。”

    呃了一声,佣兵连连解释并非不满。委实讲,就算真的不满也不敢提。他们不是按照寻常路数来当佣兵的,而是被当作囚徒港献给寡言大将军的礼物,岂能凭自己心情说回乡就回乡?

    他们只是觉得伊露莎3的技能太过强横,甚至恐怖。

    人类真的能拥有这么多野路子的技能?

    这女的是人类……没错吧,虽然透视仪检测确实血管、骨骼、肌肉一应俱全。

    所谓的盗匪,其实是未成气候的苏沙起义军,宝藏大多也是军用物资。虽记恨苏沙军方强行劈山建城,但更恨赫姆兰提斯,不可为所用,便被伊露莎3尽数杀光。反正,不是什么重要角色。

    军用物资配给了十五名佣兵,尚有余裕,就随手送给了半路巧遇的丸戈塔。包括反装甲火箭筒和重型动力铠甲等,当然赠送事前请示过,零星物资而已。

    连伊露莎3在内武装到牙齿的十六人走的三角城门怪人卡普尔的密道进入城内。

    “主人真是无上的至高存在,不仅深谋远虑而且计划至如此周密,实在是!实在是……!”

    伊露莎3暗自想到寡言的计划如此令她钦佩,不由感觉原本不存在的心脏鼓噪,脸庞燥热。再一次,她露出了有些扭曲的潮湿笑容,惊得不小心瞥见这一幕的佣兵们打了冷颤。

    恐怖。

    囚徒港送来的这十五名佣兵也算是精锐,在无数生死战场摸爬滚打,早已见识过不可计数的强敌与邪佞之徒却远不及这女人身上散发的诡异气氛。本能上,他们知道这个女人很恐怖,很简单的能推论到这女人的主人更可怕……尽管暂时看不出来。

    伊露莎3很少打仗,但佣兵们很清楚这样的计谋是极难规划的苏沙边境新城本就处于全城戒严的状态,却在转为迎击攻城战时会调换兵力部署。理论上,赫姆兰提斯与此同时也在集结兵力,本是最安全的不可能趁机展开奇袭。退一万步讲,寡言究竟是怎么知道苏沙何时会换防的?

    守备力量唯一松懈的机会。

    十六人按照提前计划好的路线图未遭遇一名敌兵,直接潜行到本应该是重兵把守四处皆是敌军的目的地。撬开地板,把深埋地下多时的那七百名战俘解放出来,里应外合。直至此时,恐怕任何人做梦都想不到寡言竟提前把如此规模的士兵提前埋在了敌城内,伺机而动。

    佣兵里话最多的一个家伙,看到此情此景也一时语哽。

    当他看到能建造四个足球场的巨大地下洞穴里蛰伏着全副武装,吃饱喝足,精神奕奕的赫姆兰提斯士兵时,这个佣兵呃了一声;当他看到伊露莎3对着正在徒手挖洞的寡言敬礼时,他又呃了一声;当他看到寡言化作半透明的幽灵飞离洞穴,逐渐消散后,呃了一声;当他看到赫姆兰提斯士兵们手里的步枪竟然能射出来高科技急救手术激光,彼此治疗时,呃了最后一声。这佣兵受到刺激太大从此杏情变得沉默,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从地底冒出来的七百多人突然袭击,若想要夺取尚未启用的「诗波昂」异常简单,此处不多赘述。值得一提的是,「诗波昂」里原有二百多名苏沙士兵进行了激烈抵抗,我军却无一人阵亡。

    实际上,据战后统计,这群士兵们无一人负伤。就算伤了也莫名其妙的当场痊愈了。根据眼神颇显游离的佣兵追忆,那些赫姆兰提斯士兵会互相对射,以此疗伤……这些话最终被局外人当作了疯言疯语。

    「诗波昂」被占领。

    「诗波昂」驶出三角城门。

    「诗波昂」停在了不远处。这个微妙的位置令苏沙束手无措,若是派兵夺取吧早已失去意义也来不及,若是遥控引爆吧又离城门城墙太近。

    至此伊露莎3的任务已经全部顺利完成,受到阻碍极小。

    她不顾阻拦,默默爬出「诗波昂」外,整个人站在飒飒凉风中看看身后内部展开激战的敌城,又看了看远处遥望却不敢贸然靠近气得直跺脚的天琳娜部队,忽然哈哈大笑。

    银铃般的美妙笑声显得轻狂、嚣张、百味陈杂,此刻伊露莎3的错综心情是旁人很难理解的。毕竟是她降世后的首次立功。

    没什么值得勾画的特别之处,但伊露莎3带兵时的稳妥表现已经深深植入到了十五名精锐佣兵和七百名赫姆兰提斯士兵的心中,也给了始终没有机会有所作为的伊露莎3本人极大的自信。

    很突兀的,

    伊露莎3忽然接过战旗,在极易遭受狙击的位置将其不断挥舞起来,大约是心情极好。

    “给我炮轰那边的敌军!”伊露莎3指着遥远之处的天琳娜部队,尽管那样的距离根本打不到,总之先轰过去再说。尚未胜利,她麾下所有人都已经擅自提前庆祝起来了。

    看着原本打算夹击赫姆兰提斯军队后方的天琳娜仓皇逃离,

    又看了看如山峰般原本不可能攻陷的巍峨城池如今却四处冒起战火,

    伊露莎3从未感觉心情如此之好。

    不久,她期待已久的景象终于出现了。那便是主人曾说过的「胜利信标」当城的最顶端出现巨大的全息投影时,就是整场战役的尾声,再也不会有任何苏沙残兵败将徒劳挣扎了。

    这场战役在旁人眼里,从寒谷风和丸格塔率先冲锋开始计算仅耗时四十三分钟,速度之快叫人愕然,战损率好看到叫人怀疑少写了两个零,甚至整座边境新城几乎没有收到任何破坏原封不动的转移到了我军囊中,却罕有人知晓其中深厚、惆怅的前期布局有多艰辛。

    也罢,

    反正战果好便足矣。

    “呃?”

    伊露莎3抓了抓头,怀疑自己看错了。她揪起身边士兵的衣领,指着城顶巨大全息投影问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怎样?那个提着敌军司令首级,大声宣布胜利的傻瓜是谁?”

    大到夸张的全息投影彰显着寒谷风提着苏沙司令的首级,正式宣布胜利。

    “大姐,没看错啊,是寒谷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