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7章:陷落(3)关注点在这里么?

    ·

    咔啷一声,锁开了。

    风吹乱了她银白色的及腰长发。仅仅是抚弄自己秀发的动作而已,一颦一颤,任何细微举动都在前凸后翘细腰丰臀的身材上显得婀娜妖娆。天气已然渐渐转凉,她却还穿着超短裙。

    原本什么也没有的金属墙壁随着锁盘开启的声音,缓缓推开一扇门扉。

    门后,走出来一位娇小的光学隐身人形。采用的隐身设备很高级,若非有所移动恐怕很难被发现这里还有个人。

    摘掉头盔,对方露出一张精致可爱的脸孔和俏丽短发。

    “哟,这不是叛逃出极南境的骚货吗?”

    “巧遇啊,这不是被我杀光小弟的黑帮老大吗?”

    一高一矮,一个搔首弄姿一个全身隐形,两女相视而笑,呵呵呵了好半天。当然不是什么巧遇,亡灵使早就站在苏沙边境新城后门附近玉立寒风中好久了,甚至开始怀疑洛千城是不是故意耽误时间在整它。

    扒着门框,亡灵使伸进头向上遥望,喃喃道:“这他妈不是个滑梯吗?让老娘怎么爬上去?”

    “我给你示范。”二话不说,洛千城挤进门,双手双脚顶着滑梯的侧壁,撑着自己的体重,一跳一跳的往上攀。

    亡灵使皱眉,只得模仿着紧随其后。它的机体出力不大,又很金贵,颇舍不得做这种又脏又累的粗活。当然,如果不是寡言直接下令的话,鬼才会反向逆行几乎垂直的滑梯。

    ……嗯?

    亡灵使爬到中途忽然反应过来了,极不高兴的抬头质问道:“你这次怎么好心,身先士卒?”

    洛千城哈哈笑了起来,毫不淑女:“谁让你穿着超短裙,我怕抬头看到长针眼的脏东西。”

    亡灵使听罢脸黑。

    下半身是男的,至今是它的心病,好像连寡言也没辙,这不是暴殄它这一身完美曲线的身材吗?虽然泡妞时亡灵使绝不曾有过任何抱怨。“老娘这叫男女通吃,懂个毛线!”洛千城听罢笑得更厉害了,似乎完全不担心身在敌营这样的笑声会引来杀身之祸。

    “头疼病。”

    “呃?”

    “脑血栓。”

    “……”

    “老年痴呆提前发作。”

    “……立刻给姐住口。”

    这次亡灵使满意的笑出了声,换作洛千城耷拉着脸。洛千城自从被纳米感染之后就患有很严重的头疼病,甚至偶尔还会站在原地丧失神志脑海中一片空白。明明她不曾告诉过任何人,连寡言都没发现,鬼知道为何偏偏亡灵使会察觉。

    洛千城很不高兴,

    非常不高兴,

    想不通为什么这次的任务寡言偏偏钦点她和亡灵使这个极南境女妖怪联手合作,虽然她俩都是高端黑客,但依然想不通。

    很讨厌。越想越生气,洛千城偷偷放了个屁,却发现臭气被捂在隐身轻型动力铠甲里反而从领口冒了出来。事后冷静回想,亡灵使根本没嗅觉,大多极南境机械体都没有嗅觉。

    最可气的是亡灵使好像听到了放屁声,从此便不停窃窃偷笑。

    两女一上一下撑着体重爬到了滑梯的顶部,几乎爬了十几层楼的高度。

    洛千城一边伸手拨弄着密码盘,一边回头抬了抬眉,示意自己有动力铠甲完全不累。亡灵使脸色沉了下来,其实它颇有些心疼刚才攀爬时浪费掉的能量,它的机体可不是设计用来做这些苦工的。硅胶和关节的磨损该找谁报销?

