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3-A章:狙击与行刺

    ·

    「蛛式」载具悉数报废,村民占据了广场,苏沙士兵被你高速收割的差不多了,寒谷风率队总算冲进村口。

    现在就是最好的撤离时机。

    苏沙士兵剩下不足十人丢盔弃甲逃离村庄,躬身飞窜在半身多高的庄稼地里,就算是数百夺走武器举着草叉的平民也是万万追不上的。也许寒谷风那奇怪的巡猎本领能够杀掉最后的逃兵,如果他没有反而被阻挡在村广场里的话。

    一颗石子自四十多岁的农妇粗糙且染满血污泥泞的手中,

    投出,

    砸在寒谷风的额头。

    “滚出去!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助!”农妇撕心裂肺的捶胸悲鸣着,“如果没有你!如果没有你……!我们又怎么会……”最后几个字因为哭天喊地而变得含糊不清。

    这一幕本是你撤离村庄外,用上帝视角边缘扫到的,视讯并不够清晰——或许寒谷风额头上被石头砸出了血,但他明明有钢铁炼气护身;或许农妇只是因为村中死人太多而悲愤过度,不分恩仇好歹;或许你看错了,寒谷风低着头,攥着拳,铁青着脸却不似恼怒而貌如恸哭半秒前。据你所知,那个男子是无血无泪的。

    这些都和你无关。

    村庄里成年人里你救了半数,孩子们全部安然无恙,这是其一;这里地理位置比较理想,定能成为攻城战的得力据点,这是其二;有了臭名昭著的寒谷风露面,你的任务失败就显得顺理成章,谁也说不出二话。

    比那几名逃兵迟了几步,你也返回「肖恩」的身份朝着边境新城那座山峰前行,看上去狼狈逃窜,实则心情大好。

    这次很成功。

    穿梭在田野里,耳边远远能听到炮声。世道已经和前几天截然不同了。委实讲,你都不清楚究竟具体哪里正在交战,周遭局势乱成一团。

    在目之所及的尽头,你隐约能看到小股的敌我双方部队急急隐匿移动,皆是集团军有大动作前的详细部署。

    这边也是,

    那边也是,

    都在急着调配兵力。

    “……喂!”你发现远方有苏沙部队,稍加迟疑便挥手高呼,迎了过去。虽然你现在是苏沙高阶军官稳得很,其实无碍,但如此草率也实属无奈。

    因为你迎上去的那支苏沙部队由三辆「雷锤」超远程载具、十名蓝名强侦兵狙击手、二十名蓝名正规军狙击手以及囚徒港十名蓝名佣兵狙击手组成。车顶坐着四十人,很挤,这有悖常理,按理说兵种配置不该全是超远程,更应该有步兵围在载具前后左右进行保护,毕竟价值不同。

    这样一支急行军的狙击特化的部队,却不趁着黎明及早出城,却要拖到八九点钟?

    更令人想不通的是,

    里面唯独,

    混进去一名工政女兵,显得犹如鹌鹑立足于仙鹤群里,不仅不起眼甚至连你都险些没发现——那是玉陶莞女王。若不是头顶显示橙色一长串姓名,怕是真的要擦肩而过了。

    你是高阶军官,无论为何败走、迎前、合队,借口什么的怎么都好说甚至不必向领队的五百兵领细说。总之,你爬上了「雷锤」,挨着女王而坐。

    率领特殊精锐部队的五百兵领满心担忧的是你突然合队,会干扰他的指挥,根本顾不上其他事。

    你望着身边的女王,后者看起来并无大碍。只是这事实在蹊跷。

    秘密私下询问道:“满队的狙击手,怎么唯独就你一个工政兵?”

    “苏沙军中常规我也是知道的。凡远征,必有工政兵协调军粮、弹药、杂备,这无可厚非。这队只是前往南侧临城执行特殊任务,人少路途又近时日也短,再加上秘密任务,便不需要那么多工政兵。”

    噗嗤,你瞬间听懂忍不住冷笑出声,暗叹这不谙世事的活祖宗啊,可怎么得了。

    “是不是首席工政官跟你这么嘱咐的?”

    “是啊。”

    “你不知道他们是去执行什么任务吧?”

    “都是狙击手,除了奇袭还能有别的?”

    “你没发现有什么奇怪?”

