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6-A章:陷落(2)逃出生天

    ·

    “我叫卡普尔,您的大恩日后定当报答!”三角城门的怪人双膝跪在地上,感激涕零,任凭提米薇如何拽也拽不起来。

    在攻城战之前是提米薇苦苦等待的警戒最松懈的黎明前的黑暗,也是唯一能实现承诺的时刻,她把边境新城本地异教徒几名骨干全都救了出来,利用的是那条狭窄的地道。

    提米薇脸色尴尬,移开目光。卡普尔的视线越过提米薇身后看向陆陆续续爬出来的同教,少了一人。

    “……巫师大人怎么没来?”

    “我尽力了……他被关押的特别严。”

    此行提米薇把异教徒的囚犯几乎全部救出,唯独实在无力把巫师也放出来。就算如此她也是冒了很大风险,无论战斗还是潜行都是半吊子,唯独开锁找人还算有一套。回想能够逃出生天,提米薇也是脊背冷汗直冒。

    卡普尔对提米薇三叩首,

    起身跳进地窖,对于身后提米薇的呼喊声置若罔闻。

    卡普尔不甘心!他之所以每日都死皮赖脸的守在城门前,就是想多一分救出同教的机会也好,巫师不是真的会使用魔法,但却是教内不可或缺的精神凝聚核心。上刀山、下火海,此人非救不可!

    几乎半蹲着在地道里前行,科普尔怎可能不害怕。

    边境新城连续两次全城戒严时至今日,只有千年做贼却没有千年防贼,苏沙军方早已疲惫涣散,现如今所有士兵都神色慌张的奔赴守城岗位,也是卡普尔久等的最佳机会。虽然从地道里爬上来,运气糟到不行恰巧被仓库里的苏沙士兵目击,但所幸子弹都擦着他的身边而过,有惊无险。

    气喘吁吁狂奔之余,卡普尔慌了。地道已经被发现,就算救出了巫师又该如何逃出这座城?

    顺着早就打探清楚的路线,卡普尔一路东躲西藏趁乱而入,来到了关押犯人的军中监狱,

    却愕然了。

    犹如狂魔肆虐之后的惊悚场面,原本整洁的金属地板和墙面尽是四处飞溅的血肉碎块,发出了令人作呕的异样气味。无人知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酿成这般惨剧……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搅成了一锅粥。

    卡普尔捂着口鼻,蹑手蹑脚的迈过疑似脊骨、肋骨的碎石,咔嚓一声踩碎了貌似头骨碎片的东西。呕呕呕的,他胃部的所有东西都被巨大压力挤了出来,为满地红白添了更加恶心的颜色。

    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最后看到死人也不过是三年前祖母安详去世时。

    “卡普尔……?”

    幽幽的,牢房里侧传来了巫师的声音,后者还活着。

    等着,我马上来救你!卡普尔擦了擦眼泪和嘴角的呕吐物,强迫自己尽可能冷静下来,四处寻找牢门的钥匙卡。一片狼藉与血腥,几乎什么都找不到。

    咣当一拽,竟然把牢门拽开了?

    卡普尔懵了,看了看牢门,又看了看身后,不解的问道:“怎么回事,牢门为什么是开的?既然开了你为什么不逃……”话说到一半他便哑然而止,因为牢内深处的巫师早已没了威风凛凛泰然自若的风范,仅仅蜷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乍看,似乎朝夕间老了十载。

    不想问了,

    也不能问。

    卡普尔搀起巫师,踉跄的默默的向着牢房外面走去。所幸现在攻城战在即,苏沙军方已经乱套,没人顾及区区牢房如何,但久了可就不好说了,必须尽快离开。或许巫师是被这场血腥屠杀吓到了,也或许是因为驱除幽灵失败而遭到了狱中虐待,怎样都好,活着最大。

    此时的卡普尔还未意识到,自己其实根本没勇气去问脚下的血肉是怎么回事。

    稍微回了点神,巫师有气无力的靠在卡普尔的肩旁,问道:“……圣物呢?”

    “先逃出去,事后再想如何找回圣物吧。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只能从唯一的出口,三角城门出去了。”

    “为何?”

    “我来的时候,地道的位置被士兵发现了。”

    两人沉默。

    论潜行技能,卡普尔还是有些本事的,拖着一个累赘倒也不成问题。他俩挑选着最狭窄最偏僻的通道绕着好大的远路,避开无数苏沙士兵来到了底层城门附近。只能说是有惊无险运气爆表吧。

    但运气这种东西也终有用尽的一刻。

    本来都快到城门前了,他俩满心都在思考究竟要如何糊弄过去,从城门出去,却在一个拐角之后猛然撞见了不该撞见的东西。啊啊啊啊的惨叫,巫师双膝发软瘫坐在地,拼命向后退去。

    朦胧的、半透明的幽灵居然在这附近飘来荡去。

    卡普尔赶紧捂住巫师的嘴:“你在干嘛,别叫!”

