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5章:陷落(1)双贱合璧

    ·

    苏沙边境新城不远处,赫姆兰提斯军队前沿站着两位英姿飒爽的低阶军官。其一双臂抱于胸前,纹着国徽的披风在铁锈味的冷风中飘扬;其二单手扶着身旁的重型动力铠甲,叉腰而立,标着军阶的肩章在风中武者震。

    他俩凝望着宏伟的城墙,不约而同的张嘴。

    “……近看去,真是叫人绝望啊。”

    “始终只能炸开墙体。”

    擅守的苏沙——这种无人不知不晓的评价并非空穴来风,在人类势力最悲惨的年代苏沙王国也不曾被极南境攻陷。

    寒谷风转身从身后士兵手里接过一颗「特制炸弹」,对丸戈塔微微行礼:“长官,同袍一场,来生再会。”

    “不不。”丸戈塔从寒谷风手里抢过炸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是兄长,这种为国捐躯的事情就让我去做吧。”

    “我军阶低,还是让我去炸墙吧。”寒谷风把炸弹夺回来。

    丸戈塔又把炸弹争入怀里:“不不,我年少位轻,大人是国之功臣,还是由我去炸墙吧。”

    他俩彼此谦让的一幕,不由令身后的士兵们望之落泪。

    无论是谁抱着炸弹去毁城墙都是有去无回,为此,其他部队上都是长官逼着部下去送死,但寒谷风和丸戈塔却皆是身先士卒。赫姆兰提斯人才并不多,他俩也算是胜多负少,实力与品德共存的难得军官。

    只是……

    他俩从互相谦让,渐渐变成了寒谷风把手指插进丸戈塔的鼻孔,丸戈塔则把军靴塞进了寒谷风的嘴里——“老子抛头颅洒热血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为国捐躯轮不到你!”“放手,老不死的屠夫!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对长官尊重吗?”

    打起来了。

    于是后面的士兵们抓抓头,把眼泪又齐齐吸了回去。

    这种炸弹是「寡言大将军」亲自设计的,不仅威力巨大,而且有着必须生命体接触时才能继续倒计时的特殊机制。由于工艺太过复杂,全军居然连每队一块炸弹不够,于是寒谷风和丸戈塔这两队只能共同持有一块。鬼知道为何如此设计,总之不光是为了炸墙。

    换句话说,想要炸开城墙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抱在怀里贴在墙边!寒谷风铁了心要为国捐躯,实乃无上荣耀,但丸戈塔竟也是如此。

    “咦?长官快看——!”

    突然,军中喧哗起来。寒谷风和丸戈塔停下争夺,望向敌城。万万没想到,那座庞然巨物般的三角形大门竟缓缓开启。

    门初开,便不难看出后面有一座「诗波昂」要出来。

    当机立断,丸戈塔松开炸弹翻身进入动力铠甲,全副武装,指着敌城大吼道:“城门已开!全队冲锋!”

    别的军官都觉得丸戈塔怕是疯了,谁会直奔移动堡垒冲锋呢?岂料寒谷风竟然也喊了同样的话,把炸弹扔给身后他人带头冲锋出去。一时间呐喊声震天。

    他俩怎么可能不知道冲向「诗波昂」是找死?但既然城门大开就是比在墙体炸洞好得多的首选方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俩谁也不是怕死之辈。

    赫姆兰提斯布阵的位置距离边境新城非常远,是为了避免遭受守城炮台洗礼。如今他俩埋头冲向城门就算是置身于炮火海洋了,百人队伍能活着跑到门前还不知能剩几人。

    寒谷风回头对身后高喊:“弟兄们小心!炮火要来了!”