    “……并没有。”

    如果不是恰巧在出城不远处遇到你,女王恐怕是此行于劫难逃了。她会死。

    想必是女王曾甜言蜜语哄骗其他工政兵说出边境新城的后门位置一事,最终还是传到了首席工政官的耳中。那男兵根本就不是个嘴严的家伙。于是,首席不得不除掉女王,但又不方便擅动你这个高阶军官的贴身女兵,拖到今日你带队出城才把女王塞进敢死队里。

    刺杀五联王,何等凶险,九败一成。无论能否得手,女王都不会有命了。

    有些事,

    算是撕破脸了。

    既然首席工政官想要暗中除掉女王,却没有提示潜伏值下降,恐怕他要么就是以为只是女王八卦碍眼没怀疑到你身上,要么就是对你另有打算。他必须尽快死。

    车顶颠簸途中,女王也渐渐琢磨过来事有蹊跷但仍然觉得不至于如此。你用私聊联系仍在城中的伊露莎2,尽快除掉首席工政官,他已经起疑了。伊露莎2虽本事不如你,但也是个得力堪用的,定不会令你失望。

    远远的,你看到了南方天空有一个小黑点,而负责拿着望远镜瞭望的强侦兵也是同样,立刻下令全军停止前进。

    刺杀计划既然不是由你负责,就不必告知你详情。士兵们纷纷从「雷锤」车顶跳了下来,或匍匐或蹲据藏在野外杂草地里。「雷锤」在周围伸出液压固定支架,从战车变成了具有更佳远射效果的炮台。

    要么在这里狙死「毒月」,要么被「毒月」杀死在此地。女王以为这些仅仅是特殊奇袭部队,实则是死士,绝不会士气崩溃逃走。

    你的目视再好也比不上高科技望远镜。

    你指着天空中的小黑点问道:“那是什么?”

    “报告长官,是辐射海共和联邦的重型空中移动堡垒「鲸式」。移动缓慢,防御力也比不上我军的「诗波昂」但因为在低空很难对付,而且「鲸式」的设计几乎全都集中于火力输出了。”

    鲸?

    是有点像。

    那艘巨大的空中浮艇准确计算着头顶上的轨道炮警戒范围,仅仅离地五百米左右,地面敌军难以打到,近太空的天基武器集群防御协约又管不到它。如今的飞行物只能低飞。

    但你并没有看到「毒月」的身影,后来才知道「鲸式」造价和「诗波昂」是一个级别,定是只能五联王才调配的动,而它旁边也定有五联王。再继续向前就有很高的暴露风险,于是全队狙击手打算就在心里隐蔽,猥琐战术,直至把「毒月」的人头守得入账。

    你和女王也只能趴俯在杂草丛里。

    尚未彻底想通的女王,默默掏出来你送的那把氪金物「珺之弓plus」,轻轻将箭矢搭在弦上。她可是玉陶莞人,不擅长用枪,用弓的威力却恐怕还要比寻常士兵更高一些。

    狙击手们耐心上等,

    就那样趴在草丛里等着,等着,等着不知究竟会不会露面于「鲸式」周围的「毒月」,就算露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狙杀她。

    其实你不在乎「毒月」死活。

    她若是遭到狙杀,好处是世上少了个炸毛碍眼的家伙,坏处是占据了南陆五分之二疆土的大国要继白冷裘斯之后崩盘,对赫姆兰提斯是无益的。若是她没死,其实于你也是好坏参半。随苏沙去折腾就好。

    就这样潜伏着,又怎可能静静闲呆着。你私聊联系了黛因,以寡言大将军之名排布我军附近的兵力。随着长久观望,你不仅看清了南侧城池附近的苏沙军布局,更是对周围的联邦军队了如指掌,算是战地考察军情也不为过。

    黛因本不懂军事,但人脉越来越广,拢才可用。她向你保证——临近联邦的这片南侧战场也会有赫姆兰提斯入口的肥肉。没好处的话又有几个人会打仗呢?

    联邦的战术类似掠夺,不怎么有把苏沙领地纳入国境好好治理的打算,毕竟它们疆土已经太广,内部局势又不稳定。碍于你是毒影、毒葵夫君的面子上,黛因派些军队替你占几处城镇不成问题。

    只是「毒月」还是迟迟没出现。

    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忽然你身边有一名苏沙强侦兵压低声音喊道:“目标出现了!”

    咦?