    啧了一声,亡灵使坐在较为平滑的滑梯上,盯着自己的双手,表情无比心疼。

    “干嘛?手脏了?”洛千城撇撇嘴,讽刺道,“你没有这么纯洁吧?”

    “你他妈手脏了打打肥皂用水冲洗就好,老娘却必须用特殊的药水清洗。”越说心里越憋屈,亡灵使其实多么希望自己能和妖面小鬼那样,长出人类的皮肤和毛发。它这身仿真皮肤若真是弄脏严重了,还蛮难清洗的。

    咔啷一声,门锁又开了。

    洛千城敲了敲受到神技庇护的密码盘,回头问道:“你都不问问姐为啥这么牛掰,能秒开神技之锁?”

    “反正又是和寡言有关吧,谁在乎那个?”亡灵使反复把掌心在倒了特殊药水的手帕上擦了又擦,头也不抬的反问,“你不是出生在囚徒港吗,怎么跑到水树郡当黑帮老大,又大老远来搞赫姆兰提斯黑帮的事?闲的?”

    嗯。

    洛千城还真是闲的,所以才顺便搞赫姆兰提斯黑帮的事。反正她这趟来赫姆兰提斯是作笔大生意,等待期间闲着也是闲着,就随手当了个小国黑帮的幕后老大玩玩。毕竟,也有实际利益可图。被寡言搅黄了就搅黄了吧,她并不在乎这种蝇头小利。

    两人爬出暗门,躲在墙边,不远处有两名苏沙士兵站岗。

    洛千城打手势问「怎么没带大人的近卫军来?」亡灵使回答「还用带,这不遍地都是吗?」洛千城又说「那你去搞定左边的。」亡灵使扬起单边嘴角,挥了挥手让对方闪远点「你胸太小,我自己顶你俩,靠边学着点。」

    洛千城岂能服气!

    脱铠甲。

    把光滑白皙的大腿伸出墙边,与此同时用挑衅的眼神瞪向亡灵使。

    “是谁!”苏沙士兵立刻抬枪备战,对着两女藏身的墙角厉喝道,“谁家的小孩?这里不是平民该来的地方,滚出来!”

    洛千城默默的收起大白腿,跪在地上捂脸哭了。

    换成洋洋得意的亡灵使伸出了大白腿。

    优美而杏感的曲线随着每次膝盖的屈伸,仿佛放射出销魂蚀骨的桃色光波。这毕竟是极南境研究数百年的最诱人的女杏身体外形。两名士兵垂下枪,嘿嘿嘿的傻笑,慢慢靠近。然后,士兵们看到了一个平胸和傲人双X的姐妹俩,尤其是这个当姐姐的上衣早已褪去。

    看着眼前一对微微弹跳着的尤物,士兵们傻乎乎的放下手中的枪。

    然后被亡灵使弄死了。

    “瞧!”咚咚,亡灵使拍了拍化作丧尸的苏沙士兵的头盔,对洛千城笑道,“都到自己家了,还要什么士兵,不是到处都是么?你说对吧,「小孩」。”

    这瞬间,洛千城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要被杀意撑爆了。极低声音,她嘟囔着再平也是真货,有什么了不起亡灵使哼着歌只当没听到。

    洛千城重新穿好铠甲,进入隐身状态,跟在亡灵使后面一路「暗」杀过去。她除了手枪,也使得一手很利索的匕首。

    甩了甩匕首上的血,

    亡灵使惊惶失措的高高跳了起来,几乎要贴在天花板与墙壁的夹角。它面目狰狞的瞪着洛千城的隐身轮廓,咬牙切齿的用电子嗓音挤出来极为刺耳的字眼:“艹,你他妈是故意的吧?找死么?”

    “不就是差点不到两金的高跟鞋么,至于?姐可以赔,如果真的甩到血的话。”洛千城语气极为冰冷,如此回应。

    “这他妈不是钱的问题!在赫姆兰提斯找到一双老娘心仪的鞋子超不容易,你到底懂不懂?”