    “千万不要停下脚步!所有人都给我冲进城门,大杀四方!”丸戈塔挥臂怒吼,脚下犹如生风。

    但,动力铠甲怎么可能跑得过轻装上阵的寒谷风?丸戈塔咕咚咕咚的迈着大粗铁腿,眼看着要被寒谷风甩开了。

    妈的!丸戈塔玩命追了几步,踩了寒谷风一脚。只听后者“嗷?”的一声抱着脚单腿往前跳。

    “日!如果不是老子有钢铁炼气,这脚就算是被你踩废了!”

    “我只是为了规避炮火进行曲线疾奔,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喔哟?行。”

    “想怎样!”

    近吨重的动力铠甲险些把寒谷风的脚骨踩碎,但寒谷风对此敢怒不敢言。其实每个军人胸前都有为了便于论功行赏的记录仪,尤其是战场上必须开启,所以无论丸戈塔或寒谷风都不可能开黑枪,否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给老子等着!——寒谷风气得脸色难看,低声嘟囔着,全然没发现他俩的队伍已经跑出去好远了,敌方炮火却仍然没有开火。

    赫姆兰提斯其他部队看到他俩率队跑到距离城墙一半路程,无数巨型炮台却丝毫没动,皆察觉事有蹊跷。陆陆续续有其他军官下令冲锋,未免中计,后续部队分散开来紧跟那两人的脚步。

    当城下满满皆是赫姆兰提斯军队时,炮台终于开火了!

    却向着后方城内不断轰击!

    寒谷风边跑边仰头看着苏沙城内爆炸连天,哀嚎四起,顿时懵逼:“这是什么鬼?为啥他们自爆了?”

    “大敌当前你还有空看别处?”丸戈塔指着近在眼前的巨大移动堡垒「诗波昂」。如今这个犹如金字塔的庞然巨物已经彻底驶出城门,将他们纳入了火力范围。「诗波昂」是苏沙寥寥无几拿得出手的输出单位,若是有心,两分钟把周围所有赫姆兰提斯军队尽数歼灭也不成问题。

    还用犹豫么?

    寒谷风和丸戈塔率队拿出吃奶劲一左一右绕着「诗波昂」直奔城门疾奔。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一个眼神就能互相理解:如果谁死在「诗波昂」脚边,另一队务必夺取这场战争的胜利!

    “兄弟!你放心死吧,我会攻下敌城的!”

    “别客气,你目标这么大,就安心在另一个世界等捷报吧!”

    俩人仰头伸舌甩手跑得比刚才还要快!或许是一溜烟的功夫就绕到了「诗波昂」的后面,纵身一跃,他俩竟然平安无事扑进了城门里。

    妙不可言的是城门后居然一个敌兵也没有。

    现在不是感叹运气好的时候,而是必须争分夺秒。正前方的门扉显然是最佳捷径,但有个密码盘门锁。根据情报,那是半神之子庇护的无敌物,就算用炸弹也是白费力气。

    不得不绕行呢。

    但无论向左还是向右都是蜿蜒狭路,定有大量伏兵,傻子也能瞧得出端倪。

    丸戈塔对寒谷风指了指身后,示意他要去左边。寒谷风竖起大拇指,暗暗祝对方武运昌隆,然后转头向右。

    身后的士兵立刻上前进言:“寒谷风大人,左侧狭路明显更宽敞一些,我们为何不也去左边?”

    “蠢货。如果你是敌军,这么好的伏击机会当然要尽可能于城内消灭入侵者有生力量。设伏必定以较宽的左侧为主,丸戈塔此行不死也得扒层皮。”

    原来如此,大人英明——士兵如此拍马屁之后,寒谷风一队人呼呼哈哈的大笑起来,仿佛已经能看到丸戈塔的惨淡模样了,甚是痛快。

    呃?