    真出现了?你是看不见的,而为数不多的那几个夸张的望远镜则被情绪紧张的强侦兵紧紧抓在手里,不肯借你。

    指挥权实在没在你这个高阶军官的手里,五百兵领迅速下令执行婴定的作战方案。

    今天你算是见识到什么是盲狙了。

    「毒月」现身于相隔二十公里外,之间地形看似一马平川却夹佑着无数零星民建和草木,戴着高功率望远镜的又不是所有狙击手,怎么才能狙杀联王?——他们把狙击枪高高抬起,当弓箭甩抛物线。

    苏沙军主力狙击枪射程十四公里,这四十柄都是上好规格的,射程在十七至二十之间,大抵上都是子弹会随风改变弹道、最后被空气阻力上扬随即无力下坠,不可能瞄准哪里就射哪里。

    四十名,三种不同的实力批次的狙击手各显神通,一声令下齐齐射击。这哪里是狙击暗杀,更像是骤然降下的死之雨。

    甚至子弹要飞过去都需要等待一会儿,他们竟又马上齐齐开了第二枪。

    “艹!失手了!”

    “有没有受伤?我涂了毒的!”

    “毒月跟长了后眼那般,千钧一发之际竟然察觉了。最终瞄准到的不过三五发,全都被挡掉或躲开了!”

    齐齐的又狙击了第三轮,尽管已是徒劳。毒月那边早已回过神来,已经躲到坚盾和装甲车后面了。

    你抓着女王站起身,“快撤!”刚跑几步却发现无人追随。

    「雷鸣」开始轰击,炸开你看不见的地方的所有坚盾,令「毒月」深陷火海之中,狙击手早已抓不到目标的准确坐标却依然死马当活马医持续杏齐射。

    无论如何,联邦已经朝这里派出了「蜓式」——一种两台一组的轻型低空载具,转眼间便杀至你们视野范围内。

    十二台擅长反步兵的飞行迂具远远的对你们进行密集扫射,如一连串喷泉的泥土柱在你们身边极近之处腾起,刹那倒了七八个狙击手,生死难判。

    就是眨眼间的事。

    只想着一击得手,所以压根就未作硬刚的准备,苏沙部队姑且有少许反载具的简陋武器,打下来两台「蜓式」之后,那几名端着反装甲狙击炮的士兵也躺下了,身躯倒在血泊里抽搐。

    头顶全是掠过的「蜓式」群。

    其中一人侧脸用空洞的眼睛望向你,用喷涌出血的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肺被打穿了吧,但你会读唇术——“救……救我,长官……”

    “呃?”

    你惊讶于濒死苏沙士兵的求救,本以为他们是死士应该有觉悟。再回头看去,那十名囚徒港来的佣兵竟然也在坚守阵地拼命反击,区区佣兵不必如此拼命吧?

    这是必定要败的啊!

    无论能不能刺杀「毒月」这队狙击手全都会死的,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大概他们来之前全都知道吧。

    你拖着女王迅速躲到「雷锤」后方,姑且「蜓式」打不动「雷锤」,但「雷锤」也摸不到高速盘旋的「蜓式」。若再拖下去,联邦的主力部队也就冲过来了。

    躲起来的几乎只有你和女王,

    几乎。

    其中一名佣兵也躲在了「雷锤」后面,大口喘着粗气就像跑了很远那般。他嘴里骂骂咧咧的,似乎正在以这种方式给自己鼓足勇气,出去再战。

    你抓住他的肩铠:“别去!死定了!你并不是苏沙人吧!”

    “怕什么,横竖一死,我入永生计划了。”说是这样说,佣兵狠狠摔下头盔,满头冷汗,“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

    怒吼着冲了出去,拿着对付重甲步兵姑且有效的狙击炮去迎击高速飞行的空中迂具,能不能打穿外装甲板还是两说。

    你揪着女王的衣领,一时间竟不知道是去是留。作为间谍潜伏太久,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弟兄们视死如归抵抗侵略者,毫不退缩的英勇悲壮背影,

    ……忽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寡言还是肖恩。如果苏沙在杀赫姆兰提斯定是不必犹豫,但如今是苏沙在杀联邦,你的立场又该帮哪边?(善良爆表)

    A,抛下苏沙兵等死

    B,留下与苏沙兵一同战斗

    突然,

    有某种隐身士兵把空中的「蜓式」狙落!用的是昂贵的能量武器。既不是从联邦的南方而来,更非赫姆兰提斯的东方,也不是后续支援部队的北方。

    隐身单位轮廓个子小小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