    “是幽灵啊,幽灵!”

    卡普尔确实看到了,但现如今比起伪科学的东西,他更担心苏沙的子弹不长眼睛。两人对幽灵的认知存在很大差距,毕竟巫师曾经亲眼见到这个幽灵不仅能烧死附身之人,而且还不怕任何攻击,尤其曾经附身在他身上,回想起来也是毛骨悚然。

    幽灵什么的对卡普尔来说怎么都好。

    不知为何,明明赫姆兰提斯还未攻进来,但城门后已经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声。他俩远远绕开漫无目的游荡的幽灵,一路上全是死掉的苏沙士兵,令人安心的是,至少他们都是死于枪弹而不是科学无法解释的诡异事件。唯独费解,既然是两军交火,怎么会只有苏沙的士兵尸体,却看不到半具其他势力的?

    巫师害怕极了,从路边捡起一柄苏沙的步枪。

    “你拿那种东西做什么?快扔掉!”

    “到处都在打仗,防身啊!”

    “就咱俩没接受过训练的平头老百姓,拿枪只会死得更快。扔掉,快走!”

    卡普尔如此喝斥着巫师,逼着后者扔掉防身武器,急匆匆的避开战斗声激烈的方向。如果判断无误的话,似乎是「诗波昂」附近正在爆发战斗。

    危机也是机会。

    万万没想到,唯一的出口竟然会提前激战起来,但也正因为如此,城门后面的苏沙卫兵一个都不在,不是死了就是跑去增援了。这一瞬间,卡普尔感觉自己把一生的运气都用在这里。

    卡普尔站在巨大门扉的右侧,指着巫师吼道:“你去那边!这个门必须两个人同时旋转密码盘!同时啊!”

    “你怎么会知道?”

    “每天装作乞讨赖在门前,你以为我是好玩的啊?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三角城门的密码盘在里、外皆有,卡普尔躲在角落里窥视者近一个月,基本上摸透了图案的规律。他和巫师两人同时开启了巨大的城门,吱吱咯咯的轰鸣声之后,外面自由的空气和阳光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卡普尔拽着巫师站在城门前,几乎做好了起跑的准备。

    如果估计无误,赫姆兰提斯的军队应该排兵布阵在较远的位置。他俩只要趁着城门初开之际偷偷溜出去,藏进那个地道里躲避炮火轰鸣即可幸存。然而,赫姆兰提斯军队确实在很远的位置,但城门尚未开启,「诗波昂」居然滚滚的从他俩身后驶来。这种巨大的怪物于近处仰望过去特别恐怖,光是靠近都觉得震得双脚站立不稳,须是死定了。

    不知道「诗波昂」如今是什么情况,偏偏在城门开启前移动过来。情急之下,卡普尔和巫师脑袋高速思考,究竟是要再坚持一会儿然后夺门而出,还是……

    “不行了!”巫师突然拽着卡普尔撒腿就逃,不是逃向城外,而是逃向城内侧面的狭窄通道。他惊魂未定,实在难以承受极近距离仰望移动堡垒的恐惧感,等不到城门开启。

    卡普尔绝望了。

    唯一的出口就在他们的身后,离得越来越远。往城里逃,根本就没有其他生路。但事已至此,唯有追悔莫及。

    他俩埋着头在侧面窄路里埋首狂奔,左绕右绕。

    忽然,

    卡普尔猛然抬头,发现自己身侧居然埋伏着几十名苏沙士兵。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的瞄准着他和巫师的脑袋。

    是伏兵,死……

    全身紧绷,卡普尔竟然下意识做了一件连自己至今都无法理解的事情扭过头去,同手同脚的继续前进,无视了那些伏兵。而苏沙伏兵们竟然也眼睁睁的放过了他俩。这是卡普尔一生中距离死神最近的时刻。

    这些伏兵之所以没有击毙卡普尔和巫师,是因为突然冒出来苏沙的平民一时有些愕然;再者,他们怕随便开枪暴露了位置,耽误了伏杀赫姆兰提斯士兵的正事;最重要的是,这俩平民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无论要前往哪里都必须经过广场,卡普尔和巫师也是如此。明明一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所有士兵,却撞见了苏沙军两名半神之子携重兵镇守。

    不敢奢求苏沙军能放两名在战乱中到处乱晃的古怪平民通行,于是卡普尔和巫师唯有躲在广场的角落里,等待机会。

    赫姆兰提斯两支精锐急先锋已经破城杀至广场,与半神之子交战,但局势还是不够乱;

    突然冒出来四台极南境机械体与巨兽厮杀,但时机仍未到;

    巫师摇晃卡普尔的肩膀:“还等?再不走,我们就要被两军包夹死于流弹了!”