    寒谷风忽然怔住了。

    因为他面前的走廊不仅没冒出来伏兵,反而降下全息投影——是刚才正前方门锁的密码。

    寒谷风转身就跑:“所有人回去!有他妈正门,谁还特意往两侧狭路钻!”于是一队人又呼噜噜往回跑,却还是迟了丸戈塔部队半步。

    咔咔的,丸戈塔解开了正门密码盘。回眸一笑。

    寒谷风嘴角狂抽。

    天知道究竟是谁适时公布了密码,关键不是「谁」,而是「为什么」有细小的时间差,先给丸戈塔看然后才给寒谷风看。若是再迟半分钟,寒谷风就要掉进伏兵包围圈了。

    他俩终于遭遇了敌军,

    而且非常棘手。

    就和最新情报显示得一样,苏沙突然研发了一种高科技装备,让每一名士兵都笼罩在特殊磁力场内。赫姆兰提斯的子弹射不进去,但苏沙的子弹却能够加速而出!

    转眼间寒谷风和丸戈塔的部下倒下好几人,纷纷躲在掩体后面承受着火力压制,陷入危机和被动。

    所幸苏沙并非无敌,可以用电浆反击但电浆射程短,也可以炸药还手但炸药数量有限。谁也没想到明明都攻入城里了却会如此苦战。

    丸戈塔向后招手:“喷火器上前!震撼手雷掩护!”

    “拿我的弓来!”寒谷风伸手对部下喊道,“在箭头粘上炸药!你们趁机绕上去!”

    两名军官同时采取对策,同时实施。

    寒谷风从掩体后猛然站起身,抬手就是一箭,刺中苏沙士兵的铠甲。他并非专业弓手所以难以射穿铠甲,但特意摘除箭头的木制箭矢携带着炸药粘在敌兵身上,轰然爆炸,血肉横飞!

    “诶?”丸戈塔当场懵逼……因为他的手下也同时扔出来震撼手雷。爆炸的气流把手雷从半空中截停,远远没有扔到敌阵里。

    “哈?”寒谷风也怔住了。他那几个身手不错的部下刚跳出掩体绕上前,震撼手雷却恰巧落在他们的脚边。哦哦哦啊啊啊惨叫,寒谷风冲出去的几个士兵全都被手雷炸得耳聋眼瞎头晕目眩,抱头跪地无法动弹。

    轰……

    喷火器上前了,全喷在了目盲士兵的身上。

    “丸戈塔!你小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他妈又不是故意的,是你瞎搞事在先!”

    寒谷风气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浑身发抖,丸戈塔则把脑袋转向别处。

    还是其他士兵提醒他俩:不知何时苏沙步兵每个人的保护罩忽然消失了。也许是故障,也许是能源耗尽,也许是炸药轰击所致。机不可失,他俩当即杀上阵前,血祭惊慌失措的苏沙兵们。

    出乎意料的是苏沙兵们没死几人就马上丢盔弃甲哭喊败走了。他们之前也曾在野外遭遇过许多苏沙部队,每次都很难击溃敌方士气,不说杀到最后一人也差不多吧。这次怎么如此轻易就……?

    “趁胜追击的功绩就让给长官你了。”

    “不不,还是老哥先走。”

    寒谷风又不傻,明显敌军是诱敌深入的诈败,谁追谁死,但丸戈塔也不傻。他俩互相谦让着、推搡着,最后又动起手来。

    丸戈塔怒吼着:“我是五百兵领!让他妈你先上就立刻服从命令!”然后一拳挥了过去。寒谷风弯腰闪避,双手抱住丸戈塔动力铠甲粗重的腰,大喝一声凭蛮力扛至肩头,“别客气了!就大我一阶,装什么蒜!让我送长官你一程吧!”