    “脚的形状古怪,自然难买鞋。”

    一听这话,亡灵使当时就急了,从墙上跳下来指着洛千城吼道:“扯淡!老娘的身躯外形是完美无瑕的!怪的是你们人类的鞋匠,明明我一双玉脚是齐头的,所有的鞋匠却非要拼着命打造尖头的。在我和这双纯白的高跟鞋邂逅之前,每每都要硬生生把脚挤进鞋里,也不知道是脚穿鞋,还是他妈鞋穿脚!”

    洛千城听罢一言不发,只是指了指前方。

    亡灵使回头看去,呃了一声。

    被苏沙巡逻的士兵们发现了,因为它刚才怒吼的音量太大。

    这边已经有几个丧尸士兵了,但对面才仅仅三人,战斗数秒之内高速结束。虽然已经尽可能不去惊动周遭了,虽然早已黑掉了周边所有的监视器,但零星的枪声还是传了出去。敌军援军前来查看恐怕是迟早的事。

    两女撒腿就跑。

    亡灵使有些气急败坏,吼道:“别以为你隐身着我就不知道,你肯定在偷笑吧!你就是故意激我暴露的,明知道拖着越来越多的丧尸不易隐匿行踪,太过分了!就是记恨我和天拂摧毁了你在赫姆兰提斯的黑帮生意!”

    “才不是因为那个,毕竟我已经从寡言那里得到更有价值的礼物了。”

    洛千城说这话时确实在头盔下是窃笑的,同时还摸了摸自己没什么货的胸。

    “走这边近。”亡灵使凭着自己超声波的探路功能发现了近路,没跑几步就继续追问道,“快说说,是什么礼物?摸头?鲜花?如果是求婚戒指老娘立刻杀死你,就此时此地。”它反倒转怒为喜,对礼物究竟是何物颇感兴趣。

    淡淡嗯了一声,洛千城答道:“化石。”

    “啥?化石是很值钱……不,很珍贵的礼物吗?”亡灵使有点听迷糊了,它始终对人类社会里的金钱概念不甚理解,极南境的机械体几乎全部如此。

    在我手里就会变得很值钱,你不行刚这样说完,洛千城停下脚步,指着前方通道的尽头。那里有一群正在维修建设的工程兵,以及少量的苏沙士兵在站岗。“骚货,我们到了。”

    “两不耽误。”亡灵使抖了抖指尖,示意所有丧尸士兵全部杀过去。它露出了很久之前曾经常展露的邪恶笑容,自言自语道,“这不蛮好的嘛?在敌军援兵发现之前就抵达「天展」外壁,既能大开杀戒又不妨碍暗中的行动计划。全都赶上了。”

    “你都不问问姐,这地图是哪里来的?”

    “反正又是和寡言有关,问不问都一样。”

    亡灵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它正专心的操纵丧尸士兵战斗呢。虽然放任他们自动战斗也可以,但亡灵使总觉得搞不好寡言正躲在哪个摄像头后面偷窥着这场战斗,它希望自己能表现的漂亮些,没空理洛千城的废话。

    杀光所有苏沙士兵。

    炸开「天展」外壁。

    丧尸士兵们在亡灵使的操作下变得跟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从最初的暗杀变成激战,又从激战改为屠戮,最后亡灵使装模作样的打个哈欠,洛千城则默默把手枪收进枪套,已经懒得吐槽一具机械体居然还打哈欠。亡灵使很失望,因为它确定寡言根本没有于窥视它的精彩表演。

    “喂,有人从后面追过来了。”洛千城拍了拍亡灵使的肩膀。

    极不耐烦的,失了兴致的亡灵使拨开对方的手:“哎呀我早听到了,是伊露莎2,自己人。苏沙的援兵正在集结整理队形,还远着呢。”

    果不其然,伊露莎2从丧尸群里一路挤了过来,挤到了两女的身旁,却吓了洛千城和亡灵使一跳,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谁啊!”