    “……看,机会可算来了!”卡普尔忽然喜出望外,指着身后说道。

    赫姆兰提斯后续大部队陆陆续续抵达,除了些常规的士兵之外,有一名极为突兀的存在是北陆规格的服务型女机械人。它穿着金光闪闪的华丽衣裳,恨不得敌人发现不到它似的,高举军旗,坐在两名赫姆兰提斯士兵的肩头,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除此之外它还在头顶上浮现着「我就是天拂」的几个全息投影大字,不断挥手。

    大概是想死想疯了吧。

    几乎所有苏沙军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过去,傻呆呆的望着女机械人。尤其是看起来异常恐怖的白发老头,发现天拂的瞬间九十度角拐弯径直跑了过去,嘴里还高喊着:“我的宝宝,你竟然真的出现了!让爸爸好好解剖一番,来来来!”笑容几近疯癫。

    赫姆兰提斯两支先锋部队趁机脱战,广场上顿时乱成一团。不仅赫姆兰提斯大部队和苏沙大部队激烈交火,枪炮犹如骤雨,而且极南境机械体还和巨兽缠斗在一起,白发老头也突然死于自爆。

    如此良机,卡普尔和巫师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抱头冲了出去,横穿广场。简直是上天眷顾,无数流弹竟未伤到他俩分毫。

    “卡普尔,然后我们该怎么办?前有赫姆兰提斯,后有苏沙,我们是越跑越离得城门更远了!”

    “我他妈怎么知道,先进入平民区避避风头吧!”

    也不敢太靠前,生怕那两支赫姆兰提斯精锐部队察觉,更不敢放慢脚步被身后的军人追上。卡普尔和巫师的心脏算是提到了嗓子眼,一路尾随寒谷风和丸格塔。或许是看错了,那俩军官似乎感情很好,好到了大战中还要嬉笑打闹一番的程度?

    眼看着两支部队向着城顶方向,

    卡普尔和巫师找到机会跑向侧面,企图想办法进入平民区。那是他俩目前唯一的生路了。

    忽然,

    他俩和二十多人的平民装扮的队伍极近距离相遇,皆是怔住。谁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战乱的军事区会有平民在,他俩是逃犯,而这些人呢?

    正体不明的平民之中有人站出来警惕的问道:“你们是谁?是哪个部队的?”

    “兵爷!兵爷是我啊,城门前那个乞丐!”卡普尔眼尖,竟迅速认出来对面其中一人其实是长期守城门的低阶军官,只是乔装成平民,“您不记得我啦?求兵爷给条活路,放我们……”

    对面从衣衫里侧掏出手枪,

    抬手便射,

    卡普尔和巫师抱头就逃,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对他态度友好的守城门军官今天竟突然开枪,鬼知道世道是怎么了。

    值得庆幸的是,那些伪装平民的苏沙兵除了几把手枪之外并没有带更厉害的武器,卡普尔和巫师算是跑得快,全身而退。

    也没人来追,说到底卡普尔根本想不通苏沙兵为何突然要开枪。

    现在怎么办?

    本以为前后皆走投无路,却不料绝处逢生他俩抱着头躲在墙后远远的窥视这群假平民的动静,但却发现这群人慌慌张张的跑向深处,打开了一道暗门。

    “走运了,竟然是逃生通道?”他俩都笑了,老老实实的藏了起来,数着时间。大约十分钟后估摸着假平民们应该全都顺着逃生通道走远了,这才动身跟了上去。

    竟然是个从城顶附近直通城后方底部的滑梯。

    俩人大喜,

    卡普尔让巫师先走。巫师刚一脚踏在滑梯口,忽然脚下踩到了什么猛的滑倒,无意中拖着卡普尔一起高速跌落下去。滑梯很陡。

    “怎么还是个水滑梯?”

    “太暗了什么也看不清,闭嘴吧不怕咬舌头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抵达了滑梯尽头。两人连滚带爬站起身。运气好坏参半,好的是周围并没有刚才那些假平民,可能已经走远了,坏的是滑梯尽头连个软垫也没有,却是泥泞,尽是恶臭。

    卡普尔慌忙查看巫师:“你没有受伤吧,身上都沾染了些什么啊?”

    “泥吧!我没事!”巫师哈哈大笑,跳出泥潭抹了一把脸,“未受半点伤就出城了,这又算得了什么!真是龙神庇护啊!”

    他俩在阳光下撒腿跑向远方,逃离这座死一般的围城。足足半小时之后才意识到全身都染满了别人的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