    寒谷风不由分说扛着丸戈塔撒腿就跑,

    直奔前。

    行至地下广场附近。按照情报所示,此处是中央位置,无论打算通往哪里都必须途径此地。想当然的,这里有两名半神之子镇守。

    一名高阶军官全身霸气十足,身后重兵相随镇守广场中央,另一名穿着科学家白大衣有些年纪,笑容冷冽目光刺骨。

    理论上没有任何半神之子是好对付的,但目测军官的神技八成更适合战斗,最是难搞。

    寒谷风大吼一声:“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然后全力把丸戈塔扔向敌方半神之子军官,徒留空气中一道“你给我记住!”的凄厉惨叫划破寂静。

    寒谷风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攻城,而不是和半神之子这些怪物单挑。而且他是赫姆兰提斯的旧臣了,根基很深,哪怕失势如此也能获得比丸戈塔更多的情报。这个白头发科学家的神技是徒手摘取、解剖任何东西,但射程仅有三米。

    寒谷风是近战,对手也是近战,虽是不利也必将凭实力绝处逢生!这样暗暗笃定,他派部下包围科学家,偷偷接过了墙体炸弹。

    寒谷风听黛因私下说过,这种炸弹之所以「必须接触生体才能倒计时」就是为了对付这个科学家。眼睁睁看到几个部下心脏在科学家指尖脉动,寒谷风大吼一声向敌方投出了炸弹!

    啪,

    秒拆除。

    次席科学家前仰后合狂笑道:“太小瞧我了吧!银月级我都能秒拆……咦?它们怎么会在这里!”

    丸戈塔全身动力铠甲已经仿佛破抹布般被化作五米狼人形长臂巨兽撕碎,狼狈应战却完全不是对手。半神之子军官突然化作巨兽,顷刻间用恐怖蛮力、坚硬皮毛和锋利爪牙制造了广场上的血海尸山。眼看丸戈塔要死,他的部队也要损失惨重,突然冒出来……

    四具没有外装甲的银月级与巨兽厮杀在一起。

    机械体的行动不会有半分失误,精准的躲闪着巨兽的利爪。每每就差半厘米就可以把银月级撕成废铁了,却偏偏摸不到边。巨兽威力十足,但敏捷却不太够。

    嘁了一声,次席科学家撇下寒谷风转身跑向巨兽,前去支援。世间万物皆有相生相克,巨兽拿银月四无奈,但科学家却可以秒杀银月四,道理便是如此。

    丸戈塔和寒谷风交换眼色,撒腿就逃,继续前进。他们是来攻城的,不是来恋战的!

    只不过,

    寒谷风趁乱跑出广场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一声爆炸,不知出了什么事,好像被神技拆除的炸弹在科学家手里莫名其妙的引爆了。

    “炸弹呢?”

    “还剩有一半!”

    寒谷风向丸戈塔晃了晃手中炸弹,虽是被神技拆除,但「寡言」设计的奇葩炸弹就算拆成八份依然能用。保不齐之后还有墙体需要炸。

    攻城前赫姆兰提斯全军都得到了「寡言」分发的一份详细路线图,特指顶部的「天展」是胜负关键所在,必须尽快占据。

    一路没有任何绕路的直奔顶部,

    一路走廊上都有全息投影公布密码盘的解法,

    一路畅通无阻到令人毛骨悚然,不禁叫人怀疑是诱敌深入的诡计。但,寒谷风和丸戈塔身为急先锋,不能指望身后陷入缠斗的大部队,唯有勇往直前罢了。

    忽然身后有士兵指着侧面喊道:“长官!那里有一队平民,十分古怪!”

    “确实!这里是军事区深处,不该有平民,但我们现在没空管其他!继续全速前进!”

    “屠夫说的对!继续前进!夺取城顶!”

    寒谷风很不爽有人反反复复骂他是「南陆屠夫」,于是跑着跑着往旁边伸出了脚。

    咣当!

    丸戈塔跌倒,鼻血直流。

    哈哈大笑,寒谷风掩嘴说道:“毛都没长齐的「14岁」小子,没了动力铠甲,跑得气喘吁吁甚至不慎跌倒也情有可原呢。”

    “你……!”