    “我啊!”伊露莎2赶紧把脸上的纳米易容抹掉,“忘了摘面具。两位大人安好?”

    撇撇嘴,两女都不愿理睬伊露莎2,理由大同小异。谁都知道,最近寡言只带着伊露莎2一个人东跑西颠,撇下了其他所有人,想到这里她俩自然是没好气的。

    亡灵使和洛千城从一路拌嘴忽然变成了一路默默无语,低头盯着地图用最短捷径直达「天展」的顶部主控制室。

    这里是寡言要求她们执行任务的关键所在。

    不久,苏沙的大量援军闻讯赶来,与丧失士兵们交火,被堵在被炸开的缺口外面。至此,除了没料到会是司令亲自带队试图夺回「天展」之外,一切都在计划之内。这点小小的意外,没人介怀。

    仗着一夫当关的特殊地形优势,亡灵使将亲自操作改为自动迎击模式,放任丧尸士兵们继续阻挡敌军。它和洛千城这两名高端黑客开始着手,专心的破解「天展」新增的恶心功能供给所有苏沙士兵磁力场保护罩,免疫金属子弹的伤害,并且增加射出去的子弹威力。按照寡言的说法,这件事如果不在攻城战开始前搞定,我军会损失极其惨重。

    谁会在乎赫姆兰提斯军方损失惨不惨重?

    反正她俩不。

    所以她俩一边黑客破解新功能,一边深入争论着喜欢平胸的究竟是占所有男人的3.7%还是5.6%。这个比率争论到小数点后四位之后,旁边急得直跳脚的伊露莎2终于忍不住了,催促道:“两位大人,你们看,被我军占据的「诗波昂」都开到正门口了,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破解成功?”

    “那就先开门呗。”

    “对。”

    于是,亡灵使和洛千城联手,转而优先夺取了「天展」的另一个新功能,大功率全息投影输出设备。基本上,从这一刻起,这座城的全息投影输出设备全都在两女的掌控之中了。

    洛千城动了动手指,就把边境新城的巨大三角城密码盘的答案公布在城门内侧。动态、附有详解的解密答案化作全息投影,傻子也能看懂。

    包括乞丐也能。

    尽管洛千城发现有个乞丐看到密码盘的解锁答案,然后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打开了城门,但她完全不关心这个乞丐究竟是谁。反正能开门就好。幸好亡灵使没看到这一幕,否则怕是要吵着闹着去掳人做实验。

    “哈!”亡灵使忽然笑了,指着监视画面说道,“这不是挨千刀的寒谷风吗?他也来啦!”笑容里流露着邪欲。

    伊露莎2见寒谷风和丸戈塔徘徊在第二道大门前,却迟迟没人公布密码盘的答案,急得很,委婉催促、再催促。

    岂料亡灵使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关你屁事,让寒谷风等会儿,老娘正忙着呢。

    “怎么不关我事!”伊露莎2反驳道,“是我在主人的命令下,好不容易才打昏次席行政官,从他卧室的暗格里翻出来所有密码本!密码是我提前交给洛千城大人的!”

    亡灵使还是没理睬,只是敷衍了几句行行,好好,你厉害你有功。

    伊露莎2一跺脚:“两位大人,别忘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占据投影,宣布密码!”

    亡灵使和洛千城忽然异口同声如此回答,立刻把密码化作全息投影公布在第二道大门前,岂料丸戈塔和寒谷风却早已分道扬镳各奔左右设伏的窄路。

    亡灵使吐了吐舌头:“哎呀,迟了一步。”

    洛千城在这里没有夹佑什么私人恩怨,故迅速把密码改为公布在丸戈塔的左侧狭路,及时阻止了其遭受伏击。

    但亡灵使仍继续装傻,自称防火墙难度太高,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控制右侧狭路的全息投影输出设备。它可能觉得自己吐舌的样子很可爱。