    丸戈塔气得青筋直暴。他谎报年纪参军,实际上还不到15岁成年,这一直是他的痛脚,生怕有人提起逼他退军。吱吱嘎嘎,丸戈塔只能咬牙切齿却不好顶嘴。

    很快,他俩一路杀至「天展」维修区。令人大为出乎意料的是,苏沙本城最高司令率领数百精锐盘踞于此,正在攻打「天展」外壁缺口,与里面的某些部队激烈交火,周围尸体横七竖八。

    不慎漏嘴,丸戈塔低声说了一句:“头功啊……”随即捂嘴,瞥了一眼寒谷风,然后转身去驾驶部下交出来的备用动力铠甲。

    寒谷风不仅没有趁机抢功,反而抱臂冷笑:“区区五百兵领哪里来的这么多好装备?你队上的反装甲火炮、动力铠甲和重火力全都是非军方规格吧?”

    “怎么,嫉妒?”

    “不定爬上了哪家女工政官的床上吧?”

    丸戈塔听罢活动了活动铠甲肩膀,寒谷风捏得拳骨咔咔作响,两人凶狠对视。

    转而瞪向敌方司令。

    既然同袍之间不便开黑枪,那就夺取敌方司令首级一决胜负!俩人心照不宣!

    同时起跑。

    丸戈塔伸脚踩向寒谷风,却被后者侧跳躲开,大笑道:“脑子进水!同一个招式怎可能对我「猎狐者」管用两次……嗷嗷嗷!”

    话音未落,寒谷风被火焰烧到了,捂着屁股乱叫乱跳逃了回来。是苏沙司令未免腹背受敌提前设置好的陷阱,若换作平时寒谷风不可能视不破。

    司令发现了两人的存在,立刻下令一部分士兵转头向后射击。

    “呼哈哈哈,蠢货,蠢货!”丸戈塔一身重甲自然不怕火焰,边跑边向身后嘲讽,随后也嗷嗷嗷嗷逃了回来,因为苏沙扔过来几颗电离手雷,高压电击穿了金属铠甲。

    寒谷风乐了,把身后的秘银披风裹在身上,冲进电离力场。秘银本就算作半金属,无论磁力还是电击都不好使,再加上一身炼气护体区区高压电什么的……

    “嗷嗷嗷!”寒谷风犹如虾子般弓着腰跳脚再度逃了回来,谁也没料到地板上又冒出来尖刺,扎到裤裆了。

    “哈哈哈,屠夫无后,大快人心啊!”丸戈塔大喜,再度埋头冲上前,“嗷嗷嗷!”马上拍打着身上也逃了回来。苏沙射了几发融甲强酸,全都喷到了他的身上,第二套动力铠甲也废了。

    寒谷风用看白痴的眼神瞪着丸戈塔,丸戈塔用看蠢货的眼神回瞪寒谷风,苏沙司令用无可救药的眼神望着他俩。

    现状其实不难猜。我军某些特殊部队提前占据了「天展」,此举逼急了苏沙,竟由司令亲自带队试图夺回。现在根本不是内耗的时候,必须按照「寡言大将军」的命令尽快攻进「天展」才行!但是寒谷风和丸戈塔正在互相用手指插对方鼻孔。

    “滚开屠夫!如果不是你当初屠杀上纳村,我姐也不必守寡!”

    “用你说?老子早就把你的破事调查清楚了。血洗上纳村这种事就算跟小孩子解释也说不清!一边去!”

    “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还想杀我不成?就跟那次老子被吊起来,你还落井下石一样?这事没完!”

    寒谷风掏出只剩一半的特制炸弹,随手抛进丸戈塔怀里,冷笑道:“城外时,你不是曾争着和我为国捐躯吗?现在老子大度一回,把如此珍贵的功勋让给你。”

    “别客气了。”丸戈塔把炸弹又扔了回去,“除了眼下,某些人渣再也没有更多机会发挥剩余价值了。”

    寒谷风把炸弹扔了过去。

    丸戈塔又把炸弹扔回来。

    来来回回,

    把其他负责与苏沙司令直属部队交火的士兵看得都有些眼晕了。他们正拼死拼活作战呢,这俩长官可倒好。当初是谁被长官们感动得流泪?傻得遗恨终生。

    攻城之前,寒谷风和丸戈塔都是发自真心打算自我牺牲,为了让我军大部队冲进城里。一人之死换万人生还,多值!但如今不同,一人之死仅能换来另一个傻货得瑟,多不值!万万不肯抱着炸弹去灭掉苏沙司令,却让旁边的家伙捡了便宜。

    寒谷风把炸弹高高举过头顶,全力扔出去狠狠砸在丸戈塔脑袋上,后者顿时头破血流。

    “哦呀?到底未成年,皮嫩。”

    呵呵低笑,丸戈塔把枪管榴弹摘除,塞进炸弹,一枪崩在寒谷风鼻子上,哗哗的鲜血淌地。

    “激动什么,瞧鼻血流的。”

    斗气归斗气,但……炸弹在一来二去之间竟然无意中触发了倒计时开关。

    ……还有30秒爆炸。

    寒谷风满脸黑线,把炸弹扔给丸戈塔身边的士兵,士兵瞠目结舌,又抛给寒谷风身旁的士兵,这个士兵更是目瞪口呆,再度抛给丸戈塔,丸戈塔嘴角直抽,又抛给寒谷风,寒谷风边笑眯眯边又扔给丸戈塔身旁的士兵。

    “……还有10秒了,别谦让了。你不是刚才还说头功吗?你去,你去。”

    “还有7秒了。反正你都杀了那么多人了,不差一个司令了。大人你先请,先请。”

    “长官们,还有4秒了!随便去一个吧,我只是个小卒啊!”

    “别再扔了,我裤子都湿透了!就他妈2秒了,真的够了,够了啊!”

    全场气氛比另一头激烈交战还要紧张,只剩四个人还站在原地强装镇定来回传球,其他赫姆兰提斯士兵全都哭喊着长官们别玩了,要死人了!纷纷抱着头盔扑倒在地。

    “您先请。”

    “不不,您先请。”

    寒谷风和丸戈塔死到临头了还挤着笑容反复传递炸弹,无辜的俩士兵已经吓尿双腿瘫软坐在地上,满脸茫然老泪纵横,只等着一死然后去另一个世界状告这里有俩傻货,实乃脑残无度。

    砰的一声闷响,

    苏沙司令突然如人间大炮横着飞了过来,一头撞在传递半途的炸弹上面。由于角度不巧,直接挂在了重型铠甲背部的天线上。

    他飞了出来,远远的,还带着炸弹。寒谷风和丸戈塔怔了怔,随即高喊大家卧倒!……尽管除了他俩,其他赫姆兰提斯士兵早就全都抱头趴下了。

    轰。

    司令被炸得身首异处。炸弹的位置实在太巧,正在头盔和铠甲接缝附近。半烂半焦的首级在地动山摇之后,咕噜噜的滚到了「天展」的缺口前。

    惊魂未定,众人发现苏沙士兵们也都和司令一样莫名其妙的横飞出去,死的死伤的伤,溃不成军。

    赢了?

    寒谷风从地上跳了起来,望着「天展」缺口的里侧,丸戈塔也是如此。一直看不清从刚才开始就与苏沙交火的究竟是何许人。

    司令首级滚到一双铠靴脚边,

    一名女子从「天展」里走了出来,弯腰拎起司令的首级,对寒谷风和丸戈塔深深叹气:“你俩究竟在搞啥?”

    “……怎么会是你!”

    “对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俩皆是对这名女子的出现颇感意外。

    喃喃道这种事怎样都好啦,然后女子招了招让他俩赶紧进入「天展」,问道:“这么喜欢抢功,就把提着首级向全城宣布胜利的伟业让给你俩其中一人吧?谁去?”

    A,寒谷风

    B,丸戈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