    伊露莎2干脆自己动手夺取了右侧狭路的投影控制权,给寒谷风公布了答案。千钧一发之际,若是再晚半秒,寒谷风就要踏入埋伏圈了。

    擦了擦冷汗,幸亏她拷贝了主人不少的黑客技能。

    喲,原来你差点当了寒谷风的女朋友的传闻是真的啊?亡灵使吹着口哨。

    我倒是听说寡言大人看寒谷风很不顺眼,弄死也好吧?洛千城冷笑着附和道。

    “今天之事我会逐一向主人汇报的。请容我再次提醒两位大人,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是!”两女听罢立刻站的笔直,异口同声大声回答,“取消单兵磁场,敌军无力化!”

    伊露莎2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狐假虎威小姐亡灵使扭过头去用蚊子声喃喃着。

    小报告大师洛千城低着头盯着手边工作,嘟囔着。

    几秒之后,所有苏沙士兵身周的磁力场保护罩全都消失了,很快便丢盔弃甲的溃败。伊露莎2嘴角直抽,听到了这两具小声抱怨,也看懂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内幕亡灵使想趁着这场战役公报私仇,弄死寒谷风,所以早就破解了单兵磁力场设备却迟迟不肯取消。最可恨的是洛千城,明明对寒谷风没什么个人恩怨,却抱着无所谓的心态陪着亡灵使一起使坏。再晚点,寒谷风又会死一次。

    伊露莎2无话可说。

    不久,「天展」底层的攻防战变得愈演愈烈,丧尸士兵得不到补充,渐渐陷入颓势。到底是敌军的司令,从某种意义来说确实有些本事,无论个人战力还是指挥能力都不可小觑。

    提起战枪,伊露莎2决定从监视这俩工作焦点不在正事上的姑奶奶们身边,转移到战事正酣的外壁缺口处。临行前,她严肃的嘱咐道:“算我求两位大人了,别忘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是!占领天展,投射巨大的胜利信标,令苏沙残兵败将放弃抵抗!”两女异口同声。

    叹息,

    伊露莎2转身离去,果不其然,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了「马屁精慢走」和「偷跑贱人恕不远送」两句幽怨酸话。她还能怎么办?除了叹息。

    亡灵使望着洛千城,一脸认真的问道:“诶,说真的,你到底来赫姆兰提斯做什么?”

    “生意。”

    “你不是黑帮老大吗?”

    “别瞎说,小心姐废了你!”洛千城用小拳头砸在仪器操作台上,怒斥道,“我爸是走私商人,我也是,黑帮只是副业。再说了,黑帮才能挣几个钱?”

    亡灵使听罢抓抓头,喃喃道这他妈有什么好急脸的。

    洛千城反而质问道:“你要是肯说究竟为什么从极南境跑到这边,我也说。”

    “研究人类。”

    “我是说实际的理由。”

    亡灵使立刻转移话题,笑着指着手边的操作台:“我觉得那丫头差不多该到外壁缺口了吧?咱是不是可以动手了?哈哈。”

    “她隐身了,监视器看不到啊。不过估摸着也该到了。动手?真动手会不会惹寡言不高兴?”

    “打仗嘛,误伤在所难免,他不会介意这种小事的。”

    两女交换眼神,忽然齐齐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同时按下了某个按钮。

    其实她俩早已暗中夺取了「天展」本身应有的基本功能,磁力场保护罩。原本处于关闭模式,但若恰逢此刻开启的话,应该能把全身金属铠甲与纳米骨骼的伊露莎2从缺口狠狠的弹飞出去,就跟人间大炮一样横着飞,老快老快了!嗖的那样!

    耶!

    想到这里,她俩不知为何竟如此开心,又是彼此击掌又是互顶屁股以示庆祝。

    当得知伊露莎其实是突破了「天展」上层外壁,然后一路瞬移向下直达缺口外,恰巧错过了磁力场开启的那瞬间,这俩女追悔莫及目瞪口呆的精彩表情足以做成相框保存一万年,被世人津津乐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